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舒吉塔的手機又響了,自然是於一龍打來的。

「於一龍,你好大的膽子,這是犯法的知道嗎?」舒吉塔先聲奪人地對著手機大喊。

「犯法?哈哈……」於一龍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你開什麼玩笑?我犯什麼法了?我好好待在家裡啊!犯法的是你們,我剛才聽到有人報警,好像是紅娘飯店發生了持槍行兇事件,你的那位哥哥很厲害啊,他是什麼來頭?」

「你……」舒吉塔有些慌了,開槍是大事,他也擔心彭翔因此受處分。

「怎麼……怕了吧?那你們現在調頭向回走,或許我能給你們一條生路,否則……前面有警察等著你們,你這個鎮長不會包庇罪犯吧?」

張鵬飛一把搶下手機,說:「於一龍,如果你現在去警方自首,把你這些年的罪行全部講出來,或許我能放你一條生路,賣你父親一個面子!」

「你是誰?」

「我?呵呵……買石頭的客商而已……」

「你到底是什麼人?」

「一個來收拾你的人!」

「哼,能收拾我的人還沒出世呢!」

「於一龍!於臣這輩子不容易,外表清正廉潔,是一位好乾部,怎麼生出來你這麼一個兒子?」

「你……你……」於一龍完全被張鵬飛嚇住了,張鵬飛利用的是心理戰,目的就是讓他產生恐懼。

「於一龍,於臣快要退了,你不想他晚節不保吧?」

「你是紀委的幹部?」

「呵呵,你以後會明白的,考慮考慮我的話吧,現在去自首,或許……」

「只要今天晚上我把你留在青水,我就是勝者,你沒機會了!我不管你是什麼人,或許你是一位高官,但是……這是在青水,即使在整個龍山,還沒有人能拿我怎麼樣!」

「那好吧,咱等著瞧!」

「等下!」於一龍叫住張鵬飛:「你就是舒吉塔的靠山,對不對?她那麼年輕就當了鎮長,是你幫的忙對不對?」

「可以這麼說……」

「呵呵,那你應該是很大的官吧?」

「比你父親官大,信不信?」

「我信,但我還是那句話,這是我的地牌!」於一龍說完就放下了電話,他知道這個沒見過面的對手不簡單,再說下去會露怯的。

張鵬飛把手機還給舒吉塔,對彭翔說:「前面肯定有警察攔著我們,你說我們最好的辦法是什麼?」

彭翔想了想,說:「我覺得您給崔明亮打個電話?」

「這是青水,不是江平啊,天高皇地遠……」

「那……」彭翔又想了想,說:「我們衝過去?」

「有把握嗎?」

「啊……您真要衝?」彭翔沒想到領導真敢這麼干。

「有沒有把握?」

「這個……」彭翔有些猶豫,「要跟據現場情況而定……」

「有沒有把握?」張鵬飛繼續逼問。

「好吧,我有把握。」彭翔雙手捏緊了方向盤,「我想他們肯定埋伏在青水縣通往龍山市的高速路口,只要衝上高速,我就有辦法!」

「好!」張鵬飛滿意地點點頭,「他們肯定想不到你敢硬闖,這就是你的機會!」

「明白!」彭翔摸了下腰間的對講機,向後面的老虎說明了情況。

李鈺彤緊張地轉動著兩隻小眼睛,小聲道:「公路飛車啊……」

「你消停一會兒吧!」張鵬飛氣得拍了她的頭一下。

舒吉塔在一旁說:「大叔,不管怎麼樣,事情鬧到了這一步,您也應該和警方打聲招呼,萬一……」

「你說得沒錯,我是要和老崔打聲招呼,但是不能讓犯罪份子看出什麼破綻,否則他們就會猜到我的身份。我們現在要跑,但是也要讓於一龍心存希望,讓他感覺一切還沒有結束……」

張鵬飛說著掏出手機打給崔明亮。崔明亮正要上床睡覺,看到是張書記的私人電話,就知道肯定出事了。他知道張書記最近在基層走訪,這麼晚還打電話那麼一定是……想到這一層,崔明亮冷汗流出來了。

