「按照喬伊娜小姐的意思,那就是這位聖地的方宗主,是從『神棄之地』中走出來的?」魅族的三長老,有些皺著眉頭的嘀咕著,「可是,不應該啊。一名修鍊者,若是想要從『神棄之地』中走出來,倒不是不可能,就我的了解來看,的確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問題是,這和聖地這個勢力。並沒有多少的聯繫才對,……」

「哦?」喬伊娜也是有些詫異的道了一句,「難道說,在天聖大陸上,還有什麼勢力,是跟『神棄之地』有聯繫的嗎?」

「呵呵。……」魅族的三長老,卻是笑著,說道,「這是屬於天聖大陸上北部區域的幾個傳承由來已久的勢力,所控制的事情,具體的緣由,恐怕只有冰宗的成員,才能夠解釋一番了。……」

「說到冰宗,之前的時候。我和方宗主之間的交流,也是聽方宗主提到過,似乎是他們一行人,是從冰海雪原上過來的,……」魅族的原先引領著方天南從海域來到魅力島上的執事,不由得插口說了一句,「而且,根據方宗主自己的解釋。他和冰宗的宗主之間,有著不錯的交情。他們一行人所乘坐的海船。就是冰宗的宗主提供的。」

「哦?」魅族的三長老聞言,臉色倒是有些意外,「如此說來的話,方宗主和『神棄之地』之間有些聯繫,甚至於就是從『神棄之地』中走出來的,倒是充滿著可能性了。」

「怎麼。難道你們之前的時候,還在懷疑我的話?」喬伊娜有些無奈的道了一句,「在這種時候,即便是我的年紀,相對的要輕上一些。也不會故意的說出一些編造的事情來?」

「倒不是我們不相信喬伊娜小姐的話語,……」魅族的二長老,這個時候,解釋了一句,「畢竟,方宗主的身份,以及具備的實力,事關我們魅族的這一次危機的應對,所以,任何的消息,我們都需要舉一反三的驗證一番的,還請喬伊娜小姐見諒一下。……」

「哼!——」即便是如此,喬伊娜還是忍不住的輕哼了一聲。

倒是站在喬伊娜身邊的天行宮的齊長老,沖著魅族的幾名長老,歉然的一笑了。

喬伊娜的年紀,在眾人之中,的確是相對的要輕上一些,是以,大家也都沒有對喬伊娜的表現,有什麼特別的看法。

。。。。。。

「就現在看來,這名聖地的宗主,應該是從『神棄之地』中走出來,並且在來到天聖大陸之後,才成為的聖地的宗主,……」魅族的大長老,則是眯著眼睛,分析著說道,「而在能力上,具備著空間之力,那是可以肯定的。另外的,聖地的一些功法武技之中,若是對方已經表明了是聖地的宗主,至少也是獲得了聖地的傳承能量的。……」


「最為關鍵的是,本源之力,也是進入到陣法結界之中的條件啊,……」魅族的三長老補充著說道,「若是沒有本源之力的話,即便是方宗主再怎麼的特殊,也不應該能夠進入到陣法結界之中才對。……」

「在方天南的身上,可是擁有著一塊界牌的,……」天行宮的喬伊娜,忽然在這個時候,解釋了一句,「而在那一塊界牌之中的小世界內,就存在著火之本源的能量。」

「這一點,並不足以讓方宗主,能夠進入到陣法結界之中。」魅族的大長老,琢磨著說道,「就好像是喬伊娜小姐,以及張碧晨兩人,基本上也是符合著修鍊了『冰清玉心決』和擁有著本源之力的條件的。問題是,想要進入到陣法結界之中,擁有本源之力的修鍊者,必須有五位,並且是分別的對應五行的能量,……」

「嗯?五行?」魅族的三長老,忽然的眼神一亮,「大長老,之前的時候,我們在討論和分析張碧晨所應對的細小空間中變異的能量的時候,就猜測著,這一個細小空間內的能量,可能是和五行能量先關的。……您說,會不會是,……」

「不可能。」魅族的大長老卻是果斷的搖了搖頭,「哪怕是這一股變異的能量,再怎麼的和五行本源之力相似,也不可能代替五行本源之力。」

。。。。。。

用魅族的大長老的話來說,那就是陣法結界之內的任何一股異常能量,都是不屬於天聖大陸上的。如此一來,即便是這些能量,比較的特殊,發生了一些變化,又有如何呢?

