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印堂大驚失色,雙手一推,就將張參和凌度兩人挪移開來。

轟!

在這一瞬間,一隻巨大的手從那三人的後方轟擊而來,砸在地面,令得無數武者站立不穩,驚容失色,紛紛向著遠處開始逃跑,他們想不到那具屍魔竟然又死而復生了。

程無雙此刻一臉笑意的掃了一眼端木蓮心,玩味道:「記住了,晚上給我按摩。」

端木蓮心有些傻眼了,覺得眼前這一幕難以理解,為什麼明明被凌度一劍劈死的屍魔,此刻竟然詭異般出的復原了!

在端木蓮心發獃之際,那隻巨大的黑色爪牙再次攻擊而來。

「閃開!」程無雙大喊一聲,見那端木蓮心居然沒有一點反應,無奈搖了搖頭,施展身法,閃電般移動到了端木蓮心身邊,將她攬入懷中,躲過了巨手的轟砸。

不過,因為情況緊急,所以程無雙在抱人的時候可沒想那麼多,手一伸,恰好摸到了不該摸的地方。

一股異樣的感覺從胸脯散發,若電流一般,酥麻的傳遍全身,端木蓮心這時才驚醒過來,羞憤的瞪了一眼程無雙。

兩人來到安全之處時,端木蓮心就立刻掙脫程無雙的懷抱,狠狠道:「你無恥。」

程無雙白了一眼,道:「你這丫鬟,我若不救你,現在就是一團肉泥,不就是被摸了一下****嗎?至於嗎?」

聞言,端木蓮心氣得直直咬牙,冷哼一聲,目光望著不遠處站起的巨大屍魔。

那屍魔變得比以前更加巨大,足足擁有十仗之高,對天怒號一聲,程無雙見這模樣,臉色微微凝重,覺得這頭屍魔搞不好是一隻高等屍魔!

凌度,步印堂,張參三人面對這麼一頭巨大的屍魔,臉色也變化不定,似乎有些想不通那屍魔竟然會復活過來,旋即想到了那道遁入地下的紅色光芒,三人頓時明白一定是這屍魔會什麼天賦技能,才逃過了一劫。

對於這類想法,程無雙心中思忖片刻后,已想好如何對付這頭屍魔,無論是【玄靈】之力,還是類似於【玄靈】的力量,其力量的本源都是來自於靈魂力量。

屍魔不同於殭屍,它是一種生活在陰暗處,靠著天地的陰氣為生的暗黑物種,是擁有與其他種族一樣的靈魂。

只要使用靈魂武技,就可以將這頭巨型屍魔斬殺而死。

程無雙認為那會巨型屍魔閃爍而出的紅光,估計便是一種類似於靈魂的精魄,只要精魄還在,這頭巨型屍魔就可以不斷凝聚身體,一直處於不死不滅的地步。

想要斬殺屍魔,就必須破壞那精魄,對程無雙而言,精魄可是好東西,若是吸收了的話,不亞於吃一些提升修為的丹藥,而且還沒有任何副作用!

望著遠處還在和巨型屍魔拚死打鬥的凌度三人,程無雙則是泛起一絲冷笑。

「妖月,你在這裡待好,我將那屍魔解決了就回來!」手中石劍寒光綻放,便是一劍刺出,向著巨型屍魔斬去。

此刻凌度正騰飛在虛空,不斷使用劍氣攻擊巨型屍魔,而那正參正在離著屍魔十仗遠的地方,施展著弓箭絕技,使用箭羽攻擊,那步印堂則是站在地面,用著巨大的長予揮動武技,猛烈轟斬著。

這屍魔斷了胳膊又長出,斷了腿又復原,彷彿擁有無窮無盡的生命一般,令得三人覺得這屍魔就是不死小強。

婚婚欲睡男神老公 正當三人處於一種心力疲憊的戰鬥狀態,程無雙這時陡然出現,一劍刺出,散發出無窮無盡的靈魂力量,施展出《北冥魂劍決》。

那閃爍的劍光與靈魂之力交融,化為鋒利的劍氣渦旋,洞穿了屍魔的頭腦,將那一抹閃爍紅光的精魄牢牢捏在了手中。

「這精魄中的力量好強大,若是每一隻巨型屍魔體內都擁有精魄的話,那麼我還找什麼仙羽境屍骸呀,找這類屍魔殺個痛快!將精魄通通吸收。」

程無雙手中捏著精魄,可以非常清楚的感受到精魄散發出的靈魂力量非常強,若是他能吸收十個精魄,就可以領悟出第二門道意,這種快速提升修為的方式,真是令得他有些道心失守。

經過程無雙這一番出手,那三人眼神互相暗示,目光中都微微驚訝,似乎想不到一個領悟出第二門道意的域主境武者,竟會如此厲害,一劍洞穿屍魔。

屍魔此刻因為失去了重要的精魄,不斷潰散,化為一團噁心的黑色液體。

三人凝視著程無雙手中的紅色光芒時,立刻渾身一震,目光中露出一抹貪婪。

他們發現那紅色光芒居然是稀有的精魄!

