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沒什麼可是。」方恆一擺手,「有時間懲罰自己,還不如把這時間用在怎麼建立統領府上,三位叔叔,說說你們的規劃吧。」

終於,三人一點頭,不再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其中的楊定道,「我們的規劃暫時很簡單,統領府建成之後,我軍就會分為三股,其中第一股四千騎軍守護在城主府,三千騎軍在城內維持秩序,最後三千騎軍城牆上護城,每隔一個月,換一次位置,不過始終保留一千軍中精銳待在統領府。」

「嗯,雖然我日後不會在那個地方長住,不過畢竟是統領府,該有的威嚴還是要有。」方恆點頭,「接下來我說說要做的事情,等統領府建成之後,我定安騎軍就要在城內興建講武堂,還有精文堂,這些必須是讓普通百姓可以免費學習的地方,講武堂的講師,最好由軍中一些勇士擔任,一能傳播我定安大軍威望,二也能為我定安大軍收攏人才,精文堂的講師,用高金聘請就好,不過要確保效忠與我們。」

「這兩個建立之後,就是設立五穀倉,司法殿,稅收處,以及刑獄了,這幾個東西有了,基本的體制就算成形,至於誰能擔任這些職位,高金聘請,大玄城內總是有能人的,不過還是要確保一點,他們必須效忠於我們。」