若是本源之力是這麼容易就出現的話,魅族從上古時代至今,也不會連一次進入到陣法結界之內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裡面,肯定是還有一些,我們所不了解的信息。」魅族的大長老如此的道了一句。

與此同時,在場的除了方天南之外,依然是在應對著陣法結界內的異常能量的張碧晨,卻是忽然間的,一臉虛弱的,回過神來。

「咦,張碧晨,你從細小空間之內,出來了?」魅族的二長老,第一時間就察覺了張碧晨的異常。除了整個人的氣息,相對的比較虛弱之外,其餘的,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現象。至少,張碧晨此時的狀態,比起同樣的從細小空間之內撤離出來的魅族的八長老,實在是要好上太多了。

「很抱歉,這個細小空間之內的能量,實在是太特殊了,……」張碧晨有些歉然的說了一句,隨即,又滿是擔心的看了眼周圍的情況,「對了,八長老怎麼樣了?」

「這個,……」魅族的二長老只能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八長老所在的位置。

而張碧晨,幾乎是在順著魅族的二長老的眼神看去的瞬間,臉上的神色,就是變得更加的無奈起來。

「對了,張碧晨,你在細小空間之中的時候,還能夠感應到八長老的到來和離開?」魅族的三長老,則是有些好奇的問道,「另外的,老八雖然是提前離開了這個細小空間,但是,奈何受傷太嚴重了,反噬的能量太大,已經沒有辦法撐下去了。而且,老八在出來之後,狀況很不好。所以,我們這些人,也鮮少知曉,細小空間內的異常情況,……」

。。。。。。

「只能說,具體的這些異常的能量,究竟是如何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張碧晨想了想,說道,「不過,這些異常能量,的確是有五股,相互之間,有著排斥,也有著結合,非常的複雜。我在裡面待的時間很久了,也沒有找到確切的應對的辦法,……」

「是否還有空間之力?」魅族的一名長老,小聲詢問著道。

「空間之力的確是有,不過,似乎是這些空間之力,並不屬於這些異常能量的範疇,……」張碧晨沉吟著,解釋道,「就好像是這些異常的能量,很少碰觸到空間之力。而這些空間之力,也是由其他的途徑,進入到細小空間之內的。另外的,因為空間之力的特殊性,我想,我也沒有辦法太過具體的察覺到,這些空間之力,有什麼特殊的作用。」

「果然是和我們之前分析的,沒有多少的出入啊。……」魅族的三長老聞言,也是不由得砸著嘴角,嘀咕了起來。不過,下一瞬間,當魅族的三長老的眼神,看向了方天南的身影的時候,忽然的,就有些怪異的看了張碧晨一眼。

「對了,難道張碧晨,你就不對這名修鍊者,有什麼好奇的嗎?」魅族的三長老,頗有些深意的道了一句。

真要說起來的話,方天南和張碧晨之間的關係,應該是比較的密切的。光是從方天南能夠不遠千里的來到魅力島上,看望張碧晨,就足以看得出來。為何張碧晨的心神從細小空間之內出來之後,卻是沒有提起方天南呢?(未完待續。。) 二品中等淬體靈藥,雖說不是什麼極爲稀罕的物品,但也絕對不是可以用來平白送人的廉價東西。

尤其是這淬體順經果,就更不在白送的範圍之內。要知道,即便是在武陽城的五大家族裏頭,淬體順經果也算不可多得的奢侈品。不爲其他,只因達到煉體三重氣壯境瓶頸的武者,只要在突破前吃上一枚,就可以增加一成的成功率,晉級煉體四重內息境!


僅此一點,市面上一枚淬體順經果的價值,常年都在兩萬金幣以上。

而這枚淬體順經果,也是林塵本來幾年前的珍藏品,本意是用來幫助自己突破境界的,不過在機緣巧合之下,林塵已是用不着它了。

唯一不足的就是,這淬體順經果的藥效不可疊加,若是可以疊加的話,只怕它的價格能夠被瘋狂想要突破境界的武者哄擡着翻上好幾番。

林塵手指輕輕敲打着桌面,面色恬淡,一副氣定神閒的姿態。

古宿巖仔細的打量了林塵好一會兒,才緩緩的開口道:“恕古某愚鈍,剛纔陳小兄弟的言下之意,可是還有比這淬體順經果品級更高的淬體靈藥,要出售給我靈藥閣?”

“古先生果然好推斷力。”林塵輕讚一聲,然後稍有遲疑的道:“小子有一枚三品的淬體靈藥,不知這靈藥閣吃不吃的下?”

