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上凌祁雪疑惑的眼神,東方翎天啊只是淡淡的來了這麼句,把羚羧的獸皮掛到船頭晾曬,然後把剩下的屍體扔到海里去。

這是吃醋嗎?凌祁雪美美噠想著,即使不懂情,還是會有獨佔欲的,不是嗎?

等小船走遠了,遠遠的,凌祁雪便看到很多小型的魔獸游上去把羚羧的肉分食了。

「等到了落天大陸,我就把這張皮拿去做件披風……」東方翎天坐在凌祁雪身側,望著她專心控制著船,那認真的側臉有種說不出的美麗,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

又一次沒有說完,覺得自己多管閑事閉上嘴。

為什麼要給她做披風,她剛才還把他的衣服扔了,要做也是給自己做啊。

每一次想到凌祁雪,東方翎天覺得有些煩躁,又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很多事,面對凌祁雪時,他覺得手腳不由心,就連嘴巴都不由心,明明知道這樣,偏偏做出來的事總是變味了。

凌祁雪眉開眼笑,「你給我做一件披風,我給你做很多衣裳好不好?」

「啊?」東方翎天撅起嘴巴,「誰說過披風是給你做的了?」

「你敢說不是給我做的試試?」凌祁雪語氣兇悍。

迫於她的yin威,東方翎天老實的「哦」了一聲,回到船艙里。

……

大約在茫茫的海上行駛了兩個月,除了一些等級不高的魔獸不成功的偷襲,他們可以說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麻煩。

兩個月的行程里,凌祁雪時不時的逗一下東方翎天,給枯燥的生活添加一些興趣。

東方翎天說不上開心與否,只是覺得已經習慣了。

兩個月後又走了三天,凌祁雪把在船艙里補覺的東方翎天喊起來,「天天你快出來看看!」

他們的前面突然沒有路了!

只見原來一望無垠的海面上,突然多出一條瀑布狀的深溝!

深溝大約有近千米寬,百米深,如同一條超長的斷裂帶,把海面生生的分割成兩個部分,所有的海水都往深溝里流去,發出轟隆隆的巨大響聲。

巨大的落差使得海水在墜落深溝時,也不知衝擊到哪裡,濺起一陣陣白色的水花。

海水轟鳴,不停的流向深溝,卻怎麼都不能把深溝填滿,彷彿這是一個超級大黑洞,能吞噬掉一切。

而深溝的上空,也就是與海面平行的高度,那條淺藍色的帶子還在延伸,只是變成了淺藍色的空氣帶,一直伸到深溝的那邊,另外一個海面,而且還在繼續往更遠處延伸。

是把船收起來,凌空飛過去,還是試著把船一起帶入空中,飛過去? 360

凌祁雪詢問了東方翎天的意見,「天天,你說我們怎麼過去?」

「自然是坐船過去。」東方翎天聲音有些冷,拽拽的,彷彿在說:你終於也有問我意見的時候,終於拽了一把。

凌祁雪硬著頭皮,控制著船,就要往前面走,被東方翎天攔住了,「不是這樣的,我來。」

這一瞬間,凌祁雪覺得東方翎天的一下子從小男孩長成了大男人,形象在做了幾個月的小孩后,重回高大上。

東方翎天自然的控制著船隻,往淺藍色的空氣帶駛過去。

一邊分心出來交代凌祁雪,「這是一個空間亂流,一會兒你緊緊的抱住我,不能分開了。」

說話間,他已經把船控制到淺藍色空氣帶地區,一股罡氣頓時迎面割來,凌祁雪趕緊一手抱緊了東方翎天,一手在空中畫出幾個簡單的手結,布下一層結界。

感覺很兇險,可是為了東方翎天那句話,很開心很幸福!

雖然他只是擔心她的安全,才會說出抱著他的話,可起碼她知道,他心裡已經開始學會擔心她了。

這是一種進步,也是一種幸福。

小船才行駛出十米,凌祁雪就感覺到結界快要撐不住了,只得放開東方翎天,雙手飛快的在空中畫出幾道繁複的手印,加固這個結界。

又是如此挺進了十米,凌祁雪再次感覺到結界破裂的聲音,只能不停的畫出手印,不停的修補結界。

而此時的東方翎天則是神情肅然,目光炯炯的望著前方,口中振振有詞,不停的念出口訣,控制著船隻。

如此走了兩百米。

突然!

