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當時我的保鏢受傷,要下山急救,所以我馬上就下山了,至於他在山上做什麼,呆了多久,我一點都不知道。」溫清清如實說。

毒公子支著下巴,他突然想起早兩天,神族王索林派幾十名弟子搜索聖峰上,這樣看來,葉雄所知道的秘境,極有可能就在聖峰上。

「公子,我要說的全都說了,你能不能把我放了?」溫清清請求。

毒公子繞著她轉了一圈,饒有趣味地看著她,似乎在考慮應該怎麼處置她。

「公子,你剛才說,只要我說實話就把我給放了,你怎麼能說話不算數?」溫清清急道。

「男人的話你也相信,太單純了吧。」毒公子哈哈大笑起來,命令道:「巴圖進來,這女人送給你了,讓你嘗嘗華夏女人的滋味。」

「你怎麼說話不算數?」溫清清大驚失色。

這時候,外面已經走進一名懂華夏語的神族弟子,一臉猥瑣地望著溫清清,激動地說道:「多謝公子賞賜。」

巴圖伸手去抓溫清清,溫清清連忙躲過,吼道:「別碰我,滾開。」

可惜,她一個平凡的女人,怎麼可能抵擋得住,片刻就被那巴圖制服,帶了出去。

溫清清一邊掙扎,一邊尖叫,巴圖惡狠狠地喝道:「你再亂叫,惹來更多的人,到時候干你的人更多,你是不是想嘗嘗一妻多夫的滋味?」

溫清清面如死灰,像行屍走肉一樣,被推搡著進入一個房間。

巴圖將她扔進房間,把門關上,陰悚悚地笑了起來。

緬店女人本來就少,加上黑不熘秋,沒有一個漂亮的。

這個女人絕對是他有生以來碰過更漂亮的一個。

一想到能狠狠地把這女人上一次,他就激動不已。

「寶貝,乖乖束手就範,少吃點苦頭。」巴圖狠狠地撲上去。

溫清清拚命反抗,她一個弱女子,怎麼反抗得了,片刻就被壓倒在床上。

巴圖雙目放光,撕的一聲,將她的衣服撕扯下來,露出玉蔥似的雙臂。

白嫩的皮膚吹彈可破,讓他血脈俱漲。

溫清清緊張之下,突然張口,狠狠地咬在巴圖的手臂上。

「賤人,敢咬我。」

巴圖狠狠一巴掌,把她打飛出去。

溫清清頭腦一片嗡嗡作響,趁她失神之際,巴圖撲上去,把她壓在身上。

溫清清麻木了,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眼睛里一抹淚水流下來。

雖然早就知道,來神族之後要遭遇這樣的命運,但是真正來臨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崩潰。

腦海里突然想起葉雄的話,來神族會是一條不歸路。

她真後悔自己沒有聽從他的話。

就在她準備認命的時候,房間門吱的一聲被推開,一道人影走進來。

毒公子看著上身赤果的巴圖,再看看衣服被撕掉一半的溫清清,淡淡地說道:「巴圖,你出去。」

「公子,你不是把她賞賜給我了嗎?」巴圖很不情願地說。

眼見就要把這女人上了,被人中途打斷,這種感覺讓他非常不爽。

「我不想說第三遍,滾出去。」毒公子再次命令。

巴圖忿忿不平地離開,走出門口的時候,嘴裡小聲嘀咕:「一條喪家之犬,有什麼了不起。」

毒公子原本斯文的臉,剎那間扭曲起來。

嗖的一下,他的身影消失了,下一刻,手已經卡住巴圖的脖子。

「哪怕我是喪家犬,也由不得你來教訓我。」毒公子面目掙扎。

「公子,我知道錯了,饒命……」

話沒說完,只聽聞卡擦一聲,巴圖的脖子直接就被扭斷。

毒公子將屍體扔到地上,哼了一聲,這才走到溫清清身邊。

溫清清縮在角落之中,瑟瑟發抖,緊緊地抱著身體,不讓春光外泄。

「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了嗎?」毒公子望著溫清清,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只要你乖乖聽從我的吩咐,我保證你會活得好好的,誰也別想碰你一下;如果你不聽話,下次面對的就不只是一個男人了。」

