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亂說話, 華娛小生日常 ,」李昊撇了撇嘴,轉頭看了一圈,無語道,

果然,如今他們身處在一片空曠的宮殿內,像極了前幾日來搜刮寶物的那一座,

「朱八老祖回來了,該不會發現了什麼,準備蹂躪我們吧,」應昌聽到這話,臉色表情頓時更加苦澀,下意識退後了幾步,苦笑道,

「就算是被發現了,你跑得了嗎,拿東西的時候你不也跑得飛快…」陳逸飛瞥了他一眼,很是不屑的說道,

幾人沿著宮殿行走,穿行過一座又一座空曠的寶閣,來到大殿的最深處,

這裡,寶光燦燦,亮如白晝,有一股神秘而玄奧的氣息流轉,懾人心魄,

「豬頭,你在那裡,」李昊看著眼前的奢華宮殿,撇了撇嘴,大聲叫到,

幾人聽到他的稱呼,都下意識的渾身一抖,快速同李昊拉開了距離,顯然平日間真的沒有少受那頭豬妖的折磨,

「真是沒有禮貌,妖師那老東西是年紀太大,腦子抽了才選得你吧,」

奢華大殿內,一陣陣瑞彩橫空,從深處傳來一道聲音,充滿了不屑,

「哼,他確實是腦子抽了,要不然怎麼會養了一頭無恥到極端的豬妖…」李昊針鋒相對,沒有一絲懼怕,

「小子,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不敢收拾你,」那豬妖聽到這話,頓時尖聲呵斥,似乎很是憤怒,

