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很重要嗎?

曾經百里清會認為,龍辰熙一定會拿這個條件去做更重要的事,卻沒想到,他就這麼隨意的提出來了。

「本尊要求你,告訴我答案。」

他的眼神深沉似海,深邃似星空,倒影著她姣姣的面容,連氣息都壓到最低,就怕錯過她說的每一個字。

「我……」百里清是被他的眼神嚇到了,遲遲開不了口,從沒有發現,他認真起來的模樣如此的醉人心玄,仿若可以把她吸入一片浩瀚星海般,再也出不去了,「我只是……想擺脫風七言的……糾纏。」

「當真?」他眼睛一亮,聲音里有竊喜。

百里清緩緩點頭,看著他迅速在她額頭上印了下,飛身躥出了窗戶,留下一串的『咯咯咯』笑意。

她打了個寒顫,摸了摸額頭的餘溫,神色似見鬼了般。

「主人,大祭司是瘋了嗎?」小黑迷糊糊的聲音從被窩裡傳來,探了個小腦袋,「主人你以後不要靠近他,太危險了。」

竟然偷親她主人的額頭。

而他主人還傻乎乎的愣在那裡,可能兩個人都瘋了。

「是嗎?說是瘋了,不如說像個小孩子。」百里清呢喃,不知在想什麼,總之,她一夜無眠,睜眼到天亮。

搬離王府,要去拜別父母。

百里清身著一襲淺紅色仙裙,長長的水袖垂落在兩側,一條深色玉帶束在腰間,身段輕盈似水,只是眉間染霜,心情並不是很好。

「女兒拜別父母,望父親母親今後能保重安康。」百里清跪下,磕了個響頭。

此去一別,將不會再踏入這王府。

他們要的太子妃已經到手,她百里清對於他們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

所以,荊氏此刻滿面春風,笑容可掬,對於這個沒有用的棋子,自然會好一點,「傻孩子,以後有空多回來陪陪我們兩老不就好了,何必搞得這麼傷感。」 百里清看向百里淑,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轉了過去,似乎不願再看她一眼,眼神不自覺黯淡了些。

他果然沒把她當女兒看過。

「母親說的是,孩兒會經常回來的。」百里清勾唇笑了笑,看到荊氏因為這一句話臉色突然變了變,心裡的陰霾頓時消散,眉目再一轉,問,「父親,您說是嗎?」

百里淑這才轉過身,冷聲道,「既然皇上要你搬去清月府居住,那你便在那邊好好過,沒事也不用回來了,有你妹妹與妹夫照料,也沒什麼要緊的事要你處理。」

「是的,父親,我與言哥哥會時常回來陪你的。」百里姬上前,親昵的挽著百里淑的臂膀,撒嬌的樣子極其得意。

「嗯,姬兒最乖了。」百里淑頓時笑道,「以後與太子殿下常回來吃飯。」

風七言也點點頭,只未曾言語,一雙眼睛始終在百里清的身上徘徊,似乎想說些什麼,最後又忍住了。

「父親所言甚是。」百里清也不生氣,語言愈發的淡然,她早有所料,「那女兒便先告辭了。」

說完,也不等其他人說話,便率先邁步離開了大廳,與琳兒朝著門口走去。

這個地方,老早就沒有了她的位置。

畢竟,他們與她都沒有血緣關係,僅剩的不過是那一點養育之恩。

百里清腳步突然頓住,回頭看向大廳的方向。

發現百里姬正在門口張望,模樣雖是不舍,眼中卻全是得意之色,百里清眼神一寒,用唇形說道,「你等著,很快就輪到你了。」

說完,她臉上綻放出花一樣的笑意,你真的以為我會哭著離開?笑話!兩人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百里王府。

百里清的一切,起點在清月府,那裡才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精彩的人生才正式開始。

