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影』的實力,魔無妄眉頭輕輕挑動了一下,臉色陰沉的說道。

「我跟著葉晨風在龍淵中得到了一些機緣,有幸突破了境界。」『影』點了點頭,又恢復了冷酷的表情,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而葉晨風對於月中天、魔無妄等人的出現,充耳不聞,宛如雕塑一般盤膝而坐,繼續控制噬神腦推演這座生死兩極演化的山谷。

「影,這山谷有什麼危險嗎?」

月中天掃視了一眼盤膝而坐,將自己當成空氣的葉晨風,冷冷的問道。

「不知道,我們也不知道這山谷中有何兇險。」『影』搖了搖頭,說道。

「不知道?」

月中天眉頭微微一皺,望著景色如畫的的山谷,猶豫了起來。

突然,緊閉雙眸的葉晨風睜開了眼睛,宛如一柄銳利無比的神劍,劃破了虛空,第一個衝進了這座看似美麗,卻隱藏著莫大兇險的山谷中。 「走!」

月中天等人看到葉晨風突然衝進了仙境般的山谷,紛紛凝聚出魂翼追趕他,接連飛進了山谷之中。

飛進山谷,葉晨風不但沒有減速,反而加快了飛行速度,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穿越這座生死兩極力形成的山谷。

突然,異象發生了。

山谷中的死之極力量爆發,形成了大量的死氣瀰漫在空間中,將整個空間染黑,席捲向了葉晨風等人。

遭到大量死氣攻擊,葉晨風不但沒有減速,反而燃燒金鵬血脈,將速度提升至極限。

「劍道五重天,破!」

葉晨風爆喝一聲,劍道之力發揮到了極致,五十五道劍之道紋噴薄而出,切割著極速湧來死氣,不讓其近身。

由於葉晨風飛行速度太快,攻擊力太凌厲,不等死之極力量完全爆發,形成最致命的攻擊,葉晨風就沖了出去。

反觀緊追葉晨風的月中天,魔無妄等人,卻遭到完全爆發的死氣兇猛攻擊,飛行速度一緩再緩,最終困在了山谷之中。

「媽的,又被那葉晨風算計了!」

困死在山谷中,遭到排山倒海般的死氣攻擊,月中天等人氣炸了肺,惱羞成怒的咆哮道。

「月中天,你們慢慢享受吧。」

聽著身後傳來的咆哮聲,葉晨風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繼續加快飛行速度,撕裂著快速彙集的死氣,很快飛出了山谷的盡頭,看到了一塊漆黑如墨的光璧。

「那是……道寶碎片!」

飛到黑色光璧下,葉晨風看到光璧上鑲嵌著兩塊破碎,宛如日月的暗金色碎片,從這兩塊碎片散發的道意來看,這兩塊碎片應該是兩塊道寶碎片,而且等級不低。

「這兩塊道寶碎片鎮壓的是什麼東西。」

感覺到形同日月的兩塊道寶碎片,好像是為鎮壓這塊黑色光璧存在的,葉晨風立即猜測,這光璧中肯定有大凶之物存在。

不過這兩塊道寶碎片對葉晨風吸引力極大,一旦朱雀鼎煉化了這兩塊道寶碎片,有極大可能蛻變成真正的道寶,大大提升葉晨風的底蘊。

富貴險中求,為了提升朱雀鼎的品階,葉晨風決定打破黑色光璧,冒險放出光璧中鎮壓的大凶之物。

「朱雀鼎,赤雷珠,給我破!」

葉晨風心意一動,將兩大准道寶召喚了出來,控制它們攻擊向了黑色光璧,想要擊破黑色光璧,吞噬形同日月的兩大道寶碎片。

「轟隆隆!」

遭到朱雀鼎,赤雷珠攻擊,兩大道寶碎片釋放出日月之光,轟擊著兩大准道寶,削弱著它們的攻擊力。

但朱雀鼎,赤雷珠攻擊力太強大,經過他們數百次兇猛的撞擊,黑色光璧還是出現了道道裂痕,一股股強大的魔氣透過光璧裂痕,釋放了出來。

「好強大的魔氣,難道這光璧中鎮壓的是那『魔』的其他軀體。」

葉晨風眉頭一掀,召喚出了劍靈傀儡,並將帝天劍借給了他,提防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那是……一隻螳螂!」