一連串的話語落地,楊定三人都是點頭,表示明白。

「那好,這些事情細緻的地方就交給三位叔叔,等過兩天城主府建成之後,我會以城主府為中心,在整個大玄城都布下陣法的。」

方恆最後說了句,便不再多言,直接帶著月仙離開。

該說的都說了,剩下的地方,他相信這三位,絕對能處理好。

很快,方恆和月仙就到了城外的一處營帳中,城內還在建設,是以他們就暫時在這裡住著。

一到了營帳,方恆就盤坐下來,閉上眼就要修鍊。

「我有個問題。」

這時,月仙突地說話了,讓方恆眼睛一睜,笑道,「什麼問題?」

「你…殺了當初害你的這麼多人,可我卻怎麼沒感覺到你有任何的高興?」

「呵呵,殺他們是很值得高興的嗎?」方恆笑了聲,「那你也太小瞧我了。」

「什麼意思?」

「很簡單,他們在我的眼裡,根本就算不上是敵人,只是螞蟻。」方恆道,「你會為不小心踩死螞蟻悲傷或者高興么?」

「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不在乎吧。」月仙道,「可你要是不在乎,為何還要殺?」

「因為他們擋了我的路,更因為我有責任殺了他們。」方恆淡淡道,「他們當初抓我父親,我身為人子,殺他們是必須,更不要說如果不殺他們,他們日後會給我製造多少麻煩了。」

月仙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目光中透著一股瞭然。

這時候的月仙並不知道,此刻她的摸樣在方恆眼裡有多美麗。

突地,方恆一把抓住了月仙的手,將其拉到了懷裡,眼中露出火熱之色。

被方恆突然這樣,月仙的臉立刻漲紅,慌慌張張的道,「你…你對他們沒有仇恨嗎?」

聽到這話,方恆看著月仙的臉頰,雙臂突地一松,讓月仙自由。

他看出來了,月仙現在還接受不了他這麼直白的動作,那他也不強求,慢慢來。

很明顯,被放開的月仙感到了一股輕鬆,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

「呵呵,要說仇恨,我以前是有的,現在,卻沒了。」方恆笑著轉移了話題,「這就好像小孩子長成了大人一樣,眼界開闊了,思考的,自然也沒那麼天真了。」

月仙點頭,張了張嘴吧,卻不知道再說什麼轉移話題。

「一起修鍊吧。」方恆笑著說了句,便閉上了眼睛,月線終於呼出了口氣,在旁邊坐下,也開始修鍊起來。

只是氣息卻有些不穩。

閉著眼睛的方恆嘴角露出笑容,他知道,月仙這是還在想剛才的事情。

「呵呵,這小妮子,也太害羞了,看來以後得慢慢讓她適應。」

心中笑了一聲,方恆認真修鍊了起來,他完全忘了,實際上自己也是個從沒碰過女人的傢伙,只不過他臉皮厚了些。

很快,七天時間過去了。

在這七天之中,大玄城真正的迎來了新生。

酒樓商鋪開始密集起來,前幾天路上還比較稀少的行人,在此刻也真正的變多了。

令城中民眾有些意外的是,城中中央處以前的方家所在,在此刻已經完全變樣,牆更高了,門也更大了,最重要的是,牌匾也換了。

從以前的方府,換成了現在的統領府。

當然,對城中的百姓來說,換個牌匾也沒什麼,只要這位新來的統領能保持這一段時間的作風就好,不擾民,也不強徵稅收。

此刻,統領府之中,以前的方家祠堂內。

方恆,正站在其中,看著那一道道的靈位,目中劃過奇光。

「這些靈位,不簡單啊。」

嘴裡念叨一聲,方恆的身體突然一震,真力釋放了出去,融合到了這些靈位上。

重生之還君明珠 嗡!

一道劇烈的震動聲響起,下一刻,一條恐怖的空間裂縫就開始出現,直接籠罩在了方恆的身上。

「啊,我想起來了,這裡是空間通道。」

方恆看到這條空間裂縫,立刻想起了當初他第一次來方家參加考核時候的事情。

那個時候,他就是通過這個通道前往亂妖山脈的。

「哈哈,事情太多,竟然讓我忘了這事,看來接下來我們少了很大的麻煩!」

方恆大笑一聲,他率領大軍來這裡,就是奔著亂妖山脈來的,本來要想在亂妖山脈施加影響,必須要派兵駐紮,軍士在那裡危險不說,還極為耗費精神,要想長時間的施加影響力,根本不行,是以方恆才想出了讓大玄城人人都成為武者的想法,這樣能讓他獲得更多名望,也能招攬更多的高手駐紮在那裡。

「不過現在卻不同了!」方恆目光一閃,「有了這條通道,我隨時都可以把大軍運送過去,進行實質的掌控,並且,如果我大軍遭受到了危險,或者不可抵擋的力量,還可以開啟通道,讓他們離開這裡獲得生機。」

心中想著,方恆的拳頭就握緊起來,直到此刻他才明白,方家真正的珍貴之處在哪,就在這空間通道上。

「方家,果然是傳承悠久的家族,先祖早就想到了方家滅亡的一日,留下了這個通道以防備子孫被滅,可惜的是,空間通道的開啟要耗費太多的能量,我來的又太快,方正文等人根本就沒那個時間想到這裡,我就到了。」

方恆暗道,要是方正文等人反應的快些,在知道他來的一瞬間就合力使用通道的話,還是能逃出一條路的,只是他們反應的太慢了。

「看在這通道,還有我也姓方的份上,你們的靈位,我是不會動的,就永遠的沉寂在這裡吧。」

說了一句,方恆的身體就是一震,黑色大門出現在了他的身前,爆發吸力。

下一刻,這幾個靈位上就散發了一股白色的光芒,進入到了方恆的黑暗之門當中。

閉上眼睛,方恆感受著腦海中的光芒,手掌突地一招,很快,這三道光芒就在他的手裡形成了三塊白色的令牌。

這令牌,是方恆用靈位之中的能量,配合自己的力量凝聚成的,其中牽扯了那空間通道的坐標。

要是有懂陣法的人在這裡看到方恆所做的事情,肯定會驚得眼珠都掉出來。

把虛無的能量化為實質的物品,這是只有虛武境的陣法大師才能做到的事情,方恆才先天九重,就做到了!

