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臉色微微一變,眼中閃過一絲的冷意,甄可人這句話無疑是在狠狠地打他的臉,他身為金城商廈的總經理,商廈的銷售額逐月下降自然是與著他有著不可推卻的責任,但他看出甄可人跟林淺雪顯然是在一起的,當著林淺雪的面他也不好反駁什麼。

「好了,這件事已經是處理完畢,接下來的事不用你們在場了。王海,沒什麼事你可以走了,至於這個營業員,你找個人帶她去辦理解僱手續吧。」林淺雪淡淡說著,語氣顯得不容置疑。

王海臉色一怔,而後也只能是賠笑著點了點頭,而後他目光示意了一眼旁邊的那個值班經理,那名值班經理便是把那個導購小姐帶走了。

「王海,你也可以下去了,雲姐我認識,我陪著她四處逛逛,選幾件衣服。」林淺雪看著王海,語氣淡然的說道。

王海臉色稍稍遲疑,而後便是說道:「董事長,難得你親臨視察金城商廈,要不我陪同你一塊吧,順便也向你介紹一下商廈最近的活動以及規劃等等內容。」

「不必了,你要是陪著我也視察不出什麼東西來。至於你說的那些,兩天後我會召開專門的會議,到時候你在彙報吧。」林淺雪揮了揮手,說道。

王海臉色一陣尷尬,而後便是訕訕的說道:「那,那好吧,如果董事長有什麼事儘管吩咐,我一定會儘快趕到。」

林淺雪顯得有點不耐煩的點了點頭。

而後,王海告別了林淺雪便是轉身走了,他身邊的那個女秘書緊隨在後面,直到走下了樓之後,王海一雙眼頓時變得陰鷙深沉起來,他臉色一沉,冷冷說道:「媽的,怎麼說老子也是在華天集團幹了七八年的老員工,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哼,林淺雪,你除了漂亮之外有什麼能力?不過是仗著你老爸的餘蔭罷了,居然在老子面前擺起了臭架子!不過你得意的時間也不長了!」

說著,王海看著身邊那個靚麗的女秘書,說道:「給我馬上聯繫我大哥,我有事跟我大哥談,我就不信這個小娘皮的能折騰出什麼動靜出來!」

…………

王海等人離開之後,現場便是只有方逸天以及林淺雪、甄可人、雲夢這三個美女,其中甄可人與雲夢都與方逸天有著糾纏不清的關係,而林淺雪與他更是有著說不得的故事,可想而知,方逸天夾在其中心情有多緊張尷尬了。

「雲姐,現在可算是清凈了,對了,你剛才說你買的內衣有質量問題吧,如果不嫌棄那麼就在這裡重選幾套吧,當做是我送給你的好了。」林淺雪輕輕一笑,說道。

「呵呵,小雪,既然如此那麼雲姐就不客氣了哦。不過雲姐也不能白占你便宜,目前來說,你公司下面的這個商廈顧客稀少是個亟待解決的問題,這樣吧,以後你們商廈要是做什麼廣告之類的那麼就找我,我是開了個夢成廣告公司,以後合作的機會很多,到時候雲姐也會助你一臂之力!」雲夢盈盈一笑,說道。

林淺雪聞言后心中一喜,金城商廈想要浴火重生,的確是需要大面積的打廣告,如果有了雲夢的廣告公司的幫助,那麼會方便許多,得到的效果也會更大。

「那麼我就先謝謝雲姐了,呵呵,雲姐還是先挑選自己喜歡的衣服吧。」林淺雪莞爾一笑,說道。

雲夢點頭一笑,走進了仙黛爾內衣店,在情趣內衣的專櫃留意了一番,看著,她眼眸中閃過一絲的笑意,而後便是轉頭看向了方逸天,說道:「方逸天,這裡也就是只有你一個男人,要不你過來幫我看看,你們男人都喜歡女人穿那種式樣的內.衣呢?」

轟!

方逸天腦海里轟鳴一響,詫異得微微張了張嘴,整個人似乎是怔住了般,看著雲夢那張禍害人間的柔美玉臉上泛起的絲絲促狹笑意,他心知雲夢肯定是故意這麼說的!