隨著黑色光璧裂痕越來越多,葉晨風透過破損的黑色光璧,看到了一隻巨大的螳螂陰影,正揮動著鋒利如刀的前肢,兇猛的攻擊兩大道寶碎片,以及光璧禁制,想要脫困而出。

在螳螂陰影與朱雀鼎,赤雷珠一次次攻擊下,兩塊道寶碎片承受不住兇猛攻擊,終於在光璧上脫落了,光璧禁制也削弱到了極點。

「朱雀鼎,吞噬!」

兩大道寶碎片脫落,葉晨風立即控制朱雀鼎將兩大道寶碎片吞噬了。

「嘭!」

一道巨大的爆破聲響起,失去兩大道寶碎片,恐怖的魔氣炸碎了光璧,一隻通體漆黑,體長几近十米,長著三角腦袋,擁有一對異常鋒利前肢的黑螳螂脫困而出了。

「九級天獸,老大,快跑!」

黑螳螂脫困的瞬間,混沌神獸立即察覺到了它真實實力,內心一顫,連忙提醒道。

「金鵬血脈,燃燒!」

葉晨風藉助噬神腦也感覺到這隻黑螳螂的恐怖,迅速將劍靈傀儡收進了乾坤境中,再次燃燒金鵬血脈,將自身的實力提升至巔峰,折返身體,向充斥著濃濃死氣的山谷中逃去。

「人類,把命留下來吧!」

九級天獸黑螳螂發現帝天劍在葉晨風手中,口吐人言,扇動著薄如蟬翼的黑色翅膀,化作一道黑色流光,極速追殺他。

而這時,月中天、魔無妄等人剛剛奮力撕裂濃濃的死氣,來到山谷盡頭,一眼看到了極速逃跑的葉晨風,以及扇動著黑色翅膀,極速追殺他的黑螳螂。

感受到黑螳螂身體中散發的死亡氣息,月中天等人有一種被死神盯上的感覺,三魂嚇沒了兩魂,想都沒想,與葉晨風一般,拚命向山谷外逃去。

此時,他們不再去想與葉晨風爭奪這山谷中的大機緣,只想多長几條腿,幾個翅膀,能逃過黑螳螂的追殺。

「劍之道紋,雷之道紋,給我破!」

感覺到兇殘的黑螳螂越追越近,葉晨風不斷地控制兩大道意撕裂滾滾湧來的黑色死氣,極速的逃亡。

大約半個多時辰,勢如破竹的葉晨風宛如一柄神劍,撕裂了山谷中的死氣,飛掠了出來,向山谷西北部逃去。

緊接著,速度更快地黑螳螂沒有浪費時間擊殺猶如驚弓之鳥的月中天等人,緊緊地追殺葉晨風,勢必將擁有帝天劍的葉晨風殺死

「呼,好險!」看著黑螳螂越飛越遠,月中天長舒了一口氣,心有餘悸的說道:「多虧那隻黑螳螂的目標不是我們,而是那葉晨風,否則我們就算有一百條命也不夠那隻黑螳螂殺的。」

「中天,剛剛那隻黑螳螂應該是頂級八級天獸吧。」

月冰雨深吸一口氣,平息了一下慌亂的內心,低聲問道。

「不,如果我剛剛沒有感覺錯的話,那隻黑螳螂應該是一隻九級天獸。」月中天搖了搖頭,說道。

「九級天獸,那不相當於六級戰獸皇高手。」月冰雨等人倒吸了一口氣,吃驚的說道。

「我不知道那葉晨風如何激怒了那隻黑螳螂,但以那葉晨風的實力,遭到九級天獸追殺必死無疑。」月中天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容,幸災樂禍的說道。

