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鴻儒臉色變了變,雖然覺得這個猜測有些離譜,可只要想想朱家和酆家的態度,卻又覺得未必不可能。

玉溪音有了猜測之後,頓時有些坐不住了。

尋常宗門的人他可以無視,就算是上三宗的,他也未必需要去親近攀好,可如果真是隱世大族之人,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玉溪音扔掉手裡拿著的玉蘭花,對著祝鴻儒道:「你準備準備,取兩瓶紫霜凝露帶上,我們去朱家走一趟。」

祝鴻儒聽到紫霜凝露,頓時忍不住一驚。

可瞧見玉溪音微沉的臉色,再想起朱家那二人可能會有的身份,到底沒說什麼,只是點點頭說道:

「好。」 第六百五十九章圍困

然而,他的速度終歸比不上飛星梭與金雕的飛行速度,因此當他來到禁陣邊上時,羅無生衝出的口子早已閉合。

他並不知道自己錯過了最佳的逃離線會,來到此處后,立即施展出自身最強大的攻擊力,想要將禁陣擊破。

可惜任他累得筋疲力盡,以他自身加法器的力量也僅僅只是讓身前的禁陣顫抖幾下,並不能將之擊破。

不等他歇一口氣,後方已有人追了上來!

最後則是武永,被困之後,他立即激發了自己的武道之魂,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向外衝去。

他領悟的武道意志是極速,不僅攻擊速度快,自身的速度也得到了很大的強化。

可是,面對那些能迷惑人方向感的煙霧,他卻沒有很好的應對辦法,只能憑著自己的直覺向前橫衝直撞。

這個時候,在禁陣的作用下,直覺在尋找方向方面,可以說是最不靠譜的,因此僅衝出一段距離后,他就已完全迷失在禁陣中……

羅無生與李子安一前一後衝出禁陣后,剛準備匯合到一起,就聽到前方傳來一陣打鬥聲,顯然留守在中段的三名弟子已然和那些巡守人員對上了。

回頭向後看去,一座龐大的禁陣矗立在那裡,其內煙霧繚繞,根本就看不清內部的情景。

片刻之後,依然沒見到武飛與武永衝出來,而禁陣中的煙霧開始緩緩散去。

李子安心中一沉,說道:「看到武飛師弟與武永師弟已遭不測,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吧!」

以他二人之力,回頭去救人是絕不可能成功的,羅無生沉重地點點頭,然後與李子安一起轉身離去。

前進一段距離后,一個戰團就出現在眼前,三名留守的武玄宗弟子正在與七八名灰袍人搏命相鬥,雙方堪堪戰成平手。

主要原因在於,在這外圍值守的灰袍人修為都並不是很高,所以在人數佔優的情況下,也並沒能拿到武玄宗三人。

武玄宗三人之所以暴露,便是在看到山谷中的異變后,就立即沖了出來,其一是為了牽制此地值守之人,避免他們回頭去攔截逃出來的李子安幾人,其二則是想過去看一看到底出了什麼變故,也可接應一下李子安他們。

羅無生與李子安來到此地后,立即就加入戰團之中。

他們兩人好似虎入羊群,頓時就殺了那些灰袍人一個措手不及,片刻時間就將這些人給殺得大敗。

與另外三人匯合后,李子安喝道:「情況有變,快退!」

五人急忙向外逃去,這時,眾人心中微微一跳,急忙回頭一看,只見後方那座禁陣已然撤去,同時正有十餘名灰袍人快速向他們追來。

這些灰袍人也不知動用了什麼神通秘術,速度竟然快速絕倫,轉眼間就距離他們僅數里之遙。

眾人面色一變,以他們當前的速度,只需幾息時間,就會被那些灰袍人追上,逃是來不及了。

羅無生目光一動,就準備祭出飛星梭帶大家逃走,相信以飛星梭的速度,還是有可能逃出去的。

然而他剛剛升起這個念頭,後方一股無比強橫的氣息驟然釋放出來,排山倒海般向他人間壓來,直壓得眾人有此喘不過氣。

察覺到這股強大的氣息后,李子安臉色大變,失聲道:「虛神境強者的氣息!這些人中竟然有虛神境強者!」

誰都不曾料到,在這些灰袍人中,竟然還隱藏有虛神境強者,通常來說,虛神境強者已屬於宗門中的高端戰力,輕易是不會動用的。

[綜漫]風聲細語 既然對方動用了虛神境強者,則說明對方圖謀絕然不小!

