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既然陰鈺沒有突破到神尊境,那麼就只剩下一個可能了。有天符師出手幫他祛除了魂印!」魂生望了望魂天與魂滅,如此說道。

聞言,魂天與魂滅點了點頭,眼下也只有這一種可能了。

「真是沒想到啊!棲燕之地中竟然還有天符師存在,這一下可難辦了!」魂天稍稍思慮了片刻后,接著便是揮手制止了了大軍繼續前行。

「二弟、三弟!此次進攻燕界的計劃取消!」魂天非常果決地道了一句,隨著他這話說出口,魂滅與魂生竟是沒有絲毫反對地點了點頭。別看此番暗界組織了成千上萬的修者大軍,可天符師這等符印師最不擔心的敵人人多了,一個精神風暴橫掃過來,神皇境以下全部玩完,就連神皇境的修者,一個不注意都可能在精神風暴的摧殘下變成白痴。

接下來,暗界的大軍便是悄悄地回撤。

「大哥!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冥魂珠在燕界之人的手中,而燕界中又有天符師這等符印師存在,我們想要依靠大規模的戰爭來搶奪到冥魂珠恐怕不現實了。」

一提到天符師,魂天的氣就不打一處出,正是因為這變故,致使了暗界的整個行動都取消了。不過魂天也極為慶幸,至少在他們還未攻打燕界之前便是得知了這個消息,不然的話,此番他們的損失可就有些難以估量了!

「好了!此事看來不能操之過急了,我們回去后在從長計議吧。既然明的不行,我們只有來暗的了!」魂天無奈地說道,帶著暗界的大軍折返了回去。

與此同時,棲燕之地,燕飛以無比迅捷的速度將陰鈺腦海中的魂印給抹去后,陰鈺整個人的都顯得輕鬆了不少。原本他那獃滯的目光此時也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則是一抹清明之色。

此時,燕飛已是帶著陰鈺離開了密室。

「大哥!」陰鈺見到陽鈺的一刻,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雖然燕飛將他腦海中的魂印給抹除掉了,可這些年來的記憶卻還是存在的。一想起之前那身不由己的日子,陰鈺只覺得自己好似身處在地獄之中一樣。對於魂天給他下達的命令,他除了執行之外別無他法,哪怕是魂天讓他去殺自己的親人,他也只能照辦。那一種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知曉的。

「弟弟!」陽鈺老淚縱橫地與陰鈺來了一個大大擁抱,從陰鈺對他的稱呼中就能看得出來,陰鈺已經與以前大不相同了。

看著這失散了無數年的兄弟相擁在一起,燕飛亦是小小的感嘆了一番。

「弟弟,你真的被暗界之人給下了奴僕魂印?」陽鈺激動地望著陰鈺問道。

陰鈺點了點頭,說道:「恩!魂家那些傢伙實在是太陰毒了,這無數年來,我一直都被他們操控著,又太多無辜的生命都死在了我手中!前兩日,我甚至還差點殺了恩人!」說到這裡,陰鈺轉身面向燕飛。

下一刻,陰鈺對著燕飛就跪拜了下去,感激道:「燕飛大人,之前陰鈺差點害你隕落,雖說不是我心之意,但動手的卻是我!此番你不計前嫌地為了除去魂印,陰鈺更是不知該如何報答!以後燕飛大人但凡有所吩咐,陰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說著,陰鈺對著燕飛磕了幾個響頭。