幫雲夢選內.衣?我勒個去!這女人分明是在為難我嘛……方逸天心中已經是開始暗暗叫苦起來。 方逸天怎麼說也是久經沙場的人物,聽到雲夢冷不防的提出了這個要求之後他臉色先是一怔,而後笑了笑,坦然說道:「雲夢小姐,我也很想幫你挑選,問題是這方面我並不擅長,眼光也不見得那麼好,不過……」

一旁的林淺雪與甄可人冷不防的聽到雲夢居然讓方逸天過去幫她選內衣時臉色均都是一詫,心裡頭感覺有點怪怪的,但她們也沒在意,畢竟雲夢比她們都年長几歲,或許雲夢這個年紀的女人並不忌諱讓一個男人給她一點建議吧。

甄可人聽到了方逸天的回答之後便是嗔了聲,說道:「哼,方逸天,你別裝了,還說你不擅長,騙誰啊!我可是記得有一次你還幫了小雪挑選了一套內衣呢,最後還說我的、我的……」說到這,甄可人臉色頓時一紅,後面的話卻是不好意思說出來,不過她可是還記得上次在那家內衣店的時候方逸天暗示說她胸部小的事情!

素不知,甄可人這句話一說出口,林淺雪那張絕美如仙的玉臉也隨之而羞紅起來,她暗暗咬了咬牙,心中已經是在嗔怪著可人怎麼可以當著雲夢的面把這種給說出來,方逸天的確是給她挑選過內衣不錯,但、但也不能這麼堂而皇之的說出來嘛!

雲夢美麗嫵媚的臉上帶著絲絲笑意,她這個年紀的女人洞察力自然是非同一般,一眼就能看出林淺雪跟甄可人心中的嬌羞之態,再想想方逸天這個混蛋整天廝守在林淺雪這樣就連她看了也要驚嘆不已的大美女身邊,要說這當中不發生點什麼事她都不信了。

不是她信不過林淺雪跟甄可人,而是根本信不過方逸天這個混蛋,她甚至想著方逸天的魔掌只怕早已經伸向了這兩個美女了吧?

想到這,她心中不免有點嗔怨之意,但倒也不是吃醋,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也很珍惜目前跟方逸天暗中保持著的關係,她已經是不需要表面上的什麼身份名頭,只要能夠跟方逸天相處在一起她便是感到滿足。

一份安定的生活,一個可靠能夠保護她的男人,目前來說,她需要的也就是這兩點。

因此,就算是看出林淺雪跟甄可人跟方逸天之間有著什麼糾纏不清的關係也好,她不會撕破臉的爭風吃醋,那些沒必要,也很可笑,她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守在方逸天的身邊,就算是當他背後的女人她也心甘情願。

「方逸天,看不出來你還幫過小雪她們挑選內衣啊,這麼說來應該經驗豐富才對,」雲夢說著淺淺一笑,又問道,「對了,剛才你說的不過什麼啊?」

看來是逃不過這一劫了!方逸天看著雲夢臉上那明媚的笑意,映襯著她那成熟豐滿的身材,還真不是一般的引人注目,堪稱是頂級熟女也不為過。

他聞言后笑了笑,說道:「我看你現在手裡拿著的這套就很不錯,不過就是不知道穿上去後效果如何,要不你去換衣間穿上后讓我——呃,不對,讓小雪跟可人幫你看看……」

說著,方逸天禁不住暗暗笑了笑,他明白雲夢的心思,是想要讓自己看看她穿上之後是否性感漂亮。

只不過,當著林淺雪的面,葉軍浪哪好意思去幫忙雲夢品鑒啊?

林淺雪聽著方逸天這麼直言不諱的說話,簡直是有點兒過於露骨,她心中一驚,便是連忙說道:「方逸天,你胡說什麼呢,你、你怎麼能說出讓雲姐穿上了給你看的話來?真是的!」說著,她看向雲夢,沒好氣的一笑,說道:「雲姐,剛才這個混蛋說的話你可別往心裡去,他這個人就是這樣,說話都是不經過大腦的,你可別跟他一般見識!」

雲夢聞言后輕聲嬌笑了聲,說道:「放心吧,我怎麼會跟他一般堅持呢!不過既然他說我手中這套不錯就選這套吧!」說著,這個成熟美女已經是在心中暗暗想著,反正自己買了也是穿給他看的,他說算唄!

方逸天心中就有點納悶了,小雪居然說自己說話不經過大腦?這可是赤裸裸的人身攻擊啊,太不厚道了!還有雲夢也是,自己隨口說說她手裡那套不錯她就乾脆的要了這一套?專柜上不是還有著好幾套樣式新潮而且更加的誘人暴露的款式嗎?她幹嘛不懂得拿那幾套過來問我?

