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軍子,你是不是看錯了。」陸沉輕咳了一聲,連忙拉開軍老爺說道:「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小狐狸,就是婉兒的寵物哪裡是什麼王族嗎,你肯定是看錯了。」

「不可能啊……,我的天雷法眼源自御使天道決,而且裡面附帶著天道氣息,天生能夠破除一切虛妄,這個小狐狸雖然現在毛髮很普通,但我的法眼中看到的明明是一條紅狐啊。」

軍老爺看著南天婉兒,一本正經的說著:「我在家族的時候看過《妖獸啟示錄》,這種毛髮這種印記,就是三四十萬年前狐族最強一脈沒錯啊。」

「雖然這種紅狐已經絕跡很多年了,而且現在的紅狐也沒有了修行資質,但只要擁有這個印記的紅狐就是天生的狐族王室,修行前途不可限量啊是最適合作為靈獸的存在啊。」

「不過這種紅狐最起碼也會有三條尾巴啊,可為什麼它只有一條呢?」

「額……」

陸沉看著軍老爺一頓嘴炮式的輸出,用手直接捂住了眼睛沖著紅狐傳音:「你不是說沒有多少人能看得出來嘛,小軍子這才調息境境啊第一眼就看出來了,還把你的家門背景報了出來,你現在看看怎麼辦吧。」

「我能怎麼辦,誰知道你身邊都是一群怪物啊。」

紅狐沖著陸沉傳音,嘟囔了一句睜開了眼睛:「天道賜予的法眼天生能夠破除一切的虛妄,不要說我一個人釋放的幻術,就算是我們紅狐一族全力釋放出的幻術,在這天雷法眼下里都會被直接看穿。」

「算了算了,我們直接說了吧,擁有這種神通的家族也不會有多無知的。」紅狐身上的粗製劣毛褪去,露出了一身流光紅毛看向了軍老爺:「小子,算你還有點本事,知道我們紅狐一族的秘聞。」

紅狐舔了舔爪子身上紅光閃爍嗎,身後直接探出了九條狐尾:「小子,我問問你,你剛才說紅狐一族都變成了尋常野獸,連一點修為天賦都沒有了,這又是怎麼回事?」

「九九九……,九尾紅狐……」

軍老爺看著紅狐被嚇得連連後退,直接坐到了地上:「竟然是九尾紅狐,小陸兒快帶著婉兒跑,九尾紅狐在傳聞中一直都是災星,有他在的地方沒有一個是好下場的。」

「小軍子聲音小一點,她是自己人,以後還要和我們一起修行呢。」

陸沉看著軍老爺的動作,捂著腦袋尷尬的笑了起來,因為害怕軍老爺出現誤解,陸沉連紅狐的修為都不敢說,只能選則了一個折中的辦法勸解軍老爺:「她也並不什麼壞人,最近一直都要在這裡保護婉兒。」

「嗚……,我錯了。」

軍老爺聽到陸沉的話,瞬間就變成了一副大笑臉:「小陸兒,你怎麼不早說,我還以為紅狐大人是突然出現的敵人呢,這真是自家人打自家人,海水沖了龍王廟。」

「呵呵呵,紅狐大人,你覺得我說的對嗎?」

軍老爺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連忙關閉了天雷法眼,舔著臉湊到了紅狐身前:「你看我這個眼睛,開的真不是個時候,還不小心戳破了紅狐大人的秘密。」

「軍哥哥,我怎麼感覺你怪怪的,和你平常的樣子有些不一樣啊。」南天婉兒看著軍老爺疑惑的說著:「你是生病了嗎?」

南天婉兒的話還沒說完,軍老爺的傳音瞬間就傳了過來:「婉兒,別說話,你不知道你肩膀上做的是什麼怪物。」

「那可是紅狐最喜歡吃人的紅狐!!紅狐王族本來就壞的厲害,更不要說著最厲害的九尾紅狐了,那簡直就是壞中壞了。」

「小子,你既然知道九尾紅狐,那肯定聽說過紅狐最厲害的就是幻術和媚術吧。」

紅狐眉心的印記閃動了兩下,舔著爪子不屑的看了一眼軍老爺:「而這兩種書法最基礎的就是窺察人心,你那點小伎倆還想在我面前掩藏?」

「我我我,紅狐大人……,別吃我。」軍老爺結結巴巴的說著,看著紅狐並沒有理會自己,扭過頭看著陸沉求助:「小陸兒,快救救我,紅狐大人你想知道什麼我都說,我都說。」

南天婉兒看著軍老爺的動作抿嘴笑了一聲,將紅狐抱在了懷裡:「紅狐大人沒有那麼小氣的,你快告訴紅狐姐姐,現在紅狐一族為什麼都沒有修鍊資質了。」

「我說,我說……」

軍老爺借著這個機會,連忙退到了陸沉身邊掩著臉說道:「那還不是因為紅狐一脈的王室消失了嗎,其實這些隱秘我也是小時候聽父親說的。」

很多年前,紅狐的王室的象徵,除了眉心的法眼印記還有一個是九尾,只有擁有九尾的紅狐才是真正的王室,但是二十多萬年前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擁有九尾的紅狐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

