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她嘆口氣,不情願地拉開副駕駛座車門,坐上並系好安全帶。


出了小區大門,洛可可並未發現陳茂然的車,她左顧右盼,安墨明白她的心思開口道:「他們已經先走了。」

又一個噩耗!


洛可可苦著臉從斜挎包里掏出手機,迅速給韓雨軒發簡訊——

洛可可:你們現在走到哪兒了?

那頭閃電回復:上高速。

洛可可:你們為啥先走了【痛哭】

另一頭,陳茂然車上,韓雨軒看著洛可可發來的簡訊問著大家:「誒,洛可可問我們為什麼先走了,我該如何回答?」

開車的陳茂然摸著絡腮鬍:「要不就說我們……額,我也不知道。」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孟寧咧嘴笑:「就說我得先去打理住處。」

韓雨軒有些內疚:「我們這樣真的好嗎?」

陳茂然安慰:「你不是也想讓他們兩在一起?」

「好吧。」韓雨軒照著孟寧的話回復。

而陳茂然此刻也在心裡謀划著他的狩獵計劃。

洛可可看著韓雨軒的回復在心裡默默流淚,她無奈地將手機放進包里。他們現在還在城區堵車離高速收費站還有一段距離。

她從包里掏出膨化食品,嘎嘣嘎嘣地吃著。出遠門帶零食一直是洛可可的習慣。昨晚她就已在超市買了不少加上家裡囤的,這一路夠她吃了。

洛可可看著專心開車的安墨,將零食遞給他:「喏,要吃嗎?」

「騰不出手。」

看在安墨要開幾小時車的份上,洛可可勉為其難地拿出一個浪味仙喂他。

安墨吃著,皺眉:「這什麼味兒?」

洛可可繼續吃著:「蔥香味兒,嘎嘣脆。」

「……」

車子慢慢駛進高速,洛可可從出門到現在嘴巴一直沒停過,雖然用吃零食來緩解氣氛的確不錯,但是她的胃真的受不了了。

停止吃東西后,車內除了悠揚的音樂再無其他聲音。

洛可可望向窗外蔚藍的天空,以及五彩的梯田,吹著清風,思索著如何緩解氣氛。

「我們唱歌吧?」洛可可興緻盎然。

「太鬧騰。」

「那我們換一首激情的音樂吧?」洛可可提議。

「太吵。」 洛可可翻白眼,打量著車四周,在車上東翻西翻,又打開副駕駛座前的儲物櫃。驀然一堆資料袋直接掉了出來。她立刻俯身一邊將資料袋撿起整理好,一邊困窘地看著安墨傻笑。

「你就不能安分一點?」

洛可可癟嘴,默默地將整理好的資料袋放進儲物櫃關上,再坐正。

此刻的她已意興闌珊,靠著椅背索性閉眼睡覺,省得又被安墨嫌棄。可她換了各種姿勢都無法入睡,她嘆口氣再次睜眼時,映入眼帘的是一群牛羊,一位頭上裹著紗巾手持鞭子的阿婆正在趕它們。

