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了!」仙女姐姐答完又改口說:「不對,差點忘記。我剛剛跟你融合,應該要送你一個新手大禮包的。」

靠!

仙女姐姐你能不能靠譜一點,新手大禮包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能忘記,怎麼就能忘記呢?

不過,人家辦事效率還是非常高的。沒一會他就感覺到倉庫中多了一個大禮包,立刻毫不猶豫地直接解開。

禮包看起來不錯,一共有足足三樣東西,尤其是一本書籍最為顯眼,上面寫著長生經三個大字。

一看書名就非常牛逼的樣子,長生嘛,林不凡忍不住立刻問道:「長生經是不是特別牛逼的超級神功?」

「當然不是,長生經就是一垃圾功法。」

「…」林不凡無語,贈送的沒好貨啊,忙問道:「那什麼功法好?」

一想到自己有機會學到武學世界裡面一樣的功夫,他就有點激動啊。

「商城裡面的啊,在商城裡面,有各種各樣的內功心法。不但強大厲害,甚至能夠利用聲望值修鍊,進展特別快。」

「利用聲望修鍊?」

「沒錯,只要你有足夠的聲望,可以直接利用聲望值把功夫修鍊成功。相比之下,長生經是唯一不可用聲望,只能靠你自己一步步慢慢苦修的功法。」

「可商城那些功法一個個都是天價,我買不起啊!」林不凡欲哭無淚。

「那我就愛莫能助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林不凡無奈,想到一個狀況:「聽系統評價我這宿主,那在我之前應該也有宿主吧,他們也是修鍊長生經嗎?」

「當然不是,聽說之前宿主人品好,都是通過第一次免費贈送的抽獎機會,抽到了絕世神功,沒有人修鍊長生經。」

「聽說?」

「對啊,以前又不是我指引。我這是第一次做指引者,剛剛實習啦。」

「實習?」林不凡撲通一聲,差點跪倒:「等等,你剛剛說什麼,還有免費贈送的抽獎機會?」

「當然有,我不是跟你說過啦。」

「你說過嗎?」林不凡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這仙女姐姐也太不靠譜了,有禮包忘記給,有贈送抽獎機會也忘了說。

對了,她是實習的。

靠,能不能退貨啊,換一個靠譜的系統,不對,是換指引者,哪怕聲音難聽點也沒關係。

「當然說過,要不你現在就去抽吧。不過我感覺你人品不太行,恐怕抽不到什麼好東西。」

林不凡就想要一本神功,一聽這話還不急了:「什麼人品不行,抽什麼還不是你故意弄的。」

「這你可錯了,我只是一個系統指引者,只能給你解惑。最終能抽到什麼,甚至未來能走到哪一步,都要看你自己的本事。」

「好吧!」林不凡內心是相信的,光是系統發布任務的聲音跟這位仙女姐姐就完全不同。

在他的腦海中,很快出現了一個大轉盤一樣的畫面。上面一共三大塊,技能類,道具類,還有藥品類。

不過每一塊都是灰色的,根本看不到具體什麼東西。

第一次抽獎,尤其是心中有目標,林不凡非常忐忑緊張,一定要抽取一部絕世神功。

他開始暗暗地祈禱:「如來佛祖,觀世音菩薩,漫天神佛,你們一定要保佑我抽到……」

「別墨跡了,快點抽吧!」

「人品要是差,再怎麼墨跡,抽獎結果不都一樣!」

「快點吧,耽誤人家睡美容覺啦。」

「……」

林不凡氣得真想拿把刀捅死這仙女姐姐,不過捅死仙女姐姐就等於捅死自己,所以還是算了吧。 蟒蛇並沒有馬上發動攻擊,而是“嘶嘶”地吐着信子,上半身在空中緩緩地扭動着。

“尼瑪看着老子幹什麼,跳蛇舞誘惑老子啊!cao!”我在心裏問候着蟒蛇的十八代祖宗,傻傻地看着蟒蛇在我面前高傲地昂着頭,歪着腦袋居高臨下地看着我。而此時我的雙腿早就抖得如同篩糠一般。“賣你妹的萌啊,跳完了還不快走!”我已經要堅持不住了,但是此時除了紋絲不動,實在找不到兩全之策。身後不遠處的月亮也沒有一點動靜,估計也和我一樣,嚇得愣在了原地。