“三品中等淬體靈藥,小兄弟此此話當真?”古宿巖半信半疑的問道。

“當真!”林塵正色道。

“三品中等淬體靈藥的藥效古某並不能準確鑑定,陳小兄弟在此稍候,我去去就來。”古宿巖見林塵毫無說笑的心思,當即神色一凜,略帶遺憾的起身向林塵拱了拱手,隨後出了內閣,只留林塵一人獨在內閣中。

約莫半盞茶功夫之後,古宿巖再度出現在了林塵的眼前,只是他的身旁,多了一名頭髮花白,精神矍鑠的白袍老人。

“尹老,這位就是陳林陳小兄弟。”古宿巖恭謹的向老者介紹着林塵。

尹老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即目光一轉,望向林塵。

“小子陳林,見過老先生。”林塵有禮貌的站起身,朝白袍老者彎身行了一禮。

林塵行完一禮,再度擡眼的剎那,卻正巧遇上了老人投來的目光。


白袍老人全身上下沒有任何的內勁波動,看上去完全就如一名慈眉善面的普通老人一樣。老人一對灰褐色的眸如古井無波,淡淡的望着林塵。

然而林塵的目光只與老人的目光對上一瞬,便奇怪的感受到一股源自心神深處的壓迫感鋪天蓋地的朝他襲來,這一瞬,林塵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乃至於皮肉深處的五臟六腑都被他看了個通透一般。

“這個老人,好生可怕!”林塵心下暗驚,此刻的他已是想到了那懸掛在偏堂之上的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書寫它的人,只怕就是這位老人。

就在林塵稍有分神的剎那,迎面襲來的壓迫感悄然又盛了一番,嗡的一聲,林塵的心神宛如遭到了泰山壓頂般猛然一震,緊接着一股濃郁到了極處的睏倦之意攀上心頭,令得林塵連雙腳一軟,差點昏倒過去。

“嗬!”

潛藏於血液深處的漠北孤狼的性格,讓得林塵絲毫不甘心於就此束手就擒,強壓之下,他在心底歇斯底里的吼了一聲!

砰的一聲,一道宛若琴絃斷裂的聲音自林塵心頭傳出,旋即,林塵只感覺自己的胸膛一熱,一抹紅光頓時閃現而出。

紅光一閃,林塵心神間的壓迫感驟然一輕,心頭濃郁至極的睏意也當即消褪下去一半。紅光似極有靈性,一經激發出來,便直接朝着白袍老人爆射而去。

“咦?”白袍老人一連蹬蹬蹬的退了幾步!臉上顯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隨後不由自主的顯現出了讚歎。

隨着白袍老人的後退,林塵所受到的心神壓迫也瞬間如潮水一般如數退去,不過他依然感覺很困,就像是連續了好多個日夜沒有睡過覺的人一樣。

“老朽一時興起冒昧試探,多有得罪,還望小友見諒。老夫尹浩然,不知小友師承何處?”尹浩然一臉歉意的看着林塵,開口道。

“呼…”

林塵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權將心頭的疲倦壓下幾分,隨後冷冷的道:“尹老先生的這一時興起,可是差點要了小子的半條命吶!難道說,這就是你靈藥閣的待客之道嗎?”

“小友莫要怪罪,實不相瞞,老朽適才一見小兄弟,便忽然生出了一絲試探之意,這種奇怪的感覺,我是有意壓制卻又壓制不住”尹浩然臉上的歉意更勝:“宿巖,你去藥堂取一瓶純陽安神丹來。”

“是。”古宿巖應了一聲,躬身退了出去。

“尹老先生,我只是來賣些靈藥換些錢的無名小子,應該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值得你試探的吧?”林塵聲音緩和許多,但依舊很冷。對這名看似慈眉善面,卻差點令他心神崩潰的老人,他實在提不起半點善意來。若不是看他臉上的歉意還算真切,林塵早就起身離去了。

“十四五歲修爲就突破到煉體四重內息境,老朽雖說見得不多,但也見過,倒是小友靈魂力量之強大,老朽只能說生平僅見!小友若是沒有師門,老朽極爲願意收一門徒,不知你是否願意?”尹浩然殷切的看着林塵,面目間滿是慈祥。

尹浩然的殷切之意,完全是出於內心,這種感覺,林塵也就從爺爺林震那裏感受過。所以,林塵面上的冰冷也消融了不少。

林塵換了種口氣開口道:“多謝尹老先生擡愛。只是小子暫時還沒有拜師的念想,還請老先生。這是小子帶來的三品中等靈藥,還請老先生鑑定一番。”