凌祁雪感覺到船身劇烈的晃動了一下,她的結界差點就破碎了,好在關鍵時刻東方翎天分出一部分元力來幫助她加固結界。

「我可以的,你還是專心的控制船吧。」

豆大的汗珠從他飽·滿的額頭上低落下來,正好滴在她的手心裡,凌祁雪一陣心疼,咬咬牙,加大了元力的運行速度。

東方翎天沒說話,但也沒有撤掉加固在結界上的元力,一雙銳利的眸,犀利的盯著前方。

氣壓被東方翎天臉上凝重壓得有些低,凌祁雪知道他的倔脾氣又上來了,不再說話,專心的把心思都花在結界上,免得他分出更多的心。

卻在三百米處,船身再次劇烈的晃動了一下,凌祁雪甚至能聽到船身破裂的聲音,那聲音經過罡風的旋轉渲染,聽到耳朵里,發出「嗚嗚」的嘶鳴,彷彿有千軍萬馬正氣勢洶洶的向他們奔騰而來,好像只要他們的動作慢一步,都會被踏碎。

凌祁雪幾次都因心神不穩收到蠱惑差點出事,每一次都是東方翎天在關鍵時刻把她拽回來的,這幾年便花心思放在鍛煉心神堅守方面。

聽到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后,立即封閉了耳聽,專心的望著前方。

加油,已經三百米了,還有七百米就成功了!

但她的聽覺卻被東方翎天強行打開,「你瘋了,要是在這裡封閉五官,以後你的五官將會永久失去作用!」

他帶著憤怒咆哮的話聽得凌祁雪背脊一陣發涼,還好他及時的打開她的聽力。

然後她就聽到船體破裂的聲音,和他有些焦急的喊聲,「快把另外一艘船拿出來,我們必須換一條船。」

「為什麼不能直接飛過去?」凌祁雪不解。

「沒有為什麼,一旦失去了在下方的船體,我們將會墜入深溝,到時想爬出來就更加困難了!」

為了印證他的話,他還把一隻金翼大鵬雕拿出來,扔出去,然後凌祁雪就看到大鵬雕撲棱幾下就往下沉,彷彿下面有一股極強的吸力把它吸住了一般。

「這裡會吸住所有有生命的東西。」東方翎天解釋道,動作極快的甩出一根繩子,圈住大鵬雕,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把它拉回來,重新收入納戒之中。

此時凌祁雪已經把第二艘船拿出來了,放在這艘船的前面。

東方翎天不假思索的摟住她的腰身,走過去。

才上了第二艘船,就聽到空間亂流把這艘船解體,破碎的木屑到處亂飛,甚至有極快木板還差點就打在他們的結界上。

到處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異聲音,凌祁雪咬著牙,謹守心神,拼盡全力不讓心被那怪異的聲音蠱惑。

而此時,凌祁雪控制的結界已經到了極致,若是前面的亂流還在加強,她可能就沒有力氣來修補、加固結界了。

他們才走了四百米了,還不到一半的路程。

凌祁雪咬咬牙,「天天,拿兩張加持符來了。」

東方翎天聽話的拿出加持符,遞給凌祁雪,然後專心的控制船的方向,繼續分出一點元力看來幫助凌祁雪加固結界。

有加持符的加持,凌祁雪又堅持了兩百米,但到了六百米處,好像加持符也沒有用了。

「你趴到我的後背上,回到你的空間里去吧,等到了那邊出來就可以在我的後背上。」東方翎天道。

凌祁雪因為元氣損耗過大,小臉兒變得有些蒼白,汗水濕了她的衣服,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狼狽甚至虛弱。

「我不要去!」凌祁雪咬牙堅持。

以前不也是幾次遇到危險,他都是這樣提議的嗎?

她也堅持了下來,最後還不是安全的到達目的地,她堅信這次也可以的。

大碗大碗的灌靈泉水,希望可以幫助她恢復一點元力,可是效果甚微。

但凌祁雪還是咬緊牙關,默默的堅持下來。

結界已經破了一個小口字,凌厲的罡風吹了進來,彷彿一把刀子一樣,割在她的身上、臉上,不一會兒就割出幾道小口子。

這還不是最差的,那些亂流壓得她們的臉幾乎變形。

東方翎天也謹守心神,不敢有半點馬虎,已經到了最後三百米了,可以說這最後三百米比前面七百米都要難過,到了八百米時,他已經不能在分出元力來幫助凌祁雪加固結界,只能專心的控制船隻。

