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天伸出手,往下壓了壓,說道:「等等。」

「怎麼,你還想說什麼?」錢小手說道。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我只是想要一個說法而已。」

胡天笑著說道:「我在你們家的店裡,買了兩斤楊梅。」

「缺斤少兩也就算了,這個我能理解。」

「但是我聽你老婆說,你們家的水果,竟然還染了色素跟甜蜜素,而且還噴了殺蟲劑,有你們這麼做生意的嗎?」

聽到胡天這麼說,錢小手竟然面不改色,沒有絲毫的羞愧或者尷尬。

他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就是這麼做生意的,你有什麼意見?」

「意見倒是沒有,畢竟壞人,是不會覺得自己壞的。」

「就跟小偷一樣,他們反而會覺得,自己偷別人的錢財,是天經地義的事。」

「只是,話又說回來,這樣的水果,你們自己敢吃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我又不傻,當然不能吃,這種經過處理的水果,對身體有害的。」錢小手說道。

胡天說道:「暈,既然你都知道對身體有害,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這個關你屁事啊,小子,我警告你別多管閑事啊!」

錢小手威脅道:「你也不打聽打聽,我錢小手是跟誰混的!」

「你跟誰混,和你賣毒水果有什麼關係嗎?」胡天驚訝的說道。

「小子,你難道不知道,大樹底下好乘涼嗎?」錢小手說道。

「哦。」胡天點了點頭說道:「俗話說的好,上樑不正下樑歪,估計你那主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吧?」。第二天,蘇哲梅便帶着蘇日安約見了孫安生。

見到老友還活着,孫安生也是非常的開心。

很快,兩家人便談起了關於蘇日安和孫筱珏的事情。

「安生,小安和筱珏的事情,我已經了解了,在這裏和老友你說聲抱歉了,委屈筱珏了。」蘇哲梅拉着蘇日安起身對着孫安生微微躬身。

「誒。」孫安生立刻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將蘇哲梅扶了起來:「這是做什麼,筱珏的事情自由筱珏自己去決定,我只能給予建議,既然她都不介意,那我這個做……

《圖騰甲》第404章婚事討論 「竟有這事!」楚秦,更是有些好奇了。

「嗯!」焱媚微笑道,「楚秦,你打聽這麼多,莫非是想幫助師父她也驅逐邪火。」

「怎麼可能!」楚秦回道,「媚兒,你可知道,為了幫你練就這顆解藥,我耗費了多少天材地寶,別的不說,單是十首烈陽蛇的內丹,這世間,就很難尋到第二枚。」

「謝謝你啊,楚秦!」焱媚聞之,感動不已。楚秦,竟然為她付出了這麼多。

「你,還有小舞雪兒她們真的是,動不動就說謝謝,搞得都好像外人一樣!」楚秦嘴角微抽,「就,不能做點實際的嗎!」

焱媚微微一笑,將衣服褪下一些,「既然我的邪火也解除了,那楚秦,我們再來一輪?」

「甚合我意!」楚秦嘴角微斜。

接連三天過去,黃金戰艦,已經駛入了海洋領空。

一路上,自然沒有遇到任何的波瀾。只是狂風暴雨比較多。

這一日,午夜時分,楚秦盤坐在甲板上,吸收著月光精華,天地元力。

楚秦發現,自從自己的血脈被青龍洗禮之後,他修鍊的方式已經有所不同了。

以往,都是他將周圍的天地元力,轉化為魂力吸收體內,可謂是效率低,吸收慢。不過楚秦有魂力內丹的加持,情況稍微好些!

