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約好了,現在說不來就不來了?她有沒有把我們這些長輩放在眼裡?」

見李老發火,身邊的一眾教授們也都忍不住了,紛紛點頭,附議道:

「就是,就是」


「年輕人有點本事就驕傲,不把長輩們放在眼裡」

「哼!心高氣傲,早晚要吃大虧」

看著眼前一片七嘴八舌的人,陳明覺得心很累,耳朵也快被震出耳鳴了…

………

總統府內,只見老管家正筆直的,站在客廳門外聽牆角…

也不算偷聽,主要是裡面傳出來的聲音太大了,

「說我沒有做妻子的自覺?」

穆顏欣坐在餐桌前,翹著二郎腿,一隻手搭著後背靠的椅子上,

帶著怒火的目光,看著宮翼楓說道:

「那請問你有做丈夫的自覺嗎?」

「說我天天往外跑?」

「那請問你是每天都在家不出門嗎?」

穆顏欣看著宮翼楓,見他正皺著眉,微動嘴角,想說話,穆顏欣沒給他機會,繼續道:

「我知道你想說,你是一國總統,你很忙,每天都有國家大事需要處理…」

「你有你的圈子,我也有我的圈子,」

「不能因為我嫁給你,就要放棄我的一切,在家等一個不知道什麼時間回家的人,」

「再說了,我一沒給你帶綠帽子,二,沒在外面給你添麻煩,

三,我是嫁給你,不是給你當奴才,我也有我的自由」

穆顏欣話落,就看到對面坐著的宮翼楓起身,向著自己走來…

看著他嚴肅的俊臉,

穆顏欣:…………??

這是要幹啥?

不會說不過自己,直接對她動手吧?

穆顏欣心裡有些激動,練手的來了,正好也看看自己這段時間的進步…

把搭在倚背上的手收回來,身體坐直,準備開打,只要宮翼楓先動手,自己就撲上去…

宮翼楓走到穆顏欣身邊停下,見她換了個坐姿,才滿意的舒展眉頭…

「說完了?」

宮翼楓一手插在褲兜里,一隻手捏住穆顏欣的下巴…



別說,這女人的皮膚挺不錯的,

捏著下巴的手,感覺滑滑的,軟軟的,

捏著穆顏欣的下巴,宮翼楓認真的看著她的臉,時而往左,時而往右,

穆顏欣被他左搖右晃的,忍不住伸出右手,使勁打掉宮翼楓的爪子…

「你幹嘛?」

穆顏欣揉了揉有些發麻的下巴,不用看就知道下巴處,肯定有兩個手指印…

宮翼楓的手被她打得通紅,也沒在意:

「看看你究竟是不是個女人?」

宮翼楓嚴重懷疑,穆顏欣到底是不是個女人,


用餐的禮儀不淑女就算了,這坐姿和說話的語氣,都能用「彪悍」來形容了…

再說了,M國有多少女人,擠破頭皮的想嫁給自己,

別說要求她們婚後不出門,就是要求她們天天等著伺候自己,她們也都高興的巴不得哪…

為什麼到了穆顏欣這裡,就行不通哪?

聽著宮翼楓的話,穆顏欣也是無語了:

………?

「我是不是個女人,你看臉就能看的出來?」

被穆顏欣這麼一問,宮翼楓也覺得有道理,

嘴角勾起,宮翼楓彎腰,湊到穆顏欣臉旁,對著她的耳朵輕聲道:

「說的對,是我考慮的不周全…」

「要不…」

「我們去卧室,深刻的探究一下?」

穆顏欣聽著耳邊,傳出來低沉性感的聲音,

耳朵不由得變成了紅色,在心裡罵了句「妖孽」

便抬手一把推開宮翼楓,罵到:

「滾」

「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哪!」

宮翼楓被她推開后,也沒在湊過去,畢竟穆顏欣的便宜不好占,要懂得適可而止…

……

南家老宅,南離一臉陰沉的坐在客廳里,

聽著院子里傳來的腳步聲,南離知道,是他那作妖的爺爺回來了…

今天,自己一定要跟爺爺挑明,穆顏欣的身份,防止他爺爺在次作妖,在生死的邊緣來回摩察…

這次是運氣好,沒發生什麼大

事,就是自己遭了點罪,

以穆顏欣的性子,今天發生的事,她肯定也不會對宮翼楓提起…

要是再有下一次,可就保不準了…

南老爺子從進了大門后,就覺得氣氛不對,心跳也比之前快了, 「這大本營的防禦攻勢哪位統領最熟悉?」白宇浩見眾統領似乎都沒有異議,對他心悅臣服,所以,也不再浪費時間,立刻問道。


「林統領之前就是負責宜城和大本營的防禦攻勢以及部署的。」王統領馬上說道。

「好,那就麻煩林統領先告訴我這大本營內有多少可以利用的防禦攻勢……」白宇浩點點頭,便轉向林統領,拱手道。

「我這有張大本營的防禦攻勢分布圖,本來除了大統帥和副統帥外,哪怕是其他精騎統領如果沒有大統帥的允許,也是不能看的。但眼下情況特殊,所以……」林統領猶豫了一下,便從懷中取出了一張摺疊起來的羊皮圖,直接遞給了白宇浩。

白宇浩也不客氣地就接了過來,然後,先將羊皮圖打開看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思襯片刻,緊接著,就抬頭對林統領問道:「這大本營的所有通道都設有機關?」

「是的,這些機關都是大統帥親自設計的,就是為了以防有朝一日宜城被攻破的話,讓大本營也能成為一道防禦屏障,所以,包括大本營的正門,以及西、北兩門也都有可以鞏固防禦的機關……」林統領不置可否地應道。

「看來大統帥還真是未卜先知啊!不過,如果有了這些機關,這木神國大軍一時半會也難以攻進來,能給我們爭取一些時間。」白宇浩目光輕凝地說著,立刻對林統領說道:「那就先麻煩林統領馬上啟動所有的機關,因為過不了多久,這木神國上萬兵力,就會將大本營團團包圍。」

白宇浩此話一出,便讓眾統領露出幾分憂心忡忡之色,因為一旦木神國包圍了大本營,那也等於將他們以及宜城守軍困死其中,而以木神國還剩餘的上萬兵力,攻破大本營的防禦,恐怕也是遲早的事情。

「我這就去。」林統領率領兩百名宜城守軍,迅速朝大本營的正門方向而去。

不久之後,就見那厚重的大門被關了起來,同時,就在門口的地面上,十幾條巨粗的鐵鏈在兩百名宜城守軍的拖動下,抖沙升起,但見那十幾條鐵鏈的盡頭,連接一根根的鐵柱,一根接著一根的被拖起,扣在兩側牆壁上的凹槽之內。

沒過多久,整個大門就被橫七豎八的鐵柱給完全縫死,猶如密不通風的鐵牆。之中。

與此同時,西、北兩門也都同樣被設好的機關封死。

此時此刻,整個大本營就如同一個巨大的鐵桶,完全處於全封閉的狀態,而所有通道上的機關也都被啟動,進入了紅色戒備狀態。

另一邊,先命眾統領帶軍休整,養精蓄銳,準備與木神國大軍決一死戰的白宇浩,獨自一人,坐在議事廳內,看著擺在面前的羊皮圖上的大本營的防禦攻勢。

因為大本營最初的設計,就是將其當成一道防禦屏障來設計,而通往大本營內部的三道大門,都已經啟動了機關,完全封死,所以,木神國唯一的進攻手段,就是攻破圍營的高牆,但這將整個大本營圍繞起來的高牆,都是用巨石堆砌而成,所以,也是又高又厚,因此,就算木神國想要越牆攻進來,也要耗費上不少力氣。

相比之下,這宜城守軍也就減輕防禦的壓力,正常來說,只要不讓木神國越牆攻入,這大本營算是相當固若金湯。

但是,木神國可是擁有五隻巨角狂犀,如果五隻巨角狂犀,合力衝擊的話,再厚的牆也頂不住。

考慮到這一點的白宇浩,自然就要想辦法對付這五隻巨角狂犀,最好是讓其無法進攻大本營,這樣一來,就削弱了木神國的攻城能力。但因為他昨日已經用山寨龍涎成功吸引了五隻巨角狂犀,所以,這一次木神國應該也會有所防備,如果再如法炮製的話,恐怕收效甚微。