蟒蛇又在空中扭動了一會碩大的身軀,一會探頭看看我,一會又向後退了幾米。我們就這麼僵持着,也只不過過了2分多鐘的時間,對我來說卻像兩個世紀那麼漫長。終於,蟒蛇似乎看厭了,身體伏下來貼緊了地面,慢慢地向後游去,尾巴攀住了樹幹,大半個身體朝着樹枝上挪動着。

我微微地鬆了一口氣,這才感覺到我的後背全部都被汗水浸溼了,汗液順着額頭流了下來,流進眼睛裏,一陣難受。我不敢用手去擦,因爲蟒蛇還沒有完全離開。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睫毛劇烈地顫抖着,那樣的滋味可一點都不好受。

又過了一會兒,蟒蛇幾乎完全都要退到樹枝上了,腦袋也不再看向我們的方向。懸着的一顆心終於落地了,我大呼了一口氣,準備擡手去揉眼睛。

就在這個時候,我掉在地上的揹包裏突然傳來了一陣手機的震動音。“茲茲”的聲音迴響在這個寂靜的雨林裏,異常的空靈和嘹亮。

我心裏大喊了一聲不好,還沒來得及撿起地上的揹包,巨蟒已經從樹枝上滑了下來,我的手甚至都沒有碰到包帶,巨蟒一個俯衝就撞飛了地上的包,隨後高高地揚起了腦袋,晃動着巨大的身軀,“嘶嘶”地拼命吐着信子,才幾秒鐘的時間,就回頭對準了嚇傻了的我張開了血盆大口,同時尾部向着我猛地掃了過來。

完全是本能反應,我一下子抱住頭,蹲下來就向着右邊滾去。滾在地上的時候,眼角瞥到有個人影向着蟒蛇的側面衝了上去。雖然知道這裏除了我就是月亮,但一時間實在無法理解月亮這幾乎是送死的行爲。一個落地俯衝之後,蟒蛇的尾巴掃了個空,嘴也沒有咬到我。再擡頭,明顯看到蟒蛇被激怒了,三分之二的身軀幾乎都昂了起來,低着頭惡狠狠地盯住坐在地上的我,再一次張開了他佈滿了尖牙的大嘴,朝着我咬了下來。

那不到2秒的時間內,我的腦海中迅速地思考着對策。打蛇打七寸,尼瑪,這麼大的蛇,七寸在哪裏啊?手榴彈扔在嘴裏炸它?其實當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只是感覺一團猩紅衝着自己撲面而來,我本能地閉上了眼睛,要死了,一定是要被咬死了,該死的誰這時候打我電話,死了之後去地府把他揪出來暴打!

過了一會,沒有任何的動靜。奇怪,蟒蛇應該早就咬下來了啊,難道卡在樹枝上了?我膽戰心驚地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看到了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一幕。

蟒蛇被一團網狀的尼龍繩整個抽了起來吊在空中,身上並沒有外傷,但是它拼命地扭動着碩大的身體,嘴裏流出了大量的鮮血,噴灑在地面上,看起來非常的痛苦。整個雨林被他攪動得都在震動,周圍的飛禽撲扇着翅膀,驚恐地飛離了方圓幾裏的這塊地面,向着四處逃散。

我驚愕地朝着月亮看去,月亮也坐在那裏不知所措地看着這一切,張大嘴巴吃驚地看着吊在空中痛苦的蟒蛇。又看看我,眼神中佈滿了慌亂和不知所措。

這裏除了月亮和我,沒有別人。

誰的尼龍繩?誰的圈套?我驚恐地向着四周看去,除了被風“沙沙”吹動的樹葉和樹枝間跳躍着的猴子,什麼都沒有。

正是這樣的寂靜,心裏知道雨林裏還有別人,卻看不到他的身影,讓我多了一層更深的恐慌。

並且這個人,身手不凡。

月亮哆哆嗦嗦朝我慢慢地爬了過來。“這….這怎麼回事?”

看着他驚慌失措的樣子,自己其實也好不到哪裏去:“我…我就看到一個人影…以爲是你….”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尼龍繩再也承受不住正在掙扎的蟒蛇的重量,尼龍網從樹枝中間掉了下來,巨大的蟒蛇直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這一下,它更痛苦了,在地上蜷縮着,劇烈擺動着身體,口中吐出來的鮮血甚至都濺到了我和月亮的身上。

我一下子反應了過來,一把抓起自己的揹包,拖着月亮向前跑去:“快走!”