而現在,楚秦可以直接地吸收天地元力,不僅吸收速度極快,而且效率堪稱百分之百,之前的話應該不過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說單論修鍊速度,至少提升了十倍不止。

至於楚秦如此的實力,究竟到達哪一步了,楚秦也無法估量,一來楚秦不知道那些神界的神究竟有多厲害,二來他沒有對手。

無敵,是一種寂寞。

一番吸收之後,楚秦吐出了一口乳白色的氣體,緩緩地站起身來。

「應該,快到海神島了吧!」楚秦看著下面的海洋,悠揚一笑道。很久沒有見到波塞西,他甚是想戀。

「應該快了!」

在楚秦的旁邊,比比東的聲音響起。

此時的比比東,沒有頭戴紫金冠,身著紫金長裙,她穿著一身潔白的長裙,秀髮披散,有一種小家碧玉的感覺。

不過,比比東太美了,美到即使穿的再土,也有一種傾國傾城,美艷絕倫之美。

「東兒,這麼晚了,還沒睡!」楚秦微微一笑,攬住了比比東纖細的腰肢。

此時,比比東似乎是剛剛沐浴而出。身上有些許濕潤,香氣更是濃郁到了極點。

「嗯!」比比東輕然一笑道,「你呢,這麼晚了,也不睡!」

「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楚秦微笑道,「我自然想出來透透氣。」

「辛苦你了!」比比東嫣然一笑道。楚秦很辛苦,為了滿足他的每個女人,讓她們的青龍血脈不斷提純,每晚都要辛勤耕耘。比比東,有些心動。

「剛開始,或許有點辛苦。」楚秦微笑道,「不過,自從獲得了青龍血脈之後,感覺一點也沒有,甚至我感覺,連續一個月,也沒關係。」

比比東抿嘴一笑,「一個月?你以為自己真是銅鑄鐵打的。」

「就算是銅鑄鐵打的,我也不許你這麼做!」比比東溫柔地補充道。

「放心吧,有你,有這麼多漂亮的老婆,我才不捨得,折騰自己的身體呢!」楚秦微笑道,「不過,東兒,我可以告訴你。」

「什麼?」比比東黛眉微挑。

「我好像,獲得永生了!」楚秦回道。

「你,成神了?」比比東略微驚喜道。

「我也不知道。」楚秦回道,「究竟成神的標準是什麼,但是,我感覺現在的自己,以以前相比,已經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了。至於究竟有多強,我需要找個人練練!」