方逸天心中暗暗嘀咕著,不過這些話他當然不敢當面說出來,他看了眼雲夢手裡拿著的那套情趣內衣,是一件深藍色鏤空設計,配有吊襪帶。

這讓方逸天禁不住的一陣蠢蠢欲動,心想著雲夢要是穿上這身想來肯定是極為的誘人眼球的吧?

想必,很讓人大噴鼻血吧?

方逸天暗暗想著,種種不良思想猶如潮水般開始在腦海中泛濫了起來。

「哼,你這個壞蛋在想著些什麼?」冷不防的,甄可人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

方逸天暗暗一驚,連忙收斂心神,回過神來便是看到甄可人走到了他的身邊,一雙水靈的美眸疑惑的看著他,出聲問道。

方逸天這才注意到林淺雪跟雲夢走向了櫃檯,甄可人則是走到了他的身邊疑惑的看著他,似乎是要把他心中所想給看透了般。

「沒、沒想什麼啊,對了,可人,這個品牌的內衣不錯啊,你要不要選幾件?」方逸天一笑,低聲說道。

甄可人俏臉頓時一紅,而後便是嗔聲說道:「哼,你上次不是說我那裡小撐不起來的嗎?你這個壞蛋,你剛才肯定是看著雲姐拿著那套內衣然後浮想聯翩了對不對?說來也奇怪,雲姐怎麼會讓你幫她選內衣呢?」最後一句話,她細聲喃喃說著。

方逸天聞言后心中一驚,連忙說道:「天地良心,我可沒那麼想,可人你可別胡亂冤枉人啊!」

看著他臉上一臉驚慌之色,甄可人禁不住滿意的一笑,笑嘻嘻的說道:「諒你也不敢,雲姐是什麼人啊,你有什麼想法也是白日夢!」

方逸天不可置否的一笑,如果讓可人知道雲夢這個熟女早已經是淪陷在他手中,那麼可人想必是驚詫得連下巴都要砸落下來了吧?

…………

隨後,林淺雪與甄可人陪著雲夢又在商廈中轉了轉,這過程中雲夢坳不過林淺雪的好意,只能是又選了一條衣服一條長裙。

陪著雲夢閑逛中,林淺雪與甄可人也是在暗中視察著整個商廈的一些情況,她們主要想了解的是商廈中那些銷售人員的態度以及策略等等,不過一路走下來卻是讓她們頗感失望不已。

這商廈中各個店面的營業員一個個無精打採的,基本上不會有主要吆喝拉攏顧客進店面看看挑選的情況,就算是看到有顧客走進店面中這些營業員的態度也不是那麼的積極,頗有草草應付的意味,如此一來,難免讓一些顧客沒有感受到那種微笑服務的態度感覺來。

最後,林淺雪她們又朝著樓上走去,了解了各個樓層間的銷售情況等等,雲夢似乎是沒什麼事因此一路陪同,方逸天就更不用說了,百無聊賴的跟在這三個美女的身邊,腳都走得有點酸了。

這時,林淺雪與甄可人走進了一家男性品牌的店面中,林淺雪直接亮出了身份,跟這家店面聞訊而來的店主了解一些最近的銷量情況。

方逸天站在外面,這時,雲夢看似不經意間的走到了他的身邊,一雙嫵媚誘人的眼眸看著他,而後便是輕輕地嫵媚一笑,低聲說道:「壞蛋,今夜你會不會來?」

「啊——」

方逸天心中一怔,看著雲夢那張嬌媚無限的俏臉以及她那曲線畢露的身段,小腹間不免升騰而起一股邪火來,他笑了笑,說道:「有好處?」

「哼!回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一點都不顧及人家的感受!」雲夢嬌嗔了聲,而後便是輕笑了下,說道,「別忘了剛才我可是買了套情趣內.衣了哦,難道你不想看啊?」

說話間,這個成熟美女流露出來的誘人之意簡直是無可抵擋。

「那個啥……貼身衣物剛買回去要先洗的吧?」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方逸天自然是聽得懂雲夢的話中之意。

問題是,他現在真的是分身乏術啊。

他還得要陪著林淺雪與甄可人不是?

