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雲剛還想再出手,結果卻驚駭的發現,他無法控制身體了。

此刻他才注意到,葉偉的手正放在他后脖頸位置,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張雲剛驚駭的看著葉偉。

「學你啊!不過我這一針可出名了,曾經有部電影,就用這一針命名的,這就是龍之吻!」

啪!

一聲輕微到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葉偉把刺入張雲剛脖頸后的銀針折斷了。

這時九爺推門走了進來,葉偉頭也沒回的離開了。

「九爺救我,葉偉要殺我!」

到了現在張雲剛,依舊沒有反應過來。

九叔冷冷的看著他,「我已經放你走了,只要你回到燕京,回到你師父身邊,什麼事情也不會有,為什麼還要招惹葉先生!」

「九爺,他就是個人渣、殺人犯,為什麼袒護他?」

九爺陰沉著臉,「我跟你說過,我只是暫時管理國醫堂,直到它真正的主人出現!」

直到此刻張雲剛才反映過來,「他就是那個繼承衣缽的人!」

「你明白的太晚了,他用出龍之吻,就是希望你永遠閉嘴。」

「九爺,不要啊!救救我……救救……呵呵呵呵……」

說道最後,張雲剛喉嚨里只能發出一陣陣呵呵呵的聲音,呼吸也變的粗重起來,整個臉紅的發黑。

僅僅是兩分鐘后,他的口鼻耳中就有大量的血流出來。

此刻不知從什麼地方跑出幾個黑衣人,九叔的臉色非常難看的瞪著他們。

「我還是那句話,今後不要讓葉先生再出手,如果再發生,你們知道後果的!」

九叔說完這番話,黑衣人已經把張雲剛裝進了屍袋中,抬著離開了。

醫女狂炸天:萬毒小魔妃 ……

葉偉推開病房門,孩子已經睡著了。

冷靜下來的趙倩,看到葉偉雖然有些厭惡,但看在他救了孩子的份兒上,她並沒有發作。

「謝謝!」

葉偉聞言苦笑搖頭,「他是我兒子!」

「他不是!」趙倩冷著臉反駁道,「他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

「好,你說的都對,我都聽你的!」葉偉不想跟趙倩吵架,「我只是想跟你好好的談談!」

「咱們沒什麼好談的!」趙倩說著就往外推葉偉。

無奈的葉偉,看了一眼孩子,轉身想要離開。

他已經很知足了,最起碼趙倩能跟他說上兩句話了。

「等一下!」

趙倩突然想起,之前接到燕京某個綜合醫院的訂單,而對方有個附帶的要求。

這名醫藥代表常年感冒,一年到頭沒有一天是正常的。

所以對方提出,任何一家醫藥企業,如果能治好他的病,最終的大訂單就落在哪家公司手裡。

於是趙倩很不情願的說道,「求你個事兒,我有個客戶,得了種奇怪的病,之前也在國醫堂看過,但卻沒有治好。你醫術這麼好,能不能幫他看看?」

葉偉想都沒想,很乾脆的說道,「你說出他的名字,我去調閱一下病例!」

趙倩說出了對方的名字,「劉德顯。」

「我知道了,等我消息。」說著葉偉離開了。 葉偉一刻也沒耽擱,直接找到九叔,要來劉德顯的資料。

九叔不疑有他,只是幫著葉偉進行病情分析。

大叔要逼婚 「寒濕入體,伴隨體虛,就會出現這種情況。當初對方很不配合治療,所以沒能治好!」

葉偉聽著九叔的陳述,一遍遍的看著病例。

第二天,趙倩被電話吵醒,接通後葉偉只說了一句,「你什麼時候去,叫上我!」

葉偉居然答應了,趙倩露出一抹笑意,但很快就收斂了。

「謝謝你,不過你不要想多了,我只是請你幫忙,會給你報酬的!」

葉偉無奈的苦笑,說道,「我懂!」

掛斷電話后,葉偉來到ICU外,又要給趙永剛針灸了。

今天趙永剛情況很好,有專業的護士護理,沒了柳君如的絮叨,他的精神好了許多。

葉偉可以看出,趙永剛手術后的這幾天,過的並不好。

「謝謝你!」

趙永剛有了說話的力氣,簡短的對話已經不是問題了。

「客氣了,您不用謝我的!」

葉偉說著,取出銀針,而這個時候ICU里專用的視頻電話響了。

妖孽美男十二宮 接通后,屏幕上出現了柳君如那張滿是怨念的臉。

「老頭子,你還好嗎?這裡護士不讓我把飯送進去,你吃的還行嗎?」

趙永剛不說話,葉偉此刻說道,「病人現在很好!」

柳君如一看葉偉也在,心裡就不平衡了,大喊道,「你個殺人犯怎麼進去的,你想對我家老頭子做什麼,你給我出來!」

趙永剛聞言臉色大變,用沒受傷的那條胳膊,費力的拍下的通話按鈕。

下一刻病房裡安靜了,趙永剛露出一臉享受的笑容。

柳君如在ICU外徹底黑了臉,而在她身後還站著兩個人。

那是柳君如的弟弟柳建明,和他的老婆王梅。

「葉偉!你給我出來了!」

王梅說話時,肥滾滾的肚子都在顫。

柳建明也很吃驚,罵道,「這窮鬼現在回來,小倩有啥反映,可不能讓他們再走到一起了。有孩子也不行!」

柳君如冷笑著說道,「不怕,小倩都跟吳然訂婚了,翻不出什麼浪花!」

「要我說,讓小倩把那個拖油瓶給這小子,病懨懨的小崽子不知道哪天就死了,養著幹什麼?」

王梅的聲音很大,周圍不少人都聽到了。

聊了一會兒,王梅給了柳建明一個眼色,然後大肥臉上就擠出個笑容。

「姐,建明有事兒跟你說!」

柳君如對他們太了解了,這兩口子有一雙兒女,兒子幾年前結婚,彩禮錢還是她這個姐姐掏的。

現在不用說,應該是女兒要出嫁了吧!