這一次,燕飛並沒有要閃躲的意思,反而是承受下了陰鈺的禮數。

「陰老!以後大家就是自己人了,別這麼客氣!對了,你之前說暗界之人明日來犯,此事可屬實?」這時候,燕飛想起了之前陰鈺用血書傳到的信息來。

聽到燕飛這般一問,陰鈺微微頓了頓,似有所思了片刻,接著說道:「大人!按照之前魂天給我傳達的訊息,暗界的確是在明日會對燕界發動攻擊。可現在看來,卻是不一定了!」

「哦?此話怎麼說?」燕飛疑惑地望著的陰鈺。

「大人,你可能還不知道魂天等人的身份吧?」陰鈺先是如此問道,對於魂天幾人他只知道這些暗界之人乃是冥魂界中的修者,至於其他,他卻是知道的不多。


「暗界為首的一群人都是冥魂界中的魂家之人!冥魂界不像是天神界那樣,勢力龐雜!在冥魂界中,強大的勢力只有兩個,一個是魂家,另外一個就是冥家了!」

「冥家與魂家一直都是死對頭,兩家之間存在著不少利益糾葛,時常也會爆發爭鬥!魂家之人,對修者靈魂有著極深的研究,他們施展的魂印,甚至可以控制神尊境的修者!」陰鈺說到這裡,燕飛與陽鈺頓時震驚了住,連神尊境的修者都可以控制?那魂家的魂印之術位面也太厲害了一點吧?

陰鈺沒有理會燕飛與陽鈺的震驚,而是繼續說道:「魂家的魂印之術極為強大,利用魂印之術,他們在冥魂界中控制了無數修者!若是不是冥家有著較魂家更多的神帝強者的話,恐怕冥家還真的可能被魂家給滅掉。」

燕飛沒有要插話的意思,繼續聽著陰鈺的訴說。

「大人現如今的符印師境界應該已經達到了天符師層次了吧?」下一刻,陰鈺望向燕飛問道。被陰鈺突然這般詢問,燕飛也是一愣,接著對於符印師的境界劃分,他也不是很清楚,在這之前,他還以為自己還是神符師呢。

「天符師?」燕飛頓了頓,「神符師之上就是天符師了嗎?」

聞言,陰鈺點了點頭,說道:「燕飛大人,我腦海中被布置的魂印,至少也得天符師才能抹除掉,而天符師的強大絕對是毋庸置疑的。以魂天的聰明,知曉了燕界這邊有天符師的存在,他還會選擇來攻打燕界嗎?」

聽到陰鈺如此說,燕飛也算是明白了過來。

「天符師的強大,在於其精神力的磅礴與浩淼,天符師完全可以憑藉自身精神力的強大形成精神力風暴!席捲之下,神皇境之下,恐怕無人能夠倖免!」

這一下,燕飛震驚地都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了。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竟然已經進階到了天符師層次,這些事情無論是皇甫軒還是青雨,可是從來都沒有給他說過啊!雨仙殿能夠發動禁忌招式,在那禁忌招式之下,神王境的修者都很難生存下來,而現在,自己施展一個精神力風暴,便是能夠輕易對付神皇境之下的修者,這不是比雨仙殿的禁忌招式還是厲害?

「天符師竟然這麼厲害!」燕飛強忍著內心的激動,這般嘀咕了一句。

「燕飛大人!暗界之人之所以要對燕界發動戰爭,為的便是想要得到冥魂珠!現如今,冥魂界中,魂家已經集齊了八十個冥魂珠碎片,只差最後一片,便能湊齊歸一之數,到時候讓一神帝強者與冥魂珠融合,那將會締造出一個絕世強者出來。到了那個地步,冥魂界的人便可在紀元大戰中獲取勝利,甚至可以直接殺上天神界,就算是要一統無數位面,也不是不可能!」

「啊!!」

陰鈺這接連說出的言語,可是將燕飛給震撼了住。關於冥魂珠的作用,他也知道不少,可不同的人,似乎對於冥魂珠的作用有著不同的意見。這其中,就數陰鈺剛剛所說的最為駭人了…… 原本認為冥魂珠是用來幫助神尊境的修者突破到神帝層次,卻是沒料到冥魂珠的作用竟然遠不止此,神帝強者若是與冥魂珠融合的話,那麼將擁有橫貫古今之力,冥魂界的人甚至可以憑此一舉打上天神界,這實在是太駭人了。

一想到這裡,燕飛的心中止不住的疑惑起來,冥魂珠既然擁有這般能力,為何冥魂界的人不合力對外,讓所有冥魂珠的碎片集結在一起,成歸一之態后便是能夠憑此殺上天神界了?

而且這還不是最關鍵的,冥魂界有冥魂珠,可是在天神界同樣擁有與冥魂珠想媲美的天神珠,若是天神界的神帝強者將天神珠與自身融合是不是也將擁有毀天滅地的能力呢?