「要不,我陪你練練?」比比東問道。

楚秦搖了搖頭。

「怎麼,嫌我太弱?」比比東問道。

楚秦依舊搖頭道,「我才捨不得,跟你打呢。即便是切磋。」

比比東幸福一笑,紅唇微撅,「你就是嫌我太弱了,要不,我先獲得羅剎神位,再來陪你打?」

「那樣,我可能就打不過你了!」楚秦微笑道,「不過,東兒你的魂環魂骨都集齊了,應該可以開啟最後一考了吧。」

「早就可以了。」比比東回道,「但是,我還不想回武魂殿?」

「為什麼?」楚秦問道。

「你說呢?」比比東微微翻了一個白眼,「還不是想多陪著你。」

「東兒,你真好!」楚秦說著和比比東一同在船頭坐下,隨後將比比東摟過來,讓她的頭,依偎在自己的肩頭。

比比東更是一臉的愜意,舒適。

「東兒,我答應你,等我實力足夠強大了,一定會給你一個孩子!」楚秦看著比比東溫柔道。

「我突然,不太想要孩子了!」比比東回道。

「為什麼?你不是一直想要的嗎?」楚秦疑惑道。

「以前是想要。但是,自從養了小白,我感覺孩子不是那麼好養!」比比東回道。

「怎麼了,小白挺乖的啊?」楚秦眉頭微挑。

「她現在是乖!你都不知道,她剛出來那會,天天哭,哭中還帶著龍吟。然後,又要喝獸奶,又要抱著睡覺,攪得我好長一段時間都睡不著!」比比東問道。

一想到比比東描述的畫面,楚秦不由自主地笑了。很難想象,堂堂鐵血教皇,抱著一頭稚嫩的奶龍,哄著她睡覺的模樣。

「那你不知道,找個屬下或者奶媽,幫你照顧啊!」楚秦微笑道。

「我不要!」比比東輕輕搖頭道。

「為什麼?」

「因為你說過啊!」比比東甜蜜一笑道,「白龍是你送給我的孩子。我可是真正的扮演一個母親,將她當你的孩子來養的。」

楚秦,自發內心地笑了,旋即他轉身,輕輕地將比比東撲倒在甲板上。

「楚秦……」楚秦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比比東為之一驚,「在這裡,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楚秦微笑道,「她們都睡著了,而且都是自己人,看到了又如何?大不了,一起來嘛!」

「那詩韻她母親和小舞母親呢?還有獨孤博和天青牛蟒……」比比東還是有些擔憂道。要是被這些人看到,她就羞死了。

「那好,我就親你一下,總行了吧!」楚秦回道。

「嗯……那你要快點!」比比東這才妥協地微笑道。

(本章完) 三叔馬上挽起胳膊,喊道:「抽我的!」

涵花伸手攔住三叔,道:「三叔,你剛剛被打得吐一大口血,行嗎?還是抽我的吧!」

說着,挽起袖子,露出雪白的胳膊。

那細白的嫩肉,晃得院長和幾個男人直咽唾沫:好誘人的玉腕!

護士長皺眉問:「血是隨便獻的嗎?你們倆什麼血型?」

什麼血型?

農民從來沒關心過這種事,誰有閑功夫和閑錢去化驗血型?

三叔和涵花都懵掉了,「血型,不,不知道。」

護士長不耐煩地道:「不知道血型瞎摻乎什麼!誰O型?有沒有O型的出來獻點愛心?現在驗血型已經來不及了,傷員現在的血壓支撐不住幾分鐘了!只有O型不用驗,馬上就可以救人!」

田秀芳走到護士長面前,大聲道:「我是O型!」

咦?

眾人一驚,眼神都怪怪地!

一般這種情況下都是病人的親屬獻血,無關人員哪有搶著獻血的?

而且,田秀芳是堂堂的大鎮長,而且是個女的,就是輪也輪不她來獻血啊!

看她那個着急的樣子,生怕別人搶在她前面,爭着獻血!

她要幹什麼?

什麼居心?

難道是要製造新聞撈取政治資本嗎?

年輕、學歷高,仕途前景無限,看來,她是真拚了!

見鎮長如此,田秀芳身後的一個秘書走過來,以非常關心領導健康的責任感,道:「鎮長,您上個月剛剛獻過血,現在又要獻血?這是不是太頻繁了?身體是事業的本錢,您還是考慮一下吧!」

秘書說的是實話,也是拍馬屁的最佳時機和最高境界。

沒錯,上個月,縣裏下達給張家鎮鎮里機關事業單位的獻血任務沒有完成,在月底,田秀芳帶頭獻血,而且不是規定的400CC,而是一千毫升。她一帶頭,鎮里的大小頭頭,也都站了出來,這樣才把指標給完成了。

「沒事,我知道自己身體可以!」田秀芳大聲道,然後沖兩個護士道,「走吧,抓緊時間!」

護士長又是皺眉一下,道:「田鎮長,短時間內獻血兩千CC,是有一定危險的,你可要想好了!」

「我想好了!」田秀芳道。

時間緊迫,護士長不敢再耽擱,沖兩個護士點點頭。

兩個護士忙對田秀芳道:「好,我們去處置室吧!」

這時,一個醫生從手術室裏面探出頭來,大聲吼道:「磨蹭什麼呢?血漿還不來?病人心率40,馬上就不行了!」

心率40!

太可怕了。

涵花的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

而與此同時,田秀芳的眼淚也盈滿了眼眶。

護士長道:「去處置室來不及了,直接進手術室吧!」

田秀芳沒等護士長話音落地,已經推門走進了手術室。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手術室的門仍然沒有打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