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邪這分析,讓秦寒與東皇怔在當場。

畢竟,舒雲是否對迦夜有別的心思,他們二人還真是不知道。

但如果雲邪說的是真話,那麼他們倒是不妨讓雲邪去做這個傳話筒。

反正效果會怎麼樣,只管靜觀其變就可以了。

婚情蜜意,寵妻無上限 本來,東皇與秦寒的設想,是讓迦夜去說這話的。可迦夜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直接一口回絕,他不會去傳話的。

這麼一來,雲邪自告奮勇,東皇與秦寒又無人可用,自然就應允了,讓她去試試。

東皇當即與迦夜聯繫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下,最後還是讓雲邪來鬼域。

雲邪要去舒雲女帝的宮裡,迦夜還是有些擔憂的,他擔心舒雲女帝會出手重傷雲邪。

雲邪只覺得自己難得來一趟鬼域,可他的臉色怎麼就這樣難看呢?

真是讓她心情不爽啊!

迦夜見她的臉色微變,讀心術開啟,知道她為什麼抿著嘴,不由長長的嘆息一聲,「夫人,在你進去舒雲的宮裡時,有些事,我就不瞞你了。本來這些事在我這裡,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你今天獨自一個人進入她的地盤,我還是想讓你提高警惕才是。」 「迦夜,你居然還有事瞞我?」

雲邪睨了他一眼,語氣頗為不善。

迦夜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臉蛋,說道:「別鬧!舒雲與我此時的關係,十分冷僵。又或者說,我們之間,算不得是盟友了。這事還要從我們在大悲島剛回來的那個時候說起,她在鬼域里有了異舉。

夜殤讓我回來鬼域處理事務,我獨自一個人去了舒雲女帝的宮裡,單獨與她聊了幾句。她,向我表白她對我有非份之想。我當場拒絕了她。她那個時候,還拿你來要脅我。

我怒起來后,掐她脖子,差點就當場殺了她。可是她說了一句話很對,我在那個時候如果動手殺她,是屬於師出無名,無法給鬼域的千萬子民一個交代!」

雲邪怔了一下,「所以後來你沒殺她,於是二人的關係就僵在這裡了?」

「嗯。」

迦夜點了點頭。

雲邪突然一臉嫌棄的看著他,「我說你長的這樣俊美做什麼,你看看你勾引到的這可不是什麼爛桃花,而是破楊花!嗯,水性楊花的楊花!」

「……」

迦夜看著她,無言以對。

舒雲確實行事駭浪,配這個水性楊花的詞,很貼切。

雲邪突然拍了拍手,「行了,你說的這事我知道了。還有別的事瞞我嗎?」

「沒有了。」

迦夜連忙表明自己的真心,他愛她都來不及呢。

之所以先前把這事瞞著她,是因為不想讓她多想,更不想讓她煩惱。

卻沒想到,雲邪壓根沒把這破楊花的事放在心裡,一臉若無其事的點頭,「嗯!那我就進去了,該和舒雲好好談談。」

「你一切要小心。若是有什麼危險的時候,記得放聲大叫,我會第一時間衝進去救你。」

迦夜叮囑道。

他是萬分不願再踏入舒雲女帝的宮中,但夫人要去,他只能在宮外等候。

面對他的擔憂,雲邪只覺得好笑,「放心吧。舒雲與我都是女人,她不會為難我的。而且她該為難的人,也不該是我。」

說完,雲邪施施然的進去了舒雲女帝的宮裡。

在侍從的帶領下,雲邪獨自一個人到在客殿里,坐在客殿的首位,然後靜等舒雲的到來。

雲邪是迦夜的妻子,在鬼域是眾人皆知的存在。

許多鬼域子民會巴結著她,但是獨獨舒雲,知道雲邪來找自己,卻是不慌不忙的去泡了個澡,然後梳妝打扮,足足一個時辰后,這才出現在雲邪的面前。

舒雲打扮的十分驚艷精緻,雲邪只是坐在那裡,靜靜看著她女王般的昂首走到主位,緩緩坐下,幽幽的發問,「你來我這裡,可有何事?」

「舒雲,你是鬼域唯一的女帝。本來這事,不該我來傳給你知的,但是鬼域甚少人去人間了,所以我想這個消息,我還是要來告訴你的。」

雲邪笑得一臉無邪,繼而說道:「你的夫君宮霄上神,不,現在是宮霄峰主,他要大婚了,他要迎娶新妻。你可是他的正妻,你若不去婚宴上見證一下,你這個正妻之位,只怕不保了啊!」 「你這話什麼意思?」

舒雲瞪著雲邪,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要知道,她根本不知道宮霄居然要迎娶新妻的事!