也還好林淺雪與甄可人目前還沒有看出他跟雲夢之間的關係,否則還真的是讓人尷尬了。

「你……哼,你愛來不來,不來我穿給別人看去!」雲夢故作惱怒的說了聲,嫵媚的眼神瞄了方逸天一眼,便是走開了。

方逸天暗暗苦笑了聲,他記得在林家別墅的時候可人也是讓他今晚去找她吧,這會兒又插進來了雲夢,哎,橫在一個冷傲美女跟一個成熟美女中間,還真是難以取捨! 一直到下午三點鐘,林淺雪、甄可人與雲夢三個美女才走出了金城商廈,方逸天也暗暗鬆了口氣,在商廈內他形同跟班,隨著這三個美女四處轉著,這也就算了,偏偏商廈內又不能抽煙,他總不能專程跑進洗手間裡面抽吧,因此還真是百無聊賴之極。

因此走出商廈之後他便是抽出了根煙,美美的吸了起來,吞雲吐霧間看著林淺雪正跟雲夢在道別著。

「雲姐,那我們先走了哈,以後肯定還會有跟雲姐合作的機會,那時候可就拜託雲姐多多幫忙了。」林淺雪一笑,說道。

「小雪,跟我就不要客氣了,需要雲姐幫忙的時候打個電話便可以。」雲夢優雅的笑著,言談中流露出來的那抹成熟女人的風韻是林淺雪與甄可人這種年輕的女人沒法比較的。

「雲姐真好,嘻嘻,以後有空了我們請雲姐吃個飯哈,我挺喜歡跟雲姐在一起的,雲姐跟蕭姨一樣,都是很漂亮很成熟的女人呢!」甄可人也是笑嘻嘻的說道。

雲夢微微一怔,而後眼角的餘光便是有點意味深長的瞥了旁邊的方逸天一眼,甄可人的話讓她想起了當初跟蕭姨一起跟方逸天瘋狂的事情來,如今想起,似乎是歷歷在目般,竟是那般的刺激,以至於她那張柔美嫵媚的臉也情不自禁的泛起了點點暈紅之態。

而後,她看了方逸天一眼,微笑著說道:「今天還要多謝方逸天幫我挑選了衣服,呵呵,那麼小雪還有可人,我就先走了,以後再聯繫!」

說著,雲夢一雙嫵媚誘人的眼眸暗暗瞥了方逸天一眼,其間的暗示已經是不需言語。

「雲姐,慢走!」

林淺雪與甄可人微笑著朝雲夢招了招手,而後雲夢坐上了她的奧迪轎車,跟林淺雪她們微微一笑之後便是驅車離開了。

「我們也回去吧,感覺接下來還有著好多事情需要去做。」林淺雪說道。

甄可人也是點了點頭,而後她便是把方逸天招呼上,開車拉著她們返回林家別墅。

…………

玫瑰莊園,林家別墅。

一路上,在車裡林淺雪跟甄可人都在討論著金城商廈目前亟待解決的各種問題等等,她們也心知目前來說金城商廈需要的是顧客人流,可怎麼留住老顧客開發新的顧客卻是讓她們冥思苦想頭疼不已。

開到了林家別墅,下車之後這兩個美女依舊是在討論著,不斷的出謀劃策,想出了一系列各種的辦法,但是仍不得其果。

走進了別墅大廳中,甄可人說道:「小雪,我覺得金城商廈中首先要解決的是管理層的問題,今天我們去轉一下你也看到了,商廈中的那些工作人員、銷售人員、營業員等等一個個都是極為散漫的,根本就拿不出熱情出來招待顧客,而造成這種結果的只能是管理層過於鬆散怠慢,沒有一套嚴格有力的管理制度、獎罰制度等等,因此才會造成這種局面。我真懷疑在商廈中的那些工作人員是不是都經過培訓選拔上去的,還是說商廈的管理層將自己的親戚什麼的直接靠關係拉進來工作的。」

林淺雪秀美未顰,說道:「這當中也極有可能,如果是那些員工都是經過系統的培訓選拔那麼起碼在態度上不會這般的散漫。只是,如果要把整個商廈上至管理層下至員工都要重新打亂篩選,那麼無異於改朝換代,其中牽扯到的關係很複雜!」