遠處,彭翔已經聽到了前方的警笛聲。他的手機也響了,拿出來一瞧是孫勉打過來的。彭翔有些興奮,這兩天他一直同孫勉保持著聯繫。

「彭哥,關於於氏兄弟的背景,我又查到了一個重要的新情況。」

「快說!」

「是這樣的……」 ?955抓「逃犯」

高速公路邊停了幾輛警車,警察就守在路口,以防止「嫌疑人」逃跑。

青水縣通往龍山市的高速公路由於昨天下了大雪,連夜清理完之後,剛剛開通沒多久。縣局副局長兼刑警隊大隊長左公鳴接到於一龍的電話后,親自帶隊守在這裡。聽說有人動槍,左公鳴十分興奮,帶隊堵截的同時,派出一支小分隊趕往現場調查。小小的青水鎮發生槍案,這是警察難得的表現機會。

這些年青水縣經常發生打架鬥毆事件,結果都不了了知,令人民群眾對當地公安機關十分不滿。現在終於迎來了一個外來戶的案子,左公鳴可以大展手腳了。

「左局,誰這麼大膽子,敢在青水縣動槍?」身邊的副手問道。

「聽說是一夥假冒的軍人。」左公鳴解釋道,「無論如何,一定要抓住!」

「看,來了兩輛車!」副手指著前方大叫。

「攔住!」左公鳴掏出了手槍。

早有準備的幹警掏槍擋住公路口,槍口對準前方。

老虎早就看準了前方的情況,與身後的彭翔招呼完,加大油門直向人群衝來,大有不要命的架勢。

「壞了!」左公鳴見狀不好,朝天開了三槍示警,就在此時,老虎的越野車馬上就要撞到人群了,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警察們全部向兩旁躲去。

老虎的車剛剛衝過封鎖線,後面彭翔也跟著衝過來。為了必免領導受到安全威脅,彭翔退到了後面,讓老虎衝到了前面。兩輛車飛速駛上高速公路,彭翔終於鬆了一口氣。

「快,快上車給我追!」左公鳴一邊跑向自己的車,一邊大喊。

李鈺彤刺激得大叫,因為身後響起了槍聲。「他們會不會打中我們?」

「放心吧,你聽……他們沒那麼傻。」彭翔微微一笑。

張鵬飛捏著舒吉塔的手,說:「今天真是破例了!」

「下一步怎麼辦?」舒吉塔問道。

「先逃到龍山再說,只要於一龍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那他就不會放棄。現在他知道我掌握了犯罪證據,肯定想法設法把我留在這裡。」張鵬飛說完,突然想起一事,問彭翔:「剛才孫勉給你打電話?」

「啊……對,孫秘告訴我於臣和李瑞傑有關係!」

「什麼?他們有關係?」

「於臣的老婆,也就是於一龍的母親是李瑞傑老婆的表妹!」

「李瑞傑是於一龍的姨夫?」

「對!」

「我過去怎麼不知道李瑞傑和於臣還有這層關係啊!」

「外人也知道的很少,可能是有意隱瞞的,要不然於臣能穩穩噹噹在龍山干這麼多年?」

張鵬飛點點頭,微笑道:「我現在終於明白於氏兄弟為何如此猖狂了,原來省委有人!他們有意隱瞞同李瑞傑的關係,看來很狡猾啊,這個於臣肯定也有問題!」

彭翔握緊了方向盤,苦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張鵬飛的臉色十分陰沉,靠著椅背閉上了眼睛,他之前也沒有想到會有一天,自己被警察追著到處跑。

警車還在追,彭翔擔心地問道:「跑到龍山……還怎麼辦?」

「崔明亮正在安排,只要跑到龍山,我們就安全了。」張鵬飛閉著眼睛解釋道:「這個案子由省廳接手,他的人正在趕往龍山。」

「省廳的人肯定比我們晚到,我們先去哪?後面還有人跟著呢!」

「放心吧。」張鵬飛安慰地拍了拍彭翔的肩膀。

……………………………………………………………………………………

左公鳴的車在後面緊追不捨,他要司機加速的同時,也打通了龍山市局領導的電話。沒想到還沒介紹完呢,這位領導馬上就笑呵呵地說:「情況我都知道了,剛剛接到省廳的通知,這夥人是一個慣犯團伙,省廳盯著很長時間了,你們不要追了。」