「陰老,照你這麼說,若是能夠將冥魂珠或是天神珠融合,都將擁有莫測的威力?」燕飛望著陰鈺這般問到。

聞言,陰鈺點了點頭,回應道:「公子說的不錯,無論是天神珠還是冥魂珠都擁有這樣的能力。只是想要得到完整的冥魂珠或是天神珠實在是太難了!」

聽到陰鈺這話,眾人的臉色都顯得疑惑起來,按理來說,無論是天神界或是冥魂界的修者都應該不會阻攔冥魂珠或是天神珠的完整形態形成,可聽到陰鈺這話的意思,似乎一切並不是眾人心想的那麼簡單。

此時,就連陽鈺都帶著一臉不解的神色,他雖然曾經是天神界的修者,可對於天神珠的事情卻是知道的不多,要知道這些訊息無論是在天神界還是冥魂界那都是超級隱秘的事情,知道的人絕對不多,畢竟天神珠與冥魂珠牽扯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於重大了。

對於陰鈺能夠知道這麼多的隱秘,眾人也感到極為詫異,同時對之前將陰鈺奴僕的魂天也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

魂天既然知道這麼多東西,那麼他在魂家之中的地位絕對不低。

「你們都別這樣一副眼神看著我,這些東西都是魂天告訴我的,魂天在魂家之中的地位不凡,就算是一些神尊境的修者都沒有他的地位高!之前我之所以說要想拼湊出完整的冥魂珠跟天神珠來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那是因為無論是冥魂珠還是天神珠都是被分解成為了九九八十一個碎片,只有湊齊了所有的碎片方才可能凝聚出完整的神珠來!而擁有神珠碎片的人,又是分佈在無數位面之中,誰也不知道這些碎片究竟在什麼地方,只有慢慢的去查探方才能找尋到線索。萬千世界,無數位面,要找到一個神珠的碎片,這困難程度絕對不下於在大海撈針!」

陰鈺說道這裡便停頓了下來,在場都是聰明人,自然看得出來要湊齊神珠是有多麼的艱難。

「看來冥魂界的人是想要在這一次紀元大戰到來之前將冥魂珠給凝聚出來啊!若是他們真的成功了,那麼天神界的修者還拿什麼去與冥魂界的人抗衡?」

燕飛感嘆說道,聽到燕飛這話,眾人也都點了點頭。

「陰老,按照你所說,冥魂界的人已經湊齊了八十個冥魂珠碎片,現在眾神之墓中的這最後一塊碎片如果被他們得到的話,那麼他們就將擁有完整的冥魂珠,到時候讓一個人神帝境的強者與冥魂珠融合,那麼便是能夠造就出一個最強者來,到了那個時候,天神界便會陷入到了災難之中?」

「恩!沒錯,冥魂界內主要分為兩大勢力,一個魂家,一個冥家,不得不說,魂家的人還真很有能耐,竟然能夠湊齊八十個冥魂珠的碎片,可想而知這些年來魂家為了得到冥魂珠的碎片付出了多大努力!」陰鈺回答到。

聽到陰鈺如此說,燕飛也是緊緊皺起了眉頭,無論是陰鈺還是陽鈺都不知道,現如今那最後一塊冥魂珠的碎片已經與燕飛的身體融合在了一起。

燕飛不知道魂家的人是否有能耐將那一塊碎片從自己的身體中剝離出去,可燕飛知道,魂家的人為了那最後一塊冥魂珠的碎片一定會不擇手段,燕飛也預料得到,隨著紀元大戰越來越接近,自己的處境將會越來越危險,由於自身融合了冥魂珠碎片,他一定會被推向紀元大戰的風口浪尖!

「陰老,現在你體內的魂印已經被抹除掉了,接下來你就跟你陽前輩一起生活在棲燕之地好了!」

說著燕飛便是從雨仙殿中離開了去。待得燕飛離去之後,陰鈺望著陽鈺問道:「大哥,公子的手上真的有冥魂珠的碎片?」

見陰鈺在這個時候突然問到這麼敏感的問題,陽鈺的臉色略微有些起伏,不過轉眼陽鈺便是笑著點了點頭,陰鈺是自己的親兄弟,即便他有什麼做的不對或是做錯了什麼,他這個當大哥都有責任跟義務為其遮風擋雨......