我們跌跌撞撞地向前跑了70米左右,才停了下來,靠着樹幹,上氣不接下氣地看着對方。這70米的路程之內,什麼人都沒有。

心裏最深的疑惑,就是誰救了我們。既然救了我們,爲何不現身?他是在逃避什麼?這是封閉的熱帶雨林區域,不可能會有任何人,他怎麼會在這裏?

難道,他手裏也有筆記?

想到這裏,我心裏一驚,我在華山發現的筆記,月亮在黃山,五嶽…..那麼….應該還剩下三個人拿到了筆記,但是卻沒有出現?

“誰給你打電話?熱帶雨林沒信號的!”皺眉思考的時候,月亮喘着氣鎮定了一下,對着我叫道。

沒信號?我慌忙掏出了自己揹包裏的手機。——果然沒信號。讓我手機震動的,是我設置一個待完成事項——熱帶雨林多雨,記得帶雨傘。

一口血差點沒噴在手機屏幕上。舉起手機就想砸。

手剛剛舉到半空中,我突然想到了家裏的母親,她那裏情況如何?出差的父親又怎麼樣了?心裏一下子就着急了起來,重新握緊了手機,即使知道沒信號,還是急切地撥出了家裏的號碼。

無法接通,無法接通,無法接通!

絕望一下子就涌上了胸口,終於再也剋制不住,手機被我狠狠地砸出了很遠,我靠在樹幹上,大口地喘着氣。

強烈推薦: 在仙女姐姐的催促下,林不凡念頭一動,嗒的一聲,指針立刻開始急速轉動,好一會速度才慢慢地下來。

眼看著指針到了技能邊界,林不凡心中不停地呼喊:「停,停……」

不能再動了啊,再動就到藥品類了。

可最終還是事與願違,指針慢悠悠越過邊界,穩穩地停在藥品類的地方。

哎!

只是看到藥品類三個字,林不凡就鬱悶的想哭。

哥要神功啊,神功啊,藥品類裡面顯然不會有什麼神功。

這時很快發現一個漂亮的寶箱落在倉庫,他都懶得祈禱祈禱直接要求打開。

「叮,恭喜宿主,獲得特殊藥品過目不忘丹!」

說明:宿主只要服下過目不忘丹,立刻就將擁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能輕易記住自己看過的所有東西。

林不凡微微愣神之後,臉上露出喜色,這也是好東西啊。

想想以後看什麼都能一眼就記住,多牛啊。

而且有了這個自己學習成績一定能夠大幅提高,這樣能稍微彌補自己這幾年不懂事的所作所為。

一直以來,他似乎就從不是學習的料,再努力也只有中等成績。

後來跟樂瑤交往之後,晚上還時不時出去打臨時工賺錢,學業更是荒廢,徹底坐穩倒數十名的位置。

而自己父母呢,一直希望他能考一個好大學,出人頭地。為此甚至花了二萬買入桃李學校上學。

桃李學校是一家私立學校,不但學費高,對成績也有要求。裡面的教學設施私人建立,非常不錯,師資力量也雄厚,整體成績最近幾年都超過仁安一中。

成績倒是有希望提高,可一想到功夫,林不凡還是有些失落。

仙女姐姐看起來有點女人的同情心,勸慰說:「好了,其實你不用太灰心。實在不行,就修鍊長生經得了。」

「你不是說長生經很垃圾嗎?」林不凡沒好氣地說。

「長生經垃圾是因為太難修鍊,尤其是在現在稀薄靈氣的環境下更艱難。可它畢竟是一門修仙功法,修鍊到後面比商城任何一本功法都強不知多少倍。」

「真的假的,你不是忽悠我吧?」林不凡有些驚訝。

「我可是有職業操守的指引者,誠信是我的第一守則,怎麼可能忽悠你。」仙女姐姐不高興了。

「別誤會,我只是有些驚訝,怎麼可能不信你!」指引者的話,林不凡當然相信。

不過對於能把大禮包,還有抽獎機會都忘記的仙女姐姐有職業操守,他表示深深的懷疑。

「這還差不多,但是我可提醒你。長生經修鍊難度非常大,而且必須要靠你自己一步一個腳印慢慢修鍊。」

「一步一個腳印才踏實,就它了!」林不凡鐵了心:「等等,禮包裡面還有兩個東西沒看呢。」

他早注意到了,其他兩樣一個是小罐子,裡面估計是什麼丹藥。另外一個,則是三張半個巴掌大的符籙。

加上長生經,正好技能類、道具類跟藥品類一樣送了一種。

「行,你慢慢看吧,我先睡個美容覺。」仙女姐姐丟下一句話就閃了。

睡美容覺?

