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不代表不可能對吧。」袁東一笑,「我真的很想看看我自己到底到了什麼程度。」

嗖!

話語說完,袁東的身體就是一動,竟不再多說,真的就出去了。

「呵呵,沒想到你真敢來。」

見到袁東真的出來了,那天道也是冷冷一笑,「好,看在你敢出來的份上,我給你個痛快!」

轟!

話語之間,這天道抬手就是一拳,一股無比恐怖的白色光華爆發,當場就衝擊到了袁東的身前。

這袁東也是臉色一變,似乎沒想到天道的拳頭這麼快,身體驀然一閃,想要躲過。

「哎。」

風雄見到這一幕,卻是深深的嘆息了一口氣,果然,只聽砰地一聲響起,那白色的魂能突然加速,狠狠的擊中了袁東的胸膛,直接打出了一個血洞!

鮮血飛揚,袁東的眼神也是布滿獃滯和意外,對著風雄苦笑道,「風…風師兄,看來我真不該勉強自己的。」

「你太抬舉你自己了。」

不待風雄說話,天道淡淡的聲音就響起,「你不是在勉強你自己,你是在自己找死,就這麼簡單。」

刺啦!

話語說完,這天道的手掌就狠狠一劃,白色的魂能如刀鋒一半劃過了袁東的身軀,只是剎那,就讓袁東的身體一分為二,徹底死亡!

「哼!」

殺完了袁東,這天道再次冷哼一聲,目光冷冷的看了雙神平台上的眾人一眼,下一刻就身體一閃,直接回去了。

雙神平台上的弟子卻都是臉色陰沉,他們都知道,天道這是在挑釁他們,同時也是在宣告,袁東的命,只是一個開始!

「符神天宮,符千,挑戰雙神天宮弟子,姬無常!」

就在天神

「天神大人說得有理,我沒意見了。」

方恆笑著說了句。

「好。」

見到方恆不再有意見,天神也是眼神中隱晦的閃過了一道殺意,猛然轉身道,「既然所有人沒有意見,那第三輪,現在開始!我天神天宮是這次大比舉辦者,自然要在第三輪第一個出來,之後,由左到右,輪流出來挑戰。」

話語說完,天神就是身影一閃,直接回到了平台上,對此,方恆卻是冷笑起來。

最後的最後,狐狸尾巴還是露出來了,什麼第一個出來挑戰,說白了,第一個就掌握了絕對的主動權,這是一個能夠讓天神天宮弟子再次獲得名額的方法。

「不過這也沒什麼了,小手段而已,不過是佔了一個先機,早晚都會輪到我的,等輪到我的時候,就是你們哭的時候。」

暗道一聲,方恆就不再多想,等待著那天神天宮第一個出現的人指名挑戰。

「天神天宮,天道!」

就在這時,一個青年也突然從天神平台上飛出來了,直接站在了虛空中,冷冷道,「我指名挑戰,雙神天宮,袁東!」

話語吐出,天地間的人都是眼神一縮,這個天道他們知道,也是天神天宮的大高手之一,不管是第一輪還是第二輪,全都是毫髮無傷的通過,力量深不可測,現在一出來,竟就要挑選雙神天宮的天才!

「果然。」

雙神平台上的眾弟子卻都是暗道一聲,他們知道,這第三輪,就是他們最為困難的時候。

「我去……」

「師弟。」

風雄卻是突地喊了一聲,淡淡道,「你確定你想去?」

「第一個被人指名挑戰,總不能不去吧,這也太損害我雙神天宮威風了。」

聽到風雄的話,袁東一笑,「當然,更重看這天道的實力,實在不行,我會認輸退出的。」

「你去了,就很難做到這種事情了。」風雄認真道。

「很難,不代表不可能對吧。」袁東一笑,「我真的很想看看我自己到底到了什麼程度。」

嗖!

話語說完,袁東的身體就是一動,竟不再多說,真的就出去了。

「呵呵,沒想到你真敢來。」

見到袁東真的出來了,那天道也是冷冷一笑,「好,看在你敢出來的份上,我給你個痛快!」

轟!

話語之間,這天道抬手就是一拳,一股無比恐怖的白色光華爆發,當場就衝擊到了袁東的身前。

這袁東也是臉色一變,似乎沒想到天道的拳頭這麼快,身體驀然一閃,想要躲過。

「哎。」

風雄見到這一幕,卻是深深的嘆息了一口氣,果然,只聽砰地一聲響起,那白色的魂能突然加速,狠狠的擊中了袁東的胸膛,直接打出了一個血洞!

鮮血飛揚,袁東的眼神也是布滿獃滯和意外,對著風雄苦笑道,「風…風師兄,看來我真不該勉強自己的。」

「你太抬舉你自己了。」

不待風雄說話,天道淡淡的聲音就響起,「你不是在勉強你自己,你是在自己找死,就這麼簡單。」

刺啦!

話語說完,這天道的手掌就狠狠一劃,白色的魂能如刀鋒一半劃過了袁東的身軀,只是剎那,就讓袁東的身體一分為二,徹底死亡!

「哼!」

殺完了袁東,這天道再次冷哼一聲,目光冷冷的看了雙神平台上的眾人一眼,下一刻就身體一閃,直接回去了。

雙神平台上的弟子卻都是臉色陰沉,他們都知道,天道這是在挑釁他們,同時也是在宣告,袁東的命,只是一個開始!