剩下的一些紅狐雖然都有紅狐一族的血脈,擁有著紅狐之尾,但是紅狐的尾巴是他們的能量源泉,尾數不夠根本不能發揮出紅狐真正的力量。

軍老爺話音停下轉過身子,看了一眼陸沉便繼續說了起來,陸沉抬頭看了軍老爺一眼,立刻便明白了軍老爺接下來說的才是重點。 「警惕!迎敵!」

兩人話音未落,十人自動分為五組,老楊跟兩位女子一組,三位主修土系的法師一組,陳強王俊夫婦一組,楊震在後方做好支援的準備,而丘子炎獨自一人去到沒有被改造為沼澤戰場的地方。

而李日月,在釋放出光耀之後也離開了瞭望塔。

——

妖魔出現在眾人視線。有以狼妖為主,其次就是野豬妖,蛇妖,中間夾雜著部分狐妖,虎妖。

看到妖魔之後,幾個多人小組都自動分開,前面幾人連接星軌,而後面的人都在連接星圖。而楊震也連接起星軌。

當第一頭妖魔踏入沼澤戰場時,楊震手中的魔法瞬間釋放。

「雷鏈-雷印-怒擊!」

釋放出去的雷印瞬間擊中一頭狼妖,擊中狼妖的雷印沒有消散,而是馬上連接到下一頭妖魔上,一個連接五頭妖魔才消散。

楊震是眾人裡面唯一一個有靈種的法師。他的靈種雷鏈有兩倍的傷害增幅,比較中規中矩,但是卻有一個很厲害的附效——雷鏈。這個附效極大增強了楊震的群戰能力,在某些特定的場合下,造成的傷害比一些沒有靈種的高階雷系法師還要強大。