林不凡有些無語,不過反正該了解的差不多都清楚了,他先拿起小瓶仔細看了下,上面寫著強力丹,一共三顆。

作用是能增加服用者的力量,讓身體更加強壯,力量更強。

服用越多,效果越弱。

一般單人的話,最多服用三顆,超出之後將會徹底無效。

林不凡再看向符籙,腦海中傳來一道內容:「靜心符,使用之後能讓人心寧靜,頭腦清明。不但不會失誤,而且做事事半功倍。有效時間,四十八小時。」

系統非常給力,還特別舉例:「比如參加考試,使用靜心符之後,不但不會因為失誤做錯題,甚至平日一下子想不到的思路都能很快想到。」

林不凡心中暗喜,咱解題很多時候不就是一下子沒想到,或者花費太長時間才想出來。

就算自己不需要,也可以給朋友啊。

林不凡了解清楚這些,意念一閃,從倉庫中取出過目不忘丹一口服下。

甜甜的,跟吃糖果一樣,沒啥特別的。

不過很快一種莫名清涼從腦海中傳來,整個大腦一下子感覺更加清明,好像打通了什麼。

林不凡心神一動,立刻從旁邊取來一本關於酒店介紹的精裝宣傳冊,快速地掃了一段字。

只是簡單看了一小會,他就把宣傳冊閉上。接著大腦一想,剛剛看到的所有內容竟然真的清清楚楚記在腦海里,一字不差。

過目不忘!

真的是過目不忘!

林不凡差點興奮的跳起來,之前沒有實際見證丹藥效果還不太興奮,現在完全不一樣了。

他連續測試好多次后,興奮勁才慢慢冷卻。

接下來開始修鍊長生經,林不凡只是念頭一轉,倉庫里的長生經書籍消失,然後在他腦海中就出現了長生經初級階段基礎篇的心法。

只是裡面的內容晦澀難懂,讓他一下子有些束手無策。但就在這時,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副人體經絡圖。

什麼十二正經,任督二脈,甚至人體的所有每一處細微穴道都全標註的一清二楚。

沒一會他腦海中就裝滿了修鍊知識。本來非常生澀的東西,現在很容易理解,修鍊之法自然也清楚了。

搞清楚這一切,林不凡立刻盤腿坐下,開始嘗試著引入天地靈氣進入體內修鍊。

一開始好久沒什麼動靜,但功夫不負有心人。

在林不凡足足一個小時努力下,終於感覺到細微的天地靈氣湧入體內,慢慢地不停錘鍊,融入體內。

只是太微弱了,不過總算成功入門。

林不凡這時想到強力丹,那不是可以增加力量嘛,取出一顆吞下。剛吞下就感覺全身熱了起來,甚至有一種火燒般的感覺。

他趕緊運轉心法。

在心法幫助下,丹藥中的力量開始不斷地改善著身體狀況,同時產生真氣存入丹田。

不知過了多久,林不凡身體一震。發現自己進入了鍊氣二層,繼續運轉心法鞏固修為。

許久之後,他睜開了眼睛,只覺渾身上下無比舒坦。有著使不完的勁,尤其是精氣神十足。

「叮,恭喜宿主成功修鍊長生經,踏出了修鍊中最艱難重要的第一步,特獎勵宿主一次抽獎機會。當然,宿主也可以放棄,請問宿主要進行抽獎嗎?」 我靠着樹幹滑了下來,沮喪地坐在了地上。擡頭看看月亮,他剛纔也着急地給家裏撥了電話,情況卻比我好不了多少——無法接通。雖然在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但預計現在已經是中午時分,該吃飯了。我們倆就這麼靠着一顆叫不出名字的樹坐着,把另一隻褲腿綁緊後,我低着頭擺弄着手裏的揹包,找出了早上帶出來的一包餅乾,拿了一塊放在嘴裏嚼了嚼,又繼續在包裏翻了起來,想翻出一些對野外生存有用的裝備。

“我們,今天估計要在這裏過夜了。”短暫的沉默之後,月亮拿過我手裏的餅乾吃了一塊,隨後開口了,聲音很低沉,可以聽得出他的心情也很糟糕。

“啊?”我停下了手裏的動作,轉頭驚訝地向着月亮問道:“我們連個帳篷都沒有!”

