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對付滅霸狂聖?」

「你和滅霸狂聖有什麼仇?」

「你來自哪裡?」

……

三位玄冰翼龍老者不約而同說出了自己內心的疑問。

楊嘯也不隱瞞,說道:

「說來話長,如果三位前輩允許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坐下來詳細說說?」

「……」

三位老者無語,看看楊嘯,又彼此看了一眼,交流了一下眼神。

楊嘯笑道:

「你們三位的修為都比我高,難道還怕我一個人不成?」

「笑話,老子會怕你?」

剛才和楊嘯交戰的玄冰翼龍老三立即對楊嘯翻了一個白眼,氣沖沖地說道,雙手一擺,又做出了要打架的手勢。

作為玄冰翼龍老三,剛才和楊嘯幾乎打成了一個平手,他很是不服氣,尤其是被大哥和二哥在一旁圍觀,自己幾百年的修為,居然不能碾壓一個三十齣頭的毛頭小夥子,這老臉真是沒地方放啊。

玄冰翼龍老大對著老三擺擺手,

「三弟,你急躁個啥?」

「三弟,你剛才和這小傢伙打了有一百個回合吧?」

我是一個原始人 玄冰翼龍老二在一旁笑道。

老大和老二對楊嘯並沒有惡意,甚至還有幾分欣賞。

作為荒古大陸的頂尖強者,能夠遇到一個如此年輕修為如此高的人,內心不由得有幾分欣賞和憐惜。

只要不是敵人,就沒有必要刻意致對方於死地。

更何況,楊嘯說不是巫星的人,還要對付滅霸狂聖,而他們對滅霸狂聖的一直心存厭惡,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不過,強大如玄冰翼龍,也無法打破當年恆光帝國設置的結界,無法突破結界進入到巫星世界去追殺滅霸狂聖,他們只能留守在荒古大陸。

好在數萬年來,巫星世界也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進入荒古大陸,並不能對荒古大陸構成威脅,大家一直相安無事。

「二哥,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打不過這小子?剛才哪有什麼一百個回合啊?最多三十個回合,」

玄冰翼龍老三有點急了,

「來,小子,我們再打一次,我這次當著大哥二哥的面,十招…嗯,不,二十招…不,三十招之內,必定打敗你,我這次不會手下留情了。」

玄冰翼龍老三對自己能在多少回合內打敗楊嘯,內心也是沒有底,說少了,怕打不過,說多了又怕大哥二哥笑話,說話之間,臉色有些尷尬。豆子書城

玄冰翼龍大哥擺擺手,笑道:

「三弟,幾百歲了,還和一個年輕人計較?」

「我……」

玄冰翼龍大哥不理會老三,對楊嘯說道:

「小老弟,既然如此,你跟我來。」

說完,轉身向不遠處的一棟宏偉的宮殿走去。

楊嘯看了一眼玄冰翼龍老二,

老二微微一下,點點頭,轉身和老三一起走向附近的宮殿。

楊嘯便跟在身後。

宮殿雖然已經破損,但是仍然難以掩飾曾經的宏偉。

楊嘯進入大殿,裡面金碧輝煌,一塵不染,無論是石階,牆壁,還是傢具擺設,細節處都透露出不凡。

楊嘯知道,大殿雖然荒廢了多年,但是一直被玄冰翼龍以秘陣玄法保護,沒有他的允許,一隻鳥都飛不進來,一粒塵埃也無法降落。

「這裡就是恆光帝國曾經的皇宮大殿。」

老二沒有回頭,大聲說道,像是有意告訴楊嘯這裡的歷史。

玄冰翼龍老大在一個暗黑色透著玄光的寬大茶桌旁坐下。

老二老三也依次坐下。

楊嘯也跟著坐下。

玄冰翼龍老大伸手一揮,一套暗紫色茶具出現在了茶桌上,那是他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來的。

