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經緯嘀咕了一句,不過,看着歐陽安琪美眸都瞪圓了,他沒辦法,畢竟歐陽安琪在鄒永正一事上,幫了他的忙,鄒永正捐入崑崙慈善基金會那五個億有歐陽安琪很大的功勞,所以嚴經緯夾了一片毛肚,煮過水后,沾了沾料,就送到歐陽安琪小嘴前。

「嗯,真好吃!」

歐陽安琪滿意的說道:「我還要再吃一塊!」

連歐陽安琪自己都沒發現,她因為母親從小離開的關係,所以一直以來獨立自主的她,竟然會在嚴經緯面前表現出如此小女人的一面,嚴經緯喂她吃東西,這種感覺,讓她很幸福很幸福。

沒辦法。

嚴經緯又夾了一塊毛肚,喂向歐陽安琪。

而嚴經緯喂歐陽安琪東西吃的這一瞬間,曾妮已經從機場趕到了火鍋店門口位置,老遠,她就看到坐在窗子面前吃火鍋的嚴經緯和歐陽安琪,還看到了嚴經緯喂歐陽安琪吃毛肚的這一幕。

接下來,歐陽安琪又夾牛肉餵給嚴經緯吃。

兩人之間你來我往,親昵得就像情侶一般,曾妮看着這樣的場景,氣得渾身發抖。好你個嚴經緯,老娘在飛機上擔心你擔心得要死,你倒是好,在這和歐陽安琪吃火鍋吃得挺嗨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醋,還是因為歐陽安琪是死對頭的關係,反正看到嚴經緯和歐陽安琪如此親昵的這一幕,曾妮心中非常不爽,她知道歐陽安琪喜歡上了嚴經緯一事,但是沒想到,閨蜜夏子悠和嚴經緯離婚之後,讓嚴經緯和歐陽安琪發展得如此迅猛,兩人竟然已經到了相互喂東西吃的境界,難道……他們二人已經好上了?

根據曾妮得到的消息,歐陽安琪和陳家那位還未正式離婚,現在嚴經緯這樣的舉動,等於給陳家那位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陳家那位,能忍下這口氣?陳家背後,可是有隱世家族的存在!

想到這,曾妮是又氣又急。

氣的是嚴經緯就是個下半生思考的動物,抵抗不了歐陽安琪的誘惑。急的是嚴經緯還面臨着嚴氏集團秘密那攤子大事的情況下,還招惹歐陽安琪,到時候又被陳家那位記恨上,那嚴經緯腹背受敵,到時候他拿什麼來抵抗?

越想,曾妮心中越不舒服。

咯咯咯……

她踩着高跟鞋,朝着嚴經緯和歐陽安琪那一桌走了過去。

「曾妮?」

聽到高跟鞋的聲音停下,嚴經緯和歐陽安琪同時抬起頭,便看到了憋著一肚子火氣的曾妮俏生生的站在他們二人面前。

「嚴經緯,你手機怎麼關機了,我剛才打不通你電話!」曾妮壓着火氣說道。

「我手機沒電了!」嚴經緯疑惑道:「你找我什麼事!」

「我想和你單獨談談!」

「我正吃飯呢?等吃完再說,你吃了沒?沒吃一塊吃!」嚴經緯說着,往靠窗的位置挪了下身子,給曾妮讓出一個位置。

曾妮本來被氣飽了,一點胃口都沒有,不想吃,但是看到死對頭歐陽安琪就在面前,想着自己不留下吃東西,豈不是給他們二人獨處的時間?這麼想,曾妮索性放下手中的包,調製了份蘸料,在嚴經緯身邊坐了下來。

「來,傻子,吃這個,太膩了我吃不慣!」

看到曾妮坐下,歐陽安琪心中惱怒曾妮打擾了她和嚴經緯的二人時光,於是她故意當着曾妮的面從鍋里夾了一塊肥牛肉,放在自己嘴裏咬了一口后,又送到嚴經緯嘴巴前。

而且,她對嚴經緯直接稱呼傻子,就像情侶之間的親昵稱呼一般。

在曾妮的眼神下,嚴經緯吃了歐陽安琪咬過的肥牛肉。

他們二人這樣的舉動,越發讓曾妮覺得,嚴經緯和歐陽安琪肯定是好上了!

嚴經緯現在和子悠離了婚,已經沒有了束縛,他哪裏經受得住歐陽安琪這個魔女的誘惑?