舒雲其實從心裡妒忌著雲邪的,她覺得雲邪不夠美,怎麼就獨獨得了迦夜的青睞呢?那麼多年了,迦夜的眼裡,就只有她一人!對自己的投懷送抱,從來都是義正嚴辭,甚至還一怒衝冠為紅顏。

所以,舒雲很想取代雲邪,成為迦夜心尖的人。

可是,如今卻是雲邪告訴她,宮霄居然要娶妻!

這,這簡直是讓她丟了臉面!

雲邪見舒雲氣焰難平,就知道自己今天來對了,換做是別的人來找她,她肯定不會在乎宮霄娶多少個女人,因為她也沒有為宮霄守身如玉,要讓宮霄只有她一個妻,簡直就是痴人說夢話。

雲邪微微一笑,「舒雲,你長的不差。可你怎麼就遇不上一個真心待你,願與你長相廝守的一心人呢?」

「閉嘴!」

舒雲瞬間怒了,有些失去了方寸。

她已經在雲邪的面前丟了臉面,不想再聽她那嘴巴里說自己可憐。

雲邪抿了抿嘴,「這事你聽著不開心,我也是能理解的。只是,宮霄再有十五天,就要迎娶新妻了,你若是能接受的話,也是該備上一份厚禮,送上門才是。這樣才顯得你這個正妻地位高,如果你不露臉的話,你這是要淪成為下堂妻了啊。」

下堂妻?

她舒雲豈會被雲邪看扁自己!

所以,舒雲的語氣越發冷了,當即說道:「你今天來,是來向我示威的嗎?」

聽到她那語氣不善的話語,雲邪佯裝出一臉茫然:「啊?我示什麼威了?我只是不想讓你蒙在鼓裡。你在鬼域呆的時間久了,是不知道人間的規矩已經變了。如果夫君迎娶新妻,舊妻若是不出現的話,那這舊妻就是下堂妻了,以後在夫君面前根本沒任何地位可言。我這是好心好意提醒你,你卻與我發脾氣!罷了,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反正又不是我男人,我管那麼多做什麼!」

說到最後,她是帶著些許怒意了。

舒雲看著雲邪,沒有搭話。

雲邪直視著她,「罷!既然你視我為敵,那我現在離開。以後也不會再踏足你宮中半步!還有你夫君宮霄的事,我也不會再多說一句! 網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雲邪走得乾脆利落。

反倒是舒雲,望著她的背影,說不出話來。

整個人思緒混亂,宮霄要娶妻一事,為什麼沒和她說?

為什麼?

他為什麼要瞞她?

如果他提前告訴自己,那她絕不會有任何不悅,相反還會同意他迎娶新妻。

可是,現在是通過別的女人的嘴裡知道他要娶新妻的事,這對她而言,是極為受傷的。

宮霄,你為何這樣對我?

舒雲心裡的怒火,一點一點的往腦門沖。

坦承一句,她不想成為雲邪眼裡的笑話,更不想讓她用那可憐的眼神看著自己!

可憐!

這個詞,舒雲絕不會讓它成為自己的代名詞! 想到這裡,舒雲在雲邪離開了后,沒過幾天,她也離開了鬼域。

舒雲離開鬼域的時候,沒有與任何人打招呼,獨自一個人去了天仙峰。

她以前是剛剛成為女帝,修為還不算特別穩固,所以不敢冒險進入天仙峰。但是,現在她的境界已經穩固了,所以她便去天仙峰,憑藉她的實力,還是可以隱身潛入天仙峰。

她知道,宮霄住的地方是雲霄峰。

他曾與她提過,雲霄峰,是他命名的,有她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曾經歷歷往事,在這一刻,竟然一一湧上腦海。

到了雲霄峰的時候,舒雲一眼就看到了宮霄,他正在書房裡坐著,手執毛筆,似乎在書寫著什麼東西。

直到最後一筆寫完的時候,宮霄板著的俊臉,露出了一絲笑意。

舒雲則是好奇他在愉悅什麼,便悄然無聲的靠近,然後看到了桌面上的畫。

畫上是一個女子,女子一身紗藍色的衣衫,頭髮簡單的挽著,一臉的清純美麗,身材妖嬈。

乍一看見這個畫像的時候,舒雲定身在當場,這畫里的人兒,有幾分熟悉,與自己年輕貌美的時候,有幾分神似呢。

難道,他是在畫自己嗎?

