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

「咳咳……」

一道微弱的咳嗽聲響起,葉子晨順著聲音尋了過去,就看到面色蒼白的古天從地面爬了起來。

「華老,我就知道,你怎麼可能會真的背叛我。」

摸著左胸口的血洞,要是正常人的話可能他已經死了。可是古天他比較特殊,他的心臟是長在右邊的。

可儘管如此,將胸口洞穿這也不是小傷,每一次咳嗽他的嘴裡都會流出不少鮮血。

「楊戩,有沒有什麼療傷的仙丹妙藥。」

「有!」

從懷裡掏出一枚玉瓶,玉瓶中裝著的是一枚淡藍色的藥丸。

「這是我從太白老君那贏來的,仙級九品的丹藥,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就絕對能給他救回來!」

「給我!」葉子晨將手伸了出去,拿到丹藥他就要往古天的嘴裡塞。

「你要是想讓他死的話,就給他吃吧!」諸葛虹緩緩的走了過來,葉子晨眉毛一簇,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古天他不過才堪堪靈體初期,你讓他吃天仙都大補的丹藥……其結果可想而知!」

「那你說怎麼辦!」

諸葛虹輕笑著從口袋裡取出一枚巨大的黑色藥丸,當看到這藥丸葉子晨頓時一愣……

這正是他們養顏往軍區特供的那種療傷葯。

「給他吃這個,足矣!」

將藥丸扔到古天的嘴裡,諸葛虹的手心泛起淡淡的熒光拍在古天的背脊。

丹藥入體,他的臉上就有了很大的好轉。那胸口的血洞也漸漸的癒合,儘管速度很慢,可的確是能感覺到呈癒合的態勢。

做好這一切,她又站了起來朝著古海挑眉道。

「古族長,我們諸葛家有意跟古家結成同盟關係,不知古族長意下如何?」

「願意至極!」

古海淡淡的笑著,能夠拉到諸葛家這樣的盟友,這對將他們古家百利而無一害。

諸葛虹也在這時起身朝著上官雄等人聳肩道。

「一切已經水落石出,你們那些家族的精英是華黎和古離設計所致。華黎已然伏法,至於古離他現在已不適於古家。各位族長還是請回吧,想報仇就去找古離!如果你們還想找古家的麻煩,那你們就準備迎接諸葛家和古家的怒火吧!」

「哼!」

上官雄冷冷一哼,道。

「咱們走!」

嘩啦。

周圍的眾人都扭頭離開,古海也在這時陰沉著臉冷笑道。

「將你們死掉的那個族人的屍體抬走,我們古家可沒那義務幫你們善後!」

「古海,你別得意!」

派出兩位族人將那死者抬走,眾家族齊刷刷的從古家離開。一直緊繃著神經的古家眾人也在這時長舒了一口氣,不少人直接都癱坐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沒有人笑話他,剛才那種情況的確是太過於危險!

「好了,無關緊要的人都離開了,咱們是不是該聊聊正事了?」諸葛虹淡笑著看著目送古天離開的葉子晨,輕笑道,「葉先生剛才說想要介紹給我們諸葛家一個人,不知道您所說的……可是眼前的這位先生!」

「對呀,我剛才聽葉大哥叫他楊戩誒!」

諸葛空明也在這時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旋即目光中帶著崇拜還有一些好奇的開口道。

「他就是二郎神楊戩么?」 第363章無法神降的緣由

天庭戰神楊戩。

這對他們隱世家族來說,可以稱得上是無上的存在。

看著諸葛空明那略帶好奇和崇拜的目光,楊戩有些得意的挑眉道。

「小傢伙,你說對了,老子就是天庭第一戰神楊戩!」

這戰神的稱號引得葉子晨白眼連連,貌似就在不久之前他還讓猴子打過。

「真的?」諸葛空明眨巴著大眼睛懷疑道。

刷。

楊戩的身上泛起一道熒光,當他再度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時,他的身上依舊披上了銀色展架,手持戰戟傲然而立。

「這回你該相信了吧,前一陣子我才剛剛神降,如果你們家族是供奉我的,那麼你應該看到過。」

楊戩有些得意的笑著,可他這話剛一出口,就感覺到周圍的人目光中泛起淡淡的猶疑。

「你們這麼看我幹嘛,老子可沒那閑心騙你們!不信,你們問我兄弟!」

「不不不,大神,我們好奇的是您最近真的有神降么?」古海有些小心的開口,楊戩立即點頭道,「那是當然,我對粉絲維護特別到位的。我可是過過苦……咳咳,反正我對供奉者絕對的關心。一般半個月的時間會神降一次!」

