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滾!今天全部都要死在這裡!」姜無極怒喝一聲。

在喝聲之中,夾雜了無數血氣,腥氣撲面而來,而在這一陣腥氣飄來的瞬間,梁榆只覺自己體內的靈力運轉變得遲緩了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看了一眼這些一點點恍若活物的血點,梁榆的臉色一沉,道。

「呵呵,這一位火神殿的大長老涉獵還真是廣闊……這玩意叫做巫神血蠱,可是荒古時期的好東西,殺人於無形,但是養起來很麻煩,不要說沒有經驗的了,就是有經驗的修士飼養起來,成活率都不高,現在他不但養了而且還是將自己的身體當作器皿,還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啊。」鬼麒麟戲謔笑道。

說實話,如果不是剛才損耗過大而且在關鍵時刻還被梁榆拍掉了幾口精血,鬼麒麟絕對第一個將姜無極給撕了,奈何現在的它根本不是姜無極的對手,所以只能在一旁看著而已。

「巫神血蠱……沒想到這一種東西真的存在於神州大陸上面,我一直以為是一個傳說。」仙狐兒花容驟然失色,道。


作為四皇五帝之一,她當然聽說過巫神血蠱這一種寶貝了。

相傳乃是一位名為巫神的半神境強人在自認為無法成為神靈之後,將自己的一身血肉化作了血蠱,世世代代庇護自己的一脈。

可是巫神已死,哪怕靈性強大,終究都會有一天消散,多年之後,巫神的意志已經化為烏有,不復存在。

雖然如此,但是巫神血蠱的強大卻不會改變,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更是不局限於巫神一脈當中,流出到神州大陸各地。

萬萬沒想到姜無極就得到了一份,而且在不知道如何飼養的情況下,還以身體為器皿來飼養血蠱……這一個人,實在可怕!

可怕的不是他的實力,而是他的心智、膽色,竟然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嗡……!」

「嗡……!」

「嗡……!」

……

隨著姜無極手上的印記完成,周圍的九天破靈柱隨即暴動了起來,嗡嗡作響,裡面蘊藏的可怕能量,蠢蠢欲動,就要傾瀉而出。

炎神帝窟。

好不容易幫姜小萱梳理了一次體內的靈力,炎帝剛剛想鬆一口氣,卻察覺到前方不但出現了九天破靈柱,而且還啟動了,這個樣子,倒是讓他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九天破靈柱的出現,剛才他就發現了,但是他沒有理會太多。

因為九天破靈柱之內有著他的一道烙印,只要他一個念頭,那麼這一件至寶就形同虛設,根本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然而,現在炎帝卻感覺到,自己烙印在九天破靈柱上面的印記,貌似被什麼腐蝕了……被一種血腥而古老的東西漸漸蠶食,由於速度不快,完全就是依靠日積月累將記號磨平,所以炎帝很難察覺。

大殿面前。

抬眼看了一下九天破靈柱表面泛起的血紅之色,又端詳了在空氣之中飄動的紅色顆粒少許,梁榆沉吟不語。

「現在已經沒人可以阻止我了……既然我得不到這個地方,我就毀了它!我們一脈世世代代伺奉了這裡多年,卻一無所獲,我不甘啊!」姜無極又哭又笑,仰天長嘯。

「這是炎帝的時代,即使大長老你作為炎皇的後裔,都不可能奪得了火神殿……這一點你自己應該非常清楚才對。」忽然,一陣清冷的女聲在大殿之內響起。

雖說清冷,卻極為悅耳,猶如大珠小珠落玉盤。

聞聲,梁榆的眸子不由得緊縮了起來,而姜無極更是頓時呆住,然後轉頭看向了門口,死死地盯著這一道漫步走出的曼妙身影,目中滿是怒意!

「姬芷若……是她?她沒事了?」見狀,梁榆在臉上一喜之後,又有幾分疑惑。

說是鳳舞擊殺了姜青雲救了她,自己是怎麼樣都不相信的了。

這麼說來,反而是姬芷若出手將姜青雲給斬了的? 「是你,是你殺了雲兒!」姜無極的眼中幾欲噴火,咬牙切齒地說道。

「是我又如何?」姬芷若仗劍身前,淡淡地說道。

「我的小乖乖……斬皇劍!萬萬沒想到這等神物落在了這樣的小妮子手上!」剛一看見姬芷若手上的長劍,鬼麒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道。

古往今來,實際上修鍊到了帝皇境的強人雖說不多,但是同樣不少!

