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怎麼這麼眼熟?」

「嗨,能不眼熟嗎?咱們宗門的第一廢物。」

「哦,原來是他啊,我說怎麼這麼眼熟呢。不過這小子也真夠走運的,竟然幫鄔師姐把小黑給找到了。」

「咦!陳濤師兄,你快看,那不是廢物洛飛嗎?」

「洛飛?在哪兒?嗯,好像還真是。哈哈……好好好,這傢伙雖然廢物了一點,但也還算有點作用,竟然把鄔師姐的小黑給找到了。走,咱們過去把小黑要過來,送到鄔師姐那裡去。到時,玄階下品武器,還有一萬兩黃金的獎勵就是咱們的了。」

說著,名為陳濤的外門弟子邁著四平八穩的步子向洛飛走去。

一些親眼目睹過洛飛在山門前一招擊敗言明的弟子,心中忍不住偷樂起來。

又有白痴去招惹洛飛了。

當真是不知者無畏啊!那洛飛的廢物之名根本就是謠傳。洛飛,那是絕大多數外門弟子都得仰望的存在。只不過外門弟子有近四千人,而且是分住在東、南、西、北四峰,當時的情況,也只是在小部分外門弟子中傳開而已。

之所以沒有大量傳開,最主要的原因是在洛飛走後,受傷的言明怒色警告了在場的所有人,不準將他被打的事說出去,不然,他會一個一個地收拾眾人。

所以,這些知情者似乎也樂意看到別人出糗,一個個悶在心裡不點破。

正走著的洛飛眼前忽然一花,一道人影橫在了他面前。抬眼望去,是一個十七八歲,身軀魁梧的青年,露出衣衫外的手臂粗壯有力,幾乎相當於洛飛的大腿那麼粗了。此刻,這青年正一臉冷笑地望著自己。

「陳濤,你有什麼事嗎?」洛飛眉頭微皺。

陳濤是玄武境八重的武者,上一次的宗門比試,只差一點就能排進外門點星榜中,也算是小有名氣。而且又和洛飛一樣,都是住在南峰,所以兩人之間倒也互相認識。

「什麼事?」陳濤撇嘴一笑,「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過來告訴你,把小黑交給我,然後,我會把它送到鄔師姐那裡去的。至於你嘛,有多遠給我滾多遠。今天我心情好,就不收拾你了,放你一馬。好了,你可以滾了。」

洛飛淡然一笑,實力為尊的世界,就是有意思,什麼人都敢蹦到你面前來大呼小叫一番。

忽然,洛飛心中一動,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對著陳濤道:「好啊,小黑就在我身後,你把它帶走吧。」

「哼哼,算你識相。」陳濤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傳言洛飛是個廢物,果然是真的,自己只不過是說了幾句話,後者就乖乖地答應了。隨即,他走向黑虎元獸,「小黑,乖乖聽我的話,我這就帶你去找鄔師姐。」

說著,陳濤取出銅鈴在前面晃了一下,然後伸手摸向黑虎元獸。

「小黑,可以幫我教訓一下他嗎?」這時,洛飛的聲音淡淡地響起。

眾多皆是一愣,陳濤更是詫異非常。

就在這時……

「嗷嗚!」

黑虎元獸一聲大吼,頓時風聲呼嘯,沙石飛揚。

雖然這聲虎嘯遠不如當初那頭雙角獅虎獸,但也不是一個玄武境八重的外門弟子所能輕易抵抗的,直震得陳濤神魂皆冒。

就在這時,黑虎元獸那巨大如盤子一般的巨爪猛地一拍而出,直接扇在陳濤的手臂之上。砰的一聲,將陳濤扇飛出去,拋出十幾米砸在地上,而黑虎元獸一躍而起,巨爪再次落在陳濤身上。