洛可可激動地握著安墨的手臂搖晃著:「你看你看,是牛羊誒,太萌了!」

安墨並沒心思顧那群牛羊,他只是嘴角微勾盯著此刻笑靨如花的洛可可。

「不行不行,我要拍照。」洛可可掏出手機不停的拍著,「真是太可愛了,你不覺得嗎?」

「我只覺得它們很好吃。」

洛可可滿臉黑線,的確安墨似乎很愛吃牛肉。

接下來,洛可可偶爾玩玩手機又時不時望著窗外發獃,幾個小時的車程終於結束。

現已是中午時分,天邊太陽呈橘黃色發出奪目的光芒,投射在田野里,草叢裡的水珠也在閃爍。

車子停穩,洛可可下車看見了停在旁邊的陳茂然的車。

這是獨立的一處大宅院,幾間房屋相連成不完整矩形且屋外修建了棧道。庭院寬闊,一個角落處圈養著雞鴨,屋外種滿了果樹。

孟寧等人已坐在院子里愜意的沐浴著陽光吃著水果。見安墨與洛可可進來紛紛打著招呼。

陳茂然起身伸懶腰:「終於可以開飯了。」

洛可可沒見著楊程問:「楊程哥呢?」

「在家照顧嫂子來不了。」陳茂然說。

這時一位大約8歲的小女孩從廳堂出來,扎著馬尾辮,穿著印有卡通人物的短袖,一條休閑短褲,配一雙黃色雨鞋,身邊跟著一隻幼犬,毛色為黑色。

「這是我姑母的孫女,章小萌。」孟寧招呼章小萌到自己身旁,「快跟叔叔阿姨問好。」

章小萌皮膚白凈,睫毛卷翹,她手上還抱著一個玻璃瓶裡面裝著泥土,「叔叔阿姨好。」


韓雨軒和洛可可不悅皺眉異口同聲道:「叫姐姐!」

兩人說完相視而笑,孟寧無奈地看著她們。

章小萌又機靈地改口:「兩位姐姐好。」

洛可可上前捏捏章小萌的小臉蛋兒,她的皮膚細膩光滑,「真可愛,待會兒和姐姐一起玩好嗎?」

章小萌乖巧地點頭。

一位年輕婦人從側面的廚房端著氤氳著熱氣的菜肴出來,「來廳堂吃飯吧。」

孟寧介紹:「這是我姑母的女兒,章小萌的母親錢小青。」

錢小青圍著圍裙,扎著馬尾,皮膚暗沉臉頰泛紅,但五官端正,若是皮膚再白一些會更佳美麗。 眾人進入廳堂后,一位看上去70多歲的老人正坐在桌前,滿頭白髮,瘦骨嶙峋。

「這是我姑母,孟華容。」孟寧道。

孟華容咧嘴微笑,牙齒只有幾顆:「來坐,大家快來吃飯。」

吃飯的時候,洛可可就在思索著下午應該幹嘛,正巧聽見孟寧和安墨商量著下午去湖裡釣魚,洛可可插嘴:「我也要去。」

「釣魚要心靜耐性子,你那麼急躁還想跟著去?」安墨挖苦。

洛可可磨牙,很是氣憤,夾起一塊牛肉塞進嘴裡使勁兒嚼著。感覺沒消氣,又夾起一塊牛肉放進碗里直戳,看著牛肉已成渣方才覺得舒心。

她抬頭髮現所有人都好奇地望著自己,立刻傻笑:「我最近牙口不好,所以想戳碎了再吃。」

孟寧笑著說:「洛可可既然性子急,那就更得隨我們去釣魚磨磨性子。」

「好的。」洛可可點頭。

陳茂然看著毫無動靜的韓雨軒試探性地問:「韓雨軒,你下午準備做什麼?」

韓雨軒回答:「既然他們要去釣魚的話,那我就去摘果子和蔬菜,晚上我們烤魚吃。」

「烤魚好啊,到時候我們就在院子里生火,」洛可可鼓掌,激動地手舞足蹈,「等著我們今晚滿載而歸吧。」

於是吃過午飯後,錢小青拿出家裡的三根釣魚竿給安墨他們,章小萌同他們一道去。而為了實施狩獵計劃的陳茂然自然和韓雨軒去摘蔬菜水果。

章小萌帶著安墨他們出門時,那隻小黑狗也尾隨著他們。章小萌手裡依舊抱著裝有泥土的玻璃瓶帶著他們穿過田野小徑。

這泥土鬆軟,偏深紅褐色。菜田裡種了許多橘子樹,章小萌順手摘一個遞給洛可可,「給,這橘子可甜了。」

洛可可接過,「謝謝,不過你為什麼一直抱著這個玻璃瓶?」

章小萌表情嚴肅:「我想要親眼看見它發芽,一直守著它。」

「你種了什麼進去?」

「爸爸。」章小萌望著洛可可笑。

這天真無邪的笑容洛可可見過很多,可來自章小萌的微笑卻讓她感到心酸。她先是一怔隨後笑著,「那祝福它快快發芽。」

「謝謝姐姐。」章小萌拉住她的手。

小黑狗還在章小萌身邊轉悠,章小萌將玻璃瓶遞給洛可可讓她幫忙拿著,然後抱起了小黑狗,「它叫布丁,可粘人了總是喜歡我抱著它。」

「為什麼叫布丁?」洛可可問。

章小萌埋頭微笑,有些難為情:「因為聽我們學校的大姐姐說布丁很好吃,她們描述那個味兒的時候就令我流口水,正巧那天我在路邊撿到了它,不知取什麼名字,就叫它布丁了。」

小孩子就是這樣,總是會替自己渴望的東西找一個寄託。於章小萌而言,玻璃瓶與小黑狗就是如此。 名為布丁的小黑狗在章小萌懷裡亂蹭,時不時用它的鼻子去觸碰章小萌的臉蛋。

洛可可問:「你在這裡讀書?這離市集很遠,你媽媽每天送你嗎?」

章小萌搖搖頭:「她說過要送我但被我拒絕了,姐姐你也知道從這裡到市集很遠,雖然媽媽每天摘的菜要趕到市集去賣,但若是送我的話媽媽就必須前一晚將所有東西打理好,要弄到很晚,我想讓媽媽早些睡。」

洛可可有些心疼,她摸摸章小萌的腦袋:「小萌真乖,姐姐買了許多零食,雖然沒有你想吃的布丁,但那些零食絕對比布丁還要好吃,回去姐姐拿給你吃。」

「真的嗎!」章小萌很興奮可隨後又耷拉著腦袋,「可是媽媽說不能拿別人的東西。」

洛可可安慰:「我不是別人,我是你姐姐,姐姐拿吃的給妹妹很正常。」

「那謝謝姐姐。」章小萌說完突然騰出一隻小手指著前方,「到了到了,我們到了。」

洛可可望去,這是一片湖,面積很大,望不到盡頭。湖光瀲灧,湖水呈碧藍色,湖邊停了許多小船,周圍垂釣的人很多。湖中央坐落了許多孤島,長滿了各種植物。湖面上有數只鴨子游水,還有幾隻白鶴。