所謂精魄,便是由靈魂力量集聚而成的一種更加精純的魂魄,其中蘊含的靈魂力強大到可以用肉眼來觀摩,那紅色的光芒,正是靈魂力過於精純的表現。

「小鬼!實力不錯嘛!」

只聽嗖嗖嗖的幾道聲音,那凌度就來到了程無雙身前,一臉冷冽的笑意。

程無雙沒有理會他,捏著精魄直直落地,這番無視的舉動引得凌度十分不悅,皺起眉頭跟著墜地。

這時那步印堂和張參走了過來,攔住程無雙,那張參冷笑道:「小子,不用我們多說什麼,精魄交出來吧!」

程無雙像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盯了一眼張參,道:「我斬殺屍魔得到的精魄,為何要給你們?」

步印堂怪異的看了一眼程無雙,冷聲道:「你若想活著,就把精魄給我們,不然,別怪我們殺你了,奪精魄!」

他料想一個領悟出兩門道意的域主境武者是決然不可能斬殺那麼厲害的屍魔的,剛才這少年得手,估計還是因為他們與屍魔相鬥,才撿了便宜,這精魄嘛,自然也是少年無意所得。

以他們的實力,相信這少年一定會交出精魄。

可出乎意料的是,眼前的少年竟然無視他們三人,直接一口將那精魄吞入了腹中! 看著紅色的精魄被程無雙吞入腹中,凌度三人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下來了。

步印堂怒目瞪著程無雙,冷聲道:「小雜碎,你竟然將精魄吞吃!」

「也罷,既然你不識抬舉,這麼想要找死,那麼我就將你身體破開,取出精魄。」

長予在憤怒的氣勢的,帶著勁風凌冽刺出,幻化無數瘋狂的予影,這些予影帶著能撕裂大地的力量,宛若破開空氣一般,颼颼而來。

程無雙冷笑,手中劍光閃爍,無盡寒芒在刺來的予影面前,爆發出滔天的劍意!

如今的他,劍境已經步入【化道】,就算劍招沒有招路,平凡劃出一劍,都帶著無上劍意,不亞於一門遠古劍技的威力!

這一劍,勢不可擋,從那紛亂張狂的予影中破開,一道劍氣直接橫掃步印堂的左肩。

那步印堂大驚,對這詭異的劍氣驚駭不已,連忙變幻招式,慌張抵禦,臉色也微微變白。

此刻他的心中無比震驚,那道劍氣,居然是從他施展出的予影中彈射而來,非常巧合的穿過了予影中存在的一處空隙,命中在他予法存在弱點的左肩之處。

「巧合,一定是巧合,我施展的可是皇階遠古予技,這類雜碎怎會知道弱點?」步印堂驚訝的自語道。

程無雙此刻冷笑,剛才那道凌然迸發的劍氣可不是巧合,一般劍修武者劍境到達【化道】,幾乎對任何武學,都可以快速的找道致命破綻!除非此人實力超越劍修武者,否則必敗!

可以說,一位【化道】劍境的劍修武者,幾乎在同境界是無敵的存在。

程無雙沒有頓悟【化道】劍境,似乎就可以斬殺域主境中期的敵人,如今,實力全開,可與域主境後期的武者爭鋒相對!

面對眼前這三個只有區區域主境中期的武者,斬殺他們,太容易不過了。

那步印堂被一道劍氣震退之後,心中已對程無雙慎重起來,他雖是狂傲自大,可並不是那種無頭無腦的人物,想到剛才少年洞穿屍魔那一擊,恐怕不是什麼巧合,而是出於實力。

「二弟,三弟,此子不簡單,我們聯合斬殺他!」步印堂立刻靈力傳音道。

凌度和張參聞言,目光都露出一份凝重,剛才那一幕,他們自然看在眼中,連他們都無法知曉步印堂予法的弱點之處,而這少年幾乎在半息之內,就已看透,這份可怕的洞穿力和武學感悟力,不禁令得兩人心生妒忌。

此子必死,否則後患無窮。

兩人心思相同,那張參立刻後退十仗遠,躲在遠處,做好用弓箭偷襲的準備。

遠處端木蓮心見此,有些擔心,立刻靈力傳音道:「要我幫忙嗎?」

程無雙用著一股傲然的語氣使用靈力回答道:「你認為我需要嗎?好好看你家少爺如何碾壓這些雜碎!」

端木蓮心瞪了程無雙一眼,心中嘀咕:哼!耍個什麼威風!一會敗下來,看你如何求我!

