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晚霞公主把衣袖往上挪了挪,然後騰出纖細的雙手,開始輕輕哼唱了起來,也不知道她哼唱的是什麼,好像一種古老的歌曲,但是聽上去卻無比讓人賞心悅目。

這些醫生教授還不明白晚霞公主在搞什麼的時候,只見晚霞公主的手上微微泛起一道綠色的光亮,然後隨著這份光亮越來越閃耀,讓這些從醫幾十年的醫生教授們大跌眼鏡的事情出現了,只見這些碎掉的骨頭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拼接在了一起,而且中間根本沒有什麼鋼釘或者膠水啥的,完全成了和以前一模一樣的那種骨頭。 「這!這到底什麼情況,這世界上居然會有這麼神奇的醫學」

「就是!這不可思議,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對了你這種方式能殺死病毒或者癌細胞嗎?如果你能有這種功效,肯定會攻克我們現代醫學世界性的難題啊!」

「我這種只能止血,或者癒合傷口,還有斷骨重造,這叫治療術,可能是我天生就自帶的一種特異的本領,專門來治療那些在戰場上受了重傷的戰士們的,其他的應該不可以」

「這已經很厲害了,能以這麼快的速度能恢復傷口和斷骨重造,你知道我們最擔心的就是怎麼把這些骨頭銜接起來,讓國王殿下以後不會出現後遺症,這個也是我們最怕的一個問題,你說要是治不好國王殿下,我們這群人不就成了廢物和人人唾棄的對象了嗎?畢竟國王殿下是為了我們才受這麼重的傷的,現在你既然把我們這個最難的問題給解決了,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來做吧!看得出你這樣救治一個人,應該也是要復出巨大的體力吧!」

一旁一個中年醫生看著已經滿頭大汗的晚霞公主開口道!

「是的!畢竟他這傷得挺重的,要是放在平時的戰場上,這些士兵我是根本來不及救治的,因為在人族的戰場上,有這個異能的就只有我一個人,所以無數人是等不到我救治便死去了的,不過現在有了你們如此快節奏的現代醫學我相信這些問題將不會出現了,行了!你們繼續吧!我就在門外,要是有什麼需要我電話,隨時叫我就是了」

說著晚霞公主不敢浪費多的時間便主動退了出去,把剩下的事情交給他們來做。而有了晚霞公主的幫忙,這接下來的事情,裡面的醫生教授也沒有再叫晚霞公主進去,因為他已經把他們最難解決的事情給解決了。

大概兩個小時以後,手術室的房門打開,這些醫生也紛紛流著汗出來摘下口罩笑道!

「手術很成功,而且有了晚霞公主古老醫學的幫助,應該不會留下後遺症,現在殿下身體虛弱還是處於昏迷狀態,但是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蘇醒了,你也可以號召天下,讓天下百姓不要在擔心了」

聽了這些醫生教授的話語,晚霞公主一邊擦著眼淚一個勁兒的點頭說好,終於還是熬過來了,像姜辰這種頂天立地的大英雄是不會有事兒的,肯定不會有事兒的。

當姜辰平安的活了下來的消息發出去的時候,讓整個天下大陸再度為之瘋狂,終於是一個完美的結局,如果國王最後依舊死在了手術台上,那將是天下大陸最大的遺憾。

大概一年以後姜辰慢慢的恢復了過來,而面對姜辰的大難不死,幾乎以前聯盟軍隊的國王將領們都發來的慰問,然後以前的那些將領像鐵牛三虎還有矮人族的等等這些都親自來到了天下大陸探望劫后重生的姜辰,當然他們這次來還不光探望姜辰那麼簡單,因為血紅花也拿到了,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就說明離別的時間也近在咫尺了,這些將領們說了無論如何都要來送他們這位天下大陸的英雄的。

此時此刻病房內擠滿了各個聯盟曾經的將領們,而鎮守其他省的大山啊這些都回來了,大家都在姜辰的病房裡面有說有笑著慶祝著姜辰大難不死。

「對了!我就搞不懂了!你為何最後非要叫歌賽開炮呢!按理說那個時候你也可以自己跳下懸崖飛走啊!不用冒那麼大的風險啊!萬一那個時候炸彈丟的正好直接把你炸死了怎麼辦」

夜歌公主此刻不由得看著姜辰開口道!

「就是!你知不知道當我做出那個決定的時候,我的心如同刀在割一樣,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生存的了,我那麼做也是聽從你的命令,就好比你說的你不想死在這些傢伙的嘴裡,早知道你另有安排,你好歹提前告知我一聲啊!你知不知道我做出那個決定以後心完全碎了」

此刻歌賽有些埋怨的看著姜辰道!