由於認識的人不多,搬府之日,前來道賀的人少之又少。

又加上她沒了婚約,更是被很多富家千金疏遠,前來道賀的只有柳長寧一人,她仍舊一身素色衣裙加身,臉上沒有過多的神情,捧著一個禮盒來了。

再來就是霜滿樓的耿叔,帶著星歌。

星歌看起來很開心,許是很滿意姐姐的這座新府邸。

百里清把近半數的殺手都安排進了霜滿樓,剩下四個殺手便留在了身邊,都藏在了府中各個角落,也是防止百里姬不安好心又搞刺殺一類。

除了這些人,清月府如今是門庭清冷,百里清也不喜熱鬧,準備了些簡單的酒菜來招待幾人。

柳長寧表示,一會還有人要來。

百里清猜測龍辰熙大概會來捧場,誰知道與之同來的,竟然是風琉樺。

「皇上叔叔,您怎麼來了?」

「朕怎麼就不能來?」風琉樺慈眉善目,笑起來像是天上的太陽,暖心至極,「朕不不止要來,還把大祭司給你找來捧場,怎麼樣?夠給你面子了吧?」

一旁龍辰熙驕傲的臉瞥開,由於帶著面具,看不清楚是什麼表情。

「夠,很夠了,皇上叔叔最好了。」

百里清心裡說不出的歡喜,趕緊把兩個人迎進去,卻在門口看到了一個意外的身影,她走過去,笑道,「你來了?」

曲寒霜躊躇了下,問,「我可以進去嗎?」

「當然,我等你很久了。」百里清心裡終於踏實了,她就知道寒霜會想明白,來找她的,「你趕緊進來吧。」 「你不生氣?」寒霜諾諾的,不敢大聲講話。

「我為什麼要生氣呀?你又沒做錯什麼。」

換做是她,也會離家出走,甚至會永遠不回來。

她能回來,百里清心裡跟到慰藉。

「我……」寒霜突然紅了眼睛,伸手抱住了她,「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乖,沒事的。」百里清拍了拍她的背,細聲哄道,「一切都過去了,從今往後,我們就是新的開始,以前的事就忘掉吧。」