“筆記的走向,應該是一路向西。”月亮的語氣沒有什麼變化,答非所問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再一次轉身看向月亮。他低頭在自己的包裏翻找着什麼,含糊地回答了一句:“猜的。”

然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說話。心裏當然不會相信月亮是猜的。我不知道他筆記的剩下部分寫了什麼,他也沒有給我繼續看下去,但我卻理解他的想法。對於我來說,自己手裏的筆記的後面幾行字,其實也是不願意給月亮看的。

“對了,你的筆記…能不能給我看看?”正這麼想着,月亮猛地像想起了什麼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手向着我的面前伸了出來。

“額….”我大腦飛速運轉着,拼命地想找藉口避開他的問題,可還沒等我想到理由,就聽見天空一聲炸雷,把我驚得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月亮也是嚇得不輕,趴在地上就朝着天上看去。

剛纔還和煦的陽光不知道何時已經失去了蹤跡,天氣陰沉了下來,喬木的樹葉被風吹得“沙沙”地劇烈抖動着,葉子上的露水滴落下來,打在我們的衣服上。

“要下暴雨了!我們怎麼這麼倒黴!”月亮抱怨着站了起來,拍了拍被打溼的衣衫,“找個地方躲一下雨!”

“躲哪裏啊?這裏都是樹,被劈死怎麼辦啊?”我也是焦躁不已,周圍的小動物騷動起來,紛紛四散開,有的躲閃進了樹洞,有些乾脆就把身體藏到了地下。可以看到幾乎有數百隻不同物種的生物和昆蟲在身邊蠕動着,跳躍着,爬行着,四散開來或是聚集在一起,這樣壯觀的情景或許很多人活一輩子都無法看到。

“雨林裏的暴雨不會超過一小時的,我們躲過就好了!”月亮叫道,同時背起了他的揹包,撒腿向前跑去:“我們去前面找個樹洞之類的吧!”。

我只好趕緊把餅乾塞回了包裏,跟上了他的腳步。

雷聲隆隆,已經有細小的雨絲打在臉上,讓人感到絲絲涼爽。如果沒有剛纔所有的事,我或許會停下腳步好好地享受一下這大自然對於生命的眷顧。但現在根本沒有心情想這麼多。記得經典的馬斯洛需求說,當一個人連飯都不一定吃得飽,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都無法得到滿足的時候,最高層次的精神需求自然就被拋在了一邊。(馬斯洛《動機與人格》,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年)(樓主論文寫多了,純屬**,表理我,啊哈)

跑了幾十米,雨勢已經開始漸漸地變得大了起來,從剛開始的細細雨絲變成了珍珠般大小的雨點,重重地一顆顆落在臉上,肩膀上,揹包上。我和月亮就這麼在雨中跑着,周圍都是高大茂密的叢林,根本沒有可以躲雨的地方,熱帶雨林彷彿是一個龐大的迷宮,又好像一頭兇猛的野獸張開血盆大口,把我們倆緩緩地吞了進去。

又跑了一段距離之後——我也記不清跑了多久,跑了多長,可能只有二三十米?也可能已經跑了三四百米?只記得雨點越來越大,周圍只剩下了雨聲,雨霧從半空中傾瀉而下,把我幾乎澆了個透心涼。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溼透了,褲子也緊緊地貼着皮膚,粘嗒嗒的非常難受,眼前一片模糊。還好揹包是防水的,裏面的東西應該還不算太糟。再看看月亮,情況完全一樣,他低着頭躲避着豆大的雨珠,頭髮貼在頭皮上顯得非常滑稽。

但是誰也沒有停下腳步——我們的心裏此時都渴望找到一個可以避雨的烏托邦。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遭遇一場災難,遇見一些不熟悉的事物,逃避是人類的本能反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