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和唐語嫣下了車,然後往加油站的衛生間走去。

葉列娜連看都沒有看唐語嫣和夏雷一眼。

夏雷進了男衛生間,唐語嫣進了女衛生間。

男衛生間里,夏雷神色緊張,「我上廁所,她也要上廁所,難道她發現了什麼,跟蹤我?」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這樣一想,夏雷便有些沉不住氣了,左眼也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橫檔在男女衛生間之間的牆壁轟然消失,然後蹲在便槽上的唐語嫣便進入了他的視線。雪白的大麵糰,還有流水,人家真的是在方便。

只看了一眼,夏雷便慌忙收回了視線,不敢再看。

如果唐語嫣是跟蹤他,這個時候恐怕會將耳朵貼在牆壁上監聽男衛生間的聲音,或者乾脆爬上牆壁偷看。可她沒有,她在噓噓。一個女人在噓噓的時候,她怎麼監視別人呢?

「怎麼辦呢?我要怎麼才能把我想要告訴父親的信息傳給葉列娜呢?」夏雷有些著急起來了,想著問題的時候,腦子裡卻有一隻揮之不去的大白麵糰,還有潺潺的流水。

兩分鐘后,門外傳來了唐語嫣的聲音,「你好了沒有?快點啊。」

男衛生間里,夏雷的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好幾根黑線。撒尿她也催,她到底想鬧哪樣啊?

「喂?你沒事吧?你再不出聲,我就進來啦!」唐語嫣的聲音里夾帶著擔憂和焦急的意味。

「馬上!」夏雷沒好氣地道。

雖然她是出於一片關心,但還是讓人感到無語。

夏雷走出了男衛生間,看著唐語嫣的時候,他的腦海里忽然又浮現出了剛才所窺見的大白麵糰,還有潺潺的流水。那情景,雖然只是看了一眼,卻已經像老鐵烙在了記憶裡面一樣,無法抹除了。現在,也只是想一想,卻也能撩撥他的神經,讓他暗暗興奮。

「你的臉怎麼紅了?」唐語嫣好奇地看著夏雷。

夏雷苦笑道:「我不就是上個廁所嗎?你至於這麼多問題嗎?」

「一定是憋紅的,你有問題。」唐語嫣說。

夏雷無言以對。

「我想去超市買點東西,你要不要一起去?」唐語嫣說。

「不想去,你去吧,我回車裡等你。」夏雷又找了一個借口,「龍冰一個人在車裡,我有些不放心。」

「好吧,我很快就回來。」唐語嫣往超市的方向走去。

這時葉列娜往這邊走了過來,她戴著頭盔,看不見她的臉。

夏雷跟著轉身,擰開洗手池的水龍頭洗手。

葉列娜擦身走過,準備進去女洗手間。

夏雷低聲說道:「東西我已經挖到了,但沒能湊齊所有的零件。我現在負責這個項目,讓他不要再插手了,很危險。」

葉列娜微微地點了一下頭。

夏雷關上水龍頭,轉身離開。整個過程,他連看都沒有看葉列娜一眼。

返回車裡,夏雷不動聲色地道:「有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

「沒有。」龍冰聲音淡淡,「要說可疑,你和唐語嫣就很可疑。上個廁所居然也成雙成對,你們有姦情嗎?」

夏雷頓時僵住了,沒語言了。

唐語嫣很快就從超市返回,她帶回了一大包約旦的特色零食,笑著說道:「吃吧,我請客。」

兩個女人在車裡對著一大堆零食大快朵頤,夏雷興趣淡淡。他從後視鏡里看著葉列娜騎著機車離開,幾分鐘后他也打燃了火,將車子移到了一個偏僻的路段停下。

車上有三支XL2500狙擊步槍,還有一隻疾風突擊步槍,這些武器是沒法進入機場的。

停好車后夏雷放下駕駛座沙發,躺在上面睡覺。唐語嫣和龍冰繼續就著一堆零食聊天,聊的居然是很女性化的話題。一點都沒將夏雷當外人,不過夏雷也插不上嘴,他閉著眼睛裝睡。

午後,龍冰接到了一個電話。

半個小時之後,使館的人便過來了,開著夏雷開來的越野車進了機場。大使擁有外交豁免權,這真好可以幫助夏雷三人將古合金零件和槍支運上飛機而不受機場安檢的限制。

很順利地就登上了從華國過來的專機,夏雷三人的物品也一樣不缺地上了飛機。

在飛機上,夏雷看到了釋伯仁,還有西裝筆挺的凌浩。

「你這小子,果然厲害!」一見面,釋伯仁便用力地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幹得漂亮,回過我給你辦慶功宴。」