說完,林塵撩開上衣間的一枚釦子,將一個四四方方的小包裹取出。

“哦。”尹浩然有些遺憾的點了點頭,又擺了擺手道:“方纔的試探我已經檢測到了這枚缺了一塊的火屬性三品中等淬體靈藥紫荊洗髓果,所以你只需要開價便是。”

“十萬金幣。”

“成交。”尹浩然一口答應道,說着,他從袍襟裏取出一張紫金色的晶卡,遞給林塵道:“這是大陸各國商號都通行的神武紫金卡,裏面有十五萬的神武金幣,你拿去。”

“小子的這些淬體靈藥,加在一起似乎並不值十五萬金幣。這張卡,我不能要。”林塵拒絕道。

“好個有趣的少年!老朽是越看你越喜歡,你真的不考慮拜入我的門下?”尹浩然有些激動的讚了一句,又認真的出言向林塵問道。

林塵依舊搖了搖頭。

這時,古宿巖已拿着一小瓶純陽安神丹走了進來,他剛一入門,就有一股清新自然的藥香飄散滿屋。

“這純陽安神丹,只怕價值不菲。”

林塵深吸一口清氣,只感覺渾身精神一爽,心神的疲憊也隨之驅散小半,不由得在心底暗歎。

“這十五萬金幣還有這瓶丹藥,就當老朽收購你所有靈藥,還有對剛纔的冒昧試探的賠禮好了,小友不會不接受我老人家的歉意吧?”尹浩然見林塵依舊拒絕,也不強求。

“如此,便多謝老先生的好意了。”林塵也不是什麼矯情的人,聽尹浩然這麼說,也便不再推辭,將純陽安神丹和神武紫金卡一併收下。

“老朽會在武陽城呆上三月,若是小友改變主意,可隨時來靈藥閣尋我。”尹浩然含笑道。

“謝尹老先生擡愛。小子先行告辭”林塵點了點頭,向他施了一禮,隨後轉身,走出門去。

“尹老,這陳林,您怎麼看?”望着林塵漸漸離去的身影,古宿巖輕聲向尹浩然問道。

“這個少年,可不簡單吶。”

“難道尹老也沒能看清他的底細?如此年紀的煉體四重內息境修爲,天賦應該不算太過天才吧。”

“靈武師看人,豈能膚淺的只看一個人的肉體潛力?宿巖吶,你要學的,還有很多。”尹浩然意味深長的道。

“多謝尹老指點。”古宿巖敬對着尹浩然,躬身一拜。 【我終於到學校了,沒的說,今晚通宵碼字,明早還有一章,多謝大家的捧場】

“可以,這基本的職業道德我們還是有的。”

老八的胸脯拍的啪啪的響,其他人也都做出了保證,尤其瀟湘夜雨非常認真的說:“誰要是敢私下裏拍攝你的戰鬥錄象,我一定再不給他加血。”聽了她的話,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裝純情。不過無所謂了,自己這個要求的確沒有什麼約束力——換做我,肯定要拍一些下來研究的。而我將這個特別提出來,也只是關照他們,不要將我的錄象外漏而已。

頓時,所有的條件都談妥了,於是一副賓主盡歡的樣子。

遊戲裏的酒,雖然說沒有現實中的真實效用,但是當我摘掉遊戲頭盔後,還是有一點暈忽忽的感覺——媽的,這直接刺激小腦可比酒精的刺激有效多了,連我這號稱三斤不倒的人現在都有點分不清方向。

靠,早知道就不和他們拼酒了。

躺在牀上當了會死豬,等頭上的感覺小了好多後,這才下牀洗漱睡覺。迷糊中,竟然沒有吵到別人,讓我很是自得。

以後的五天,我都在擂臺上度過。中間除了一次班主任大點名我中途退出報道之外,其他的時間都沉浸在擂臺上,這讓我的實際PK能力得到了質的提高。越到後來,殺的越輕鬆。如我所想的那些更有手段的天忍高手門都沒有出現。

第五天中午,當我終於將第三千人殺死時,我高興得哈哈大笑,而擂臺下是一衆面如死灰的天忍觀衆。我已經告訴過他們了,我只會接受三千的挑戰者,以後再想和我打,可就是真正的PK了。

在我大笑的同時,三條系統消息也來臨了。

“叮:你完成任務提高唐門知名度,得到聲望一萬點,師門貢獻度五千點。”

