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戰也不相信的說:「你到底,是什麼怪人!能動用白兔,身邊有頂級高手在,連龍家也無視!」

兩人說完,沒等陳天選回應。

他們不自在的看看錶。

兩人都發現,壽宴的時間到了!!

這時候,龍傲天應該來了。

「糟了,爸來了,他要帶著嘉賓來了。」龍戰和龍騰雙眼一個對視,兩人腦海里都在打著寒顫。

龍傲天如果來了,看到現在的場景。

他一定會生氣。

龍傲天如果來了,不管現場的人是誰。

他都將死在龍家!

龍傲天是龍家,真正的無敵高手。

他雖年近八十,所有座上賓加在一起,卻都不是他的對手。

片刻不到,龍傲天已經到門口。

龍戰和龍騰,紛紛出門迎接。

「爸,龍家出事了。」兩人跪在地上。

龍傲天今天穿著一件龍紋的袍子,混身上下都是清洗過。

今天對他來說,是重生。

他一臉慈祥,殺氣內斂,問道:「什麼事,今天大喜的日子,一般的小事就算了吧。」

龍傲天剛說完,目光一凝。

他注意到壽宴門口,鮮血淋漓。

所有道具,花籃,全都倒在地上。

漫天之中,飄舞的不是對他的讚譽,而是……紙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諸位,師會又新來一位才子,我等一同歡迎。」

待此女子將袁耀引入內,隨即也向在場諸士子提議著。

一席話落,女子話音雖然並不響亮,但諸士卻都一致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且安靜了下來,齊刷刷的目光往這邊瞟來。

府內頓時寂靜無聲。

目前看來,此女在士林間威望濃厚,是士人群體中的組織者。

感受着諸士的目光聚集,袁耀為了維護好自身的士子形象,沉吟片刻,才拱手作揖道:「拜見諸位賢士,一直無緣與諸君相會,特藉此次機會結識各位。」

他並不了解所謂的「師會」是什麼,但這並不妨礙瞎編……

「歡迎加入!」

緊隨着,諸士響應女子的號召,面上露著些許笑意熱情迎接,隨即又重新各自忙活起來。

瞧著袁耀立在原地卻無人理會,略顯尷尬,女子不由道:「公子,您隨我來吧。」

「好!」

聽罷,袁耀緊隨其後,繼續往側方行去。

女子在側部的一處停卻,從旁接連的案几上遍佈着古文典籍以及硯台筆墨,一股股書香氣息撲鼻而來。

旬眼望來,一紙張上書寫着端端正正,字正腔圓的四字「大漢當興。」

「好書法。」

一旁袁耀頓時便被書法驚艷到,下意識地便驚呼道。

隨即,他快步走近細細觀察了筆鋒,緩緩道:「若我未看錯的話,這應該是隸書吧?」

「公子好眼力,確是如此。」

女子也拾步走近,以笑掩面道。

聞言,袁耀抬首望着女子那楚楚動人的容顏,笑道:「對了姑娘,還未問詢您的芳名呢?」

「小女子姓蔡名琰,字昭姬。」

「她就是漢末最聞名且身世最可憐的才女蔡文姬?」

蔡琰自報名諱以後,袁耀頓時愣住當場,他確實沒意料到自己能在太學院碰到原史上鼎鼎大名的才女。

「哦,原來是蔡姑娘,幸會幸會!」

聞言,蔡琰以笑問著:「不知公子貴姓?」

「姓袁單名耀,尚未及冠。」

自報名諱,蔡琰也並未有何反應。

畢竟,袁術之名貫絕天下是不假,可袁耀以前不過是一介紈絝呢,又有幾人知曉他呢?

一時,幾位青年才俊走近,不由笑着道:「今日乃是太學院一年一度的盛會,諸君聚集一起不就是為探討切磋的嗎,我看公子您雖然年紀尚小,但一身貴氣瀰漫身間。」

「此次前來參與詩會,想必是準備而來吧?」

此言一落,袁耀便已是聽出來何意了。

這是在考教自己啊,怕自己只是沽名釣譽之徒混進太學院……雖然袁耀的確不懂詩詞歌賦、四書五經啥的……

但此乃結識諸士的大好時機,豈能錯過?