「就是!這個我可以作證,你不知道歌賽殿下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那個時候渾身發抖,然後當喊出開炮以後隨著猛烈的炮火聲響起,整個懸崖開始坍塌,歌賽殿下抱著頭撕心裂肺的哭著,我還從來沒有看見他這樣哭過呢!而我和夜歌公主都已經完全暈過去一次了,當我們醒來的時候,發現你被岩蛇包圍著後面是懸崖差點再一次暈了過去,不過好在我們控制了下來,並沒有暈,因為我們怕暈過去了,連你最後一眼都看不見了。」

此刻想著那天的畫面,晚霞公主還是有些情不自禁的紅了眼。

「其實那個時候我真沒有抱太多希望,我只是想搏一搏,而且那個時候沒有了太多給我考慮的時間了,期限我是準備死的,但是隨著炮火落下來的一瞬間,這些岩蛇肯定會被炮火干擾,這個時候就是我飛出去的最好時間,如果我直接跳的話,可能不給岩蛇給咬死,也要被他嘴裡的噴出來的岩釘給射死,因此那個時候我也是只有賭一賭,不過好在賭對了,因為那個時候我極其痛苦,五臟六腑好像被攪碎了一樣,我跳出去的時候我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我完全是拿衣服上的布條把自己給綁著不讓自己掉下來,隨風飄,那個時候也沒想那麼多了,如果在被岩蛇抓住死了就死了吧!不得不說這個都蒙那個小傢伙送的滑翔傘又救了我一命啊」

「誰!我彷彿聽見誰在背後說我的好話」

這個時候一個滑稽的聲音響起,眾人轉過頭低頭一看,只見一個小光頭主奴穿著一套兒童小西裝走了進來。

「嗨!都蒙好久不見啊!沒想到你居然來了!我們還以為你不會來呢!以為你又去做你的發財大事兒去了」

「就是你這個小傢伙又一次立了功了啊!」 你打算怎麼做?」沙發上顧忘向身旁的趙以諾問道。

趙以諾看著窗外,有些失神。

說實話,現在的她,竟然有些泄氣了。

她不能保證未來的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更不能保證團隊會一直不變。

「我可以投資你的影樓。」顧忘繼續說道。

顧忘其實早就已經有了這個想法,只是被趙以諾拒絕了。

她希望可以通過自己的能力來完成一份事業,而不是藉助顧忘的力量,必須依附著他才能生存。

「不需要。」趙以諾輕聲回答。

她變了!顧忘看著窗前的人,眼睛里有些許別樣的情緒。

或許,他應該給她時間,直到她清楚自己的目標!

「你們怎麼還不休息啊?」林夫人走過來問道。

「夫人。」趙以諾轉過身子,打了聲招呼。

「趕緊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對了,以諾,今天凌辰來找過你。」說著,林夫人打了個哈欠,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沙發上的顧忘在聽到「凌辰」兩個字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來找你做什麼?」顧忘有些生氣的問道。

「不知道。」趙以諾回答。

最近因為影樓,她已經夠煩躁了,不想再關心那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睡吧。」說著,顧忘起身走進了房間。

而趙以諾卻絲毫沒有睡意,依舊睜著一雙大眼,看著外邊的天空,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第二天,顧忘早早的便已經醒了,當他起身穿衣服的時候,卻發現床上只有他一個人。以諾去哪裡了?他環顧著四周,有些驚訝。

她該不會是整個晚上都沒有睡覺吧?

「以諾!」他打開門,沖著客廳大聲喊道。

「早就走了!」廚房裡,林夫人回應著。

「去哪裡了?」

「好像是去找她影樓那些兄弟姐妹了吧?」林夫人回答。

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幫助,還要成立新的影樓,顧忘實在想不明白,趙以諾為什麼要這麼為難自己。

公園裡,一群人聚在一起,興奮的商討著什麼,直到趙以諾的到來。

「以諾姐,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年輕姑娘低聲問道。

自從影樓被天翔收購之後,他們已經沒有了工作地點,趙以諾暫時又沒有成立新的公司,所以他們只能在這個空蕩蕩的公園裡計劃著以後新的影樓的發展。

「成立一個新的影樓不是一件小事情,需要投入巨大的資金,而且我們……」趙以諾猶猶豫豫的說道。

不是她不想成立新影樓,只是她還沒有做好要承擔一切後果的準備。

做生意本來就是如此,不可能會穩賺不賠。

「以諾姐,你是不是害怕啊?」年輕姑娘問道。

是,她確實害怕!畢竟是個女人,優柔寡斷是在所難免的。

「不用怕!」

突然,趙以諾背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你怎麼來了?」趙以諾轉過身子,看著面前的歐陽楚,直接問道。

「聽說你們要成立一個新影樓?」歐陽楚看著面前的一群人,笑著問道。

「是啊。」

「你要投資么?」一個攝影師開玩笑問道。

「當然!」歐陽楚堅定的回答,一副很是輕鬆的模樣。

頓時,周圍的人驚呆了。

「你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旁邊的年輕姑娘問道。

「沒有啊。」歐陽楚搖了搖頭回答。

對於歐陽楚這突如其來的決定,趙以諾有些蒙圈。

「以諾,我要開一個新的影樓,如果你願意,可以帶著你的團隊,到我的影樓上班。或者,你自己開一個新影樓,我投資。」歐陽楚認真的看著面前的趙以諾,輕聲說道。

周圍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很是興奮。

趙以諾看了看背後的團隊,一個個成員都在對她不停地點著頭。

「你為什麼要開影樓?」她好奇的問道。

「因為賺錢啊!生意人,從來都不會嫌賺的錢多。」歐陽楚解釋著。

其實,他也不過是想幫趙以諾一把,但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只好用這種比較愚蠢又直接的方式來幫助她了。

