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雨馨緊皺著眉頭,「別想說這些話刺激我,我看你就是妒忌我。」

「……」

「行,我妒忌,隨你怎麼說。」童阮阮轉身要走,忽然,她又想到什麼,於是轉過頭看向童雨馨,彎下腰在她耳邊小聲的說,「今天晚上我會跟他在一起。托你的福,讓我知道我妒忌你。所以他的人他的心我全都要。」

千萬寶寶的替婚媽咪 童阮阮為她蓋好了被子,「你就在這裡好好休養身體,這段時間交給我,畢竟現在躺在床上下不了床的可不是我,我可以為所欲為,而你只能被困在這間病房裡,兩條腿被困在石膏里。」

「童阮阮!」童雨馨緊緊抓住她的手,「你別想勾引他,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好啊,那你可以試試看,我會不會得逞。」

童阮阮抓開他的手,放在被子里,轉身離開。

她來到病房門口,慕淵臨在這裡等著。

童阮阮直接挽住他的手臂,「我們走吧。」

「淵臨哥哥,不要走!」病房裡忽然傳來童雨馨的聲音,「不要走好不好?求你了!」

慕淵臨聽到動靜,回過頭,有些糾結。

童阮阮往他懷裡一靠,「你要在這陪她嗎?如果你跟我走的話,我們可以去吃個晚餐,或許還能做一點你喜歡的事情,怎麼樣?」

她媚眼如絲的盯著他,充滿了暗示。

這是他心愛的女人,愛到了骨子裡,這樣的邀約,他根本無法拒絕。

哪怕是把全世界放在他面前,他也不想去看一眼,滿眼只有眼前這個女人。

根本就不需要多餘的思考,他很快做出了選擇。

慕淵臨點點頭,「好,我們兩個一起。」

「真乖。」童阮阮輕輕拍了拍他的臉,「那我們走吧。」

她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將慕淵臨帶走。

撲通一聲,童雨馨的身體掉在了地上。

她掙扎著要起來,可是兩條腿都打上石膏,無法動彈,跌在地上十分狼狽。

「慕淵臨,你不能走,你不能跟她走,你是我的未婚夫,你是我的,你怎麼可以跟她走!」

她的嗓子幾乎要喊破。

慕淵臨在走廊上能夠聽到童雨馨的聲音,她喊的很痛苦。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更加摟緊了童阮阮的腰,想讓女人柔軟的身體貼近,暫時忘記他心裡的愧疚。

他極力屏蔽這樣的聲音,「雨馨對不起,我沒有辦法不選她,我無法控制自己。」186中文網

慕淵臨始終沒有進病房。

童雨馨用力擦了擦臉上的眼淚。

一定,一定是那個賤人在騙她,慕淵臨根本就沒有來,要不然他怎麼可能不進來?

一定是這樣,童阮阮是個騙子。

「哎呀,大小姐。」

孫小悅一進來便看到童雨馨跌倒在地上,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扶她。

「你滾開!」童雨馨狠狠推了她一把,「滾開,你滾開!」

她彷彿失去理智,大吼大叫。

這時岳薇雯也進來了,看到女兒的樣子,她也是嚇壞了,「雨馨,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孫小悅一臉著急的說,「大小姐跌倒在地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要扶她,她好像很生氣。」

孫小悅把簡單的事情況解釋了一下。

岳薇雯趕緊上前,蹲下身子,「雨馨,發生什麼事了?先起來再說。」

「你走開!」童雨馨不光這樣對孫小悅,也這樣對岳薇雯。

被女兒這麼一吼,她愣住了,「雨馨,你怎麼了?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先別著急。」

「別著急別著急,你只會這麼說!除了別著急你還會說什麼?就算不著急又怎麼樣?事情有好轉嗎?那個賤人都囂張成什麼樣了,越來越順風順水,可是我呢?我現在倒在床上,哪也去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搶走慕淵臨,你讓我怎麼辦?你這個母親一點用都沒有,你為我做成什麼事了?半點事都沒有做成,從小到大都是靠我自己,以後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離我遠一點!」

童雨馨狠狠的推了她一把。

噗通!

岳薇雯倒在地上,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這就是童雨馨心裡真實的想法嗎?

岳薇雯苦澀一笑,自己這個女兒還真是了不起。

「大小姐你別這樣。」孫小悅趕忙上前阻攔。

「滾,全都滾!」童雨馨失去理智般的大吼。

岳薇雯子站了起來,無奈的搖搖頭。

……

現在天還早,還沒有到中午。

「你想去哪裡?想吃什麼東西?我帶你去。」他生怕童阮阮找借口離開。

「找個地方坐一會兒吧。」

童阮阮拉著慕淵臨,到了一個長椅上坐下。

她將包包放在腿上,低著頭默不作聲。

「阮阮,怎麼了?」他倒寧可童阮阮像平日里那樣對,和他爭鋒相對,一臉仇視他,也不想看到她這樣低落的模樣。

「慕淵臨,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

慕淵臨微微一愣,眼底閃過一絲遮掩,「你說什麼事?」

難道阮阮知道了雨馨流產並且不能再懷孕的事,是誰告訴她的?