岸邊有一間磚瓦房,章小萌給坐在裡面的婦人打著招呼。那位婦人正嗑著瓜子,皮膚黝黑,穿著黑色雨靴,她微笑著點頭。

章小萌將小黑狗放下,向那位婦人借了幾根凳子,一個塑料桶和一把鋤頭,還有一次性紙杯。

孟寧和安墨拿著凳子在一個角落處坐下,開始調整魚竿,而洛可可則跟著章小萌在附近潮濕的泥土裡用鋤頭挖蚯蚓做誘餌。

一鋤頭下去,許多蚯蚓浮現,洛可可伸手直接將那些還在蠕動的蚯蚓逮住放入一次性紙杯里。

「姐姐你不怕嗎?」章小萌看著那些噁心的蟲子很是膽怯,「沒有手套我可不敢直接去抓。」

「有什麼可怕的,它又不會吃人。」洛可可放下鋤頭看著紙杯里的蚯蚓,「這些應該夠了。」

於是洛可可將紙杯放在安墨和孟寧的中間:「我們的魚餌有了。」說完將塑料桶盛一半的水用來裝魚,隨後拿起一根凳子和魚竿在安墨的另一旁坐下。

調整魚竿,將蚯蚓勾在魚鉤上,放線。洛可可這一系列動作很連貫。雖說這是洛可可第一次釣魚,但還是在電視上看到過,就算釣不上魚,起碼動作要讓他們認為很熟練。

一切弄好后,洛可可安分地坐在凳子上等著大魚上鉤。

章小萌正在一邊與布丁玩耍,洛可可不經意間瞥見她手中依舊抱著玻璃瓶,她想詢問孟寧關於章小萌爸爸的事,可話幾次到嘴邊又咽回去。或許章小萌的爸爸只是出了遠門,或許他已經……

洛可可更希望是前者。 她沒再多想這個問題,不管章小萌的爸爸如何,至少現在章小萌已經有了寄託,並且很快樂。

沒過多久,洛可可有發覺魚漂有些微微地移動,她迅速提竿,可不管怎麼用力就是提不上來。

她激動地喊著身旁的安墨:「安墨,安墨,快來幫我,我好像釣上大魚了!」

洛可可在心裡佩服著自己,才第一次釣魚就能收穫大魚,而這大魚光靠自己的力量還提不動,不知這魚到底有多重?

安墨起身接過洛可可遞來的魚竿,先是稍稍發力往上提,隨後又再重複一次,繼而像看白痴一樣看著洛可可,輕笑:「洛可可你是來搞笑的?」

洛可可不知所云:「怎麼了?」

孟寧在一旁笑:「洛可可,你這魚鉤怕是勾住湖裡的水草了。」

安墨調整好位置后將魚線收回果然如此。

洛可可囧,嘟囔著:「你們怎麼都知道,真是丟死人了。」

原本洛可可還想炫耀一番呢,她現在真想狗帶。

安墨將魚竿遞給洛可可:「還釣么?」

洛可可接過,越挫越勇:「當然。」她可不能被安墨瞧不起。

這一次洛可可並沒之前那麼草率,而是靜靜地坐著觀察魚漂。湖面波光粼粼,微風徐徐。洛可可發現有幾位垂釣者竟將船停在湖中央釣著魚。

安墨和孟寧已釣上了不少魚,收穫頗多。而洛可可這邊毫無動靜。此刻不時提竿收魚的他們與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她羨慕地望著他們,接收到安墨的視線,洛可可又故作不屑,扭頭繼續觀察魚漂。

突然她看見魚漂在上下移動,她能察覺到這次和剛才那次移動的幅度明顯不一樣。她有一種感覺這次她一定釣上魚了!

洛可可激動得手直顫抖,她壓抑住興奮迅速收線,下面有一股力道一直在拉扯。隨著魚線的收回一條鯽魚出現在她視線里,還在掙扎。

收回魚線后,在洛可可抓住它的一霎那,她的內心真是無法言喻的喜悅,就差用喜極而泣來形容她了。

不過她佯裝淡定,各種狂霸拽的將魚丟進塑料桶里,得意地望著安墨微笑。

安墨並沒搭理她,只是隨意掃一眼塑料桶后與孟寧交談。

他的這一舉動令洛可可不悅,她不知哪根筋不對,竟然憤怒地朝著塑料桶踢了一腳。裡面的魚兒紛紛在桶里亂竄,驚慌失措。可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洛可可穿的涼鞋,於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