而這時,他們已經把最後的船隻都用上了,若是腳下的這艘船再破裂,他們便再也沒有船來更換了…… 361

可是,他們卻聽到腳下「咯吱咯吱」木質船體斷裂的聲音。

「天天,我們會沒事的相信我!」凌祁雪道,幾次進出混沌世界,她想到了一個好東西——神屋。

自從得到神屋后,它就一直安靜的呆在混沌世界里,只做放置物品用,如今眼看著船體就要分崩離析了,她便想到那個可以千變萬化的東西。

「我相信你!」東方翎天很認真的點頭,俊逸的臉頰上,又給罡風劃破一道口子。

「砰!」

凌祁雪挺不住了,結界在亂流的擠壓之下,終於破碎。

如同一道道刀子一般的罡風在臉上、身上肆意的割,瞬間把二人的皮膚割得全部都是淺淺的小口子,兩個人那美麗的容顏也變得面目全非。

亂流亂竄,幾乎把兩人的臉擠扁,骨頭都快要擠碎。

凌祁雪顧不得臉上的疼,直接把神屋祭出來,意念一動,神屋變成小船的樣子,放到現在這條小船的前面。


「你的好東西真多。」東方翎天擁抱著凌祁雪跳上神屋變化成的小船上。

凌祁雪沒有說話,要不是怕影響視線,她還會把神屋變成四面不透風的封閉式船艙。

一旦偏離路線,他們將會掉入那個深溝之中,所以還是忍者痛好了。

好在罡風只會在身上割出淺淺的口子,沒有造成更大的傷害,凌祁雪乾脆不管了,素手輕輕的搭上東方翎天強勁有力的大手,助他一臂之力,把神屋變化成的小船控制好。

最後三百米,凌祁雪幾乎是痛過來的。

當他們感覺到神屋穿過一個鏡面一樣的平面時,眼前的景象突然一變。

哪裡還有罡風亂流,頭頂上是美麗的藍天白雲,湛藍的海水與天藍的蒼穹遙相呼應,構成一副美麗的畫卷。

幸運的是,神屋沒有被擠碎,他們的骨頭也沒有被擠碎,終於挺過來了!



當神屋變化成的小船平穩的行駛在海面上,二人相視望著對方那傷痕纍纍的臉,都露出一抹苦笑。

「看你現在的樣子,真丑!」東方翎天指著凌祁雪被劃出幾道血痕的臉,取笑道。

凌祁雪二話不說,直接從混沌世界里掏出一面鏡子,擺在東方翎天面前,「半斤笑八兩,你也好意思。」

東方翎天那血跡斑斑的臉上也有一絲動容,還沒有見到過這麼丑的自己呢!

「算了不笑你了!」凌祁雪拿出白玉碗,舀了一碗靈泉水,給東方翎天,「先補充體力吧。」

東方翎天也不客氣的接過去,剛才那場空間亂流幾乎耗盡他所有的力氣,能有機會補充就趕緊補充,前方還有很多未知的危險。

「天天,我們這算是進入了落天大陸的海洋嗎?」

「嗯。」東方翎天惜字如金。

「那是不是我們很快就會到達落天大陸了?」

「你也太樂觀了,落天大陸是弘亦大陸的幾十倍。」

言下之意,落天大陸所管轄的海洋也是弘亦大陸的幾十倍。

那豈不是要花幾十個兩個月,他們才能到達落天大陸,他們豈不是要在海上漂好幾年。


除了海洋還是海洋,一條小船,孤男寡女。

算了,凌祁雪還是不想了,就算是孤男寡女,東方翎天也不會對她生出情愫來,最多是很習慣她而已。

還是努力的控制神屋,快點到達落天大陸,早日找到續情草吧。

「你也別悲觀了,只要一年我們就可以到達落天大陸了。」

「你怎麼知道。」

這話把東方翎天問住了,他也不知道,每當凌祁雪問起,他腦子裡自然就有這些東西。

不過,凌祁雪很快就知道了,東方翎天所言非虛。

每隔幾天,淺藍色的海水帶便會極速流動一天,哪怕沒有人控制神屋,航線也不會跑偏,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牽引著神屋,往落天大陸疾馳而去。

他們臉上身上的傷也全部都好了,凌祁雪又煉製了幾顆養顏丹,把臉上那些細細的疤痕去掉。

讓凌祁雪鬱悶的是,好像他們在弘亦大陸上引以為豪的元靈根本沒用,越是接近落天大陸,他們越感到有股強大的天地威壓壓迫著,讓他們使不出元力來,更別說凌空飛行了。

而且,很多魔獸神機妙算似的,知道他們的實力弱,都跑來攻擊他們。

小金龍在混沌世界里坐不住了,跑了出來。


小金龍身上的鎖龍珠解鎖之後,實力井噴,對付海域里那些實力低弱的魔獸,幾乎是一路碾壓過去的。

自從進入了羅田么大陸的這片海域后,他們幾乎在一路屠殺中度過。

因為每天都有很多魔獸來挑釁,為了活命,他們只能不停的殺·戮,把那些魔獸都殺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