「這次要多少?」

柳君如絲毫不給他們留面子,直接說了出來。

柳建明還在猶豫,聽到姐姐這麼說道,立刻報出了個數。

「一百萬!姐,你也知道您侄女,是嫁入豪門,京城的閆家。所以我不想她嫁過去,被人看不起!」

聽到「嫁入豪門」幾個字,柳君如的心都在滴血。

要不是未婚生子,就趙倩的容貌想要嫁入京城豪門,那也不在話下。

就在這時,葉偉走了出來,準備去找趙倩。

然而走出ICU后,直接碰到了柳君如他們。

剛剛受了刺激的柳君如,當場就爆發了,抬腳就向葉偉踢了過去,而後就是一巴掌甩在了葉偉臉上。

「你他嗎的是故意的吧!你個殺人犯窩囊廢,我家老頭子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要你坐牢!」

葉偉本想躲過去的,但是趙倩抱著孩子突然出現在走廊的拐角,讓他一下愣住了。

王梅這時走了過來,略帶譏諷的說道,「大姐,這就是當年拐走小倩的傢伙?還挺俊俏的,不過可惜了,沒家世沒背景,還是個孤兒。」

「對啊!還沒本事,要是有本事的話,做個倒插門女婿還不錯!」柳建明陰陽怪氣的幫腔道。

葉偉沒有說話,更沒有反駁。

這讓柳君如很不過癮,她是人來瘋,她希望葉偉還嘴。

「說話!怎麼沒話可說了?」

柳君如就像教訓自家下人一樣,又是一耳光打了上去。

一些病人家屬看不慣,想要上前制止,結果被其他人拉住了,紛紛的躲開了。

畢竟柳君如的樣子太凶,大家都怕一個不小心殃及池魚。

「你瞧瞧你這窮碧樣,真不知道你出獄后,怎麼還有臉去找小倩,你難道就不覺得丟人嗎?」

又是幾個耳光下去,葉偉依舊沒有還手,原因很簡單,趙倩正看著他呢。

王梅有些看不下去了,在一邊說道,「大姐,可以了。畢竟這傢伙也給小軍頂過罪……」

「那又怎麼樣,他如果沒禍害我家小倩,我能讓他去頂罪!」

柳君如順口說了這麼一句,再次給了葉偉幾個耳光,然後就被柳建明拉開了。

「你傻了!趕緊走啊!」

聽到柳建明的話,葉偉默默的離開了。

而柳君如依舊在背後罵著,只不過葉偉的嘴角掛著冷笑。

在他走過拐角后,趙倩的聲音傳來,「我舅媽說的都是真的?」

葉偉不想回答,只是頓了一下,繼續向前走。

趙倩抱著多多追了上去,怒道,「你說話啊!」

「你讓我說什麼?」

葉偉站在那裡,回頭看著趙倩。

「當年你可以直接告訴我的,你怎麼不說啊!」

趙倩很激動,多多被嚇的趴在媽媽懷裡不敢動。

葉偉走到她面前,輕輕的抱過孩子。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多多居然不排斥葉偉,很乖巧的讓葉偉抱著。

趙倩沒有阻止,她只是默默的流著淚,臉上卻掛著苦澀的笑。

「小傢伙,咱們回病房!」

葉偉抱著多多,大步在前面走著。

趙倩抹著淚跟在葉偉身後,等他們回到病房后,還不等他們說什麼,多多居然說話了。

「叔叔你就是我爸爸吧?」

多多稚嫩的聲音響起,讓葉偉和趙倩都很吃驚。

「多多,你聽誰說的?」趙倩陰沉著臉問道。

多多有點害怕,卻是緊緊的摟著葉偉的脖子。

「是吳爸爸說的,他說我是個小野種,還說我的親爸爸是殺人犯。剛才外婆說這位叔叔是殺人犯,我就覺得他是不是我爸爸……」

說道最後,多多撇嘴哭了起來。

胳膊卻是摟著葉偉的脖子,怎麼也不肯鬆開。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趙倩哭了,該死的命運是要玩死她啊!

雖然之前母親柳君如沒有直接承認,但是那話中意思已經明確了,葉偉坐牢的確是替趙軍頂罪。

而且趙倩也很清楚,弟弟趙軍的學習成績一直都不好,怎麼可能有國外的大學錄取他。

想明白這些,她心裡滿是委屈。

……

吳氏製藥董事長辦公室里,吳然站在辦公桌前,臉頰上有著明顯的巴掌印。

吳洪剛花白的頭髮,臉色陰沉的盯著吳然,沙發上坐著桑彪,正冷笑的看著他們。

「吳叔你這打歸打,這錢是不能少的,這利息可是一天一百萬,我勸您越早還越好!」

吳洪剛冷冷一笑,看向桑彪,「秘書,帶桑先生去財務!」 桑彪拿著支票回來的時候,吳然依舊站在那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