難道是那個伯尼?該死的,他就知道那個美國佬不可信。

慕淵臨剛在想,該怎麼跟她解釋這件事,下一秒,童阮阮開口,「因為我撞了童雨馨,所以你答應她,等她好了之後你會娶她對嗎?」

「……」

他以為說的是雨馨被撞的流產並且無法懷孕那件事情,不知該怎麼解釋,沒想到這件事情的難度不低於那件事情。 「怎麼不說話?看來她沒有騙我,你答應了她,等她好了之後你就會立刻娶她。」

「阮阮,我的確是答應她了,你聽我解釋。」

「你不用跟我解。」童阮阮打斷他的話,「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什麼時候娶她,都是很正常的事,不需要跟我解釋太多。」

嘴上雖然這麼說,可是臉上彷彿有些不太高興。

察覺到童阮阮臉上的不開心,慕淵臨忽然心頭一喜,「你不希望我跟她結婚是嗎?」

佳妻有約 「誰說的?我希望你跟她結婚,等你娶了她之後,就沒有那麼多破事了,我也能清靜,這樣很好。」

「……」

「阮阮,對你們兩個人我都非常有愧,我不知道到底怎麼做才能讓你們兩個全都滿意。」

「我很滿意。」童阮阮說,「你不用擔心我的問題,擔心和你的童雨馨吧,她才是你最要緊的女人。」

「不,你才是。」慕淵臨說的很直接,緊緊握著她的手,深情的望著她,「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別跟我說這些肉麻的話。」她縮回手。

就是這個口口聲聲說愛她的男人,卻不信她,她說她的剎車壞了,才不小心撞了童雨馨的時候,他依然認定是她故意的,然後又站在愛的制高點上原諒她,真是令她反胃。

她才不要這樣的愛。

心口那裡微微的發抖,不過她覺得自己可以,這一點疼不算什麼,跟她曾經受過傷害比起來簡直差遠了。

「這是我的真心話。」慕淵臨開口。

「是嗎?」童阮阮忽然甜甜一笑,她主動靠近他懷裡,「那我們去酒店吧,我想看看你到底有多愛我。」

……

酒店。

砰的一聲,客房的門剛一關上,慕淵臨就猴急的將童阮阮按在門后親了上去。

「你放開我。」童阮阮用力推開他,「這麼猴急幹什麼?」

「阮阮,我很想你。」

他每時每刻都在期待,和他心愛的女人在一起。

當然阮阮提出來酒店的時候,即便她知道目的不純,可是,他依然願意赴湯蹈火來這裡,只要能夠跟她在一起。

「有多想我?」童阮阮故作疑惑的問。

「是你想象不到的想,想你想的渾身都疼,那種感覺,就像要窒息一樣,可是卻吊著最後一口氣。」

童阮阮的手觸上他的唇瓣,「你覺得我應該信你這張嘴嗎?」

「無論你信不信,我就在這裡,我的心也不會變。」

「真好,有一個人這樣愛我,還真是不敢想象,以前的你狂妄自大,就知道傷害我,現在倒是截然相反。」

「以前我是混蛋,我承認這一點,以後再也不回了。」

「誰能保證呢?」 總裁命令,前妻別想逃 童阮阮拍了拍他的肩,「好了,去浴室洗個澡。我不太喜歡你身上醫院的味道,等你洗完了之後我要洗。」

「為什麼不一起洗?」

「不想跟你一起洗,不行嗎?」

「我擔心我洗完澡出來之後你不見了。」

「那我幹嘛還跟你來酒店?要不然我就先去洗。」童阮阮伸手點了點他的鼻尖,「你這個沒安全感的小賤人,等我。」

童阮阮走進了浴室里。

「……」

沒安全感的小賤人,說的是他?

呵。

這個女人,敢這麼說他,待會他不會放過她。

慕淵臨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脫掉外套扔在一邊,急切的等候。

童阮阮洗得很快,她身上本來就乾淨,只是為了洗掉醫院的味道。

她拿毛巾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長發,一邊走出來,「我洗好了,你趕緊去洗。」

出浴美人,格外美好,即便是穿著白色的睡袍,可是慕淵臨也能夠感覺到她曼妙的身體有多美麗。

慕淵臨在她身邊摟住她的腰,「阮阮,之後再洗好嗎?現在不想,我只想抱著你。」人人看小說

他低頭要吻她。

「走開,想碰我就要遵守我的規矩,要不然我就不讓你碰。」

「……」

普天之下也只有童阮阮敢對他這樣的囂張。

慕淵臨無奈的鬆開她,「等我。」

他急不可耐的將自己的外套直接脫掉,扔在外面衝進了浴室里。

……

慕淵臨洗完澡出來之後。

童阮阮安靜的躺在床上,雙目緊閉,似乎是睡著了,

慕淵臨的動作都變得輕了,小心翼翼的坐在床邊,大手輕輕掠過她的臉頰,將她的發撩至耳後,然後低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童阮阮睜開眼睛,「你洗好了。」

「我以為你睡著了。」剛剛慕淵臨有點失落,不過卻沒有忍心叫醒她。

童阮阮握住他的手,「我沒有睡,在等你。」

她從床上坐了起來,靠在他懷裡,「不知怎麼了,剛剛在想一些事情,突然覺得我們兩個人之間錯過了好多。」

「……」

聽到他這麼說,慕淵臨有些吃驚,「你真是這麼認為的?」

他們兩個的確是錯過了很多,可是一直以來只有自己意識到這個問題,他沒有想到,會從阮阮嘴裡聽到這些。

「我當然是這麼想的了,平時我不說不代表沒有這樣的感覺。你真的愛童雨馨嗎?和她訂婚是出於愛?」

「當然不是,我和訂婚是出於責任,和她結婚也是為了你。」

「為了我?你的意思是如果沒有我,你就不用娶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