「小雪,在商廈中來的那個總經理王海是什麼人?」一直沒說話的方逸天突然開口問道。

「王海就是集團公司里的一個副總王浩的親弟弟,一直以來,王浩都是分管著金城商廈,而他的弟弟王海原先只是公司中銷售部的一個部長,最後被他提上去當了金城商廈的總經理。」林淺雪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方逸天笑了笑,眼中閃過一絲的精光,而後低沉說道,「小雪,如果想要挽救金城商廈目前的狀況,那麼沒有一番大刀闊斧的舉動是不行的。就像可人所說的,金城商廈的管理層已經是臃腫散漫之極,唯有採取大刀闊斧的手段將一些不干事的或則是業績太差的通通給換掉,出台新的管理制度,唯有這樣,金城商廈才會有煥然一新的局面。至於商廈中的那些員工,哼,只要出台新的規章制度,採取獎罰淘汰的制度,除非是他們不想吃著碗飯了那麼他們會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中。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所以說,關鍵所在,還是管理層面的問題。」

林淺雪眼中目光閃爍,想了想,說道:「沒有大刀闊斧的手段也就不能改朝換代!那個王海,名義上是商廈的總經理,但對商廈的業績低迷卻是不聞不顧,只顧著自己吃喝玩樂,這樣的只拿錢不干事的蛀蟲我一個人開除他!下周召開的股東大會中,我就提名開除王海,將可人提上來,但當商廈的總經理。哼,那時候我倒是要看看誰投反對票!不管如何,我手裡有著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就算是全部股東反對也無效!這一次,我就是要大刀闊斧的干一場!」

方逸天眼中閃動一絲精芒,微微一笑,說道:「這就對了,當初你父親放心的把公司交給你打理,而沒有囑咐你如何如何去做,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大刀闊斧的干一場,畢竟你父親當初是跟著公司中很多的元老一起奮鬥創建了華天集團,因此基於一些情面,有些事情他不方面直接出手改革,可是換做你就不一樣了。放心的去干吧,不需要有其他方面的顧慮,有我在你身邊,你不會出什麼事!」

林淺雪聞言后芳心猛地一顫,內心中那一片柔軟頓時被輕輕地觸動了一下,心中湧起了絲絲溫暖而又感動的暖流來,是啊,有方逸天在自己的身邊,自己只管放手去做自己的事,自己根本不用擔心其他方面的問題,他一定會好好的保護著我,不是么?

想到這,她情不自禁的美眸一抬,看向了方逸天,那雙泛著盈盈波光的秋水美眸中,分明是流露出了一絲欣慰溫暖而又柔情似水的情意來。

旁邊的甄可人眼眸一轉,注意到了林淺雪看向了方逸天的目光,同為女人的她能夠看的出來林淺雪那目光中的含義,因為,她自己也曾是這樣充滿柔情的注視過方逸天。

剎那間,她似乎是明白了什麼般,暗忖著:看來小雪跟自己一樣都喜歡上這個混蛋了,我就知道,這個混蛋不會放過小雪的!小雪的胸胸這段時間來變化那麼大,是不是跟這個混蛋有關呢?哼,光顧著為小雪著想卻是不管我,我非饒不了這個混蛋! 林淺雪本就是絕美如玉,氣質出塵,飄然若仙的一個絕色美女,方逸天雖說與她朝夕相處,見慣了她那驚人的美貌,但此刻被她那雙秋水眼眸這麼看著也是有點抵擋不住起來。

方逸天連忙深吸了口氣,從林淺雪的目光中,他分明是感到了絲絲的感激欣喜以及那一絲遮掩不住的溫柔之情。

假戲真婚,老婆休想逃 最是那一絲淡淡濛濛的柔情,讓人慾罷不能,深陷其中。

方逸天只覺得,要是被林淺雪那溫柔如水而又讓人無法抗拒的目光看下去,他真的是要控制不住自己而要做出一些類似於霸王硬上弓——呃,不對,以德服人,要以德服人,怎麼能硬上弓呢?太不像話了,應該循循善誘才對……

「嘻嘻……你們兩個就這麼打算四目相對,眉目傳情下去啊?」冷不防的,甄可人這個冷傲美女吃吃笑了聲,狡黠的說道。

「啊——」

林淺雪嬌呼了聲,連忙的轉開了視線,回過頭來,一張臉剎那間羞紅欲滴,嬌羞之下情不自禁的輕垂螓首,潔白的貝齒輕咬著櫻唇,呼吸明顯的急促了起來,一顆芳心也在噗通的跳動不停。

方逸天勝在臉皮過後,他聞言后臉不紅心不跳,反而是呵呵一笑,說道:「可人,瞧你這話把小雪說得害羞了……呃,眉目傳情,我想我還沒達到那種境界啊,難道剛才跟小雪的對望真的是眉目傳情?那我可得好好地再感受一下,小雪,來,抬起頭,咱們繼續對望!」