也不見老者有什麼動作,四隻茶杯分別飛落到了楊嘯和其餘三個老者面前。

一道赤色液體從茶壺中飛出,落到楊嘯面前的茶杯中,正好滿滿一杯,一滴不灑。

一道熱氣冉冉升起,

一陣幽香散開。

楊嘯頓時感覺到一陣心曠神怡,知道這不是普通茶。

「好香!」

楊嘯贊道。

玄冰翼龍老二哈哈一笑,說道:

「小老弟,這是我們荒古大陸特有的玄天神茶,普通人喝上一杯,洗髓伐骨,王級之前的基因進化可以滿級,嘗嘗,」

玄冰翼龍老二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對於已經是聖級至尊的玄冰翼龍,這種玄天神茶已經很難起到快速進化基因的左右,只不過,他們已經喝習慣了。

基因進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尤其是到了帝級境界以上,進化的速度越來越慢,需要的能量也越來越多,要想有所突破,除了自身的基因天賦和勤修苦練之外,必要的能量補給也是不能缺少的。

荒古大陸最高峰玄天峰之上,有數十顆萬年以上的神樹,其中一棵樹估計有幾十萬年以上,經歷天地精華洗禮,整棵樹已經玉化得晶瑩剔透。

這棵玄天神樹三十年開一次花,三十年結一次果,果實三十年才能成熟,吸收天地精華,世間難得的寶物。

玄天神茶便是採集這些樹上的樹葉泡製而成,其基因進化能量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在荒古大陸,目前除了玄冰翼龍家族,任何別的妖獸都無法享用這玄天神樹的茶葉和果實。

楊嘯端起茶杯,送到唇邊,輕輕吸了一口,一股暖流猶如大江之水奔騰而入,直衝丹田,然後遊走四肢百骸,

全身那叫一個舒坦!

以楊嘯現在帝級高級境界的修為都能感受到如此強力的能量衝擊,可見這玄天神茶蘊含的進化能量的確不凡。

這麼好東西,趕緊喝下。

楊嘯一飲而盡,頓時趕緊強大的進化能量猶如滔滔江水在體內奔騰咆哮,滋潤著全身筋骨,每一處毛孔。

玄天神茶的能量體驗比起神都書院的地獄修鍊場的能力還要強大的多。

作為皇級高級境界,接近帝級境界突破的楊嘯,天玄神茶的能力在體力奔涌了一瞬間,也就慢慢消失了。

楊嘯輕舒一口氣,放下茶杯,望了一眼對面的玄冰翼龍老大,心想,作為客人,至少也要喝三杯吧?

哪知道一望之下,發現茶桌上的茶壺都不見了,

楊嘯剛放下的茶杯也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吸收進入了玄冰翼龍的手中,瞬間進入空間戒指,消失不見。

楊嘯一臉懵逼,

我去,太小氣了吧,才一杯茶? 玄冰翼龍三位老者看了一眼楊嘯的表情,先是一愣,隨即都是呵呵一笑。

老二笑道:

「小子,你不是想喝第二杯吧?你想得可真美啊,你當這是河水?」

老三冷哼一聲,說道:

「這玄天神茶極為珍貴,數量極少,就算老夫我也不是每天都能喝上一杯的,你還想一次喝夠?」

楊嘯只是從玄天神茶的能量強度感知到這東西很不錯,至於是否珍稀他也不知道。

在這荒古大陸,有很多天材地寶,在外界看來也許是珍稀的,但在荒古大陸或者又是普通的。

玄冰翼龍老大則說道:

「小子,茶也喝了,是不是該說說你的事情了?」

楊嘯也不好再糾結玄天神茶,否則就顯得太沒有格局了,當即點點頭,

「多謝三位前輩信任,讓晚輩有機會述說我的故事……」

楊嘯花了半個小時,簡要地將矮星人進攻巫星,巫星人慘遭屠殺,自己為了阻止矮星人的入侵,冒險來到矮星的經過說了一遍。

楊嘯沒有說自己其實是地球人,怕扯來扯去扯不清楚,多生枝節。

玄冰翼龍三位老者聽著楊嘯的傳奇經歷,也是驚嘆不已。

「什麼,你還混入了矮星神殿,成為了神殿長老?」

「小子,厲害啊你,老夫佩服!」

「哈哈,滅霸狂聖如果知道你來自巫星,不知道會不會吐血啊?」

……

三位玄冰翼龍老者在了解了楊嘯的身份之後,對楊嘯的戒備之心消除了不少。

只要楊嘯不危害荒古大陸,不謀求重新建立恆光帝國,他們便沒有必要和楊嘯為敵。

玄冰翼龍老大看著楊嘯,

「小子,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按照我的估計,滅霸狂聖這幾十年一直在閉關修鍊,現在應該已經進化到了聖級至尊境界了吧?