「你到底想讓我做什麼?」溫清清快要崩潰了。

「把這顆藥丸服了。」毒公子掌心一攤,上面有顆黑色的丹藥。

「這是什麼?」

「還是我自己動手好了。」

毒公子一手捏住她的嘴巴,輕輕一拍,就將藥丸彈進喉嚨,逼她吞下來。

溫清清拚命咳嗽,但是丹藥已經吞了下去。

「我剛才給你吃的藥丸,五天發作一次,如果不定時服解藥的話,會七孔流血而死。」 兵王棄少 「你到底想怎麼樣?」溫清清竭斯底里地大吼,她覺得自己就要被這個男人折磨瘋掉。

讓人凌辱自己,中途又救自己,他到底想幹什麼?

「你不是一直想幫父母報仇嗎,我告訴你,殺你父母的是神族王,你現在有機會報仇了。」

毒公子說完,陰悚悚地笑了起來。

溫清清獃獃地望著毒公子,突然感覺面前的根本不是人,而是徹頭徹尾的魔鬼。

在他的手段之下,她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未完待續。。) 聖峰上秘境,山崖石洞之中。?燃文????????en`net

葉雄盤坐在地,等待天亮。

昨天進來的時候,裡面恰好是夜晚,他只能在石洞呆一晚上,等天亮的時候再出去採摘靈藥。

對於這片秘境,葉雄一直都不明知這是什麼地方。

一開始,他感覺這裡跟天門後山那秘境一樣,但是後來想想,彷彿又不太一樣。

至少,這裡生機勃勃,不像天門後山那秘地,死氣沉沉的。

從秘境裡面的靈藥情況,他猜測這裡已經百千年沒有人來過,不然的話,不可能有如此多的天地靈藥沒有被摘取。

葉雄吸納天地靈氣,打坐到天亮。

天灰濛濛,他就出發,進入森林。

這一次他有備而來,加上修鍊真元護體,心裡踏實不少。

一路上,他遇到幾隻普通凶獸,廢不少的力氣才解決掉。

半天下來,已經采了四五十株靈藥,裝了滿滿一簍。

逆流1982 一整天下來,他已經摘了五六十株的靈藥,可謂收穫非常大。

把靈藥帶回山洞之後,葉雄開始在石洞修鍊,直接煉化靈藥。

雖然這樣很浪費,但是他不會煉丹,這裡也沒有煉丹的設備,只能將就著。

反正秘境有這麼多的天地靈藥,奢侈一把也無所謂。

在秘境裡面呆了半個月,在煉化了不知道多少靈藥之後,終於有一天,他感覺身體一陣舒爽,整個人彷彿脫胎換骨一樣。

葉雄連忙進入內世界,發現裡面範圍又大了三十米,差不多達到百米。

空氣之中的元氣再加濃郁,可以看到淡淡的紅色元氣,彷彿實質化,瑰麗無比。

這就是鍊氣五階?

不是說鍊氣五階之後,就有機會踏入築基期,會產生質的變化嗎,怎麼感覺除了元氣比起平時濃厚一些之外,跟鍊氣四階沒什麼區別?