「噗!」

一口鮮血噴吐出來,陳濤的臉色已經是脹紅如血。

「嗷嗚!」


黑虎元獸對著陳濤大吼著,張開的大口,就在陳濤的腦袋上方。

「別、別、別……別吃我!別吃我……」陳濤已經嚇得驚恐之極,望向黑虎元獸的眼睛中充滿了恐懼之色。

四周,那些看著這一幕的外門弟子,沒有一個人膽敢上前,全都噤若寒蟬。這可是鄔師姐的龐物元獸啊!就他們這點實力,衝上去那就是找死。

「好了,小黑,我們走吧,你的主人還在等著你呢。」洛飛走近一些,並說道。畢竟現在是在宗門裡,又有這麼多旁觀者,若是鬧出人命來始終不太好。

黑虎元獸回頭望了洛飛一眼,隨後才從陳濤的胸口上緩緩抬起它那隻巨爪,跟在洛飛的身後,向著山上走去。

嘴角微露一絲笑意,洛飛心裡挺樂呵的。這一下,夠那個陳濤好好喝三壺的。

洛飛正朝著山上走,沒多久,忽然,眼前又掠出一道身影。

目光落到那道身影的主人身上,洛飛瞬間屏息了!

美!太美了!

目光接觸到少女身上的一剎那間,彷彿感受到了一種清麗脫俗、妙不可言的感覺。那一身青綠色衣裙更加將少女襯托出一份出塵之意,而且,相隔著五六步之遠,都能聞到從少女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清香,讓聞者心頭莫名一跳。

「有沒有搞錯?這是誰啊?這麼漂亮!」洛飛心底忍不住驚道。

這是他見過最美的女子了,簡直找不到半點瑕疵,就算去選個港姐什麼的,那也是妥妥的第一。不,選世界小姐都沒問題。

「咦!怎麼有點眼熟?」洛飛忽然一怔,不由得記起了曾經在溪水中見到的那位自稱師姐的女子。

而一見到這個女子,他腦海中不禁就出現了那曼妙絕世的修長身材。

要是當時,那薄紗再薄一點,那就完美了。不過,或真是那樣的話,搞不好自己已經被咔嚓了吧?而且洛飛也暗自慶幸,幸好當時沒真抓中對方的那裡,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咦!看你怎麼有點眼熟啊?啊,我記起來了,咯咯……沒想到是你幫我找到了小黑。」少女瞧了洛飛一眼,輕抿著如水紅唇笑道。顯然,她記起了洛飛的樣子,「嗯,不錯,上次見你,好像才玄武境四重吧?幾個月不見,現在都已經是玄武境八重了。這樣的修鍊速度,連我都有點小羨慕呢。」

「你能看出我的武道境界?」洛飛心中一怔,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對方。 「當然,只要修鍊過一種特殊的秘法,就可以在一定範圍內看出其他人的武道境界了。」這少女正是鄔芳,被譽為萬流宗內門第一美人。宗門三十六核心弟子,有一大半都是她的追求者,更別提內門弟子了。

洛飛點了點頭,若是自己也有機會修鍊這樣一門秘法,以後對敵之時,也就不會因為無法判斷出他人的武道境界,而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

鄔芳那秋水明眸之中彷彿帶著明亮的微光,很快落到了洛飛身後的黑虎元獸身上。

「小黑,你真是太不聽話了,跑出去這麼久,也不會回來找我。還好,剛才一聽你的聲音,我就知道是你回來了。」鄔芳嬌嫩絕美的容顏之上露出了喜色,聲音如同珠落銀盤,清脆動聽。在說罷之後,只見她向著黑虎元獸走去,而黑虎元獸也是竄過洛飛身邊,撲到了少女跟前,用它那巨大的腦袋蹭著少女。

「有沒有搞錯?怎麼不是我在哪裡蹭呢?」洛飛心裡一陣邪想著,要是自己和那頭黑虎元獸換個位置,該有多好。

當然,他也就是瞎想想,不會真的蹭上去。

直到此刻,洛飛都還記得鄔芳當時說的那句話:

「這次就放過你,下次別再來這裡洗澡了,這裡是本師姐修鍊閉氣功的地方,再來,我把你下面給咔嚓了。」

想想都讓人心裡一陣寒意。

這女人,不僅不在意世俗的眼光,見了男人光溜溜的身體,臉不紅氣不喘,而且實力還很強,聽說在內門點星榜中都是排在前十之列。更有傳言,若是此女願意,隨時都可以打進核心弟子之列,而且名次還不會太低。

好片刻,鄔芳與黑虎元獸親昵了一陣,這才望向洛飛,並從身上取出一塊黃色的玉佩來。

「你帶著此物去王長老那裡交還任務就可以了,一件玄階下品的武器,你可以任選種類。小黑就不用去了,我會跟王長老說的。另外,至於那個南門寒給出的獎勵,你願意要就拿著,不想要,也可以不要。反正那是他自己拿出來的,跟我無關。」