夏雷笑著說道:「那我可要跟釋老總好好喝幾杯。」

「就這麼說定了。」釋伯仁很高興。

唐語嫣翹了一下嘴角,「乾爹,我和龍冰也跟著夏雷出生入死,差點把命都丟在耶路撒冷了,你怎麼不誇我們兩句啊?」

「哈哈哈……」釋伯仁笑道:「你們也立了大功,回去肯定少不了你們的獎勵。這會兒就別跟我添亂了。」

「哼,就知道誇夏雷。」唐語嫣的聲音小小。

龍冰一片平靜,沒有話說。唐語嫣是跟乾爹撒嬌,她跟誰撒嬌去?再說了,她是一個不會撒嬌的女人。

「夏先生,東西呢?」凌浩問道。

夏雷說道:「在我的背包里,凌先生是想看一看嗎?」

「不了不了。」凌浩說道:「我就是隨便問問,你辦事,我放心,不用給我看。」

古合金就如同是瘟疫,知道它的厲害的人肯定是不會接觸它的。

頓了一下,凌浩又說道:「夏先生,有找到新的指針嗎?」

夏雷說道:「有,我已經將它裝在了羅盤上。」

「那它指向什麼方位?」

「東方。」夏雷說道:「我懷疑,下一個藏寶點在日本,或者東邊的某座小島上。」

「日本?」凌浩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如果真的在日本,那事情就會變得很難辦。」

日本與美國是鐵打的盟友,現在日本也完全依靠美國來保護。在日本挖寶,豈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釋伯仁說道:「管它在什麼地方,小子,只要有你出馬,我相信一定沒問題。這不,接到龍冰的電話,上面就透露了風聲,下一次尋寶的話就不派尋寶組了,由你挑選合適的人選,你帶隊去就行了。」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他就知道是這種結果。

幾分鐘后,飛機起飛,安曼阿利亞皇后機場被甩在了後面,越來越小,最後看不見了。 釋伯仁還真給夏雷舉辦了一個慶功宴,不過不是在豪華的酒店裡,而是在101局的食堂里。一桌吃飯的人也就只有夏雷、龍冰、唐語嫣、凌浩和釋伯仁。

凌浩的酒量好得驚人,席間他也是給夏雷倒酒敬酒最多的人。以他的身份,他給夏雷敬酒,夏雷不得不喝。一杯接一杯的白酒喝下去,夏雷的腦袋也昏昏沉沉的了。不過他的潛意識裡卻還保持著一絲清醒,知道不能再喝下去了,再喝,那就醉了。

「夏老弟,我們國家出了你這樣的人才,真是國之大幸。你不僅提升了我們國家的智能機床的技術,還造出了全世界最先進的狙擊步槍。我再敬你一杯,我先干為敬。」凌浩舉起酒杯,一口就喝了下去。

「我……喝、喝不下去了……」夏雷的舌頭都有些大了。

凌浩假裝不高興的樣子,「夏老弟,我可是將你當兄弟看待的,你不喝,那就是瞧不起我了。」

勸酒的人總能找到讓別人把酒喝下去的理由。

釋伯仁笑著說道:「夏雷,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凌先生給你敬酒,你怎麼能不喝呢?酒而已,又不是毒藥。」

「我、我來……幫你喝。」龍冰的舌頭比夏雷的還大,她其實已經喝醉了,卻還要爭著替夏雷喝酒。

「我喝。」夏雷端起了酒杯,硬著頭皮喝了下去。

這一杯酒下肚,喉嚨里一片火辣,胃裡也是一片翻江倒海的感覺,心臟也咚咚地快跳了起來,至於大腦,那就更不用說了,早就昏沉到了極點。這一杯酒下去,夏雷是真的醉了,趴在了桌子上。

「他喝醉了。」凌浩說道:「釋老總,我扶他去休息室躺一會兒。」

釋伯仁說道:「這樣的事情怎麼能勞你去做?我叫個人……」

凌浩打斷了釋伯仁的話,「沒關係,我送他去就行了。」

釋伯仁似乎明白了什麼,不再說話。

卻就在這時,夏雷的大腦忽然多了一絲清涼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他的大腦之中產生了一種冰冷的能量,以他的大腦為中心,快速地向他的身體各處蔓延。這股能量所過之處酒精的作用快速減退。

「這感覺……」意識清醒,夏雷的心中也一片驚訝,暗暗地琢磨道:「上次在地下室我被麻醉氣體包圍,也出現了這樣的感覺,隨後我對麻醉氣體免疫。現在,我喝醉了,它又出現了,幫我清醒。難道,一旦我的大腦不清醒的時候,它就會出現嗎?」

這種現象,就像他的身體擁有一種萬金油一般的超強免疫力,一旦大腦不清醒,身體也受到影響的時候,它就會蘇醒,幫助他的大腦清醒,讓他的身體恢復正常機能。

凌浩起身,伸手扶起了夏雷。

這個時候,夏雷本想說他沒醉,可這個念頭轉眼就被他壓了下去,他的心裡暗暗地道:「剛才,釋伯仁說讓別人送我下去休息,可凌浩執意親自送我去休息……難道他有別的目的?」

這麼一想,夏雷便繼續裝醉了。

我真是實習醫生 釋伯仁說道:「好了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語嫣,你喝得少,你送龍冰去休息。」

「沒問題,交給我好了。」唐語嫣和龍冰喝得差不多的酒,不過她的酒量顯然要比龍冰好得多,她現在還很清醒。

唐語嫣將龍冰扶了起來,龍冰卻嚷嚷地道:「我我還要、要和夏雷喝。」

唐語嫣說道:「喝你的頭啊,你已經喝醉了,我送你去休息。」

龍冰啰嗦地道:「你、你……你居然要結婚了……你混蛋!」

唐語嫣頓時愣在了當場。

這句話也被夏雷聽見了,他的心莫名觸動,可他假裝沒聽見,繼續裝著喝醉的樣子。

就算沒喝醉,聽見龍冰說這樣的話,他除了假裝沒聽見,他還能怎麼樣呢?

