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多說,兩人都明白對方的想法。

「兩位是在等我嗎?」

忽然,陰影走出來一名男子。

道人樣貌年輕,身著漆黑道袍,氣質陰森。

此人正是陸謙。

「你還活著!」赤焰真君一驚,隨即臉上出現喜色。

既然對方沒死,剛才的計劃只好取消了,心裡還有點小可惜。

「不僅活了下來,還殺了中元的女兒。」陸謙若無其事說。

「殺得好啊。這下小老兒要哭了。」

蛇母幸災樂禍,這趟總算沒有多少損失,至少把中元的女兒給弄死了。

可以預見老兒氣急敗壞的模樣。

「要不乘勝追擊?」赤焰提議。

「算了,這老兒正愁沒人發泄,萬一去了可就回不來了。」蛇母直接拒絕,不想再蹚渾水。

三人交換了一下消息,眾人隨即告別離開。

「宇極之力?」陸謙心中思索。

看來對方比直接想象中還要強大,宇極之力的洞真比一般的洞真要強許多。

當然,陸謙暫時沒有對抗的心思,這段時間根本不打算露面。

如今獲得大量的本源精氣,是時候靜下心來修鍊,看看能否突破到洞真之境,天下大可去得。

陸謙心念一動,來到地底深處,空蕩蕩的溶洞有一座法陣。

法陣另一頭是南靈域。

穿過法陣,伽藍、邀月、江明等人下意識抬頭,看到是陸謙,頓時放鬆了警惕。

「原來是大人。」

陸謙過來的一剎那,第一無量眼疾手快立即毀掉法陣。

「大人,我們要在這裡待多久?」

「十天半個月吧。」

陸謙打算搬到新的地方。

中央大地北方基本上是待不下去了,到處都是玉京山的勢力。

至少要在其他大勢力的範圍,才能讓對方投鼠忌器。

這個勢力至少是個中立,不能是與玉京山交好的門派,什麼時候被坑了都不知道。

回到長樂宮,陸謙拿出一個晶瑩剔透的鏡子。

整個鏡子彷彿由水晶打造,浮雕刻畫著龍鳳圖案。

鏡面隱隱倒映出陸謙的臉龐。

拿出來的剎那,此物劇烈晃動起來。

一隻雪白的兔子一躍而出。

藍色瞳孔帶著驚慌的情緒。

咔嚓!

兔子蹦蹦跳跳,經過的地面都結出了堅硬的寒冰。

空氣飄落藍色雪花。

「先天太陰寒氣?有意思。」

陸謙不再小看此物,這東西還是個幻化形態的幻形法寶,原先還以為是玉京山弟子常見的太陰寶鏡。

這種樣式的法寶不會只有一個,許多弟子手上或多或少都有仿製的太陰寶鏡和太陽戟。

不過威力最大的正品還屬於中元老兒那兩件。

很明顯,蟾月這個是正兒八經的太陰寶鏡。

再加上玄老黑帝的長樂宮,陸謙身上有兩件幻形法寶。

人皇劍還沒渡劫,以後可能還有第三個。

陸謙打上禁制,擺弄幾番,旋即打坐修行,吸收本源精氣。

修鍊之前,順便把太黯域收集的凶獸精氣輸入酆都山。

十日後,伴隨著一陣轟鳴聲。

整個南靈域地動山搖,鬼哭狼嚎之聲萬里可聞。

陰雲之中,隱隱可見鬼神被拔舌挖心。

北陰酆都山第六層金釘拔舌、鐵斧刳胸成型。 莫名其妙被扣上一頂天才的高帽子,迪恩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就聽莉莉婭繼續道。

「除了茶葉以外,我還喜歡吃甜食。」

「像是蛋糕、布丁之類的小甜點,但最好不要太甜,吃多了會很膩。」

艾爾維婭接上,「我也喜歡吃甜的,還有辣的。」

頓了頓,似乎是覺得這麼形容不太能表現自己強烈的喜好,她又補充了一句:「多辣都行。」

這種描述就比莉莉婭要好滿足得多,伊米婭回到座位上,捏了捏艾爾維婭的臉頰,調侃道:「看不出來啊,你口味竟然這麼重。」

「吃那麼辣可對皮膚不好。」

她拉長那軟嫩的粉腮,對迪恩體貼地揚起笑臉,「別理她們兩個,天天就知道要吃的,一點出息都沒有。」

「你要是能選育出像塞羅茶龜那樣的魔寵,隨便送點茶葉打發打發她們就行。」

迪恩表情稍緩,剛覺得伊米婭還算個人,就聽這傢伙提出了比自己兩個同伴更加過分的要求。

「看在姐姐我這麼懂事的份上,你要不要考慮下選育一些能夠養護皮膚的新魔寵?」

「抗衰老這些就不用考慮了,我覺得我也用不上,但是那種嫩滑或者美白肌膚的,有多少來多少,你朝著這個方向多多努力,如果能做好,姐姐可以付你報酬的哦~」

為了印證自己的話,她點了點嘴唇,曖昧一笑。

莉莉婭冷笑一聲,用所有人都能聽到的音量,跟身旁的艾爾維婭耳語道:「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恩將仇報?」

艾爾維婭贊同地點了點頭。

迪恩已經懶得作出回應了。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三個魔女湊在一起,簡直連插嘴的餘地都沒給他留。