「以諾姐,要不然,我們就跟著他干吧!」年輕姑娘跑到趙以諾身邊,趴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歐陽楚,有些猶豫,有些遲疑。

這件事情,還是需要仔細斟酌才好。

「歐陽楚,我們不是在玩遊戲。」她提醒著說道。

「我也很正經。」歐陽楚直接回答。

周圍的人感受到氣氛的異樣之後,便立即拉著年輕姑娘去了旁邊,將空間單獨留給了趙以諾和歐陽楚。

「以諾,不要想太多,我只是單純的想和你合作而已。」

是嘛?趙以諾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人,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那麼,顧忘會不會介意?她低下了頭,表情有些為難。

「叮叮……」

突然,面前人的手機響了。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你認真考慮一下,我等你答覆。」說著,歐陽楚便直接離開了。

一瞬間,後邊的一群人直接涌了上來。

「以諾姐,你怎麼回答的?」

「對啊,你有沒有同意啊?」

「其實我覺得那個人看起來也不像是壞人……」

旁邊的人不停地嘀咕著,讓趙以諾感覺有些頭疼。

「你們怎麼想?」趙以諾抬起頭,問大家的意見。

畢竟開影樓是大家的事,並不是她一個人的,她自然還要尋求成員的意見。

「我想去試試。」

「我也這麼想。」

很快,大家得出了一致的結論。

終於,趙以諾還是拿起手機,撥了過去。

「什麼時候去上班?」她直接問道。

聽著電話里的聲音,此時的歐陽楚心裡別提有多興奮了。

「今天下午,我去簽合同,明天你們就可以來上班。」歐陽楚回答。

看著手裡的手機,趙以諾還在思考著該如何向顧忘解釋這件事情……

「以諾姐,你怎麼了?不開心么?」年輕姑娘問道。

「沒有啊。」趙以諾趕緊整理著自己的心情,回答。

其實,她心裡還有一個顧慮,那就是她怕歐陽家的老爺子會因為這件事情而誤會自己和歐陽楚之間的關係。

算了,以後再說吧!趙以諾倒吸一口涼氣就跟團隊人員接著商量影樓的事情了。 三虎直接一把提起了都蒙在他的腦袋上來回敲了敲。

「放開我!你這個骯髒的綠巨人!我早就說過,我才是拯救天下大陸的英雄,但是你們非不信,看看這不我又再一次救了大家,你說我是不是英雄。」

「是!我姜辰都覺得你是英雄」

姜辰哈哈大笑道!

「有你這句話,我就心滿意足了,畢竟英雄識英雄,你別看我個子小,但是我乾的拿一件事情不偉大,對了!我可以一起和你回現代世界不,天下大陸的生意已經全部給我擺平了,我已經沒有了任何挑戰,我想去你們那個世界成為世界首富」

都蒙看著姜辰開口道!

「可以啊!我相信以你的頭腦和智商成為世界首富並不難,但是你要想好了哦!去了可就不一定能夠回來了」

「我去!不能回來?那我這邊這些生意怎麼辦,我原本還打算兩頭跑呢!把那邊的東西搗騰在這邊來,然後把這邊的東西,搗騰到那邊去呢!看來現在是不行了」

「哈哈!行了!你又不娶媳婦兒,賺那麼多錢來幹嘛,再說了你現在的錢應該幾輩子都發不完了吧!」

夜歌公主看著都蒙笑道!

「你不懂!我們地精族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喜歡經商,錢對於我們來說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都蒙很是裝逼的說道!

「哦!是嗎?那你把你們地精族的財富全部給我們人族算了,反正錢對於你們只是一個數字,到時候把錢給我們了,你們又重頭再來,你不是說了嗎?你們喜歡做生意,那到時候你們一輩子都有生意做。」

晚霞公主也在一旁笑道!

「得了吧!我看你們就是看中我的錢,看來我可不能再給你們人族談生意了」

「都蒙嚇得轉過頭就準備跑」

「喂!小子你是來談生意的,還是來看我們姜英雄的啊?」

三虎立馬把都蒙給提了起來。

「當然是來看姜英雄的啊!你說這一別可能就是一輩子了,再怎麼說作為昔日的戰友我也要來送送不是」

沒想到都蒙滑稽的一番話,居然讓現場的氣氛瞬間低落了下來,因為都蒙說得沒錯,這一別可能真的就是一輩子了。

「姜英雄你回去不會就忘記我們了吧」

這個時候矮人族的奧拉夫看著姜辰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