葉雄正在奇怪,突然腦子轟的一下,無數景像涌了進來。

岩石,樹木,花草。

周圍百米景象,在腦海之中浮現出來。

「這就是修真者所謂的靈識?」

葉雄頓時又驚又喜,完全沒想到,進入鍊氣五層之後,會有如此大的造化。

難怪之前突破這麼困雄,接連衝擊幾次,都無法成功。

葉雄將靈識散播出去,再次掃過周圍,發現就像能透視一樣,周圍的東西根本就擋不住。

他仔細算了算,靈識範圍正好跟內世界範圍一樣,都是百米左右。

葉雄心念一動,跑出洞口,來到懸崖邊,離寒潭百米左右,再次啟動靈識。

他想試試,靈識能不能穿透寒潭,察看黑蛇在不在裡面,如果不在的話,趁機採摘幾顆清靈果。

霸道男神送上門 靈識還沒探查到寒潭,突然聽聞一聲獸吼

黑蛇嘶的一聲,從寒潭中竄出,狠狠地朝他藏身之處襲來。

葉雄嚇了一跳,沒想到這黑蛇如此厲害,自己只不過探望一番,馬上就被發現了。

他落荒而逃,好不容易才逃進山洞之中,把靈識收起來,不敢再窺探。

這個測試,讓他明白一個道理,就是靈識不是萬能的,如果遇到比自己還強的高手,很容易就被察覺,甚至還會暴露自己的位置。

「看來這靈識不是萬能的,只能欺負一下比自己境界低的人。」

葉雄在石洞躲了很久,直到黑蛇回到寒潭之中,這才敢從石洞裡面出來,小心翼翼地回到離開秘境。

空間轉換,葉雄第一時間就是察看下面的情況。

當看到下面景象的時候,他頓時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下面二三十名神族弟子,傻唿唿地看他憑空的從天而降,一面刁堡表情。

大眼睛登小眼睛,當雙方反應過來,紛紛祭出武器大戰起來。

葉雄殺機大盛,秘境之地,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他施展赤焰術,化成一道道火龍,四下吞噬。

現在他已經踏入鍊氣五階,實力達到這世界修真者的巔峰,區區的弟子,豈能防得住。

片刻之間,神族弟子就死傷大半,剩下的紛紛朝山下逃去。

葉雄乖勢追擊,至到將所有的弟子全部殺光,這才用靈識掃蕩戰場。

很快,他就發現還有兩名弟子在裝死。

葉雄祭出飛劍,將兩名弟子穿胸而過,這才朝山下而去。

在山下小鎮飯館里吃了頓飯,找家酒店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衣服,葉雄直接就朝神族的總部出發。

進入鍊氣五階,他底氣十足,哪怕碰上神族王,他自信以自己此時的實力,就算打不贏,也完全有自保之力。

半天之後,他到了神族總部所在地,約洛城。

約洛城是神族的大本營,不時可見神族弟子,一副傲慢的模樣。

普通的民眾看到神族弟子,全都像躲瘟疫一般,生怕會惹上他們,遇到麻煩。

從中可見,神族在整個緬店國,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

葉雄走進一家餐館,準備吃頓飯,等晚上的時候,再夜探神族。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雖然對方經過喬裝,但是葉雄一眼就認出,他就是天門的大弟子羅軒。

羅軒化裝成三十多歲的島國人,粘著小鬍子,像模像樣。

他叫十份外賣,打包之後,急匆匆走了。

葉雄緊跟在後面,很快就找到他們的藏身之處。

在那裡,他不但看到了天門的人,就連四大古武門派的人都在,加起來足足有五六十人,四派掌門全部都在。

葉雄突然出現,四派掌門頓時又驚又喜,全都圍了過來。

「我們這半個月來,四處找你,沒想到你會在這裡。」洪雷走過來,高興地說道。

「如果你再不出現,我們就準備不等你,自己動手。」洛東流說。

隱門掌主慕容北跟逍遙派的掌門龍三峰,也都圍過來,紛紛打招唿。

一番寒磣之後,葉雄才問:「你們召集在此,不會是準備攻打神族吧?」

「沒錯,明天晚上是最好的機會,神族王要娶小老婆,到時候是他們防禦最低的時候,咱們一起衝進去,逼神族王交出毒公子。」洪雷說道。

「不是大王子娶十老婆嗎,怎麼變成神族王娶小老婆?」葉雄奇怪地問。

「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緬店這邊的人神經兮兮,各種亂套,男婦關係一團糟。」

「神族王娶的小老婆是什麼人,是龍百川的女兒古月嗎?」葉雄問。

「不是,是一名叫溫清清的華夏女子。」洪雷回道。

「什麼,溫清清?」葉雄臉色大變。(未完待續。。) 「葉兄弟認識那名叫溫清清的女子?」

見葉雄反應強烈,洪雷奇怪地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