雨仙殿的核心控制區域,青雨與皇甫軒相對而立著,在面對皇甫軒的時候,青雨的神色顯得很恭敬,雖然青雨現在只是一道意念形式存在,可他在面對其他人的時候,總是帶著一股獨屬於強這般的姿態,畢竟曾經的他可是神帝級的超級強者。

「軒轅前輩!我算是知道你這樣安排的目的了,你是想要讓阿飛這小子融合冥魂珠?」

聽到青雨這話后,皇甫軒淡然笑了笑,接著說道:「沒錯,這就是我計劃!這些年來,天神界的人雖然也在收集天神珠,可他們的進程明顯沒有冥魂界的人快。至少現如今冥魂界這一方已經得知了所有碎片的下落,而且在魂家的手中更是掌控了整整八十個碎片,阿飛這小子天生就有大氣運在身!若是他將來真的能夠融合整個冥魂珠的話,那麼加上他本身的鴻蒙之力,其實力將會達到一個讓人無法估量的程度。到了那個時候,即便是鴻蒙之中的那些老傢伙,怕也不是他對手!」

一聽到皇甫軒提及鴻蒙,青雨的臉色頓時變得詫異與吃驚起來。雖然他曾經貴為神帝鏡的高手,可他卻是知道,在神帝鏡之上還有更為強大的鴻蒙修者,這些鴻蒙修者方才是真正的強者。

他們個個都擁有毀天滅地的實力,哪怕是神帝鏡的修者在他們面前也顯得不堪一擊。


一想到這裡,青雨便是回憶起了第一次見到皇甫軒的情形,那個時候的他,就算是在天神界的神帝圈子中也擁有莫大的名頭,一般神帝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這也使得他養成了一種傲然天地的心性。

可是在在遇到皇甫軒后,皇甫軒只是簡簡單單對著他揮舞了一尺,一尺之下,青雨竟是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無論是雨仙殿還是他自身其它的至寶在那個時候竟是發揮不出一點力量來。

在皇甫軒的那一尺下,整個世界都好似在顫抖,整個天地都好似在皇甫軒的掌控之中,好在皇甫軒那一尺並沒有落到他的身上,不然他當時就隕落了。

「青雨,你是不是覺得我有些孤注一擲了?」

稍稍沉默了片刻,皇甫軒突然這樣問道。聞言,青雨微微蹙眉,似是有些不懂皇甫軒的話中之意。

「融合冥魂珠可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就算是神帝鏡的修者要做到,也要承受不小的風險!」

皇甫軒拋出這一席話后,整個人便是消失在了雨仙殿中。儘管雨仙殿乃是由燕飛與青雨合力掌控,可看皇甫軒的樣子,他似乎來去自如。

皇甫軒離去后,青雨淡然一笑,呢喃自語道:「青雨啊青雨!你不過只是一道意念而已,能夠成為雨仙殿的器靈已經算是不錯的歸宿了,你竟然還想著能夠有朝一日回復往昔的一切?」

燕飛離開雨仙殿後,便是前去找尋燕默,別看現在才過去了三十多年時間,距離紀元大戰開啟還有著好幾百年的時間,可時光如梭,幾百年時間對於他們來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罷了。

「眼下眾神之墓被五分天下,北方被光界之人佔據,而東方則是暗界的人據守著!但南方與中土卻還是在眾神之墓的本土修者手中,光界與暗界的實力都不弱,現在還不是對他們動手的時候。不過眾神之墓的南部與中土卻是有機會被攻掠!」