那強大的虛神境氣息將眾人死死鎖定,羅無生再想要發動飛星梭已然不可能了。

無奈之下,五人只好背靠背擠到一起,目光中帶著幾分絕望之色看著這群灰袍人將自己等人包圍起來。

包圍了五人後,這群灰袍人並沒立即發起攻擊滅殺他們,為首那名灰袍人目光冷漠地掃了他們一眼,開口說道:「你們幾人倒是勇氣可嘉,可惜就是太愚蠢了些,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宣誓投靠我聖幽宗,則可活命!」

到了這個時候,大家才知曉,這群灰袍人所屬勢力竟然名為聖幽宗。

李子安目光一沉,喝道:「我武玄宗之人豈是那等貪生怕死之輩!爾等不過是見不得人的鼠輩罷了,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且看我會不會皺一下眉頭!」

聽到他的話,那人面上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道:「是嗎?那可不見得!既然你們不識好歹,那就全都去死好了!」

說完,他一揮手,周圍灰袍人立即發起了攻擊,讓羅無生幾人根本沒時間去思考他話中隱含的意味。

五人心中一沉,立即展開各種防守反擊的手段,儘管他們心知此時的抵抗是徒勞的,但也絕不願意引頸受戮,便是死,也絕不讓對方好過。

羅無生的紫蓮玄焰化作一道巨大的洪流湧出,然後在五人周圍形成一片冰山屏障,將大多數攻擊都給擋下,讓大家不至於手忙腳亂,同時其他人也各自施展出不同的功法或法器,比較輕鬆地擋下了第一波攻擊。

大喝一聲,便有近十名灰袍人向五人衝來,羅無生目光冰寒無比,祭起五行鎮天印護在自己頭上,然後就揮動著火拳迎向其中兩人,這兩人都不過是偽神境中階修為,他自問還是應付得來的。

其餘之人也各自找上了自己的對手,開啟大混戰。

那虛神境強者站立於虛空之中,絲毫沒有出手的打算,他的目光落在羅無生身上觀察了片刻,就對一旁的灰袍人說道:「此人便是敖容長老必殺之人嗎?」

旁邊那個灰袍人正是那個逃走的大師兄,恭敬地回答道:「正是此人,現在他身上還存在著蟒烈留下的靈魂詛咒。」

萬法梵醫 「嘖嘖,此人確實有些造化,不僅有異火護身,而且還有著血毒蜂這等異蟲,怪不得能殺得了蟒烈,可惜今天卻要死在這裡了。」 蘅鄔清苑之中,姜雲卿和君璟墨二人服食了玄元丹后,就開始修鍊。

朱卓和酆思煜在外守著,繁樓也來了。

幾人原是想要入內的,只可惜被張集等人攔著,而且看著他們守在門口寸步不離,不許任何人靠近的模樣,幾人便也沒強求,只能退而求其次守在院子里。

「怎麼還沒出來?這都小半個時辰了。」

酆思煜望著緊閉的房門,臉上有些著急。

朱卓也是不斷的在門外走來走去,不時的看著那邊房中。

繁樓瞧著他們的模樣,在旁說道:「你們先別著急,他們本就有傷在身,這玄元丹吸收也需要時間。」

「君兄和嫂夫人的修為雖然有些特殊,可是以他們的傷勢,也不能一下子就消化得了玄元丹,不過之前朱七叔不是說過嗎,只要他們徹底吸收了玄元丹,他們二人身上的傷勢便能好個八九成,再花些時間調養一下,便能無礙了。」

酆思煜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可是知道歸知道,他還是有些心急。

屋中姜雲卿和君璟墨都是盤膝而坐,微閉著雙眼吸收著玄元丹的藥性,而姜雲卿有金蓮的加持,身上金光浮現了片刻之後,就感覺到之前因為和言耀那一戰斷裂開來的筋脈,緩緩開始修復,而氣海薄壁之上的裂痕也逐漸癒合。

且婚 她體內傷勢本來極重,可卻因為早前在磐雲海中也曾煉體,借著涅火金蓮的力量洗筋伐髓,身體遠比尋常靈修要更加堅韌,再加上受傷之後,焱陽雖然陷入了沉睡,可涅火金蓮卻依舊源源不斷的提供著金蓮之力修復著她體內的傷勢,所以她體內的情況遠比朱炳軍他們最初看到時要好許多。