當楊震的雷印釋放出去之後,魔法系在初階有傷害或者延緩妖獸前進速度的魔法都釋放出去。

「冰蔓-覆蓋!」

「地波-陷落!」

——

第一波魔法攻擊過後,第二波開始了。

這時,分組就之後的好處就出來了。三位主修土系的接著釋放初階魔法,不過主要目的卻是為了延緩妖獸的步伐。

「地波-遲緩!」

「地波-陷落!」

三人先是釋放出一個遲緩,接著放出陷落。陷落一出,前面中了遲緩妖獸瞬間摔了一跤,後面有些反應速度不是很快的妖魔被拌了一下。

而後面跟上妖魔都踩過倒下的妖魔,這就導致了最底下的那些皮肉防禦差的妖魔被當場踩死。

於此同時,後面幾位水系中階法師終於把水系魔法釋放了出來。

「暴浪-驅逐!」

而老楊也釋放出風系的中階魔法。

「風盤-天羅!」

兩道強大的水系中階魔法配合著老楊的二級風系中階魔法,直接捲起了一堆妖魔。

魔法效果消失之後,被卷到高處的妖魔掉下來之後幾乎都受了不輕的傷。

而底下的妖魔本身就受了不輕的傷,結果被後面的妖獸活生生砸死了。

但是,受傷嚴重或者死掉的妖魔幾乎都是奴僕級的妖魔,而戰將級的妖魔都還在後面,等前面衝殺過去的奴僕級妖魔給它們探路,消耗法師的力量。

「雷鏈-霹靂-轟頂!」

楊震一個雷系魔法過去,剩下的奴僕級妖獸全部死亡。而前方戰場也出現了一段真空期。

「有些不妙啊。」老楊輕聲念叨一句。

這句話被楊震聽到了:「確實不妙,對面有指揮官,我懷疑要麼是有個狽,要麼就是有隻狐妖。」

「那可千萬別是狽啊。」老楊回道。

狽是一種變異的狼族生物,因為其前腳特別短,走路時需要講前腿爬到狼身上。

狽除了身體上的缺陷之外身體素質也比普通的狼妖差。但是卻是異常狡猾,甚至比狐狸還要狡猾。

除此之外,狽還是天生的狼族軍師,一個狼群要是出現一頭狽,其難纏程度絕對比同等級的兩個狼群甚至三個狼群還要難纏。

「唉,先別管了,至少得先把這些炮灰處理掉一部分。」楊震一說完,下一批奴僕級妖魔就殺過來了。

——

於此同時,另一片戰場。

丘子炎的位置。

丘子炎現在特別難受。他現在獨自一人守著一個位置。哪怕他是雙系中階法師,還都是中階二級,但是他釋放魔法也是需要前搖的啊。加上他的對手是一頭戰將級狼妖以及兩頭奴僕級狼妖。

這樣的實力丘子炎還是很難對付的,哪怕他兩系都是中階二級,但是他一個靈種都沒有,單憑初階魔法,他只能做到勉強拖住三頭狼妖,想要做到突圍,幾乎不可能。

「火滋-爆裂!」

丘子炎把一個火滋丟向離他最近的一頭奴僕級狼妖處。按照原本的打法,這頭狼妖會避退開,因為初階的三級火滋雖然不能秒殺這頭狼妖,但是卻能夠重創它。

但是這頭狼妖並沒有避退,而是以以犧牲前腿的代價強行沖向丘子炎。

丘子炎急忙避退,但是避退不了。後面,戰將級的狼妖堵住了他的位置,另一頭奴僕級的狼妖瞬間襲向丘子炎。

丘子炎已經無法避退,初階的魔法也來不及釋放!

「光耀-凈化!」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李日月趕了下來,一發衝擊力強大的光耀瞬間擊中了正在襲向丘子炎的奴僕級狼妖。

而這頭狼妖的血盆大口卻是因為偏離位置,一口咬中了另一頭奴僕級狼妖的傷口處而那頭狼妖本就受了不輕的傷,結果這一口咬下來,傷勢更重了。

「乾的漂亮!」

丘子炎迅速避退開之後讚賞道。他沒有理會為什麼李日月這一招光耀有這麼大威力,他只知道,現在,翻盤的機會來了。

「前輩,那頭受傷短腿的狼妖交給我,我來拖住它。」說完,李日月撿起一塊拳頭大的石頭,用力丟向受傷的狼妖,企圖挑起它的怒火,從而引它來追殺自己。

李日月內心裡可是埋藏著一顆不安分的種子。所以一見到這頭狼妖被重創,李日月就有些躍躍欲試。憑著自己身體的靈活性以及帶有攻擊能力的光系,拖住它一段時間也是沒有問題的。

果不其然,這頭被重創的妖獸就向李日月殺去。

「小心!」丘子炎提醒了一句李日月,但是沒有阻止李日月的做法。因為他很清楚,少了一頭奴僕級的狼妖,哪怕是被重創過的狼妖,少了之後對他幫助也是很大的。

他完全可以通過初階的魔法阻撓兩天狼妖,只要能夠騰出四秒鐘,他就可以釋放出中階魔法秒殺掉奴僕級的狼妖。這個時候就可以跟戰將級的狼妖纏鬥,接著再幫助李日月解決掉被重創的狼妖。

只要他的對手只有一個,他就可以通過纏鬥來解決掉對方。

「前輩放心,我肯定會拖住它的。」李日月剛說完就馬上把手上的光耀到距離他不到三米遠的狼妖臉上。

這頭狼妖憤怒了,哪怕它再弱,哪怕它受了再重的傷,被一個它嚴重的螻蟻挑釁多次,它也會憤怒的!

硬吃了李日月一記光耀的狼妖瞬間一個撞擊,想要撞死李日月。

可李日月也不是白混的,從三年前就開始鍛煉身體,身體強度和精神反應速度也是很強的。

李日月馬上蹲下閃避開這頭狼的撞擊,接著一個用盡全力的重鞭腿踢向這頭狼妖。

也是巧合,這一記重鞭腿直接正中狼妖傷口處。狼妖吃痛,露出些許痛苦的表情。接著便轉化為兇狠,被一直螻蟻挑釁到這份上,此時的它,很憤怒!

它,開始拚命了!

—— 李峰算得上是個固執的人,既然已經決定好的事情,輕易不會改變。

這一上午,李峰就再也沒有出門,在家盤點一些必需品,還有一些需要採買的物品。

李婷婷好像興緻不高,也不知道是因為擔心李峰虧錢,還是擔心別的。

李婷婷的不高興,直接反應在了午餐上,今天中午沒有葯膳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