「可是……」

「小左啊,省廳說這夥人的性質與其它罪犯不同,我們無法插手,你可別給我惹事!」

「老領導,他們動槍了,聽說還跟一龍發生了摩擦,這個……」

「這件事不是你們能管的,由龍山警方負責,省廳也來人了!」

「那……那好吧。」左公鳴無奈地放下電話,對司機說:「別追了!」然後拔打於一龍的電話。

「左局,人抓到了?」

「一龍,人跑了,衝過我們的攔截,差點撞傷我的人。」

「那您在後面跟著呢?」

「嗯,不過我接到了上頭的命令……」

「有這樣的事?」

「是的,兄弟,這事我幫不上你的忙嘍!」

「左局,沒關係,看來我親自跑一趟吧!」

「呵呵,你要親自出面,或許市局能賣給你一個面子。」

「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們離開龍山,這夥人很危險!」於一龍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身邊的於一虎問道:「大哥,怎麼了?」

「情況不妙啊,我們馬上走!」

「去哪?」

「上龍山,不能讓他們離開龍山!」

於一虎不解地問道:「給龍山市局打個電話不就完了?」

「省廳介入了,說這夥人他們盯了很久!」於一龍不安地說。

於一虎笑道:「那你還操什麼心啊,省廳都在盯著他們,可見是一夥亡命徒,他們跑不了!」

「不對!」於一龍搖搖頭,「這件事沒那麼簡單,這可是槍案,無論省廳盯了多久,也沒道理不讓縣局抓他們,這件事肯定不對!」

「那你的意思是?」於一虎的眉頭皺了起來。

於一龍說:「還記得那個中年男人對我說的話嗎?我在想……他到底是什麼人,聽他的語氣根本不像是罪犯,可是省廳又說他們是罪犯,這其中肯定還有秘密。走吧,我們去龍山找老爺子!無論如何,一定要將這夥人留在龍山!」

於一龍起身就走,於一虎跟在身後,說:「省廳不是不讓抓人嗎,怎麼把他們留下?」

「哼,找個借口,一定要把人留下,我有預感,如果放他們走肯定對我們不利,這些年……」於一龍搖搖頭沒有說下去,哥倆跳上賓士車,直接開往龍山方向,正是張鵬飛他們逃跑的路線。

於一龍讓於一虎開車,他掏出電話打給龍山的領導,市長,公安局長,還有自家老爺子,他想發動最大力量把張鵬飛留在龍山。

於一龍和龍山市局領導通話時,是這麼說的:「如果讓這夥人跑了,很有可能龍山的天就要變了!」

「我試試……」對方聽出了於一龍的懸外之音。

於一龍給自家老爺子打電話只有一個目的,希望他向省里打探消息,最近省政法委、或者省紀委,是不是有大人物來到了青水。

……………………………………………………………………………………

三個小時之後,龍山市賓館樓下聚集了大量的警車、警察,龍山市局做夢也沒有想到,這伙「犯罪嫌疑人」竟然敢明目張胆地住進了龍山市的政府招待賓館,更令他們不解的是,登記房間的名子還是青水縣青水鎮的黨委副書記、鎮長舒吉塔。他們初步懷疑,舒吉塔已經被劫持了。

眾人坐在套房的沙發上,彭翔站在窗前望著下面的動靜,微微笑道:「真沒想到,咱還有今天!」

「省委書記被警察圍追堵截,呵呵……趕上這樣的事情我真有幸!」李鈺彤還沒有忘記冷嘲熱諷。

張鵬飛並沒有理她的風涼話,而是在和崔明亮通電話,崔明亮已經在路上了。張鵬飛並沒有讓他親自趕過來,但是崔明亮還是隨隊前往,事情太大,警察追得省委書記滿城跑,這件事無論說給誰聽,他這個政法委書記都臉上無關。

張鵬飛放下電話,對彭翔說:「老崔他們還要一個多小時才能到,他已經命令了龍山警方,不讓他們衝上來!」

彭翔的眼睛盯著樓下,搖頭道:「看情況我們沒法支持一個小時,樓下可不像是在待命啊,對這幫傢伙而言,於一龍的命令似乎比崔書記的話管用!」

張鵬飛皺了下眉頭,很快又舒展開,微笑道:「這說明一個問題,於一龍已經明白我對他的威脅,所以想方設法不讓我離開龍山。」

「龍山市警方就這麼聽他的?於一龍這不要命的做法是為了保命,可警方呢?沒必要因為於一龍得罪政法委的領導吧?」老虎不解地問道。

彭翔笑了,說:「老虎啊,你對地方的情況太不了解了!事實是明擺著的,警方不是為了於一龍,而是為了自己!於一龍為了活命,警方也是為了活命!」

「這個……你的意思是官商……」老虎望了張鵬飛一眼,沒有把心中的想法講出來。

「沒錯,官商相護,官官相護!」張鵬飛冷笑著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