姜雲卿催動著那股藥力,緩緩浸入內腑之中,待感覺到傷勢逐漸恢復過來,整個身體之中重新煥發出生機之後,她才將靈力以手。

身體表面的那層金光收回體內后,姜雲卿緩緩睜開眼來。

而盤坐在她對面的君璟墨卻早已經睜眼,見她醒過來,便開口道:「怎麼樣?」

姜雲卿微微一笑:「已經好了八成,還有一部分藥力須得慢慢煉化吸收。」說完后她看向君璟墨,見他臉色不再蒼白,反而多出了一絲紅潤,便問道,「你如何?」

君璟墨揚唇:「我也差不多。」

他體內自行衍化出來的生死之力,雖然比不上涅火金蓮,可只要靈源不毀,便能源源不斷的提供生機,而且剛才服藥之後他才發現。

他對於丹藥的吸收遠比旁人要更快,更好。

如若說姜雲卿只能吸收百分之八九十,可他卻能將丹藥完全煉化於體內,甚至將其引入靈源之中,得到百分之一百二、一百五,甚至雙倍的效果。

君璟墨手腕微轉,手中浮現出一團暗紅色靈力,那上面所帶來的威勢讓得姜雲卿面色微訝,「你這是,突破了?」

君璟墨搖搖頭:「還沒有,不過應該快了。」

姜雲卿頓時好奇:「怎麼回事?」 第六百六十章撼星尺現

能入偽神境強者法眼的東西,也就紫蓮玄焰與血毒蜂,五行鎮天印自然是沒被他看在眼裡的。

灰袍人以多打少,很快就戰了上風,羅無生目光在現場微微一掃,便發現如果繼續纏鬥下去,只怕要不了多長時間自己這邊的防守之勢就會徹底崩潰,必須得想辦法改變戰局。

此時唯有他與李子安尚有還手之力,其餘三人在灰袍人的圍觀下,僅剩下防守之力。

李子安不愧有著偽神境高階巔峰的修為,一身戰力無比的強橫,同時又修鍊得有武玄宗上品地級武技伏魔托天拳,在他身後隱約浮現出一尊巨大的金剛法象,他每一拳擊出,便會帶動起一股沛然巨力,直壓得對手喘不過氣來。

見那虛神境強者並沒動手的意思,羅無生暗自計算一番后,就有了一個想法。

戰鬥之餘,他暗中給李子安幾人傳了幾句話,然後就開始準備起來。

與他對戰的兩名灰袍人對羅無生表現出來的強大戰力心驚不已,以二人之力,竟然都沒能壓下羅無生分毫。

這時,他們突然發現羅無生的拳勢又凌厲了幾分,激蕩起來的火焰幾乎都要將他們身上的灰袍給引燃,而那無處不在的紫紅色火焰更是漫天飛舞,幾乎瀰漫在整片戰場之上,讓人隨時都要分神去小心提防。

又過了幾息時間,他們剛適應羅無生的攻勢,卻見羅無生拳勢驟然一變,暴烈的火焰隱沒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沉重、雄厚的氣勢,頓時奪得他們接連向後退去。

他們見僅憑自己二人之力根本就拿不下羅無生,就準備叫人來幫忙。

未曾想,羅無生並沒有趁機對他們窮追不捨,反而收起拳勢向後退了回去。

退回去的羅無生伸手一指五行鎮天印,便有五彩光芒垂下將他守護起來,同時血毒蜂也在他身上凝聚成一套血紅色的蟲甲。

做好這些準備后,他手一翻,取出一枚靈晶握在掌中開始補充真元,然後大聲喝道:「各位師兄,小弟這有飛行法器,或可逃脫此劫!」

說著,已祭出了飛星梭,並第一個登了上去。

早有準備的另外幾人立即向飛星梭上退來,看樣子是想憑此法器逃走。

先前在禁陣中,灰袍人已見識過飛星梭的厲害,這時哪敢大意,一個個怒喝著就不顧一切地衝上來,要阻止他們的逃跑。

甚至於,便是站在虛神境強者身邊的另外幾人也跟著衝上前去,以免真的讓羅無生等人成功逃走,那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只有那虛神境強者依然一動不動地看著這一切,眸子微微閃動著。

看著身邊匯聚過來的同門,以及從四面八方衝來的灰袍人,羅無生冷笑一聲,突然從手中拋出一件東西來。

此物被他拋出之後,迎空一漲,便飛於天穹之上,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勢來。

眾人心中一驚,急忙抬頭看去,只見天空中橫亘著一片壯麗的星球,璀璨無比。

然而這壯麗的景象看在他們眼中卻是無比的恐怖,只因這片星球正向他們轟然砸下!