言罷,鄔芳將玉佩拋到洛飛手中,並露出一絲感激的笑容,隨後騎在黑虎元獸身上,幾個縱竄就沒入了山林中。

望著山林的方向,洛飛心裡還挺有些小羨慕的。

「坐騎?以後我也得弄一頭坐騎,最好是能在天上飛的。」喃喃自語了一句,洛飛隨即向著山上走去。雖然這位鄔芳師姐秀色可餐,而且洛飛也喜歡欣賞美麗的女子,但並非是一個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現在,還是先把獎勵拿到手再說。

萬流宗,天任堂。


這裡便是萬流宗發放各種宗門任務,以及為某些家族代辦懸賞任務的地方。取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之意,所以名為天任堂。

畢竟想要在強者的道路上有所成長,必須要經受真實江湖的考驗。不過萬流宗為了保證弟子不至於枉死於江湖之中,所以也是規定了,非內門弟子,不得接取宗門發放的任務。這一次尋找小黑的任務,純粹是個例外。

當洛飛出現在天任堂時,在那裡接取任務的弟子,全都是一臉詫異地望了過來。

不過,很快他們便明白過來,猜到可能是洛飛完成了鄔芳發布的那個特殊任務。不由得,一個個的臉色滿是羨慕之色。


「嗯,我已經收到芳丫頭的傳音了,將玉佩和銅鈴一併交給我吧。」掌管天任閣的王長老輕點著頭說道。

這是一個年過半百,頭髮花白,但卻面色紅潤的老人。老人看上去十分慈祥,滿臉的笑容,就像是鄰家的老爺爺一般。

洛飛沒有遲疑,將那枚黃色玉佩和銅鈴一併拿了出來。

王長老確認過之後,便道:「一件玄階下品武器,還有一萬兩黃金,或是等價的修鍊資源。說吧,你想要什麼樣的武器?」

「刀!」洛飛斬釘截鐵地回道。

「嗯,刀仍兵中霸者,確是不錯的選擇。還有那一萬兩黃金呢?是要黃金,還是修鍊資源?也或是不要?」問話之時,王長老的眼中似乎有著一抹深長的意味。

「還請長老明示。」思忖了一下,洛飛一臉請教之色地道。

「哈哈……」王長老微微笑了笑,眼角擠出幾條深深的紋路,卻不見他開口,但是聲音已經傳入了洛飛的耳中,「你倒也不笨,還能聽出老夫言外之意。我也不妨告訴你,那一萬兩黃金,你最好不要。」

傳音到這裡,王長老便不再多說半句,更沒有說明原因為何。

「好了,說吧,那一萬兩黃金,你是要,還是不要?如果不要的話,便隨我去取武器吧。」王長老一臉平靜之色地望著洛飛。

「弟子覺得,那一萬兩並非發布任務之人所給出的獎勵,所以,弟子不想要那份獎勵。」洛飛思忖道。

「嗯,那你便隨我來吧。」

王長老微微一笑,似乎很滿意洛飛的選擇,隨即在前面帶路。

「你們聽見了沒有?那小子竟然不要南門師兄給出的一萬兩黃金?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沒想到你也聽見了。」

不少內門弟子皆是詫異非常。

轉過十幾條長廊,又走了近兩里山路,終於看到一個寫著『器』字的石洞。那個器字鐵畫銀鉤,蒼勁有力,彷彿那個字,便是一件強大的武器一般,眼睛盯著久了,會感覺到一股犀利的氣息撲殺而來。

洛飛連忙低下了頭,不再去看。

走得近了,撲面而來的熱氣令人覺得熾熱無比。

王長老看了洛飛一眼,隨手一揮,一道淡藍色的元力罩將洛飛都罩入了其中,「你跟我來吧,這裡是我萬流宗打造武器兵刃的地方,非玄靈境武者,入了此洞,連一百米都走不出,便會化為灰燼。」

聞言,洛飛嚇了一跳。

這裡面到底得有多熱啊?非玄靈境武者,連在其中走一百米都做不到!