因此,白宇浩只能另想辦法,絕對不能讓這五隻巨角狂犀對大本營造成威脅。

「怎麼了?是不是覺得壓力很大?」就在此時,一道冷艷的嬌影走了進來,婀娜多姿的身姿,猶如楊柳擺動,搖曳動人。

白宇浩抬頭見是姬無雙,立刻勾起嘴角道:「要以不足四千的兵力防住木神國上萬的兵力,這已經不是壓力的問題了。」

「如果守不住的話,就別逞能,趁早撤離宜城,至少還能保住幾千條性命。不然,要是守不住宜城,又全軍覆沒的話,那你可就要成為千古罪人了。」姬無雙故意發出狠話道,當然,她也知道白宇浩可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被她的話給嚇到,她只是想激一下白宇浩而已。其實,連她都不知道白宇浩究竟能夠做到什麼程度,是否真的能帶領不足四千的兵力守住宜城,但是她相信只要白宇浩願意,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當然,連姬無雙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會這麼相信白宇浩,只是感覺和白宇浩相處的越久,她就越情不自禁地在意白宇浩,甚至擔心他,這絕不是以前的她會做的事情,似乎她的冰冷,她的無情,在白宇浩面前已經變得淡然無存。

「現在想撤也來不及了。而且,這宜城丟了,可不是幾千條性命的事情,這木神國之所以攻打宜城,似乎是想將宜城當成籌碼……」白宇浩因為和木子夜「聊」了一下,所以,也知道木神國真正的目標並不是宜城,而是攻下宜城后所能得到的其他利益。

「籌碼?難不成木神國想用宜城來威脅聖龍國?」姬無雙聽完,立刻猜疑道。

「這就不知道了。不過,我既然已經答應素素保住宜城,那我就一定會全力以赴,絕不會讓木神國得逞……」白宇浩神色堅定道。

「素素?那位妹妹?」姬無雙一聽,登時有些一愣,因為她沒想到白宇浩回心轉意的原因,竟然這麼簡單,只是為了那個叫素素的女孩。這連赤龍軍團的大統帥柳承的命令都無視的白宇浩,竟然為了一個和沒有自己任何血緣關係的女孩,而如此冒險拚命,這顯然讓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此刻,姬無雙心裡不禁暗道,她突然發現自己根本一點都不了解白宇浩。但是,她明白宜城的命運和聖龍國即將面臨的危機,卻可能因為這個女孩而改變……

!! 進了客廳,南老爺子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南離,


看他一臉陰沉,南老爺子就知道事情沒成,

現在要做的是迴避,南老爺子轉過頭,對著身後的南維說道:

「你陪陪離兒,我去休息了,」

「哎!」

「人老了,身體就是不行啊!」

說完,趕緊頭也不回的往卧室走去…

眼看著手就要碰到門把了,就聽到身後,傳來自家孫子陰惻惻的聲音:

「我看爺爺是算計自己的孫子累的吧?」

南老爺子捏門把的手一頓,沒接話,繼續手裡的動作,「咔吧」一聲,把門打開…

眼看著南老爺子要進門,南離淡定的繼續道:

「爺爺還是先坐在沙發上休息的好,您就算進去把門鎖死,我今天也有的是法子把門打開…」

宮老爺子:………!

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孫子,自己了解,沒辦法,南老爺子只能走到沙發上坐下,

直視著坐在對面的爺爺,南離問道:

「爺爺知道你口中的欣丫頭,是什麼人嘛?」

南老爺子聽到這個問題,楞了一下,


別說,自己還真不知道,那丫頭什麼家庭哪!

看那丫頭的氣質,一般家庭也養不出來,

再說了,就是家庭不好也沒事,南家挑媳婦從不看家室,只要人品好,不是廢材就行:

「離兒,不管她是什麼人,她都是爺爺的救命恩人,」

南離:「所以爺爺就給我下藥,打算把我送給她?」

南老爺爺看了看,站在旁邊不知所以的兒子,道:

「不是我,是你爸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