就在程無雙傳音回復之時,凌度,和步印堂對視一眼,目光凶光一閃,就齊齊出手,施展出強大的武學,那不遠處的張參見此,立刻拿出一支翡翠玄箭,蓄力完成後對準程無雙,等待最佳的射殺時機。

「小雜碎!讓你知道步家絕技!」

「九蛇血影予!」

步印堂大吼一聲,整個人持著巨大的長予,一拍地面,只覺地面一陣晃動,黑色塵土幻化出九條巨大的蛇影,而他整個人盤踞在其中一條蛇影之上,那予宛若帶著無盡天威,隨著蛇影一起,爆裂襲擊而來!

凌度也冷哼一聲,對於眼前這類喜歡扮豬吃虎的少年,他們的手段一向是全力斬殺,不會和這類人持久消耗。

當即他那劍器之上,宛若盤踞著一尊妖龍,只聽劍鳴一出,發出如狂龍一般的咆哮聲,讓遠處躲在參天古木之上的武者紛紛耳膜陣痛。

這兩人招式都無比兇猛,與程無雙廝殺在一起。

那些九條巨蛇虛影,攻擊狂猛,配合步印堂的予法,如蛇添翼,攻防一體,和凌度的劍法互補,那等完美無缺的配合手段,看得站在遠處的端木蓮心目瞪口呆,心中不經意間為程無雙起了一絲擔憂。

她在猜想若是自身與這兩人的攻擊之法對戰,不知能否走出五十回合?

可眼前下的程無雙,依靠著一門詭異玄妙的身法,居然連連避開這些致命招式,已經支撐了一百多個回合!

此刻程無雙平凡自然的氣質蕩然無存,在那凌度劍氣的逼迫之下,顯得殺意濤濤,渾身的氣勢凌冽至極,不過奇怪的是,在凌度和步印堂強大的招式攻擊下,程無雙都未曾刺出一劍!

「狂妄小子,你就只會閃躲嗎?既然如此,那你就死吧!」步印堂臉色難看,見到施展的予法被程無雙輕描淡寫般的躲開,目光怒火洶洶!一手持予,爆發出強大的靈力,準備動用最後一擊!

那凌度見此,冷笑一聲,動用壓軸劍技,凌空劃開驚天的劍氣!

一直站立在遠處出的張參目光中精芒一閃,終於見到程無雙背心處閃出一道弱點,在這一時間猛然射出翡翠玄箭!

三道強大的招式,幾乎同一時間向著程無雙攻擊而來。

燕傾天下 隱隱間,整個虛空因為三股力量所隱藏的道意都變得扭曲起來,無形的空氣爆發出玻璃般清脆的「嘩嘩」破碎之音。

面對如此強大的力量,程無雙赫然挺立在原地,目光冷意宛若夜晚的月色。

如今就連他也不知道實力全開之後,自己極限是在域主境巔峰,還是已經跨越域主境到達了界靈境!

所以便決定試一試自己劍境的威力,看看他不動用任何武學,僅僅憑藉靈力的支持下,發揮出的劍道究竟有多強!

「下雜碎!這下你定了!你體內的精魄給我爆出來。」步印堂猙獰一吼,臉上浮現勝利的笑意,可這笑意沒過半息,就被程無雙出劍的瞬間,給僵持住了。

程無雙出劍,這一劍,快速的在虛空一點,那龐大的劍意,居然瞬間凝練出了一朵綻放的冰蓮,蓮子一出,幻化出無數把細小的石劍虛影,如同狂風暴雨的爆裂開來!

輕易之間!將步印堂,凌度,張參的武學全部強行破開,那些石劍虛影凌空飛掠,沒有休止,向著三人展開瘋狂的攻勢!

作為一個劍修,凌度能從那些劍意凝聚的幻影中,感知到可怕的威能,他簡直難以相信,一個人的劍意在沒有任何武學的驅動之下,居然可以擁有幻象,並且這道幻象還如此狂暴與強大! 凌冽的石劍虛影襲來,幾次交鋒之後,凌度終於瞬間明白這股龐大的劍意究竟是何等恐怖,心中猛然一念,化道劍境!這是諸多劍修武者夢寐以求的化道劍境!

據說劍法一到化道,劍意無需任何武學招式,就可以一劍幻化出無數虛影或者幻境,以境意來攻擊敵人!

轟轟轟!