想想都讓人心底瘮得慌,連忙跟上王長老的腳步。

整條通道是不斷向地底深入下去的,洛飛也不記得下了多少台階,又走了多少彎道,這才終於來到一處滿是岩漿的平台前。

看著不斷往外冒著氣泡,翻滾不息的熾白色岩漿,洛飛都不敢想像,自己有一天會這麼近距離地觀看岩漿,換作前世,最多也就是在電視里看看,絕不可能親身接近。而在岩漿的中心處,距離岸邊足足有一百多丈的地方有一個不斷透出紅光的岩洞,就像是凶獸血紅的一隻眼睛一般,看上去令人覺得陣陣壓抑難受。

「火老鬼,芳丫頭讓我帶的人,已經來了。」王長老對著岩洞方向洪聲喊道。

嗖的一聲,一塊黑色的鐵令從岩漿中心中的那個山洞中飛射而出,鏘地一下插在了洛飛面前的地上。隨之,一道如同烈火般的聲音滾滾傳來。

「兵器,屬性,自己寫。老鬼,你不準幫忙。」 王長老微微一笑,也不說話,只是望了洛飛一眼。

洛飛先是對著王長老點了點頭,隨後將地上的鐵令拔了出來。

「生鐵?看來,火岩洞中那位前輩是想要考驗我一下。」洛飛心中已經有了一些猜測,自然也不想落了麵皮,隨即伸出右手食指來,元力微微運轉之下,整節食指光華流轉,宛如精玉。

手指落向鐵令,非常乾淨利落地在上面畫寫起來。

沒多久,洛飛便收了指。

「哼!」火岩洞中傳出一聲輕哼,「玄武境八重能做到這一步,倒也不枉芳丫頭專程來我這裡一趟。」

話音落下,洛飛手中的鐵令像是長了翅膀一般,嗖地一下飛射回了火岩洞中。

旁邊的王長老微微一笑,「火老鬼便是這個脾性,你也不用介意,不過,剛才你的表現還是贏得了他的認同。想必,他會給你打造一件不錯的武器。」

「哼,老鬼,你別往我臉上貼金。若不是看在芳丫頭的份上,我才懶得理會這等小事。」

「哈哈……」王長老也不生氣,還暢懷而笑。

洛飛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不過卻是暗自慶幸,若不是他的身體經歷過了山中那神秘溫泉的淬洗,光憑指力,根本不可能在生鐵之上寫字。而且他也明白了,放棄那一萬兩黃金,得到的卻是一柄更好的武器。

雖然他在外門從未聽過『火老』之名,但能夠在這熾熱的岩漿之地中鍛造武器,相信火老的本事定然不小,而且其身份在宗門裡也絕不會低。能得到如此高人親手煉製一件武器,可比從宗門武器堂中拿出來的那些強多了。

這筆生意,划得來,甚至是超值。

畢竟,從武器堂中拿出來的玄階下品武器多半是沒有屬性的,而剛才火老讓他將屬性寫上,打造出來的武器肯定是有屬性的。

同品階的武器,帶有屬性和不帶屬性的相比,有著天壤之別。

鐺、鐺、鐺……

很快,火岩洞中傳出了打鐵的聲音。

王長老一副不著急的樣子,靜靜地陪著洛飛站在原地。

三個時辰之後。

烘……

一道熱浪從火岩洞中飛卷而出,彷彿是狂風卷著火焰一般。這股熱浪直接劃破熾熱的空氣,鏘的一聲,射在了洛飛的跟前。

在那裡,是一柄有流線曲度的長刀,紅中透著精鋼之色的刀身半插在岩石中,其上還有風一般的刻紋。

「風、火。」王長老微微看了洛飛一眼,眼中閃過一抹讚賞之色,畢竟每一個能擁有兩種屬性的武者,將來的成就都會更高,也將會是每一個宗門重點培養的天才弟子。顯然,眼前的洛飛便應當是其中之一。

洛飛對這柄刀萬分的滿意,將刀握在手中,丹海中的風火元力自然而然地就會加快運轉速度。

「風火連天!火?」

洛飛的目光落在刀身之上,只見刀柄偏上一些的刀刃之位上刻著四個方形小字,在最角落,還有一個『火』字。

「拿了武器,趕緊離開。」這時,火岩洞中再次傳出火老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