「嚀——方逸天你少胡說,我、我才沒有跟你眉目傳情呢……」林淺雪急忙忙的嗔了聲,而後目光看向了甄可人,有點惱羞的說道,「可人,你凈是會胡說,我哪有跟他啊……噢,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吃醋了對不對?你看看你,自從喜歡了這個混蛋之後就一個勁的替他說話,還擠兌我起來了……」

「啊,小雪,你還說我,你不也是喜歡上了這個混蛋的嗎?你可不要抵賴,他不知道我還看不出來啊……」甄可人一聽,臉色也是一紅,不甘示弱的反駁說道。

「什麼?我、我……」林淺雪簡直是羞愧萬分起來,囁嚅著,看了看方逸天,又看了看可人,卻是一句話都無法說出來,那一刻,她簡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了進去。

「咳咳……」

方逸天一看事態不對,連忙乾咳了聲,他心中也是一陣汗顏,難以想象可人這個小妮子居然就這麼的點破了他跟林淺雪之間隔著的那層窗紙,他還好,畢竟一個不把臉皮當回事的拉風男人,但卻是讓堂堂的一個臉皮薄的千金大小姐情何以堪啊!

「那個啥,我們不是討論金城商廈如何浴火重生的嘛,怎麼就扯著扯著就不著天際了呢?繼續討論金城商廈的問題,呃,剛才說到哪兒了?」方逸天連忙說著,而後繼續說道,「剛才小雪說得不錯,那個叫王海的胖子不能留,他是個毒瘤,必須要剷除!開除了王海那麼需要一個有經營管理能力的人頂替上去,既然小雪你已經準備讓可人接替這個位置那麼接下來的工作重點就要看可人如何開展了。嗯,可人,說說你的想法吧。」

「我的初步計劃是這樣的,如果我上任了,首先考察管理層其他人員的能力問題,將一些吃飯不幹活的傢伙給不客氣的請走;其次,眼前金城商廈正在搞促銷活動,我覺得這個活動是很重要的,是吸引顧客的一個重要活動,不可耽擱了。針對管理層的清理以及篩選跟商廈的這個促銷活動同時進行,兩手抓。但目前較為頭疼的是,這次的促銷活動應該怎麼做才能吸引廣大的顧客呢?雲姐的廣告公司可以幫我們宣傳,但是我們拿不出好的促銷方案,那麼就算是做再好的宣傳得到的效果也是事倍功半。」甄可人緩緩說道。

「商場的促銷活動無非就是打折跟返券。此刻金城商廈中進行的就是打折的促銷活動,不過目前看來效果不佳,或許我們可以改變策略,搞成返券的活動!顧客的心理永遠都是看到實實在在的恩惠才會心動,一雙五百塊錢的鞋子你打八折出售跟消費了五百塊錢現金返五百塊錢的券比起來,你說那個會讓你更加心動一些?」方逸天緩緩說道。

「逸天,你的意思是返券促銷的話消費多少現金那麼就要返多少的券?」林淺雪禁不住的問道。

「不錯,但返券的金額只能是整數。比方一件七百五十快錢的商品,只能返七百的券,那麼很多顧客都會不捨得花費出去的五十塊錢不能返券,於是只能再買一些小東西,起碼要湊齊到八百塊錢,以得到八百元的返券。如此一來,我敢肯定,顧客肯定是一窩蜂的過來,人流如海!」方逸天自信滿滿的說著,的確,這樣的返券促銷活動極為吸人眼球,花費多少返券多少,而且返券又能用來買其他的東西,這樣的便宜換做是誰都會心動。

「可是……這麼一來返券的部分難道是讓商廈來承擔嗎?這樣那麼商廈豈不是虧損了?」林淺雪皺眉問道。

「小雪,我怎麼會出讓商廈蒙受虧損的主意來呢?那可是你的產業,虧誰也不能虧你不是!商廈中各種品牌的鞋子衣服都有供貨商,那麼這個活動我們商廈方可以跟供貨商談,讓供貨商承擔一部分,而且是比我們商廈還要高的一部分,這不就完事了?而且商廈中很多大牌子的衣服跟鞋子為了自身的品牌跟質量考慮,一般都不會輕易打折,但是,如果有這種促銷返券的活動,那麼這些大品牌的商品就會樂於接受,也是相當於變相的打折了。只要把源源不斷的顧客吸引過來,商廈一天的銷售額將會翻幾番,那麼商廈返券的那點虧損也就微不足道了。」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嗯,這個方法很不錯,可是那些返券是不是當天都可以消費的?」甄可人開口問道。