帝皇之後即是半神,為了晉入半神境界,彼此之間的大戰不斷。而在這樣的戰役當中即使有帝皇隕落,都談不上多麼奇怪。

斬皇劍……就是以皇血開鋒,一戰成名的至寶!

當時它刺穿了一位聖皇的喉嚨,神光萬丈,就是遠在天邊的半神境存在都忍不住投來忌憚的目光。

要知道一旦修鍊到了帝皇境,身軀雖說不是無敵,但是常人想要傷他們,卻難,難,難,難於上青天!

可是斬皇劍不但傷了,而且還斬了一位聖皇,以聖皇之血開鋒,你說不驚人就是假的了。

這一件寶物一直封存在火神殿當中,多年不出世,現在一出世就在姬芷若的手上,難不成這個女子要成為下一任的火神殿主人了嗎?

「給我死!」瘋狂地吶喊之餘,姜無極的整個身軀都化作了紅色,巫神血蠱與他的身軀完全融合在一起,除了意志之外,姜無極幾乎都變成了巫神血蠱的巢穴。

這等可怕的樣子,就是梁榆看了,都忍不住眉頭大皺。

他自問見過了不少瘋狂的人物,但是和姜無極一般瘋狂的……卻是第一次!

「他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估計要作出臨死反撲了。」仙狐兒深吸一口氣,道。

「臨死反撲么?」梁榆斟酌著這幾個字,沉吟不語。

天涅巔峰的臨死反撲,說實話,就是他都不願意正面對上。

只是現在九天破靈柱已經被姜無極催動,解鈴還須繫鈴人,只怕不從他的身上找答案都不行了啊。

沒等梁榆出手,姜無極已經撲向了姬芷若。

見狀,姬芷若神色不動,斬皇劍神光四溢,彷彿在這一剎那變成神皇一般,重重地砍向了姜無極!

「咻!」

一劍落下,姜無極的手臂被斬皇劍劈飛。

可是這一隻手臂飛起數丈之外,又驀然化作了紅光,重新回到了姜無極的手上。

看到這一幕,姬芷若依舊不動聲色,手上的斬皇劍連續揮動,如同砍瓜切菜一樣將姜無極斬成幾段。

「咻!」

「咻!」

「咻!」

……

一道道破風之音響起,姜無極的手臂、腦袋都接連飛起。

見此,梁榆雙目一閃,毫不猶豫地點在了這些肢體上面。

「轟!」

狻猊金炎在半空之上盤踞而開,猶如一條盤踞在虛無上面的火龍,吞噬一切。

雖然如此,但是姜無極的腦袋、手足卻不受影響,直接猛地散開,魚貫而出,重新匯聚在他的身體之上。

「殺了你!」姜無極暴喝一聲,猛然掠向姬芷若。

斬皇劍神光大盛,又一次將姜無極斬得四分五裂,只是這一回姬芷若的臉上多了一抹凝重。

她似乎看出了,一位天涅巔峰的臨死反撲是多麼可怕。

不但懷著必殺對方的意念,而且伴隨情緒的變動,戰力一樣暴漲了許多,是意想不到的麻煩。

「嘶……!」

姜無極縱身探手而出,姬芷若蓮步一動,頓時一閃,但是沒有完全躲開,衣袖上的一塊布被姜無極硬生生地抓了下來!

然而,讓梁榆幾人愕然的是,這麼一塊布在姜無極的手上,竟然一下子就化為烏有。

或者說……被腐蝕了。

「一下子就腐蝕了……巫神血蠱,到底有多麼了不得。」梁榆倒吸一口涼氣,道。

要知道姬芷若、姜小萱等人身上穿著的肯定不是一般的衣物,而是某些至寶,這一點以梁榆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來了。

這一種品級不差的寶物不但被一下子就扯開了,而且還迅速腐蝕……倘若肉身被姜無極抓到了,豈不是不堪設想?

姬芷若彷彿同樣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她飛快退了幾步,不讓姜無極靠近。


她不同斬皇劍,斬皇劍以皇血開鋒,犀利無比。

即使過去多年,斬皇劍上面依然有當年隕落的神皇吶喊。

那是他的一道怨念。

他沒有料到自己會死在一柄還沒有開鋒的劍上,所以……他怨!