“叮:你完成活血練體術,每次攻擊傷害總百分比下降百分之七十五。”

“叮:請在二十四時辰之內前往唐門總部報道,超時將取消特別獎勵。”

我還有沒有將這兩條系統提示消化過來,只見一個滾動的系統消息已經出現:“唐門弟子影舞完成擴大門派知名度的任務,唐門武林地位上升,唐門武功技能威力增加,門下弟子攻擊力一律增加百分之三。門派爭鬥系統開啓。”

這狗日的消息竟然連續放了三次,而且沒有給我選擇是否隱藏自己名字的權利——我要投訴!這根本是藐視我這當事人的做法,是不符合人道主義的。雖然唐門弟子很感激我,可想而知,別的門派的弟子有多麼恨我了。我可沒自大到認爲自己有做人民公敵的潛力。

讓我趕到唐門,看來這任務還沒完。唉,我咋就這麼命苦哩!再來這麼一次任務,還要不要人活了?我可是隻想當個簡單的職業玩家賺錢的。看來打寶大計要泡湯了。老八,不是我不給面子,師命難爲啊。

不過再怎麼說,二十四個時辰也足夠長了。所以,我留戀的看了一眼擂臺,下線了。


摘下頭盔一看桌子,喲,這幫傢伙竟然轉性了,已經幫我將盒飯帶回來了。來不及感謝,立刻洗手吃飯。他們三個都不在,不知道出去幹什麼去了。不管了,吃自己的先。

等我快吃完了,他們才嘻嘻哈哈的回來了,當先進來的是齙牙,他一見我面帶喜色的在吃飯,立刻一把抓過來,也不顧我正在吃東西,攬了我的肩膀就問:“任務完成了嗎?”

“當然,呃。”

被噎了一下,隨後進來的猴子將手中的礦泉水瓶扔過來,我喝了一口這才說:“這獎勵他們的竟然不直接給我,還要我回師門去領。而且唐門弟子跟着我沾光了,所有技能攻擊力一律增加百分之三。這下我估計別的門派受刺激的不少,這個江湖要精彩了。類似的任務可能很快就會發出來的。”

猴子的理解力最好,其他兩人還一臉的震驚的時候,他已經反應過來了,興奮的說:“終於要亂起來了啊,這樣我們才能更好的販賣裝備。打起來好,打起來好啊!”

他高興的一揮手,“你們先嗑屁,我上論壇去看看。”

說完就上了自己的牀,準備進入遊戲論壇。超哥和齙牙一看,這還了得,兩人不甘落後,立刻也向自己的牀撲去。

我靠,這些牲口,竟然完全不顧我的感受,怎麼說這大好的局面也是我創造出來的呀。面邊面,我邊憤憤的想,以後有好事,我不叫你們。

不過我吃飯的速度倒也快了不少,饒是如此,等我上了論壇,仍然被上面豐富衆多的帖子看花了眼。

瀏覽了不小一個小時後,我承認,我被大家的熱情打敗了。洋洋灑灑的討論者讓我終於知道什麼叫人多力量大。在我完成任務十分鐘後,關於接這類任務的條件就被髮掘出來了,帖子指出,最最重要的指標,當然是:師門貢獻度。

而在這上面,正派的門派弟子要比邪派的弟子門好上一點。從排行榜上看,現在最接近引發這個任務的玩家是峨嵋派的一個劍宗弟子,名字叫劍氣蓮花——真不明白一個女孩起這麼個ID,她想表達什麼?

而當我將論壇上比較資深的老鳥發的帖子看完後,立刻進入了遊戲。

粗略的看了一下朋友們送來的祝福留言,我還是多少有點高興,被人關心可真好。但也不是人人都只是關心我,還有討債的,黑暗左手就是,他只有一句話:“來了找個地方,我們得好好聊聊。”

突然我想起一句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我也會逐漸的還回前面的章節的,嗷!】 “小美人兒,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吶!你可知道哥哥這兩日茶不思飯不想的,找你找得好苦。果然是皇天不負有心人,你總算是又出現在哥哥的眼前了。”

青石鋪就的坊市大街之上,一名手把摺扇,消瘦青年帶着一幫兇神惡煞的護衛,堵在一位貌美少女身前,大聲地宣告着什麼。消瘦青年面色蒼白,眼睛通紅,呼吸略顯急促的盯着眼前的少女,眼中濃郁的垂涎之色,絲毫不加遮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