以你現在的境界,就算是擁有斬神刀,恐怕也不是滅霸狂聖的對手呢!」

老二和老三點點頭,三人一起看著楊嘯。

楊嘯一瞬間想起了十年前離開地球的時候,地球被巫星人入侵,人類幾乎一夜之間幾乎被屠殺滅絕,十不存九,

而在矮星入侵巫星之後,巫星人也遭受了同樣的命運,

楊嘯離開巫星的時候,巫星的主要國家都已經被滅亡,基因商店大長老古博帶著大龍帝國,白象帝國和飛虎帝國等精銳力量在巫星和打游擊戰,艱難地阻擊矮星人全面侵佔巫星的企圖,

楊嘯突然又想起了龍靜,還有自己和龍靜的兒子,一別數年,不知道他們現在怎樣了,

又莫名想起了地球,想起了自己在地球上的妻子家人朋友,不由得百感交集,長嘆一聲,語音略帶悲壯地說道:

「三位前輩,晚輩不才,雖然我的基因進化境界沒有滅霸狂聖高,但是,我作為巫星人,巫星是我的家園,我不能看著自己的家園被矮星人侵佔,自己的親人被矮星人屠殺而置身事外貪生怕死,

只要我楊嘯一息尚存,只要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就不會放棄阻止矮星人入侵,拯救家園,」

說到這裡,楊嘯很激動,站起來,對三位玄冰翼龍老者深深鞠躬,說道:

「晚輩來荒古大陸借斬神刀,就是為了阻止滅霸狂聖入侵我的家園,拯救我的家人同胞,

我也知道,很久以前,荒古大陸也曾經發生恆光帝王大量屠殺高級妖獸,嚴重破壞了荒古大陸的生態平衡的悲劇,給荒古大陸的高級生靈帶來了無盡的痛苦,

如果能夠得到三位前輩的幫助,晚輩願意拼了性命,以一己之力去阻住滅霸狂聖,讓矮星人類和荒古大陸神獸之間不再有戰爭和殺戮。」

楊嘯說完,無比真誠地看著三位玄冰翼龍老者。

三位老者也都看著楊嘯,大殿內一片死寂。

對於眼前三位老者老說,他們從來沒有見識到一個來自人類的朋友會有如此的膽魄和霸氣,他們被楊嘯的氣勢深深折服了。

「哈哈哈……」

片刻之後,三位老者相視一笑,隨即朗聲大笑,笑聲穿透大殿,直插雲霄。

玄冰翼龍老二拍了一下大腿,大聲說道:

「好小子,好氣魄,好膽略!」

老三此時對楊嘯的不快也消失殆盡,笑道:

「臭小子,你真敢說啊,憑你一人之力,你能打敗滅霸狂聖?」

神祕總裁很不純 老大用手捋了捋白色的長鬍須,面帶深意地看著楊嘯,

「小子,既然你有這個志向,老夫就成就你。」

老大扭頭對老三說道:

「三弟,把斬神刀拿出來,送給他。」

老三看了一眼老大,望著楊嘯,有些遲疑。

楊嘯現在已經擁有了戰神金甲和御風靴,如果再擁有斬神刀,裝備三件神器,將會激發額外的基因進化能量,讓楊嘯成為一名具備真正聖級至尊戰力的超凡強者。

這是一個不得不謹慎的事情啊!

看到老三的遲疑,一旁的老二笑道:

「三弟,就算這小子擁有了斬神刀,他難道能夠打贏我們三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