又是點菜又是美容護膚的,直接讓她們商量出了一個女性沙龍來。

迪恩甚至覺得,再讓她們繼續聊下去,選育都可以連女性產後護理也一起包圓,在異世界建立起第一家月子中心來了。

直接從根源上提高人族新生兒的整體質量,還能和魔女之家搞個產業聯合,大家一起做大做強。

……想想就覺得可怕。

迪恩揉了揉眉心,突然就覺得前往魔女之家可能會是個比他預想中還要恐怖許多的決定。

儘管他的確是主張一切問題都可以靠著選育魔寵來解決,但也不是這麼個解決法。

似乎看出了迪恩的耐心已經被消磨殆盡,達成目的的魔女們喝完茶,乾脆地起身告辭。

離開前,伊米婭提醒他道:「文獻審查結束之後,除了拉萊耶城的學者以外,其他審查組成員會作為下一場比試的評委,參與到起源公會的選拔賽中。」

「我猜這幫老東西,看選育師應該不會太順眼,你做好準備,好好提升自己的實力吧,別連第一場都撐不過去,那就太丟人了。」

「我們在決賽場等你。」

丟下幾句話之後,魔女們擺手示意他不用送,然後便自己離開了選育屋。

迪恩看著三名魔女大搖大擺地來,又大搖大擺地走,動作乾脆利落地讓他有種自己才是客人的錯覺。

偏偏他之前還收了人家的禮,做不了翻臉不認人的事。

「沒出息。」

迪恩泄憤般地把茶杯里的小藍倒在桌子上,已經喝飽了的墜星發妖立刻展開四肢,呈大字形攤倒在檯面上,微鼓的小肚皮隨著呼吸起起伏伏的,一看就知道裡面塞了不少東西。

算一算,這小傢伙至少喝了五杯茶,不管是茶水還是能量,都達到了能夠攝入的極限。

也難怪會出現這麼副吃飽喝足的模樣了。

迪恩嚴重懷疑,或許就是看到了它這麼沒出息的表現,魔女們才會那麼得寸進尺的。

他剛這麼想著,就聽到桌面上的墜星發妖口中,傳來了一陣囈語。

「蛋糕……挺好……」

迪恩臉色一黑,直接伸手,把它剛剛用過的那個杯子倒扣過來,眼不見心不煩的將小藍罩在了裡面。

沒了墜星發妖的干擾后,迪恩才騰出手來,整理自己的收穫。

跟以往一樣,魔女們這一趟,帶來了不少的東西。

茶葉和地圖先不提,他還從她們口中,知道了文獻審查的結果。

倒也沒什麼驚喜可言。

就像莉莉婭說的那樣,連他都通過了,更何況是別人。

這一輪並沒有淘汰掉任何一方參賽者。

選育師、魔女、驅魔師以及魔導士都成功進入到了最後一輪的武鬥選拔中。

不過就迪恩了解到的信息來看,這種文獻審查,會淘汰參賽者的概率本來就不高,特別是那些背後有人支持的職業,大多都已經提前打點好了人脈,會出現問題的可能性非常之低。

就算是他,背後也有騎士團發力,再加上西格莉德的偏向,看起來危險,實則把握不小。

所以真正想要決出個勝負來,還是要等到最後一輪選拔。

迪恩沒有輕視敵人的習慣,即便他現在有了doremi這個大殺器,對於武鬥選拔,態度也仍舊是非常謹慎。

他不僅想要贏,還想要向所有關注著這場選拔賽的人,展現出魔寵獨特的魅力,來為選育屋後面的二次開業而發力。

整個選育屋都感覺到了迪恩的認真,在他的督促下,除了只負責吃吃喝喝的doremi,不管是卡娜、蟹二哈還是小藍,都用像是應付考試一樣的態度,鍛煉著自己的能力。

在這種稍顯緊張的備戰氛圍中,迪恩期待許久的御三鵝,終於破殼而出。

第一枚魔寵蛋孵化出來的時候,他就站在新建好的天鵝孵化房裡。

劍舞天鵝、盾舞天鵝以及聖光舞天鵝,御三鵝家族中分別代表其中一方的三隻幼崽,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破殼而出。

迪恩非常無聊地計算了三隻幼崽破殼的時間,決定就用這個,來作為它們的編號排序的依據。

對於這種惡趣味,露西和羅南同時表示了自己的不理解。

不過做人學徒,顯然是沒有話語權的,他們只能在一旁默默計數,等到按迪恩的想法排出序號后,才把幼崽們收拾好,送到了他的面前。

「還挺凶。」

檢查了一下鵝嘴,差點被咬到的迪恩及時收回手指,戳了戳那隻盾舞天鵝的腦門。

不愧是大鵝,這脾氣,跟小藍都差不了多少了。

聽到他的腹誹,一股不弱的力道,瞬間從迪恩頭頂傳來。

小藍拽著手底下的頭髮,露出了拔河一般的猙獰表情。

就在小藍出現的這一刻,那隻差點咬到迪恩的幼崽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眼神一厲,突然挺直脖子,用格外兇猛的眼神看向了迪恩的頭頂。

這道存在感極強的視線,瞬間吸引了當事人的注意力。

「這隻天鵝……」

迪恩打開系統,看向了面前這隻幼崽的天賦界面。

個體資質上那個醒目的「A」,彰顯著這隻盾舞天鵝的不凡。

迪恩眼中閃過一抹瞭然之色。

怪不得這麼敏銳,還是個跨級的小天才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