舒雲本來是抱著來質問宮霄的怒火,在這一刻有些消散了。

宮霄站起身,單掌隔空烘乾了畫上的墨水,親手裱好,然後喚道:「小妖!」

拓拔妖聽到了他的吩咐,便從外面走了進來,「峰主,您有何吩咐?」

「你把這畫送到望水峰去,告訴媚兒,這可是我為她畫的。」

宮霄一臉歡愉之色,將畫交給了拓拔妖!

而舒雲隱身在側,聽到了宮霄的話后,臉色瞬間變了!

他,他用心畫的女人,居然不是她,而是一個叫媚兒的女人?

可是,那畫像上的女人,是絕對與自己年紀那會有幾分神似的啊。

舒雲壓下心中的怒意,覺得自己還是跟著拓拔妙去看看怎麼回事,然後再回來找宮霄才是。

於是,她神差鬼使的跟著拓拔妖去了一趟望水峰,看到了紫媚的面容的時候,不由驚呆在當場。

這……

這個叫媚兒的女子,怎麼會與自己年輕的時候,有幾分神似啊?

可是,舒雲可以肯定,自己與她絕對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難道,宮霄是見媚兒比自己年輕,所以便看上了她?

他這是喜新厭舊了嗎?

想到這裡,舒雲恨得直咬牙,她還沒嫌他,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

大婚?

好,那她便送給他們二人一份大禮吧!

舒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天仙峰。

而她要去的地方,正是埋葬自己的屍身的地方。

這麼多年來,她的屍身是交由宮霄去打理的,既然要送大禮,莫過於是她將自己的棺杦弄出來,讓大家看看她那時的容顏,與現在要與宮霄大婚的媚兒,誰更勝一籌!

舒雲向來是聰明的,只是她這一次的衝動行事,並沒有深思熟慮,否則她也不至於在後面一敗塗地。成了真正的可憐人! 一眨眼,宮霄的大婚時間,很快就到了。

而紫媚,並不知道舒雲曾經去過她的望水峰,還見過自己。

當時宮霄派拓拔妖送來的畫像,送到她的望水峰時,為表示自己的歡心,她還把這副畫給掛在了寢卧中。

當然,她那個時候看到他竟憑記憶,把自己那天晚上的容貌給畫了出來,心裡還是很觸動的,因為這個對於她而言,看著這畫像並不是所謂的幸福。

而是時刻提醒自己,他愛的只是自己的皮相,而不是真的愛她。

有的時候,在她心裡有些猶豫的時候,只要一看到這幅畫的時候,內心一下子就堅定起來。

今天凌晨時分,紫媚便被侍女扶了起來,然後給她開始沐洗,梳妝打扮。

因為,今天便是她大婚的日子。

在所有人歡喜的時候,只有她心湖平靜,任由侍女給她梳妝。

而全程她只是閉上雙眼養神,她知道今天大婚的時候,必然不會平靜的。

因為雲邪已經給她傳來了紙鶴,告訴她去找過了舒雲,只要舒雲心裡還有一點宮霄的地位,就必然會來參與他們的二人的大婚。當然,別指望舒雲這個女人會大大方方的送上祝福。

待到天明的時候,紫媚的妝容完工了,秋水剪眸,盛妝嬌艷。

一身大紅的鳳袍,更顯得她膚白貌美。

宮霄親自來迎接她的時候,見到她一身衣衫的時候,只覺得她此時的美,震撼他的內心。

曾經,他也迎娶這樣楚楚動人的妻子,只是上天待他太狠,不過給他三年的美好日子,便將嬌妻的性命收走。他不得已,只好劍走邪峰,然後用了祭陣,讓嬌妻成為鬼姬。

他知道,成為鬼姬,需要經歷的苦痛會讓人難以扛受,但不代表一旦成為女帝后的那種強大存在。

成為了女帝,壽與天齊,根本無須再為二人陰陽相隔而受苦。

現在,舒雲已經成為了鬼域的女帝,只是他心裡十分清楚,他與舒雲,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雖然,她成為了女帝。

而他,亦成為了天仙峰的峰主,本來一切該是完美的畫上句號,二人能相守到地老天荒。

可是,一切,都成了泡影。

他是一個男人,舒雲心裡有了別人的存在,他是知道的,只是按在心底,沒有去問。

就這樣,他若不找她的時候,她根本不會找他。

慢慢的,他的心,也就因此冷了。

在他想著征服這天下的時候,正始於起步的時候,結果紫媚出現了,她那容貌恍若初見時的美,教他心動了。

所以,那個晚上,看到了她在夜裡獨自哭泣悲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