「來啊,來啊,你最好收拾了我,如此一來,那些隱藏在大荒各地的寶物就徹底與你無緣了,你就躲在這裡哭吧,」李昊朝著大殿深處走出,撇撇嘴嘲諷道,

撥開瀰漫的仙光雲霧,幾人終於看到大殿深處的景緻,

這裡,金碧輝煌,寶光繚繞,一座玉質台階橫空,一直向上蔓延到虛空中,在那裡,一尊王座坐立,奢華而大氣,

在王座上,赫然端坐著一個身影,白袍黑髮,劍眉星目,與李昊一模一樣,

「你個不要臉的,敢不敢不用我的樣子,」李昊瞪大了雙眼盯著另一個自己,頓時暴怒,恨不得衝上去暴打他一頓,

這頭豬妖,變化做他的模樣,到處胡鬧,坑人,搶奪,敲詐,偷窺,無惡不作,而且,這些黑鍋到了最後,還都是被李昊自己背去,當真是苦不堪言,

「哼,用你的樣子,那是本老祖看得上你,我怎麼不用他們幾個的…」那豬妖嘴角上翹,勾出一個熟悉的弧度,甩出一個李昊的專用笑臉,滿是傲然的說道,

「……」

「不想跟你一般見識,把我的素靈鏡和星幡還給我,」李昊以手扶額,不忍直視,乾脆轉過頭不去看他,無語的說道,

「把你收集到的神力本源給我,公平交易,」那豬妖高高在上,端坐在王座上,儼然一副君臨天下的模樣,很是慵懶道,

「我得到了五種,一種換一件法寶,另外,我的靈兒和逸諾被你弄丟了,需要另外補償,」

「你盜取了我的寶庫,其中包括各種法寶上千件,各種靈草數萬棵,更有一顆九天之上的星斗,這些東西,把你賣了都不夠還得,」

「你自己看不住怪的著誰,再說了,你有什麼證據說是我做的,」

「你身後那幾個傢伙身上的氣息那麼濃郁,我又不是瞎子,會看不到,你不還也行,把他們壓給我做奴隸,自然可以揭過去不提,」


「那算了,以後尋到什麼遺迹,得到的東西我六你四,另外,你不能再變作我的模樣,」

「我會共享一些遺迹和寶庫的信息,我要八成,」

「做夢吧你,你丫的又不出手還要那麼多,我怎麼過,最多五成,」

「好,五成就五成,眼下正好有一座遺迹將要出世,等你得到了其中的寶物,我們便正式開始合作,」

「好,一言為定,」李昊點了點頭,很乾脆的直接轉身而去,

在他身後,應昌幾人瞪大了眼睛,眼睜睜看著兩個一模一樣的李昊在討價還價,滿臉的冷汗直流… 一直到走出大殿,幾人才終於長長舒一口氣,只感覺渾身都有些濕透,

「你這傢伙,竟然跟那個怪物討價還價,真是…真是有膽子,」應昌下意識轉過頭看了一眼古樸的神殿,轉向李昊,臉色古怪說道,

自從被那朱八老祖抓到這處小天地之中,他們幾個可是吃夠了苦頭,

那頭豬妖心情好了蹂躪他們一頓,美其名曰指導教誨,提升他們的抗打擊能力,心情不好同樣蹂躪一番,義正言辭叫做出氣,

半年的時間,別的東西沒有得到,他們幾個的體魄到是硬生生提高了一大截,都是被狠命的蹂躪出來的,導致一看到那頭豬妖,就渾身不自在,恨不得拔腿就跑,

「那又怎麼了,那貨還有很多地方用得上我,可捨不得將我幹掉,」李昊撇了撇了嘴,坦然道,

雖然他只是這些當局者手中的棋子,但顯然是很重要的一顆,輕易間不會被捨棄,他也是明曉這一點,才能夠同這些老不死的妖魔周旋,

「不過,我辛辛苦苦大半年才得到的本源神力,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頭,如今卻用來交易本本就屬於我的東西,那頭豬妖真是無恥到了極點,」李昊想起剛剛的交易,便不由冷哼一聲,很是不甘的說道,

雖然看上去兩人勢均力敵,似乎是平等的交易,但是李昊卻深深知道自己處於絕對的下風,那頭豬妖抓住了他的弱點,以應昌幾人的自由為籌碼,逼迫的他不得不低頭,只能不甘的屈服,

祝敖幾人也想透了這點,心中知道李昊是為了他們才簽訂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心中不由都感動萬分,

「這下,我們是不是自由了,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應昌突然眼睛一亮,興奮的說道,

大半年的時間呆在這個地方,他早就厭煩了,雖然這裡有不少漂亮的女妖精能夠稍稍彌補他心中的苦悶,但是長時間的被剝削蹂躪,他簡直快要崩潰了,

「恩啊,走吧,出去尋寶去,那頭豬妖雖然人品不行,但是提供的信息應該還是可信的,據說有一處上古的遺迹就要出世了,我們去大大搜刮一番,」李昊一想到豬妖提供給他的信息,心中就不由一陣激動,

遺迹,秘境,瑰寶,仙經,這些個東西都具有著莫大的吸引力,讓他興奮莫名,

修者修行,雖說應當潛心悟道,體悟天地至理,但是一個人潛力再怎麼高絕,也總有枯寂斷絕的一天,大道飄渺難尋,不是閉關造車就能夠成功的,修道之路困難而艱苦,若不去爭奪那一線生機,絕對沒有一絲機會證得混元,


機遇就是刺激,刺激就是動力,如此才能夠順利前行,一路登頂,

「李昊,你們剛剛的條件可是五五平分啊,我們很吃虧啊,」應昌撇了撇嘴,想到剛剛的條件,心中不由一痛,

拼死拼活獲得的東西,要平白分給別人一半,著實讓人心中不甘,

「嘿,那傢伙懶惰而貪婪,絕對不會一路尾隨著我們進入遺迹吧,到時候,我們先將得到的寶貝挑選一番,剩下不好的沒用的,再給他分就好了,」李昊冷冷一笑說道,

雖然明面上他處於劣勢,但是依照他的個性,想要從他嘴中奪食,不管是誰,都要做好被崩掉幾顆牙的覺悟,

「好主意,出發,」

幾人互望了一眼,一副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表情,哈哈大笑著朝著遠處飛去,

雲澤,到處都充滿了勃勃生機,處處可見一片片大澤,有濃郁的水氣飄蕩,

鬱鬱蔥蔥,朦朦朧朧,這片綠洲生機勃勃,綠意盎然,就連靈氣都十分濃郁,讓人身心很是清爽,

終於離開了妖族的小天地,再次看到外面的景緻,應昌幾人都如獲新生,有些貪婪的呼吸著外界的空氣,

「哎,還是外面好啊,就連空氣都如此的清新,有一種解脫的快感,」應昌大口喘著氣,望著天地之間美麗蔥鬱的景緻,說不出的滿足,

這裡,處在窮元與御庭交接的地方,景色瑰麗,靈氣濃郁,幾人在天宇中飛馳,一路不急不緩,朝著目的地前行,

據得到的信息來看,那處秘境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夠正常開啟,如今時機還未到,他們倒也不是那麼急迫,