實際上別人哪裡知道,方恆的完美血脈能夠看透一切,模仿一切,黑暗之門能夠吸收一切,再加上方恆現階段的雄厚力量,殺虛武一重的傢伙都輕而易舉,更不要說做到這點事情了。

「嗯,分成了三份,正好交給三位將軍,日後他們應該是長駐這裡,危難關頭三人合力,肯定能保護大軍周全。」

看著手裡的令牌,方恆暗道一聲,臉上露出笑容。

那三位將軍都是征戰沙場的老將,對於局勢的把握,人員的應用上,有著絕對高超的手段,把這東西教給他們,是最正確的做法。

「空間通道是完成了,那麼接下來就是聚靈大陣,這裡是不行的,我得找一個高點的地方。」

目光一閃,方恆身體離開了這處祠堂,閃動幾下,就到了統領府最高的樓頂處,眼睛看著四周。

「這裡應該沒問題了。」

暗道一聲,方恆的手掌突地一甩,足足一千多塊中級靈石升騰起來,東西南北各飛出去了兩百顆,剩餘的兩百顆,就在他的腳下。

「碎!」

轟轟轟……

一連串的響聲傳出,只見遠處的四方天地,立刻升騰出了一股青色的靈霧,轉瞬間就把整個大玄城都給籠罩了!

大玄城內的百姓都抬頭,獃獃的看著天地間的青色靈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是,陣法!方統領要開始了嗎?」方恆腳下的一處房間中,楊定三人正站在一起,其中的楊定道,「錢寧,你去維持秩序,不要讓城內百姓慌亂!」

錢寧立刻點頭,奔了出去。

「錢生,你去看好府邸內的擴建人員,別讓他們亂跑。」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交給我了。:頂:點:3.23x.」錢生也應了一聲,向著外面奔去,原地站立的楊定,則是一瞬間就到了房頂之上,看向方恆。

「楊叔,你來了。」

靈霧之中,突然傳來了方恆的話語,下一刻,無數的靈霧就散開,露出了方恆的身軀。

「你現在不是在布置陣法嗎?怎麼還有心思說話?」

楊定愣愣的問道,在武者普遍的認知中,陣法師在布置陣法的時候是最嚴肅的,誰都不理,方恆現在卻能對著他說話。

「誰說布置陣法就不能說話了。」方恆笑了笑,手掌輕輕一壓,周遭天地中那無數的靈氣都隨之飛舞,片刻后,整個大玄城的靈氣都開始變化,在天空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形成了四團深藍色的旋風!

算上方恆頭頂的那一道深藍色旋風,足足五個!

這幅奇景,讓所有大玄城的百姓都驚呆了,有些在百姓中有見識的,都驚恐的看向方恆的所在地。

他們都感覺到了,這是有人在憑藉一己之力,構造陣法!

陣法這種東西,玄之又玄,武徒到先天境之中的人,基本上是沒什麼機會見到的,就算真走了運能見到陣法,也都是較為拙劣的合擊之法,或者是殺敵的軍陣。

用靈氣布置的陣法,在整個北方大陸都少見,大玄城更是基本沒人見過,這種東西等級太高,一般都是虛武境才會觸碰。

統領府中央的高處,楊定也獃獃的看著四周的藍色漩渦,張了張嘴吧,卻很快就閉上。

他怕他一說話,就會吸引方恆注意力,導致陣法破滅。

「呵呵,看來楊樹還是不知道我的力量。」方恆看到楊定的摸樣,笑了一聲,單手向下一落。

嗡!

空間扭曲,天空之中的藍深藍色龍捲風,在此刻全數融入到扭曲的空間中,消失於無形!

「好了,楊叔有什麼想說的?」看著周遭安靜的情況,方恆笑著一點頭,對楊定發問。

「這就算完了?」楊定愣愣的問道,「我怎麼沒感覺到什麼天地靈氣?」

「等等就來了。」方恆笑道。

呼!