「偽神器,撼星尺!」

有那見多識廣的灰袍人失聲吼叫起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羅無生手中竟然有一件偽神器!

雖說偽神器與偽神境修士屬於同一個境界,但一萬個偽神境修士手中,最多也就一兩人手中擁有偽神器,而那樣的人,無不是各大宗派的核心弟子。

最重要的是,偽神器所能發揮出來的威能,卻要比偽神境修士強大得多,而偽神境修士則能完全發揮出偽神器的實力來。

偽神器之所以很少見,便在於其煉製過於困難,條件異常地苛刻,尋常偽神境修士根本就沒有煉製偽神器的本事。

唯有虛神境強者,才比較普遍地擁有偽神器。

看到從天空中砸下來的撼星尺,所有灰袍人盡皆瘋狂想要逃竄,然而他們已被撼星尺的威能給震壓得死死地,根本就跑不了。

一直風輕雲淡的那個虛神境強者在看到撼星尺出現后,神色也終於隨之大變,大喝一聲:「找死!」

下一刻,他便毫不猶豫地祭出了自己的偽神器。

只見從他手中飛起一支金光閃閃的飛叉,當空化作數百丈大小,直向天空砸落下來的撼星尺迎去。

轟隆~!

撼星尺與那金色飛叉重重地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道震天動地般的巨響,直震得眾人差點從空中滾落下去。

隨即,金色飛叉被遠遠地彈飛出去,而撼星尺則繼續落下,只是其上的威能已不足先前一半。

畢竟撼星尺是在羅無生早有準備的情況下祭出的,又於天穹之中凝聚了極大的威勢,而那金色飛叉則是此人倉促祭起,儘管他有著虛神境修為,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完全激發出飛叉的威能。

絕望的灰袍眾人見撼星尺威能少了大半,心中頓時升起幾分希望來,紛紛大喝一聲,使出自身最強大的攻勢,向砸落下來的撼星尺迎去,亦同時放出各種護身法器將自己護住。

可就在這時,羅無生突然低語一聲:「噬心!」

紫蓮玄焰因為先前的戰鬥,此時正化作一朵朵火焰飄浮得整片空間到處都是,只是此時大家的心神都被撼星尺所吸引,根本就沒有人對它有足夠的重視。

何況,紫蓮玄焰的噬心之力這些人也並不知曉,所以此時一經發動,這些人當即中招。

心臟處驟然傳來的痛楚瞬間打亂了這些灰袍人的節奏,攻擊與防禦之勢都為之一頓。

轟~!

不等他們回過神來,撼星尺終於落下,他們顯得有些散亂的攻擊落在撼星尺上激起一片煙火般的光華,勉強再次削去撼星尺幾分威能。

最終,撼星尺餘下的威能盡數傾瀉在這些灰袍人身上,將他們重重砸落在地。

羅無生伸手將撼星尺招回手中,眾人低頭看去,只見地面出現一個近百丈大小的深坑,一群灰袍人正半死不活地躺在坑底。 君璟墨開口:「具體的我也說不上來,只是剛才那玄元丹煉化之後,除卻修復傷勢的藥力之外,其他的落入靈源之中,反被提取之後轉化為靈力增進了修為。」

「我覺得好像是因為我靈力有些特殊,對於丹藥的吸收力遠超過旁人,而且方才煉化玄元丹之後,我體內也不見丹毒。」

姜雲卿聞言面露驚訝,伸手按在他手腕之上,金蓮之力湧入他體內之後,果然見他體內靈力遠比之前要強上許多,而且筋骨血脈,氣海靈源之中半點不見丹藥服食之後留下的丹毒。

姜雲卿收回金蓮之力后,沉吟了片刻:「看來要想辦法替你找一批丹藥來試試。」

如果君璟墨的靈力真的這般特殊,能夠吸收煉化丹藥提升修為,又不怕在體內殘留丹毒,那對他來說無疑是一種更為簡潔快速提升修為的辦法。

只是……

姜雲卿說道:「你體內到底是什麼情況還不能肯定,須得慢慢嘗試才行,否則要是貪圖一時之快毀了根基,得不償失。」

「我知道。」

君璟墨說了聲:「回頭先讓朱家或是酆家幫忙準備些丹藥,我試試看再說。」

姜雲卿知道君璟墨辦事有他自己的成算,況且修鍊的事情也只有自己才知道,什麼辦法對自己來說更為合適、

君璟墨從來都不是冒失之人,若非有完全把握,他也不會拿他自己去冒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