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子龍很無語,心裡喃喃道:「你怕是沒見過項羽那傢伙跟白扶蘇喝酒有多開心呦。」

「反正你別急,把裝備收回去!」

岳飛遲疑了一下,隨後他便取消了戰鬥狀態,雙手插褲兜里,站在趙子龍旁邊。

青蓮見狀,只是微微一笑。

趙子龍隨後說道:「青蓮,如果真像你說的,都已經計劃好了,那麼接下來就看你了,我們星會暫且不插手。」

「放心吧,公子還說要帶你一起回去呢。」

「嘁,誰跟他一起回!」

岳飛在一旁看著,心裡疑惑道:「公子?公子是誰?」

隨後青蓮雙手握拳,她無奈道:「很久沒動過手了,怕是手生了呢。」

羽·赤炎之瞳 原來,剛剛青蓮一直在甩手,是為了現在出手擋火。

總裁愛妻別太勐 只見青蓮半蹲,身上的皮膚逐漸浮現青色鱗片,額頭也出現一個奇怪的紅色印記,雙眼也變成青色豎瞳。

「蛇妖?」岳飛一愣。

青蓮嘴中蛇信子吐出,她微微一笑。

「五行天地,水通天!」

轟……咔嚓咔嚓……

只見不遠處大山和旅遊區的圍欄處,大地突然裂開,然後水柱衝天而起。

水柱化形,分散成上百條長蛇,然後落回地上。

水蛇落地,又凝聚成屏障緩緩升起。

火焰與那水障相碰,並沒有任何反應。

「擋住了???」岳飛一驚。

原本他看著情況放水柱,以為她異想天開把火澆滅。那火可是高等級的妖火,普通的水怎麼可能澆滅。然後那水柱又化成水蛇,水蛇再化成屏障,本以為會被火海瞬間衝破,結果沒想到那薄薄的一層水障居然擋住了???

一胎二寶:盲妻寵上天 這可真是讓岳飛大開眼界啊。

看來眼前的這隻蛇妖,實力很強,不能小覷。

火焰擋住后,青蓮轉身對著岳飛笑道:「妖怪,可不一定都是壞的哦。」

「妖怪的本性,不會變的。」 似水流年一朝深情 岳飛搖搖頭說道:「既使你現在是好的,但是,說不定以後就會變壞,這事誰都說不準。」 火焰被擋住后,白扶蘇也知道了外圍已經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現在就只剩下你了。」白扶蘇冷視著石浩,「你們整個青山寨的人和蠱蟲,應該都已經被消滅了吧,接下來,就只剩下你所待的這個小屋子了。」

石浩所待的這個房子不知道施加了什麼法術,能立在火海之上不受影響。

「嘿嘿嘿嘿,你不會想著一個人來對付我吧?」石浩冷笑道:「實話告訴你,剛剛我已經讓長老們把魔蠱全都放出來了。」

「就算放出來了,也會被我這凰火燒完了,而且你的族人也都被燒成灰燼,這附近已經沒有第二個生命氣息了。」白扶蘇微微一笑道:「當我知道魔蠱出現的時候,這一切計劃我就已經安排好了。」

「凰火,真是大手筆啊,當年一戰,姬家古族都沒捨得把那凰火放出來,不過你一個敖家古族的人,為何會有這禁火呢?」石浩咧著嘴,邪笑道:「你就是那個古族之恥,被趕出族群的那個雜種吧?嘎嘎嘎嘎!」