就在話語說完的時候,一陣風聲突然傳出,天地之間,竟真的湧現了一股淡青色的靈氣,這靈氣濃郁無比,清香襲人,讓大玄城的百姓都一下迷住了。

「你…這是怎麼做到的?」楊定感受到了那雄厚的靈氣,再次發問。

他本來以為方恆布置陣法要花費很長時間,這才親自把錢寧和錢生都派出去維護秩序,哪裡能想到從開始到現在不過幾個呼吸,方恆就做到了這種事情。

「呵呵,這個沒什麼難的,只是一些對力量的把控罷了。」方恆笑著回答,憑藉著他腦海之中殺尊留下來的記憶,這只是一個最基本的應用,當然,他不會說出來。

「既然只是最基本把控,那這個陣法能維持多長時間?」楊定繼續問道。

「如果不遭受到破壞的話,應該是永遠。」方恆回答。

楊定一下呆住,「怎麼可能!永久的運轉的陣法向來是不存在的!」

「那是楊叔沒有聽說過罷了。」方恆笑了笑,「我所布下的這個陣法,名為聚靈迴轉陣,以靈石中的靈氣為基,形成龍捲風之狀,然後爆發力量,扭曲空間,再把空間的扭曲之力和靈氣結合到一起,那麼就會產生永久動力,只要空間不滅,靈氣旋轉就不滅,再加上靈氣和靈氣之間的吸引動力,天地中的遊離靈氣會不斷地帶過來,所以就沒有時間期限。」

一連串的話語說出,楊定徹底無言。

他身為定安大軍中軍先鋒,跟在黃子炎身後十幾年,自然對陣法極為了解,他知道,方恆的話語處處是真,沒有一處是缺陷。

「方統領,這幾天我對你是越來越佩服了。」楊定嘆息一聲,「聚靈旋轉陣,你說起來簡單,可實際上從一開始的訂下方位,到旋轉的強度,在到空間的契合,都是極為耗費心神的,你竟然瞬間就做到,在你面前,我真的是自愧不如。」

「一家人沒必要說兩家話。」方恆笑了一聲,「楊叔要是有心,等我以後找個時間把陣法心得整理出來一份,送給楊叔就是。」

「什麼?真的!」楊定驚呼一聲,陣法之道,博大精深,每一個陣法師都會死死的保護住自己的經驗,除非是弟子親屬才會傳承,他沒想到方恆竟會給他。

「當然是真的。」方恆笑著點頭,「不過還不是現在,畢竟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最重要的一點,我還要強化大軍,要不然等城中的一些百姓誕生血脈,習武之後鬧事,我們壓不住就丟人了。」

「這個…方統領打算如何?」楊定顫抖著問道,讓百姓吸收到靈氣不說,還要讓大軍都進步,要是之前方恆說這話,他肯定會認為方恆瘋了。

現在么,在方恆做出這些事情之後,他一點都不敢有那種想法。

「我需要高級靈石。」想了一會兒,方恆突地說了句,「有了高級靈石,我就能在統領府之內布置更為高級的陣法,咱們大軍不是分成了三股輪流替換職責么,這樣每一股在三個月的時間之內,都會有一個月的時間修鍊,如果我能布置下那個陣法,以陣法的強度,想必軍士力量會大大提升的。」

楊定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他不知道方恆說的那個陣法是什麼,只能說道,「高級靈石極為稀缺,整個北方大陸除了中央城有,剩下的一處,就是奇珍城了。」

「哦?那城池距離這裡有多遠?」方恆問道。

「大概有著三天的路程。」楊定回答,「不過那裡比較混亂,什麼人都有,本土有家族勢力,傳說還有一些被玉上天宗通緝的高手,紛亂不止,幾乎每天都有上百個武者死亡。」

「還有這處地方?」方恆目光一閃,「玉上天宗不管嗎?」

「不是不管,是沒能力管。」楊定道,「那裡的本土家族極為強橫,還有各個隱世宗派的勢力,甚至,其中還牽扯了其他大陸的武者宗門,情況複雜,玉上天宗現在的情況,哪裡還有膽子管那裡?」

「嗯。」方恆點頭,「中央城我暫時就不去了,畢竟才剛從那裡過來,就去這奇珍城吧,看看其中有什麼高級靈石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