為了躲避這道劍意,三人不得不釋放出自身武器上的屬性銘紋,凝聚成巨大的防禦結界,那些劍意最終轟擊在銘紋力量下,雖是破開,但已損耗了威能,被三人輕易抵禦。

程無雙見此,滿意的笑了笑,剛才的劍意,算是全力施展,以他目前只有一門道意,將三個領悟出至少十門以上道意的武者,弄得如此狼狽不堪,迫不得已還用上了銘紋力量來抵禦劍意攻擊,這份戰力,足夠他狂傲了。

「現在,是時候了結你們了!」程無雙話語中,一股殺意隨著聲音的擴散而瀰漫開來,目光中滿是輕蔑之色。

「哼!小雜碎,不要以為天資好一點,領悟出高深劍境就可以無法無天了!」步印堂怒號一聲,他們三人旋即在這一刻爆發出一股比之前更加狂暴的力量。

三人的血統力量,被程無雙那一抹藐視的眼神給激發了出來。

作為赤炎王朝年輕武者中的翹楚,他們是絕對無法忍受程無雙這類,只有一門道意的域主境武者的蔑視,此刻他們不光動用血統力量,甚至還夾雜著一卷靈魂之力,顯然是將星魂力量也給動用了。

「雜碎東西,給我死!」

步印堂長予再次攻擊而來,強大武技加上武器之上散發銘紋之力,有些令得地面都開始崩裂的趨勢。

那凌度和張參,也爆發出猛烈的招式,這一次攻擊,幾乎是三人所有的手段。

面對銘紋力量,武技力量,血統力量,星魂力量的疊加之力,這等氣勢,讓那些躲在遠處觀看戰況的武者,都一臉露出驚恐的表情。

特別是端木蓮心和沈依依,段青,非常擔心程無雙的安慰!

端木蓮心覺得那等狂暴的力量下,就算是她施展全部的底牌,也無法抵禦三人的攻擊,想要出手幫忙,可見程無雙雖是臉色冰冷,殺意盎然,但卻無絲毫畏懼之色,不禁猶豫著要不要出手?

程無雙當然不需要她來幫助。

此刻的程無雙,早已施展出【靈皮金相】,動用北冥魂劍決!與那步印堂連續招架對轟,劃出第十一劍時,一劍斬其斬殺!

而凌度在第十五劍時,被程無雙刺穿咽喉死去!

幾乎是三個呼吸的時間,原本兩人氣勢攀升到快要破碎大地之時,卻被程無雙充滿意境與幻象的劍法給輕易斬殺,這一幕,讓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

同時目光震撼的看著程無雙那凝聚的金色光芒,有人幾乎在第一眼就認出了那是【靈皮金相】!步入人族【道體】的一個標誌,這種金色光芒,是無數道意凝聚而呈現的最終形態,僅僅一絲光芒,就可以令得武學威壓倍增!

如此逆天的少年,讓張參不得不一臉慘白,沒有一絲血色,他手中拿著的弓弩,都微微顫動起來。

望著地上步印堂和凌度的屍體,他覺得眼前這一幕過於震撼,這兩人,都是被一招斃命!

程無雙冷眼一瞪張參,一劍刺來!

那張參大驚失色,立刻發動手中早已拿出的防禦銘紋,同時口中大喊:「你不能殺我,我是赤炎王朝張家少家主!」

「殺了我,你們全族都要陪葬!」

嗤!

石劍散發的劍意,破碎防禦銘紋凝結而成的結界屏障,一道劍氣迸發而出,洞穿了張參的眉心,半息之間,一抹猩紅液體從眉心留下,張參僵持倒地。

程無雙動用吞噬法則將三人屍體一收,便來到端木蓮心身邊,道:「我們走吧!」

端木蓮心這時有些失神,「啊」的一句清醒過來,顯得是被程無雙剛才爆發出的戰力有些震驚。

她柳眉盯著眼前這位十多歲黑衣少年,見他渾身淡然清風,和剛才那股凌冽殺意的氣勢完全判若兩人,不禁瞪了一眼,心想程無雙表面上的那股淡然平凡的氣質,究竟迷惑了多少人的眼睛,熟不知他真正的面孔,是一尊可怕的殺神。

一些還沒來的及逃跑的武者,此刻見了程無雙,目光中流露出敬畏之色,或許是因為害怕的緣故,在程無雙轉過來的瞬間,嚇得連忙後退幾步,臉色蒼白。

程無雙無奈一笑,他又不吃這些人,露出著表情,何必呢?

「段兄弟,依依郡主,你們兩個可以出來了!」對著古林間大吼一聲,不久,沈依依和段青兩人走出來,目光中是滿滿的震驚。

在程無雙交戰之時,兩人就在遠處觀摩,看見程無雙那樸實無華又殺意凌冽的劍招時,暗贊不已,實在難以相信,程無雙最後以一人之力,居然斬殺了步印堂,凌度,張參三人。

「我們現在去哪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