嚴經緯這混蛋,真是色膽包天,就不考慮一下和歐陽安琪這樣是有夫之婦有染,會面臨什麼樣的後果么? 原來,衛小米出事的第二年春天,第一基地就被數不清的怪物圍困。

還好那時秦寒已經湊齊了三級能晶,便開啟生命城堡,將數萬人納入其中避難。

接下來的幾個月里,他們與怪物鬥智斗勇,漸漸清理了圍在周圍的怪物。

再後來,秦寒和蕭千楓帶著倖存者離開第一基地,選了離第一基地百裡外的這裡安營紮寨。

因生命城堡容納不下那麼多的倖存者,秦寒和蕭千楓便決定讓大部分的倖存者居住在城堡外圍,並為他們建造房屋,提供植物種子。

「好多人對於咱們不收留他們進來耿耿於懷,時常在外面搞點小動作。」

秦寒說:「卻又不敢往死里得罪咱們。」

人啊,總是將自己當成宇宙中心,認為所有事情都應該圍著自己轉,自己才是一切的主宰。有些人甚至覺得,自己如果死了,整個宇宙也完了。

而現在的情況,並不能事事如他們的意。

如今,生命城堡裡面住了一萬多人,比它預定的幾千居住人數要多出幾倍,也幸虧現在有高階能晶,才能維持著能量運行。

「胖子去年受傷了,回頭我帶你去看他。」秦寒眼神專註地看著面前的小姑娘,眸子里有些迷茫。

「小米……」他拉起她的手握在掌心,輕柔說:「我總覺得是在做夢。」

衛小米的心裡有些異樣,只是一時被他的親密窘住。

「其實,我是在半年前才醒的,醒來時待在一個繭子里。」

衛小米將那個繭取出來給他看。

她先前並沒有跟別人說出這件事,能跟秦寒說這些,是因為倆人的情況實在不一般。

秦寒於她來說是最親密的夥伴,或者,是類似於親人的存在,有什麼秘密在他面前也毫不避諱。

秦寒仔細查看這一米五長的橢圓形繭子,也很奇怪。

「你說之前一年半時間,一點記憶都沒有?」

「是啊。我懷疑自己肯定進入一個空間里,然後是木系異能保護了我。」衛小米說出自己心裡的疑惑。

……

衛小米見到坐在輪椅上的孫寧時,差點沒認出來,「孫寧,怎麼瘦成這樣了?」

胖子如今已經擔不起這個綽號了,他雖沒有瘦成皮包骨,卻與原先判若兩人。

胖子咧嘴笑了:「之前受了點小傷。小米,你能回來太好了。有什麼好吃的么?拿出來給我嘗嘗。」

衛小米瞧他故作輕鬆的樣子有些不是滋味。

「有,還是兩年前存下來的,不知道是不是過期了?」

「哪有過期的,儲物戒里是靜止狀態,放進去的東西過一百年拿出來還是新鮮的呢。」胖子笑著說。

衛小米從空間鐲里取出好多食材放進秦寒住的套間廚房裡,讓機器人001去料理。

秦寒的住所有五六個房間,除了胖子,還住著湯勇夫妻和劉欣妍,今天那三人去基地外做任務還沒有回來。

機器人很快做好幾份食物端上來。

「小米,你這個機器人不錯啊,也是從轉盤搖出來的?」胖子和秦寒好奇地瞧著001。

衛小米:「轉盤不見了,出現一個兌換窗口,這東西就是從那裡兌換來的。」

「兌換窗口?都能兌換啥?」胖子好奇問。

兌換窗口的品種太多,衛小米也說不上都有啥,反正有一部分跟轉盤裡的差不多。

但是,兌換窗口每過一段時間就更新變化一次圖標,讓她拿不準下次還會出現什麼。

每個圖標只能兌換一次,再想兌換時,說不定就已經找不到了,可再過一輪又會出現。

如此反反覆復。

衛小米取出摩托艇給他倆看,「這是我兌換出來的懸浮摩托艇,我就是乘這個回來的。」

胖子眼裡出現光亮,渴望地摸著摩托艇,「哇!懸浮車?不知道我能不能駕駛?」

衛小米:「應該能。」

頓一下,問:「孫寧,你是傷到哪裡才不能走路的?」

「脊椎。」秦寒說,「胖子脊椎受傷,下半身沒有知覺了。」

那次獸潮,死傷很多人,胖子能撿回一條命算是萬幸。

「我找找看有沒有什麼葯可以治療他的傷。」衛小米也不避諱,直接虛空拉出兌換屏,在上面尋找起來。

秦寒驚奇地瞧著這一幕,他和胖子都能看見衛小米的兌換熒屏,以及上面的圖標。

然而,衛小米在一級兌換窗口並沒有找到她想像中的藥品。

「我得儘快將這個升級。」她說。

兌換窗口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肯定能找到治好胖子的藥劑。

於是,秦寒和胖子一起在熒屏前給衛小米做參謀,兌換出幾樣東西后,熒屏竟自動關閉。

胖子、秦寒:「……」

「每天最多兌換十樣東西。」衛小米尷尬地解釋。她也是剛剛才發現有這個限制的。

「看看咱們都兌換了什麼?」胖子興緻勃勃地查看一件件物品。

一個急救箱,裡面有多種藥品。

一把激光槍。

三袋五十斤大米,兩袋麵粉。

幾筐蔬菜水果。

一如轉盤的頻率,還是食材較多。

胖子:「小米,是不是你的轉盤換成另一種方式了?」

「也許吧。」衛小米轉頭問秦寒:「提純盤還在你那裡嗎?」

秦寒點頭,「在。」

也幸虧有提純盤在,生命城堡還能繼續啟動著。

傍晚時分,湯勇夫妻和劉欣妍回了基地,得知衛小米平安回來,都有點不敢相信。

而劉欣妍見到秦寒一直挨在小米身邊時,臉色很不好看。

毛爺爺毛奶奶帶著幾位女人用衛小米給的食材做了幾桌飯菜,給她接風。

衛小米又一次看見堂姐衛小秀時,她正挽著蕭千楓的手臂進入城堡大廳。

衛小秀穿著漂亮的衣裙,髮髻高挽,美麗白皙的脖頸上帶著一條精緻的鑽石項鏈。

她斜睨著衛小米微微一笑,「小米,沒想到你竟這樣命大,千楓跟我說你回來了,我還有點不敢信呢。」

衛小米被這兩人的親密狀態怔愣住,好一會兒,視線掃過蕭千楓含笑的面容時,心裡突然一陣悶痛。

小哥哥親昵地攬著衛小秀的纖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她轉過臉,迴避著這兩人的目光,轉身跟湯老師夫妻打了個招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