「符神天宮,符千,挑戰雙神天宮弟子,姬無常!」

就在天神「天神大人說得有理,我沒意見了。」

方恆笑著說了句。

「好。」

見到方恆不再有意見,天神也是眼神中隱晦的閃過了一道殺意,猛然轉身道,「既然所有人沒有意見,那第三輪,現在開始!我天神天宮是這次大比舉辦者,自然要在第三輪第一個出來,之後,由左到右,輪流出來挑戰。」

話語說完,天神就是身影一閃,直接回到了平台上,對此,方恆卻是冷笑起來。

最後的最後,狐狸尾巴還是露出來了,什麼第一個出來挑戰,說白了,第一個就掌握了絕對的主動權,這是一個能夠讓天神天宮弟子再次獲得名額的方法。

「不過這也沒什麼了,小手段而已,不過是佔了一個先機,早晚都會輪到我的,等輪到我的時候,就是你們哭的時候。」

暗道一聲,方恆就不再多想,等待著那天神天宮第一個出現的人指名挑戰。

「天神天宮,天道!」

就在這時,一個青年也突然從天神平台上飛出來了,直接站在了虛空中,冷冷道,「我指名挑戰,雙神天宮,袁東!」

話語吐出,天地間的人都是眼神一縮,這個天道他們知道,也是天神天宮的大高手之一,不管是第一輪還是第二輪,全都是毫髮無傷的通過,力量深不可測,現在一出來,竟就要挑選雙神天宮的天才!

「果然。」

雙神平台上的眾弟子卻都是暗道一聲,他們知道,這第三輪,就是他們最為困難的時候。

「我去……」

「師弟。」

風雄卻是突地喊了一聲,淡淡道,「你確定你想去?」

「第一個被人指名挑戰,總不能不去吧,這也太損害我雙神天宮威風了。」

聽到風雄的話,袁東一笑,「當然,更重看這天道的實力,實在不行,我會認輸退出的。」

「你去了,就很難做到這種事情了。」風雄認真道。

「很難,不代表不可能對吧。」袁東一笑,「我真的很想看看我自己到底到了什麼程度。」

嗖!

話語說完,袁東的身體就是一動,竟不再多說,真的就出去了。

「呵呵,沒想到你真敢來。」

見到袁東真的出來了,那天道也是冷冷一笑,「好,看在你敢出來的份上,我給你個痛快!」

轟!

話語之間,這天道抬手就是一拳,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好,很好!」

聽見藍海這麼說他,那被藍海羞辱的中年人也沒有任何猶豫,身體一動,就站在了虛空中。☆→,x.

「給我死!」

就在這中年人來到虛空中的一瞬,藍海就大喝一聲,手中一閃,一柄金色的小鎚子就直接出現,對著那中年人就砸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天地間的人都是一呆,眼神都露出了些許怪異之色。

在他們的眼中,藍海的攻擊,實在是太沒有什麼氣勢了,看起來就好像一個不會武學的普通人拿著一個玩具砸人一般,甚至有種讓人想笑的感覺。

只是各大天宮的天才看到這一幕,都沒有笑。

不是他們看出來了什麼,是他們知道,藍海,這位力神的孫子,絕對不會在這種場合做出這種可笑的舉動。

那中年人的眼神也是閃爍不停,他同樣看不出這動作有什麼厲害的,只是他也不敢大意,手掌驀然一閃,一柄白色的長劍就拿了出來,對著那小鎚子就刺了過去。

「他的劍要斷了。」

見到這中年人的動作,雙神平台上的風雄似乎看出來什麼一般,淡笑著說了句。

「不。」

方恆卻是在此刻笑著搖頭,「不光他的劍會斷,他的整條右臂,都會斷。」

「是么?」風雄眉毛一挑,「這麼厲害?」

「就是這麼厲害。」

方恆笑著點頭,別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當初神機空間的神機聖靈,給了藍海一柄錘,說什麼時候藍海能夠揮舞這鎚子了,什麼時候藍海就真正的變強了。

現在這鎚子被藍海拿了出來,那藍海豈會讓他失望?

轟!

果然,幾乎就在方恆和風雄交談完畢的一剎那,一道恐怖無比的巨響也驀然傳出。

肉眼可見,以藍海那金色小錘的落點為中心,整個天神世界的虛空大地,都開始出現了一片片粗大的裂痕。

這些裂痕無比粗大,同時還在飛快的擴散,似乎整個天神世界,都開始要裂掉!

「可惡!」

天神平台上天神突然罵了一聲,身體驀然站起,雙手一合。

「風定!」

呼!

一陣狂風突然從天神平台上的天神身體上散發出來,很快就席捲了整個天神的世界。

肉眼可見,隨著這道狂風的吹拂,無數道粗大的裂痕,也很快的就消失無蹤,一切的一切,再次回復了的原樣。

唯一沒有恢復原樣的是那個天神天宮的中年人。

他不見了。

好像從開始到現在,那個中年人就沒有出現過一般,好像從開始到現在,那只是眾人的夢境一般。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不是夢境!

通過那金色小錘上的一點血跡他們知道,那個中年人,在藍海這金色的小錘下,直接被打沒了。

打的連鮮血都消散,打的連半點血肉都不存在。

就好像掌控命運的神靈,生生的把這中年人的存在抹去了一般!

「我的天那!好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