「走吧,此處不宜久待,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

說完,月中天等人離開了這座處處透著詭異,極不尋常的山谷。 「混沌,集合我們所有的力量,能否有機會擊殺那黑螳螂。」

燃燒金鵬血脈,將速度提升至巔峰,卻始終擺脫不了黑螳螂的追殺,這讓葉晨風產生了殊死一搏的念頭。

「老大,這黑螳螂雖然一直被鎮壓,實力大不如前,但它畢竟是九級天獸,就算我們拼盡全力,恐怕也不是它的對手。」混沌神獸無奈的傳音道。

「不是對手……難道真要讓我施展命魂術,燃燒最後的生命之水。」葉晨風眉頭緊皺,不斷地抉擇著。

不過隨著實力的提升,施展命魂術燃燒的生命越來越多,而葉晨風身懷生命之水只能恢復兩千餘年壽元,要想藉助生命之力將實力提升到一個全新的高度,這兩千年壽元僅夠他施展一次命魂術。

而命魂術是他最大的底牌,也是最後的手段,不到萬不得已,他不願意施展,抉擇之後他忍住了心中的衝動,繼續燃燒金鵬血脈,加速飛行。

「人類,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你是逃不掉的。」

黑螳螂快速的振幅雙翅,發出了兇殘、血腥的聲音,不斷地干擾葉晨風,拉近與他之間的距離。

「神罰之怒。」

眼看黑螳螂追擊到可攻擊範圍,三大天物破出了葉晨風身體,形成了恐怖的神罰之力,波動著空間出現了密集的水波紋,轟擊向了黑螳螂。

「轟!」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無盡的能量瀰漫在虛空中,轟擊著黑螳螂身體的同時,延緩著它飛行速度。

當黑螳螂依靠絕對的實力,撕裂爆炸的神罰之怒時,卻發現葉晨風飛遠了,這讓它暴跳如雷,繼續震動著翅膀,極速追擊。

但屢遭黑焱天火,兩極古天水,古極天雷攻擊的黑螳螂,始終無法追擊上葉晨風,這讓它越來越暴躁,越來越憤怒。

葉晨風與黑螳螂一追一逃,跨越了龍淵極大地面積,飛著飛著,葉晨風發現前方又出現了一片荒涼,死寂的屍冢地,內心咯噔一跳,產生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但他已無退路,只能勇往直前,飛進了透著莫大危險的屍冢之中。