他怨天怨地怨恨一切,乃至萬古過去了,依然沒有散去。

正因為有這麼一道怨念存在,所以斬皇劍可以無視巫神血蠱的侵蝕。

可是姬芷若她不行,她不同斬皇劍,必須避開,否則沾之必死。

「升神!」梁榆雙手合十,然後整個空間的波動驟然變化了起來。

本來可以自由動作的姜無極,忽然之間身形一個踉蹌,無法移動半步。

「破!」隨著梁榆雙指成劍,一點而出,姜無極更是徒然變成了無數的血霧。

不,準確來說,應該是變成了無窮無盡的巫神血蠱。

當年以身餵養巫神血蠱,他就是蠱,蠱就是他,有時候姜無極都分不清楚到底哪一個才是自己了。

「哈哈,我是殺不死的……即使九天破靈柱爆炸了,我依然不死不滅,但你們不一樣,你們還有整個火神殿都要留在這裡!」姜無極的聲音在虛無之中響起,哈哈大笑,極為瘋狂。

「是這樣么?」忽然,一道蒼老的話聲盪起,讓姜無極的笑聲戛然而止。

巫神血蠱齊齊抬眼看去,發現一道鮮紅的身影凌空而立,站在了九天破靈柱之上。

「炎帝大人!」姜無極驚呼出聲。

「父親大人。」姬芷若同樣驚訝,雖然她逃了出來,但是外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依然不太清楚,包括炎帝歸來都是一樣。

「無極,你太令我失望了。」看著這一切,炎帝僅是輕嘆一聲,緩緩說道。

「住口!炎帝你一直高高在上,你又懂我什麼!今天,我要和火神殿一起化為烏有!」無數巫神血蠱融合在一起,重新化出姜無極,沉聲說道。 「一起死?你剛才不是嚷嚷著要救下你們一脈的族人么?現在怎麼又想著一起死了?」鬼麒麟忽然戲謔地說道。

此言一出,姜無極不禁沉默,但是在默然之後,他眸子隨即湧現一絲決然,道:「雲兒就是我的一切,是我的希望……現在他死了,那麼一切都不重要了,即使是我們一脈都一樣!」

聞言,梁榆幾人的眼裡忍不住湧現一絲異色。

若是在之前,姜無極還會顧及自己的族人而不敢下死手。

可是現在他已經看破一切,即使和族人一起死在這裡都在所不惜……這樣的傢伙,不好惹,即使惹得起都最好不要去惹,否則需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畢竟,已經看破一切的人物,了無牽挂,臨死反撲起來就是多麼兇狠的人都要畏懼。

故而,一般來說,沒人願意招惹這等準備臨死反撲的人物。

對此,炎帝沉默了一陣,而後說道:「你覺得以我製造的九天破靈柱可以毀去我的火神殿?」

「炎帝你的手段我自然知道……畢竟我為了當了這麼多年的家,你有多麼厲害,我當然一清二楚,但是現在九天破靈柱之內還蘊含了巫神血蠱,一旦摧毀,血蠱在面臨生死危機的時候會自我毀滅,讓威力暴漲十倍不止,這樣炎帝你還有信心讓火神杯全身而退么?」姜無極咧嘴笑道,彷彿現在的他不是一位沉穩的老人,而是一位異想天開的青年。


可是在場的人都知道,現在姜無極的說法不全是異想天開……巫神血蠱的確有這樣的能力,是巫神當初為了防止自己一脈被滅族留下來的手段之一。

想要滅他巫神一脈……可以,但是將一切留下。

以現在姜無極顯現出來的巫神血蠱數量來看,足以將整個炎域都炸飛了。

「你大可一試。」炎帝說不上神色不動,但是他卻依舊淡淡地回道。

炎帝的威嚴是不容挑釁的,即使對方將整個炎域都擺上檯面,都不見得炎帝會屈服。

「好……那麼我就一試給你看!」語畢,姜無極已經不準備對梁榆或者姬芷若出手了。

因為九天破靈柱引爆之後,一切都會毀滅,而他們自然會跟著一起煙消雲散!

「嗡……!」

「嗡……!」

「嗡……!」

……

隨著姜無極的意志轉動,一道道九天破靈柱旋即有著嗡鳴之音激蕩而起!

嗡鳴之音極為悅耳,像是九天樂曲一般,但是在場的身影卻一個二個臉色難看……因為他們知道,實際上這不是什麼仙樂,而是催命曲!

「九天破靈柱,數量這麼多……炎帝這個傢伙沒有託大吧。」鬼麒麟遲疑地看了一眼炎帝,如是說道。

作為當年炎帝的對手之一,它當然知道炎帝的不凡了,但是這一回不同,很不同,有著巫神血蠱在內,那麼很多東西就變得不好說起來了。

要知道巫神好歹都揚名在一個時代,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輕視的人物。

巫神本來留作守護它們一脈的至寶巫神血蠱,絕對是了不得的東西。

現在更是和九天破靈柱混合在了一起……嘖嘖,只怕炎帝一個不好都要被傷到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