一路上談天論地,觀賞景緻,幾人如同旅遊一般,盡情的放鬆著自己,

「這幫傢伙還真是倔強,都跟了多久了,」大約前行了數千里,應昌不由撇了撇嘴,不著痕迹的回頭望了眼蒼穹,不屑的說道,

其實,自從他們離開那個小世界開始,就發現後面有人跟,卻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如此有毅力,足足跟隨了大半天的時間,

「我們要小心了,竟然敢打我們的注意,恐怕對方有著充足的信心,」祝敖點了點頭,提示眾人做好準備,

「我們似乎沒有得罪什麼人吧,怎麼會被盯上的,」岳項明搖了搖頭,疑惑的問道,

「李昊打敗了周靈,算是掃了妖族的臉面,而且,那場戰鬥中暴露出來的東西還有很多,不論是最後李昊使用的神秘法寶,還是超越大鵬極速的秘法,都充滿了誘惑力,」陳逸飛微微思量,皺著眉頭說道,

「你是說有人想要幹掉李昊,得到他修行的法決,」岳項明嚇了一跳,不敢置通道,

「這有什麼,見寶起意,殺人奪寶這種事情,在修者之間不算是什麼秘密吧,」陳逸飛撇了撇嘴,不屑道,

「嗚嗚……」

就在幾人說話之際,遠處的天邊突然傳來一陣號角聲,沉悶而悠遠,劃破了天空,在天地間肆意回蕩,

眾人仰頭看去,只見在天盡頭陡然出現一抹黑光,如同一大片黑雲一般,飛速沖來,

當它穿過了厚實的雲層之後,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是一座巨大的戰船,通體呈現一種黑漆漆的顏色,詭異而龐大,如同一頭遠古的蠻獸,遮天蔽日,很是可怕,

「這是,黑金戰船,這些傢伙來真的,」應昌看著那座如同山嶽般飛馳的戰船,頓時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說道,

這種戰船,是一種集防禦與攻擊於一體的法寶,通常只有在大戰的時候才會被祭出,

「那片小天地中,有誰能夠調用這種戰船,」李昊皺了皺眉,輕聲問道,

「這個很難說,妖族中的勢力繁雜,有背景的都能夠調用,不過,有膽子敢來打我們主意的傢伙,極有可能是那幾位大能的弟子…」應昌答道,

果然,話音未落,戰船上出現了一個身影,身穿金袍,二十三四歲左右,看起來非常出塵,有強大的神力波動縈繞,赫然是一名妖族弟子,

「這人是金蟾,乃是那片小天地中一位三眼金蟾王的後代,很是強大,」應昌看著那個人影,臉色凝重的說道,

「不只是他,還有大量的幫手,」

戰船上,不斷有修者出現,站在金蟾的背後,如同眾星拱月一般環繞著他,這些妖修都不是弱者,一個個妖氣衝天,都有**重天的實力,很是強大,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應昌在虛空中邁步,朝著戰船上的眾人呵斥道,