「好,忘掉。」寒霜摸乾眼淚,如釋負重般露出了笑容,從背後拿出一個盒子,「我給你帶了禮物。」

百里清眼前一亮,那是一個拳頭大的玉盒,玉盒表面光滑細膩,觸手冰冷,是用上好的玉做成的,「裡面有什麼?」

「等賓客都走了,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百里清點點頭,細細收好。

身後某個站了很久的人突然道,「你們打算聊多久?」

百里清回頭,見到龍辰熙斜眼看她們兩個,估計在這裡站了許久了,「大祭司莫不是等不急了?」

「皇上等不及了。」他面無表情的說。

百里清這才想起,風琉樺進去許久了,她都不曾進去沏茶,「哎呀,把這事忘了,寒霜,走,進去見見皇上。」

寒霜點點頭。

廳里,柳長寧在給風琉樺斟茶,見到百里清進來了,一臉的幽怨,「你看,我茶都給你沏了。」

百里清走過去,接過柳長寧手中的茶壺,「辛苦長寧了,我來我來,你去坐。」

「那是肯定要坐下的,我也是客人。」

兩人從互不相識,到針鋒相對,到逐漸的熟稔,如今已是可以打鬧的好友。

「郡主,還是讓奴婢來吧。」端著糕點進來的琳兒,忙去接百里清手裡的茶壺。

「沒事,皇上叔叔的茶,必須我來斟。」

「嗯,清兒懂事。」風琉樺滿意的點點頭,「不枉朕平時待你那麼好。」

「咳咳!」

某大神洋裝咳嗽了兩聲,又斜眼看了百里清一眼,意思很明顯,他也要她親手倒的茶。

百里清給兩人斟滿,這才安撫了他的情緒。

一旁曲寒霜看了,才知道百里清的為人如何,能得皇上看重,又得祭司大人的寵愛,又怎麼會與風七言那等小人為伍。

「皇上,曲家小女曲寒霜來請罪。」曲寒霜跪下,此時已經淚流滿面。

「曲家?」風琉樺仔細一看,確實是曲家的女兒,「你不是……」

風琉樺看向百里清又看向龍辰熙,「這是怎麼一回事?曲家不是滅門了嗎?」

「是滅門了。」龍辰熙氣息微冷。

百里清緘默不語。

「得清月郡主出手,救了臣女一命,但是臣女卻以怨報德,在郡主最艱難的時候離她而去,實在是罪該萬死。」

「寒霜,你何苦呢?我從來沒怪過你。」

百里清眉心輕皺,想過去扶一下,卻被柳長寧拉住了,「由著她吧,這估計是一個心結,如若不解開,將會成為她的心魔。」

「你說的也是,寒霜過得太苦了。」百里清作罷,跟她說,「你若是有什麼冤屈就說吧,皇上叔叔為人寬厚,最為正義,一定會秉公辦理的。」

「沒錯,曲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就說吧。」風琉樺點點頭,與百里清想到了一塊。

他對於當年曲家滅門一事,也覺得有蹊蹺。 「這……」曲寒霜看了眼百里清,不敢胡亂開口,畢竟這事關太子。

「祭司大人,麻煩你了。」百里清讓龍辰熙設了個結界,這才朝寒霜點點頭,「放心說吧,你的安危我來負責。」

「謝謝郡主。」寒霜叩了個頭,接著道,「皇上可知,曲府滅門當天,發生了何事?」

「奏摺上記錄的是,曲府惹上了土匪強盜,才遭到了報復。」

「強盜?土匪?區區土匪強盜怎麼可能滅得了一朝丞相之門?」寒霜疾言厲色,似乎觸及了心裡那根繃緊的弦。

一直沒說話的耿叔也跪下,「老奴是曲家的總管,能為曲府作證,曲府並沒有惹上什麼強盜土匪,曲大人為官清閑,平時除了上朝幾乎不出門,只留在府中陪伴妻兒,又怎麼會惹上強盜土匪?」

「那你們是如何躲過一劫的?」

「老奴帶著兩個兒子回鄉了,因此躲過一劫,等老奴回城之時,曲府……」耿叔一把老淚縱橫,梗咽著說不下去了。

滿府的狼狽,其實語言能描述?

「那寒霜呢?」風琉樺問她。

「留我一命,不過是為了……」曲寒霜把視線落在了龍辰熙的身上,「威脅祭司大人。」

此話一出,猶如睛天霹靂。

不用想都知道,誰會想威脅龍辰熙。

蜜愛腹黑老公 唯有太子一人。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 「滅門那天,太子的人……」寒霜無法繼續,心裡的悲痛無法化解,只得強忍著不怒髮衝冠,「可憐我兄長與嫂子未出世的孩子……」

「真的是他?竟然真的是他,他竟敢做如此喪心病狂之事?」風琉樺額際青筋暴起,臉部抽搐,大手捏住把手,顯然是氣極了,「簡直大逆不道。」

曲家何其衷心,為北辰國嘔心瀝血,也是他最器重的大臣之一。

曲丞相更是與風琉樺從小便相熟。

可如今人家滿門被太子迫害。

突然,風琉樺一口血噴了出來。

「皇上叔叔!」

「皇上!皇上……」

百里清閃身過去,接住風琉樺欲跌倒的身影,「皇上叔叔,你怎麼樣了?」

「咳咳!逆子……」風琉樺神智有些迷離,嘴裡一直叨嘮著逆子,顯然是被風七言的做派氣急攻心。

「快把皇上送到房間里去。」龍辰熙打了個響指,緋文從外面進來,把風琉樺背起,帶到了廂房裡去。

百里清讓柳長寧安置一下寒霜,便與龍辰熙入了屋裡。

事發突然,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星歌臨危受命,負責醫治風琉樺,只是眉頭一直都是緊繃著的。

「星歌,皇上怎麼樣了?」

「姐姐,不妙。」

「到底怎麼樣了?」百里清心裡著急,臉色都嚇白了,如果因為她一時的疏忽,讓風琉樺出了什麼三長兩短,那她便是全國的罪人。

「姐姐,皇上他……」星歌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他中了慢性毒藥。」

「慢性毒藥?」百里清星眸微怔,似是不敢相信,「怎麼會中毒?宮裡的食物有專人負責,更是由多人試用過後才會食用,又是如何中的毒?星歌,你說他是怎麼中的毒?你說啊!……」

「清兒,冷靜。」龍辰熙鉗住她的雙肩,強制讓她冷靜下來,「他會沒事的,天子都有真龍之氣守護,還不至於有性命之憂。」

「龍辰熙,要是他真的有什麼事該怎麼辦?」

此時的她,害怕極了,不是怕被天下人憎恨,而是害怕失去親人。

「怎麼辦?」 她的眼淚如斷線的珠子,啪啦的往下掉,掉在了龍辰熙的心頭上,每一顆都似巨石般沉重。

「你相信我嗎?」龍辰熙與她四目相對,「相信我,他會沒事,有我在就一定不會有事。」

「不會有事?」百里清看著龍辰熙那雙漆黑的眼睛,潛意識想反駁,可又不自覺的被他說服。

非你莫屬:愛再相遇後 「聽話,你去休息一會,我來救他,你應該知道有星歌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龍辰熙意有所指。

百里清才想起,星歌來自哪裡,又是個煉藥師,即使中毒了,煉顆丹什麼的,就能解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