白扶蘇沒有回答,只是一臉平靜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古族之間的事情的?」

「你別管我怎麼知道,我可是一直在找一個強大的容器來培養我的終極魔蠱,現在我覺得你就是那個最完美得容器……來,我可以幫助你滅掉所有古族,跟我一起,嘎嘎嘎嘎!!!」

白扶蘇雙拳緊握,捏的指節發白,骨頭髮出咔嚓響的聲音。

「今天你必死,我說的。」

「來試試?」

龍鳴震天

雙袖上的龍紋鳳紋皆活了過來,從袖子上遊走到了胸前,一龍紋一鳳紋相互交融旋轉。

白扶蘇雙眼為金色,頭髮為白色,身上的龍鱗浮現。

這是白扶蘇自華夏開國以來,第一次以這樣的姿態出現。

「當年我能卸掉你一隻胳膊,如今我也能廢掉你整個人!」

「真是口氣不小。」

只見石浩身上也浮現出紫色的硬甲,甲殼上還冒著黑煙。

「告訴你,我把所有魔蠱都吃掉了,我的族人,也都被我吃的一乾二淨,那些長老,全部都自願成為我的養分,為了史上最強魔蠱……他們……都成為了我力量得一部分!」說完,只見那甲殼和黑煙,全都變成了一張張猙獰的臉……

「殺了他!」

「為了種族!」

「殺!」

「魔蠱!」

……

一張張臉全部嘶吼起來,那詭異的情形讓白扶蘇看了都覺得很難受。

「真是一個變態族群。」白扶蘇冷聲說道:「我會為民除害的。」

話音剛落,白扶蘇一個順身,突然出現在石浩身後,兩人都站在這個小房子的門口,「我知道你的身體並沒有恢復,當年姬家的神器重傷了你,那傷口是不會好的。」說罷,白扶蘇左手握拳,火焰包裹,直接形成龍爪的形態。

一爪破空,火光一閃,直接把石浩分成三瓣!

「那傷口會不斷侵蝕你的生命力,即使過了幾百年,你也不可能恢復過來!」白扶蘇看著石浩的屍體。只見那分成三塊的屍體突然化成液體,然後在房間里重新凝聚出來。

不過石浩身上黑煙中的一張臉,突然消失。

白扶蘇微眯雙眼,他笑道:「果然,利用別人的生命力來補充自己,你真是個無比自私的人!」

「嘎嘎嘎,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還不懂嗎?」說完,石浩直接衝出,白扶蘇瞬間離開房子,手一抬,地面上的火海瞬間衝起,直接把飄在半空中的那個房子給燒毀。

石浩渾身著火,落入火海之中。

但是他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依舊邪笑著,抬頭看著空中的白扶蘇。

只不過石浩身上的臉。卻不停地在慘叫著……

白扶蘇眉頭一皺,他發現所有攻擊,全部都被其他生命給吸收掉,而對石浩沒有任何影響。

「真是個可惡的東西……」

「嘎嘎嘎,謝謝誇獎!」石浩一張嘴,一口黑色的液體吐出。

白扶蘇一個俯衝側身,躲過黑色液體,然後繼續沖向了石浩。

「我可是即將成神的人!都怪你們這群雜碎,阻止了老子!」石浩一聲怒吼,只見他身上的臉,全部都張大了嘴。

呼!!!

黑煙從他身上幾十張臉的嘴和眼睛中噴出,白扶蘇立馬反應過來,迅速後退。

那黑煙以前他見過,毀滅性極強,上面附帶的毒素,基本無藥可救。白扶蘇課不會傻到和一個滿身是毒蟲的人硬碰硬。

更何況,那可是魔蠱。

魔蠱的容器是什麼?

是妖怪!

在白扶蘇沒有弄明白石浩用的什麼妖怪煉蠱之前,他不會輕易暴露實力。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在任何時候,都不能輕易的暴露自己全部底牌。

留後手,出陰招,這可是以前的一位老朋友交給他的。

白扶蘇眼見那黑煙擴散,他雙手合十,突然一身大喝!

凰火滅世!