「搞這個促銷活動的那一天,商廈準備好金城商廈特有的積分卡,給每個顧客都發一張積分卡,返券的金額存在積分卡中,他們可以憑卡消費。而且每消費一百塊錢現金就獲得10點積分,一點積分可以當做是一塊錢,但這錢不能取出來,只能是用來消費掉,此舉也會讓持卡的顧客日後會更多的選擇來金城商廈消費購物。至於那個返券,當然不能百分百的全部用於當天消費,要是這樣那麼我們商廈豈不是不能將利益最大化了?」方逸天笑了笑,淡然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什麼?你快點說啦,別這樣賣關子,吊人口味!」甄可人聽到盡興處,不由開口問道。

「我的意思是,返券的金額只能當天消費百分之九十,比方返五百塊錢的券,那麼當天只能消費四百五十快錢。剩餘的五十塊錢只能是半個月後再過來消費,如此一來,這次活動結束,半個月後豈不是又迎來了一次的消費高峰?而且到那個時候再出台另外形勢的活動,就這麼持續不斷的吸引顧客,慢慢地,金城商廈的名頭也就打開了,擁有了固定客源,不是嗎?」方逸天一笑,緩緩說道。

林淺雪與甄可人聞言后臉色先是一愣,而後瞬間,兩個大美女臉上便是禁不住的洋溢出欣喜而又激動之極的笑意起來。

林淺雪更是情不自禁的說道:「對啊,這樣一來,那麼前來消費的顧客肯定是會被吸引著源源不斷過來商廈消費,只要有顧客來消費,銷售額上去了那麼商廈也就起死回生了!方逸天,你的這個方法真是太好了,你是怎麼想到的呢?你簡直是銷售天才啊!」

「耶~~~方逸天,你果然是最棒的,你的方法解決了我跟小雪的難題,真是太棒了……」甄可人雀躍的說著,而後欣喜之下更是忘形的直接跑過去直接的抱住了方逸天,那張精緻美麗的臉上滿是開心的笑意。

方逸天臉色頓時一怔,還真是暴汗啊,林淺雪就在眼前呢,可人居然就這麼毫不避嫌的投懷送抱了?就算是高興也用不著如此的高興忘形了吧?

這如何了得啊,當著小雪的面,自己有點兒不好下手啊!

方逸天心中暗暗叫苦了起來,一時間還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方逸天總算是總結出來了,做男人還是低調點好,稍稍高調一點兒就會換來美女的投懷送抱,其實美女主動投懷送抱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但如果不分場合的投懷送抱也不見得那麼好。

比方說現在,甄可人撲上來抱著方逸天,方逸天簡直是束手無策,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那邊的小雪一雙美眸還時不時的幽幽朝著他這邊看過來呢。

「可人,你這是高興忘形啊,都投懷送抱了……小雪,你怎麼也不表示一點,來,要不我對你投懷送抱吧!」方逸天笑了笑,調侃說道。

話剛出口,甄可人立即反應了過來,她當即嚶嚀了聲,便是感覺的掙脫出了方逸天的懷抱,那張俏美的臉上泛紅不已,看了方逸天一眼,又轉眸看向了林淺雪,嬌笑一聲,說道:「小雪,要不你就給這個混蛋抱一下吧,這樣你也不用吃醋啦……」

「啊……可人,你、你再胡說我可就不理你了!」林淺雪玉臉一紅,開口嗔了聲,眼角的餘光卻是禁不住朝著方逸天瞥了眼。

「嘻嘻,小雪,你看你,臉都紅了哦……啊,好啦,我不說了就是,你可不要擰我!」甄可人看到林淺雪氣急敗壞的衝上來,口中連忙說著,而後想了想,說道,「小雪,要不今晚我就在你這裡跟你把金城商廈各個方面的設計書寫出來了吧。從管理層的整治到制定新的規章制度等等,我們可以先構思出來,然後根據日後的具體實施過程中加以改進。這件事越快越好,感覺不能繼續拖下去了。」

「嗯,好,我也正有這個打算呢。」林淺雪點了點頭,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