「沒什麼,在你們離開之時,我妖族的一處神殿被竊取,丟失了大量的瑰寶,我懷疑是你們所做,」那金蟾臉色冷漠,緊緊盯著李昊說道,

「哼,強詞奪理,那些寶物都是朱八老祖送與我們的,你們如此做,不怕他揮手滅了你們,」陳逸飛揮手,掌心有燦燦彩霞瀰漫,大聲喝到,

「我並不想與你們為敵,只要擒下此人回去,自有各位大能宿老做決定,」金蟾依舊冷漠,眼眸深處有淡淡的精光閃爍,在李昊身上來回飄動,

「哈,真是好借口,你們無非是看上了李昊的法寶和法決,竟然還如此編造借口,真是丟盡了妖族的臉面,」應昌大叫,不屑的斥責道,

「束手就擒,否則格殺勿論,」金蟾嘴角上翹,陡然露出一抹殺意,沖著眾人輕輕揮手,

收到指令,黑色戰船中頓時衝起無窮無盡的妖氣,在空中化作了千萬道鎖鏈,交織成一片天羅地網,朝著幾人罩去,

由無盡神力化成的天羅地網,其中蘊含著大道的法則之力,散發出燦燦光芒,遮天蔽日而來,

幾人身形閃爍,陡然化作一道道電光,險而又險的避過,快速逃離,

「要不要幹掉他們,」應昌撇嘴,渾身妖氣瀰漫,有一條血色真龍昂首,氣勢衝天,

他們幾人各個身懷古經寶典,戰力無窮,都可以越階而戰,若是真的生死相向,這些妖族的修者真不見得能夠打得過他們,

「趕緊走,或許戰船上有那些大妖隱藏,」

李昊大聲呼喚,招呼眾人,

他們這一行人一個個實力強大,甚至還有一件仙器和一件不次於仙器的法寶存在,即使是在那片小天地中,也屬於一股不俗的勢力,即使如此,對方依舊信心十足,肯定是有所依仗,甚至極有可能有大能隱藏在戰船上,

「走,天際城匯合,」李昊向幾人傳音,快速在天羅地網中穿梭,朝著遠方飛去,

祝敖幾人點了點頭,各自化作一道道靈光,朝著四面八方飛走,

黑色戰船遮天蔽日,如同一座漂浮在天宇中的山嶽,有無盡妖氣衝天而起,上面的修者絲毫不管不顧逃離的幾人,緊緊盯著李昊追去,

「李昊,交出法寶與古經,我可以留你全屍,」金蟾臉色冷漠,沖著李昊說道,

「真不要臉,」李昊懶得理他,體魄一片閃爍,背上陡然生出一對垂雲之翼,雙翅一展,快速飛馳,


垂雲翼,乃是妖師所創的秘法,擁有天地極速,快速絕倫,然而,妖族的戰船也不是凡物,神秘道印閃爍,化作一道黑光,恍如突破了空間的束縛,始終追逐著李昊,

「妖族戰船亦擁有極速,你逃不掉,還是束手就擒吧,」金蟾大叫,指揮著天羅地網墜落,將李昊禁錮其中,

「刷,」

李昊銀翅一展,陡然化作一道星光,間不容髮之際逃離,身形快速閃爍,

「哼,逃的倒挺快,妖神炮,開啟,」金蟾冷冷一哼,再次揮手,

頓時黑色的戰船上光芒閃爍,突兀的升起無數的炮台,密密麻麻,閃爍著森森寒光,

隨著金蟾一聲令下,頓時有無數的玄奧符文閃爍,一捧捧洶湧妖氣翻滾,剎那間從漆黑炮台中衝出,化作無數道耀眼光柱,朝著李昊射去,

「…」

「這什麼戰船,簡直如同一座移動的堡壘,」李昊吃了一驚,手掌一翻,祭出神秘黑石,垂落下千萬道光幕,將他牢牢護在裡面,

「轟轟轟,」

粗如水桶般的光柱撞擊在光幕上,頓時響起雷鳴般的轟鳴聲,震天動地,

遠處的山嶺巨石一下子便被炸碎成了齏粉,大澤河流也被瞬間蒸發,徹底成為了死地,

李昊身形快速閃爍,根本不敢硬抗,快速的逃離,

這一路奔走下來,他並沒有發現妖族大能的氣息,這讓他心中長舒了一口氣,覺得一切都沒有那麼糟糕,

「沒有大能,也敢如此逼迫我,真當我是泥捏的,,」李昊冷哼一聲,垂雲翼被他激發到極致,身形陡然變幻,如同化作了一道電光,在虛空中不斷穿梭… 大能,乃是位於第四個大境界的高人,哪一個不是修鍊了成百上千年,實力強大到不可思議,如此修為的修者,一個個都具有不可想象的威能,能夠輕易間撕天裂地,戰力無限,

若是真的有大能隱藏在戰船中,只需要吐一口氣,就能夠將李昊徹底灰灰了,根本就用不著如此大張旗鼓,甚至出動一艘妖族戰艦來追殺,

想明白這點,李昊頓時心中有了新的想法,

「捉了你們,搜刮一番出氣,」

他化作一道電光,放棄了逃跑,反而向著那漆黑的戰艦迎去,

天地極速展開,他的速度快到極致,在虛空中不斷穿梭,他渾身綻放出耀眼的光輝,如同一顆劃過天邊的流星,璀璨至極,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