燕飛暗暗思量著,他知道在紀元大戰到來的時候,自己將會處於風口浪尖的位置上,越早為以後打算,他便越能掌控主動的地位。

畢竟光界與暗界之人的背後乃是天神界與冥魂界,等紀元大戰到來的時候,這兩方力量自然也會回歸到各自的陣營中。

到了那個時候,他們燕界便會成為眾矢之的,面臨的處境絕對是前所未有的。


不一會兒時間,燕飛便是來到了棲燕之地的懸浮小島上,燕默等燕族的高層平日里都是生活在懸浮小島上的。

感受到燕飛的到來后,燕默等人全都飛迎出來,現如今燕飛在燕族中的地位可是比他們要高上了不少,別看燕飛只是掛了一個閑職長老的名頭,可在無數燕族族人的眼中,燕飛就是他們的神,是整個燕族的精神支柱。「阿飛,看你急匆匆的樣子,是不是有什麼重大的舉措要實行了?」

燕默望著燕飛試探性的問道,一般而言,燕飛是不會主動找他們的,上一次燕飛主動找他們商議事情,還是準備發動對整個眾神之墓的戰爭的時候。

「大哥!我們裡面談!」

說著燕飛便是率先的朝著懸浮小島上的議事殿飛了去,燕默等人見狀自然緊緊跟隨在了燕飛的身後。

此時,議事殿上,所有燕族的高層盡皆在列,這些年來,眾神之墓較為安寧,各方勢力並沒有要開戰的打算,所有燕族也迎來了一個較為寬裕的發展時期。

為此,燕族也實行了不少舉措,就連燕飛自身,都將萬骷項鏈給改成了萬骷山,為的便是能夠更好的培養族人。

此時,燕默等人全都眼巴巴地盯著燕飛看著,似乎是在等候燕飛下達什麼命令一樣。

看著眾人這般緊張兮兮的樣子,燕飛微微笑了笑,接著說道:「大哥,這一次找大家,的確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與大家商量!」

燕飛微微一頓,繼續道:「我思前想後,覺得現在是時候對南界與中界展開行動了!」燕飛這話說的輕描淡寫,可是落到燕默等人的耳中,卻是在他們的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來。

「要動手了嗎?

」燕默有些不敢置信的低估了一句,征討南界與中界的事情,很早以前燕默便給燕飛提及過,不過那個時候燕飛認為時機並不成熟,所以給否決了。

眼下燕飛主動將此事擺在明面上來商議,那麼便說明燕飛已經認可現在是時候對南界與中界動手了。

「大哥!你可知道南界與中界的實力如何?」

下一刻,燕飛將目光凝視到了燕默身上,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既然決定要對南界與中界動手,燕飛自然需要清楚再這兩方勢力的實力。

「阿飛,南界與中界的力量差不多,沒有神皇鏡的修者,不過神王境的修者倒是不少!兩方大概各有五萬名神王境的修者!」

燕默將這些年來所查探到的消息如實告訴給了燕飛,當初燕飛否決了他的提議后,他便一直留意中界與南界,這些年裡,他的手中可是掌握了海量中界與南界的信息,甚至於將幾乎八成的修者的信息都弄到手了。

雖然當初燕飛否決了他的提議,可他知道,等都時機成熟,燕族絕對會對南界與中界下手,早點準備,到時候也不用再花費時間去搜集這些信息了。

「各有五萬名神王修者?」燕飛微微頓了頓,若說以前,他在聽到這個數字后定然會感到極為驚訝,畢竟五萬名神王境的修者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當初一個楚雲神王便險些追得他無路可走,可現在有燕飛自身實力不僅強大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在他的手下更是有著數萬神王,數十個神皇,兩名神宗鏡的修者,這等力量,足夠傲視南界與中界了。

稍稍思慮了片刻,燕飛開口道:「大哥!既然這樣的話,等一會商議結束,你便開始準備!此次征戰南界與中界,我將親自率領大軍征討!如果南界與中界真的只是各有五萬名神王修者的話,我相信這一場戰爭應該很快便是會結束!」

聽到燕飛的吩咐后,燕默也是一臉興奮的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光界與暗界的人為什麼不對南界與中界動手,可現在這個機會擺在了燕族的跟前,他們又豈會白白浪費掉呢?