要想令諸士子對自己刮目相看,還是得展現數分實力才好。

沉思了片刻,袁耀又不自覺間瞟到了蔡琰的俊秀容顏,好似不由想到了什麼,忽然滿面笑容,隨即道:「蔡姑娘,可否借紙筆一用?」

「公子,不必拘束,儘管取用便是。」

得到首肯,袁耀才緩緩走到硯台處,沉思閉目一番,好似在回味着什麼,半響后,才徐徐提起筆沾上墨跡在紙上書寫着。

約莫過去半刻鐘左右,他放下了筆,輕輕吹了吹筆跡。

直到此時,諸士才一擁而上、爭先恐後地欣賞袁耀新作。

諸人細細望過,只見紙上著著:

「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

袁耀無恥的摘抄了《洛神賦》的一段原文引為自己的著作。

諸士看罷,頓時大感驚人,奉這首詞為驚天之作。

一青年不由連連讚美着:「此詩詞藻華麗且富有文采,很直觀的表現出了女子的美貌,也只有擁有極高的文學素養水平或許才能做出這等佳作吧?」

「袁公子的文學功底令我佩服至極也!」

諸士一致贊拜著。

只不過。

這位青年士子卻不由忽然問著:「不過我有一絲好奇,此詩是描繪女子相貌的,卻不知袁公子著給誰的?」

話落,諸人紛紛翹首以盼,想聽聽究竟是送給哪位佳人。

聞言,袁耀耳聽着青年的詢問,面上也不由浮現出些許笑意,眼神直勾勾地盯凝著一側的蔡琰半響,直盯得蔡琰面色羞紅不好意思的低了低頭,才收回目光。

「此詩乃是在此處所著,又唯有蔡姑娘一位女子,耀自是送給蔡姑娘的。」

袁耀收回目光,面露笑容,坦白道。

「喲,公子這才與昭姬初見,便意欲追求她了嗎?」

「袁公子,你可想清楚了,若追求昭姬,那我們可都是你的競爭者呢,哈哈哈……」

一時間,諸青年才俊也笑意昂然地高聲說着。

從旁蔡琰聽聞着這些,面上也越發羞紅,恨不得立即尋一地縫鑽下去……

實在是沒臉啦……

「你們……別討論琰了,只是一首賦而已,琰相信只是袁公子一時興起罷了,肯定不是本意。」

蔡琰為避免尷尬,面色羞紅的為袁耀解釋著。

只是,袁耀笑了笑:「哈哈。縱然耀只是初見蔡姑娘,但以蔡姑娘的容顏,誰人不愛呢?」

一時間,隨着抄襲了一首佳作,袁耀瞬息之間便與諸士歡聲笑談,打成了一片。

今日,他抵足太學院算是初步完成了自己的二步計劃。

眾所周知,輿論是最為有利的武器。

而若想掌控輿論,那自然要結識士人,能進入太學院的士子,那自然日後仕途都是不差的……

袁耀結識諸士,也是想希望待他成功分化西涼軍諸部以後,便懇求他們大肆放出風聲,言西涼軍將大肆出關東進,意圖席捲兗州、冀州。

只要這則消息傳遍袁紹、曹操治下,屆時縱然無法說服西涼軍出兵,那袁、曹二人都絕對不可小覷,必然會派遣重兵或者將重心放於西面。

如此,也能分散敵軍實力,為己軍創造戰機。

這也是袁耀為何要前來結識諸士的關鍵因素。

因為掌握輿論方才能佔據主動,掌握話語權……

恰逢諸士人才是控制輿論的根本所在,他們的話語才有可信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放過我們,我們給你錢!」

慕容玉一邊求饒一邊說道。

「對,我們能給你很多錢,一千萬,給你一千萬!」

慕容鎮連說道。

見葉一鳴還不說話,慕容鎮又急道:「一千萬很多了!」

「你不要太過分!」

剛說出這句話,慕容鎮自己都後悔了,現在才想起自己的處境,他們連那十幾個人中的隨便一個都不是對手。

眼前這人可是幾個呼吸就把那十幾個人干趴下的人!

慕容玉臉色也變了,擔心葉一鳴會生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