只見整座山的火焰全部回收聚集,然後在黑煙周圍形成了一個超級大的火球把黑煙和石浩包裹在裡面。

白扶蘇慢慢後退。

另一邊的山下

眾人一愣。

「火怎麼退回去了?」岳飛奇怪的問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啊!」

突然,青蓮一驚,她連忙呼喊道:「拿出你們全部的防禦性手段,全力保護整個大青山,不能讓能量外泄!」

趙子龍一愣,她立馬召喚出招架,手中龍騎槍現,一槍插入地上。

「龍騎陣!」

只見龍騎槍張開一個能量盾,逐漸擴大,一旁的岳飛也掏出自己全部得符紙,到處貼符。

青蓮也收回水通天,然後把水通天化形成一個大罩子,緊緊的扣住了整座山。

「那傢伙到底想幹嘛!」趙子龍慌忙問道。

青蓮搖搖頭,「恐怕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公子要施展禁術……」

「我靠!擋不住豈不是整座山都全完了!」

「只能儘力擋住,不能讓裡面的能量泄露出來!」青蓮眉頭緊皺,她才不管大青山和大青山外面的人怎麼樣,她只擔心,山裡面的白扶蘇,會不會有危險。

青山寨內。

火焰凝聚完成。

白扶蘇冷冷一聲。

「炸!」 炸!

一聲輕喝,火球炸裂。

巨大的能量瞬間把整片區域的大青山全部夷為平地,整塊區域的地平直接下降了數十幾米……

能量不斷擴張,幾秒便到達青蓮他們的保護罩處。

能量與能量罩剛一接觸,便被衝破。

趙子龍和岳飛直接倒飛出去,青蓮也在極力阻止,但是那能量的強大,不是她一個人就能阻止的了的。

「糟糕,擋不住了!」青蓮想後退,可是她卻在心裡告誡自己,這是公子拜託自己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不能放棄!

「啊啊啊啊!!!」青蓮雙腿化成粗壯的青色蛇尾,她仰天長嘯一聲,那水通天居然頂著那火焰能量往後挪動了幾分。

可惜,姬家的聖火可不能那麼容易就被克制的。

凰火。

乃是姬家祖祖相傳的聖火,只有每代有潛能的族人能獲得聖火的洗禮。

而像姬沐雪這樣身份特殊的人,才能擁有一團蘋果大小的凰火護身。當然,姬沐雪把著凰火送給了白扶蘇……

如果被姬家知道了,可能會不惜一切代價把白扶蘇殺掉,並把凰火帶回來。

如果不是因為魔蠱的影響極大,白扶蘇也不會輕易的把姬沐雪送出的凰火拿出來的。

火焰回收,重新回到白扶蘇得手上,化成一團小火球。

因為白扶蘇手裡拿著凰火本體,所以才不會被剛剛得能量爆炸傷及絲毫。

只不過白扶蘇看著手中的凰火,他苦笑道:「恐怕最近很長一段時間內,姬家都要來找我麻煩了……」

看著周圍已經空無一物,白扶蘇隔著老遠就看到邊界處有一個弱的快要消失的屏障。



白扶蘇迅速衝過去,因為那裡,正是青蓮他們所在的地方。

「呼……呼……」青蓮跪在地上,她的膝蓋都已經深入地下幾十厘米處,身上的衣服也都破爛不堪,嘴角的血液不斷的從下巴滴到地上。

趙子龍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她知道,剛剛如果不是青蓮拚命保護,恐怕整個旅遊區上千人都要死……

「青蓮……」趙子龍強忍著身上的疼痛,踉踉蹌蹌的跑過去。

突然,一個白色身影閃過,白扶蘇半跪在青蓮身旁,一手輕輕放在青蓮的背後,頓時,青蓮全身都散發出微弱的光。

「辛苦了……謝謝你。」白扶蘇看著青蓮,十分擔心的說道:「你好好休息吧,接下來交給我了。」

「呼……呼……」青蓮艱難的睜開眼睛,她的頭髮散亂,剛剛那基本上是用盡了她全部得力氣。

「公子……」

白扶蘇鬆開手,也跪在地上抱住了青蓮。

「別擔心,有我在……」

感受到白扶蘇胸口的溫度,青蓮微微一笑,然後沉沉的睡了過去。

趙子龍站在一旁,就這麼靜靜的看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