燕默的辦事效率極高,只有了三天時間,便是將一切都辦妥了。

燕界轄下的大陸之上,分別抽調了數量不等的神級強者。

短短三日,便有一萬五千名神王修者匯聚到棲燕之地,三十萬神級修者,整個棲燕之地的天際上空,恍如黑雲遮日一樣看不見天光!

這般多修者聚集在一起,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接下來燕族恐怕是要有大動作了!

燕默因為很清楚南界與中界的實力,並沒有將所有的力量都調集起來。

畢竟各個大陸之上還是需要有人看守的!當然了,燕默的擔心完全是多餘了,陽鈺旗下一萬神王修者並沒有被召集,此番陽鈺也不會隨同燕飛一同征戰,有著陽鈺與他手下的數萬修者鎮守燕界,只要不遇到大麻煩燕界定然能夠萬無一失。

陽鈺沒有跟隨燕飛出戰,可陰鈺卻是隨同在了燕飛的身邊。知道又要開始征討之戰,金小木等人亦是興奮不已,這些年來他們可是閑的有些發慌了,不然也不會有事沒事就帶著燕風四處遊盪了!

此時,燕飛飛身到了天際之上,在他的身後跟隨者泰塔等數十個神皇鏡的修者還有金小木等一大批夥伴!

站在隊伍的最前沿,燕飛凝聚氣力壯聲喝道:「出發!」下一刻,數十萬大軍便開始朝著眾神之墓的南方行徑而去。

之所以先選擇對南界動手,燕飛自然也有著自己的打算。

中界這一方勢力,處於幾方勢力的夾層之中,若是燕族先對中界動手的話,說不得光界與暗界便會從中作梗,反而是南界遠離光界的勢力範圍,這樣做也是為了穩妥起見!

三日之後,燕族的大軍低脂南界的勢力範圍,在南界與燕界的交界大陸中,南界在這裡囤積了大量的兵力,畢竟這裡可是與燕界的交界地點,容不得有絲毫的閃失。

可當南界之人看見那遮天蔽日的修者大軍后,一個個全都傻眼了。

雖說南界安置在這裡的兵力不弱,但也只有不到一萬的神王,面對那如潮水一般的燕族大軍,南界的人慌亂了!

這一戰,並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戰鬥,反而是成為了燕飛一人的戰場!也是這一戰,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天符師的強大。在陰鈺給燕飛講述到了天符師的強大后,燕飛也是花費了兩日時間去研究自己的精神力,這一研究,燕飛頓時震驚了。

平常他並不怎麼關注自己精神力的成長,因為在他的腦海中形成了星辰之晶世界,他的精神力就算是自己不可以去修鍊,也會得到極快的增長!

面對南界上萬神王修者鎮守邊關,燕飛直接一個精神力風暴發出去,剎那間,南界超過八成的神王修者全都變成了風中的雕像,一個個神情獃滯地站在原地。

燕飛也沒想到自己的精神力風暴竟然強大到了這等程度,其身後的數十萬修者也是萬萬沒想到燕飛竟然強大到了這等地步,唯一還處於淡定的修者恐怕就只有陰鈺一人了。

早在這之前,他便是知曉了燕飛乃是天符師的身份,並且還推斷出暗界之人沒有對燕界開戰的原因便是在於暗界之人忌憚他這個天符師。

「靠!這也太強了吧?燕飛大人這麼厲害,一個人都可以橫掃南界了,看來我們的這一次來到前線,頂多是就是陪襯燕飛大人的了!」

「大哥哥實在是太牛了,一個人竟然就幹掉南界了大幾千的神王!天哪,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處於什麼層次了?」

「老大越來越厲害了!在他面前,我們這些神王境實力的人根本就如同螻蟻一般啊!」

…….

一時間,諸多燕族的修者們議論紛紛起來,見識到燕飛的強大后,他們的腦海中留下的便只有震驚!

「公子,這一下你該體會到了天符師的強大了吧?這還是公子你才剛剛摸索出精神力風暴的釋放原理,等將來公子徹底掌握了施展精神力風暴的訣竅,一記精神力風暴下去,絕對不會如這一次一樣還有一些漏網之魚存在!」

陰鈺輕輕一笑,對著身邊的燕飛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