很快,一聲聲讓人毛骨悚然的鬼泣聲響起,大量的鬼兵、鬼將、鬼獸浮現出了屍冢,圍攻向了疾馳飛掠的葉晨風。

「混沌神獸,攻擊!」

遭到大量死物圍攻,葉晨風立即命令恢復到八級天獸等級的混沌神獸攻擊,一道道穿雲裂石,撕裂空間的聲吼在葉晨風身體中釋放出來,直接將大量的死物轟碎。

葉晨風遭到大量的死物圍攻,緊追不捨的黑螳螂也遭到了大量死物攻擊。

不過在黑螳螂兇狠的攻擊下,圍攻它的死物對它毫無威脅,被它堪比道器的前肢不斷地劈殺。

「黑色神殿,這屍冢之中果然藏著第三座黑色神殿。」

在混沌神獸釋放聲吼攻擊下,葉晨風極速突圍了半個多時辰,在屍冢深處發現了第三座黑色神殿。

這時,一路追殺的黑螳螂也發現了神殿,感受著神殿充斥的鎮壓之力,黑螳螂碩大的複眼中流露出一絲忌憚之色。

「拼了,先進入神殿,讓劍靈傀儡吞噬了天晶再說。」

葉晨風一橫心,速度不減的向黑色神殿飛去,很快飛到了黑色神殿的邊緣。

「劍靈傀儡,出來!」

看著黑色神殿外籠罩的禁制,葉晨風心意一動,將劍靈傀儡召喚了出來,一起攻擊向了神殿禁制,想要強行轟破禁制,進入到黑色神殿之中。

「嗷!」

滾滾的混沌之吼,劃破空間的崩天之劍,劍靈傀儡以身化劍的驚世一斬接連轟擊在了神殿禁制上。

「咔嚓!」

連續遭到三股可怕的能量攻擊,神殿禁制出現了道道裂痕,但卻沒有被葉晨風集合劍靈傀儡,混沌神獸全力一擊洞穿。

「不好!」

強行轟破神殿禁制失敗,葉晨風內心狂跳了一下,毫不猶豫繼續施展強大的道技,攻擊著神殿禁制。

而窮追不捨的黑螳螂本有機會抓住葉晨風轟破神殿禁制失敗的機會,追趕上他,向他發動致命攻擊。

可這時,黑螳螂卻沒有靠近葉晨風,而是震動著黑色的翅膀,停在了葉晨風身後數里處,瞪著兩個巨大的複眼遠遠地看著他。

「轟!」

葉晨風,混沌神獸,劍靈傀儡發動的強大攻擊再一次轟擊在布滿裂痕的神殿禁制上,終於將它轟破了,進入到了巍峨高大,充斥著強大鎮壓力量,吞噬著空間光線的神殿下。

「呼,好險,如果剛剛那黑螳螂趁勢攻擊,我們就危險了。」

驚險的進入神殿外,混沌神獸發現黑螳螂沒有追來,長舒了一口氣,心有餘悸的說道。

「混沌,你說那黑螳螂是害怕這神殿充斥的鎮壓力量不敢靠近,還是故意放我們進來。」

雖然短時間擺脫黑螳螂追殺,但葉晨風卻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低聲問道。

「故意放我們進來?你是說……」

「這黑螳螂鎮壓在龍淵中,很可能與那隻『魔』有莫大的關係,而這神殿中很可能鎮壓著『魔』另外的軀體,所以我有一種感覺,那黑螳螂會不會故意讓我們進入到這裡放出另外的魔軀。」葉晨風猜測道。

「這……確實有這種可能,但以那魔軀和黑螳螂的可怕實力,應該也能放出被鎮壓的其他『魔』之軀體吧。」混沌神獸道。

「我想這幾座神殿應該有克制『魔』的力量,不然魔手解困時,就無須跟隨我們,直接救出被鎮壓的其他魔軀了。」葉晨風語氣凝重的說道。

「那老大,你想怎麼做?」

如果葉晨風分析的乃是真的,那他們的處境將十分微妙也十分危險。

「賭!」

「賭?怎麼賭?」

「賭劍靈傀儡吞噬天晶,可以掌控一切。」葉晨風深吸一口氣,說道。

雖然他知道,如果賭輸很可能丟掉性命,但帝天劍對他至關重要,而且龍淵還隱藏著大機緣,大秘密,讓葉晨風無法割捨,所以他決定賭,讓劍靈傀儡吞噬鎮壓天晶,繼續放出鎮壓魔軀。

「走吧,我們進去!」

說完,葉晨風邁動著堅定地步伐,踏著歷經滄桑歲月的黑色階梯,緩緩地向黑色神殿走去。

當葉晨風推開厚重的神殿大門,走進充斥著強大鎮壓力量的神殿時,恐怖的魔之軀體詭異的出現在黑螳螂身邊,默默地注視著讓他忌憚的神殿,耐心的等待著。

……晚上發『影』的照片,想看的朋友加微信公眾號:ylty83 「隱藏之陣,這黑色神殿中果然隱藏著一座鎮魔大陣,而這個大陣的陣心正是那顆中品天晶以及插在鎮魂碑上的那顆宛如星辰般的帝天劍格。」

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葉晨風走進黑色神殿,立即控制噬神腦的力量輻射在神殿中,推演整個神殿的虛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