釋伯仁嘆了一口氣,「你們吶,什麼亂七八糟的關係,我都搞不懂了,算了,我還是回去睡覺了。」

凌浩扶著夏雷走出了食堂,然後進了一間休息室。他將夏雷放在了沙發上,然後靜靜地觀察著夏雷。

夏雷的大腦和身體都正常了,但臉上卻還殘留著一點酒醉的紅暈。恰是這點紅暈似乎讓凌浩確定了什麼,觀察了差不多一分鐘的時間之後,凌浩出聲說話了,「夏雷,關於古合金,你研究出了什麼?」

果然是有目的的。

夏雷想了一下,嘟囔地道:「它、它……咕嚕……」

「你說什麼?」

「它、它是一隻盒子。」夏雷說了出來。

「什麼盒子?」

「不不知道。」

「你分析出古合金的成分了嗎?能不能批量製造?」

「我……不知道,這不……還在做嗎?你、你著什麼急啊?你你誰啊?」 重生空間:首席神瞳商女 夏雷將喝醉的樣子演繹到了極致。

凌浩沉默了一下,「你讓人看不透,告訴我,你身上有什麼秘密?」

「呵呵呵……」夏雷傻笑,「我確實、確實有秘密。」

凌浩的神色微微激動,「告訴我,什麼秘密。」

「我、我……」夏雷用手比劃了一下,「我的那個很很大!」

凌浩的臉上頓時多了幾條黑線。

「不信,不信我們比比一下!」說著,夏雷就要脫褲子。

「你睡吧,好好休息一下,我回去了。」凌浩轉身就走。

凌浩離開休息室,夏雷卻還躺在沙發上,他的臉上也多了一絲壞笑。他其實理解凌浩趁他喝醉問他話的動機,酒後吐真言,一個人喝醉了正是意識和防備最薄弱的時候,心裡有什麼秘密一問多半就能說出來。而凌浩想知道他研究古合金的進展,還有他身上的秘密,這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門外傳來了唐語嫣和凌浩說話的聲音。

「凌先生,你要回去嗎?」唐語嫣的聲音。

「是啊,我得回去了。」凌浩的聲音。

「你還能開車嗎?要是不能的話,我派個人送你回去。」唐語嫣的聲音。

「不用不用,我能開車,謝謝,就這樣吧,再見。」凌浩的聲音。

隨後傳來了腳步聲,然後休息室的門被唐語嫣推開了。

唐語嫣徑直走來,臉上也帶著迷人的笑容。不知道她在笑什麼,但躺在沙發上的夏雷好像是砧板上的一條肥魚。

「她這個時候過來,她想幹什麼?」夏雷的心裡這樣問自己。

唐語嫣走到了沙發邊,二話沒說,伸手就擰住了夏雷的臉,「你這傢伙,在耶路撒冷踢我屁股,在安曼偷看我洗澡,占我便宜卻還不負責,你以為我好欺負嗎?」

夏雷繼續閉著眼睛,假裝沒聽到也看不見。

唐語嫣擰了他的臉蛋。

這「虐待」半輕不重,夏雷忍得最辛苦的其實不是疼痛,而是男人的本能。

卻就在夏雷想掙開眼睛制止唐語嫣繼續「施暴」的時候,卻看見唐語嫣從包里掏出了一支眉筆,他的心中一片好奇,「她想幹什麼?」

唐語嫣抱著夏雷的腰,將他翻了一個面,她拿著眉筆在他的身上寫畫了一些什麼。

幹了這事,她又把夏雷的褲子穿好,將他翻了過來。

「哎,好人做到底,我讓人送你回家吧。」唐語嫣嘿嘿笑道:「送你回申屠天音的家,你看好不好?」

夏雷猜測著她在他的背上寫畫了一些什麼,他猜是一隻烏龜,或者是別的什麼。

唐語嫣將夏雷扶了起來,湊到他的耳邊,吐著熱氣說道:「我在你的背上寫了一句話,唐語嫣到此一游,不知道申屠天音看見這句話,她會是什麼表情呢?哈哈哈……」

夏雷這才明白唐語嫣在他的背上寫畫了一些什麼東西,他也這才明白唐語嫣想幹什麼了。這不是一般的惡作劇啊!

如果他真的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然後唐語嫣將他送到申屠天音的家,申屠天音見他喝醉了,肯定會照顧他,給他洗澡什麼的,在他的背上看見「唐語嫣到此一游」的塗鴉,她會怎麼想?

「這傢伙!我還真是看走眼了啊……」夏雷真想踹她一腳。

唐語嫣果然叫來了一個她的手下,讓那個特工將夏雷送到申屠天音的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