「可……」古海挑眉挑眉道,「可我們已經近百年沒有看到過您的神降了,不光是您,不管是天庭還是地府哪位大神我們都沒有看到過。」

「這怎麼可能!」

楊戩神色一震。

他在天庭可是過了太久的清貧苦日子,就指著供奉者能給他貢獻點道行威望什麼的。

在他最清貧的日子,他甚至有過天天神降的記錄。

可現在竟然有人說他沒神降過,就連天庭地府的其他人也沒有看到過。

「古族長說的是實情,我們這些隱世家族真的已經有近百年沒有看過您們的神降了。」

諸葛虹也在旁邊淡淡的開口,不知為何,葉子晨總感覺這女人不簡單。

不管什麼時候她都一副古無波瀾的模樣,就好比古海,他也是一個大家族的族長,可看到二郎神,姿態就放的極低。

就連碰到那種見習黑無常,他也很是尊重,上下級區分的特別明顯。

可在諸葛虹的身上,葉子晨就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

就如同,天庭地府的人跟她也不過是同級,甚至更低……

楊戩神經比較大條,他也沒太在意諸葛虹的語氣,他現在心裡正琢磨著為何神降沒有落下。

娘的,神降一次的花費可不低……

「你們這裡可有供奉我的祠堂。」

楊戩眉頭一簇,古海頓時連連點頭道。

「自然是有的,您……」

「帶我去看看!」

楊戩眯眼回答,他倒是要去瞧瞧為何他無法神降。以前的花費是小事,他現在也發達了,不差那點。

粉絲效應降低那可是他不願見到的。

天庭的神力有一部分跟信仰者有直接的關係,要是在這樣下去,他的供奉著越來越少,那他就是達到天仙,也不過是空有天仙的軀殼,卻無法發揮出高超的戰力來。

幾經周轉,古族族長帶著比較重要的一些人來到祠堂。

在祠堂上方,赫然是楊戩的雕像。祠堂內打掃的一沉不染,香氣濃郁,在香爐前還插著三根香燭在徐徐燃燒。

「大神,您看……您的祠堂我幾乎派人每隔三小時就派人來一次!」

殊不知,楊戩在進入祠堂的瞬間那雙眸子就變得陰沉的可怕。

咯吱。

拳頭用力的握緊,古海看到這一幕頓時惶恐道。

「大神,是我們有什麼擺放的不對的地方,引您不高興了?」

「呵呵……」

淡漠的笑容從楊戩的口中響起,手中的戰戟用力的朝著那雕像刺了過去。

「大神!」

古海一臉惶恐,就算是諸葛虹都面露動容之色。

親自破壞自己的祠堂雕像,這可是大忌,到底是何事竟然能夠引的他如此憤怒。

砰。

石雕破碎。

一道黑色的霧氣從雕像中飛了出來,瞬間,那霧氣便瀰漫在整座祠堂內。

「楊戩,虧了你竟然能夠發現。嘖嘖,真是可憐。那麼頻繁的神降都讓本尊給收了。」

「魔族!」

楊戩惡狠狠的咬牙,怪不得他們的神降信仰者看不到,都讓這傢伙給阻斷了。

「留下吧!」

耀眼的金光從楊戩的第三隻眼中迸射而出,那霧氣逐漸變得暗淡,漸漸的從祠堂內消失,可祠堂中卻是響徹那霧氣玩味的笑。

「就算你將我留在這裡又能如何!現世隱世家族都有本尊的足跡,你留的過來么?」

「至少在這你碰到老子了!」

砰。

戰戟用力的戳在地面,楊戩徒手朝著黑屋霧氣一抓,一縷黑色的毛髮出現在他的手裡。

噗。

一縷金色的火苗將毛髮燒成灰燼,祠堂內也再次響起玩味的冷笑。

「夠果斷,竟然是直接毀了。我還以為你會想辦法將神降的損失找回來!好吧,既然你發現本尊了,那本尊也就沒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了。本尊會將其他家族的化身抽走,當然……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嘗試著一家家的跑下去。」

「魔族,你們這樣做是想要跟我天庭開戰么!」

楊戩鏗鏘有力的回答,那戰戟更是跺的地面咚咚直響。

「開戰,你天庭也配?」魔頭嘲弄的笑著,語氣中有著不加掩飾的不屑,「當年我們神魔大戰時,你們天庭還不知道在哪!」

「那是老子不在!」

楊戩傲然的抬起頭,手中戰戟遙指虛空道。

「你們魔族老子碰一個打一個,碰倆打一雙。當年要是有老子在,你們魔族說不定現在連種都絕了!」

「別說大話了。」魔頭有些不屑的開口,道,「就你這種水準,當年我魔族鼎盛時期,就算是最低級的士兵都能捏死你!」

……

聽到這話葉子晨面色一震。

魔族當年會有這麼強,楊戩好歹也是人仙大圓滿的級別……

最低級的士兵!

當年的神魔大戰到底是怎樣一番情景。

「呵呵……」

楊戩對此不過是淡漠一笑,豎在地面的戰戟入手,第三隻眼打開。

一股雄風不由自主的從他的身體中緩緩的釋放……

「不服一戰!能打就別比比!」 第364章這方土地由我來保護

濃重的火藥味從這祠堂內蔓延而出。

古海等人已經下意識的將中間的位置讓出來,好讓大神好好發揮,誰料那魔頭卻是玩味的笑道。

「本尊本體處於閉關期,你的邀戰本尊記下了。」

僅存的黑色霧氣從祠堂飛了出去,楊戩不屑的朝著他啐了一口罵道。

「孫子樣,還閉關,真敢打老子給你打成嬰兒!」

眼看是打不起來了,眾人又都回到楊戩的身邊。看著地面破碎的石像,古海不由得眉毛輕挑道。

「大神,這雕像……」

「有時間的時候在重鑄一座吧!」楊戩淡淡的看了那雕像一眼,自己將自己的雕像打碎,他還真是頭一回干。

「那其他家族我們還要去么?」諸葛虹也在這時開口道,「那魔頭貌似說過,現世的家族他都有去過。」

「去,當然要去。魔族人說的話,老子信不過!」

轉眼間,三天的時間悄然而逝。

楊戩這些天可是沒閑著,他跟著諸葛虹各大家族的奔走,也不表明身份上去就給人家供奉的雕像給打的稀巴爛。

其中他還看到幾個供奉猴子的,他還特意給打成了粉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