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凌目光注視著張煌,搖了搖頭,感嘆道:「其實,你根本不懂武尊的力量。」

「哼!休要嚇我!有種破了三千雲海陣!」見蕭凌悠閑自在的模樣,張煌內心有些不安,色厲內荏地說道。

「也罷,那我就嚇破你的膽!」

蕭凌淡淡一笑,收起無鋒劍,心神一動,將帝皇劍拿了出來。

「九階玄器!」

看到蕭凌手中握著帝皇劍,那些圍觀的武修們瞳孔猛地一縮,驚呼一聲,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蕭凌一言不合就拿出了帝皇劍!

當帝皇劍現身後,張煌還有天雲領眾人,身軀一震,臉色慘白,彷彿見了鬼一樣。

「帝皇劍海!」

蕭凌緩緩舉起帝皇劍,頓時間,一朵朵金色蓮花從帝皇劍內席捲而出。

轟隆隆!

金色蓮花璀璨無比,光彩奪目,隨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化為一道蓮花海洋,蔓延了整片天空。

「這便是九階玄器的力量嗎?」

看到衍化為海洋的金色蓮花,在場的武修們目瞪口呆,他們能夠感受到,在這漂亮的金色蓮花內蘊含著恐怖的氣息。

「蕭凌,你卑鄙,你用九階玄器!」

張煌的臉龐扭曲起來,根本不成形狀,蕭凌根本不按套路出牌,這讓他內心絕望起來。

「血蓮火,去。」

蕭凌淡淡一笑,心神一動,血蓮火從體內暴涌而出,迅速在天空當中蔓延開來,將帝皇劍海包裹而住。

當血蓮火與帝皇劍海結合后,帝皇劍海的金色蓮花上面升騰著血蓮火,變得頗為妖異。

在恐怖的高溫下,那些暴雨瞬間化為水霧,直接被蒸發掉了。

「好恐怖的火焰,蕭凌這是要把天雲領往死里逼嗎?」張煌差點暈倒過去。

蕭凌拿出帝皇劍施展出帝皇劍海就算了,他的三千雲海陣根本無法抵擋住,然而蕭凌還用血蓮火加持帝皇劍海,這根本是要徹底碾壓天雲領。

「綻放吧!」蕭凌輕聲道。

嗡!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帝皇劍海的一朵朵妖異蓮花開始綻放開來,這些妖異蓮花非常好看,卻沒有一個人敢用欣賞的目光看待,因為這些妖異蓮花之中蘊含著磅礴可怕的狂暴能量,足夠碾壓在場所有人。

「蕭凌,有話好好說!」

總裁霸愛:獨寵傲嬌萌妻 感受到這些妖異蓮花雲海的恐怖能量,張煌終於是動搖了,臉上湧現出恐懼和慌張之色。

「爆炸吧!」

蕭凌沒有理會張煌,當初張煌追殺他的時候,也該明白這一天會到來。

轟!

妖異蓮花綻放后,發出璀璨耀眼的光芒,緊接著,接連不斷的驚天爆炸聲響起,使得這片天空變成了白晝一樣。

恐怖的爆炸聲在天際響起,一股股恐怖的火焰潮浪化為恐怖的火焰風暴,瞬息間,便是席捲了整個三千雲海陣。

望著這恐怖的火焰風暴,那些遠遠圍觀的武修們,渾身一顫,眼中露出驚駭之色,這樣的攻勢足夠秒殺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

「九階玄器,再配合恐怖未知的火焰!天雲領要完蛋了!」有老者面露凝重之色。

三千雲海陣,在這恐怖的火焰風暴席捲下,立馬被焚燒起來,頃刻間便化為虛無。

噗嗤!

當三千雲海陣被霸道轟破后,張煌以及天雲領長老,還有天雲領所有人,胸膛如遭重鎚狠狠一擊,喉嚨一甜,瘋狂吐出鮮血,氣息全部萎靡下來。

「三千雲海陣又如何?在蕭凌的九階玄器面前什麼都不是!」

一道道憐憫目光看向天雲領,此刻的天雲領沒有一個人是站著的,全部倒在地上,受到了反噬,沒有反抗的能力了。

「喂,你們還愣著幹什麼,要為張煌陪葬嗎?」幽清高聲道。

見幽清說出這些話,天雲領不少人絕望的目光有了一絲曙光,他們目光看向蕭凌,蕭凌並沒有出聲阻止,可見蕭凌默認了。

「我們走!」

「我才不要為張煌陪葬!」

「這一切都要怪張煌,要不是他惹了蕭凌,我們也不會這樣!」

天雲領眾人開始對張煌罵罵咧咧起來,然後不少人紛紛朝著山腳下跑去,甚至還有人不忘謝蕭凌不殺之恩。

「你們這群叛徒!」張煌臉色發白,咆哮道。

張煌倒在地上,根本站不起來,他鎮守三千雲海陣的陣心,在三千雲海陣被破后,他受到的反噬最嚴重。

「啊呸!」

有人吐了一口唾沫。

沒有人理會張煌,樹倒獼猴散,不少人根本沒有參與這件事情,他們不想平白無故為張煌陪葬。

「宗主,我們完蛋了。」

大長老等人臉色絕望無比,作為天雲領的重要人員,他們明白自己已經在劫難逃了。

「幽清,我們過去看看張煌他們。」

蕭凌收起帝皇劍,帶著幽清,身形一動,來到天雲台上。

在來到天雲台的時候,蕭凌抬手一揮間,血蓮火呼嘯而出,將那些妄圖站起來抵抗的天雲領弟子全部焚滅。

「怎麼樣?張煌?」

蕭凌將煉化的血氣吸收掉后,目光看著倒在地上的張煌,就是此人,曾經高高在上,率領天雲領眾人追殺他,害得他狼狽逃離天中域。

「蕭凌,你持強凌弱,算不上好漢!」張煌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他冷峻的臉龐猙獰起來,拿出一把長槍,朝著蕭凌殺去。

「你當初追殺我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過自己是好漢一條?」

蕭凌屈指一彈,血蓮火呼嘯而出,將張煌握著長槍的雙手焚為灰燼,區區半步武尊而已,在他眼裡算不上什麼。

「啊!」

張煌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額頭滲出冷汗,雙臂被焚燒后,他眼中有著恐懼之色,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蕭凌的對手。

當初蕭凌在他眼裡不過一隻螻蟻,他可以隨意踩死。

現在身份轉變,他明白在蕭凌眼中,也許他就是螻蟻,隨意就可以踩死。

「蕭大人!我們已經年過半百,半隻腳踏入棺材了,你就行行好,放過我們這幾個老人家,讓我們安心養老如何?」

天雲領不少長老紛紛爬起來,跪在地上,給蕭凌磕頭起來。

正所謂,人越老越怕死,他們已經知道蕭凌武尊實力的恐怖,根本已經後悔抵抗了。

「別倚老賣老了,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可惜你們要為張煌陪葬,這就怨不得我了。」

蕭凌搖了搖頭,抬手間,數道血蓮火呼嘯而出,轟在這些長老身上,頓時間,這些長老化為火人,發出凄厲的慘叫聲,不一會兒,便是在無數道驚悚的目光注視下化為灰燼。

咕嚕!

望著這一幕,那些圍觀武修,還有離開天雲領的人皆是咽了咽唾沫,一股悚然敢席捲全身,蕭凌的殺戮果斷,使得他們心生畏懼。

「蕭凌,你做出這等傷天害理之事,你會遭天譴的!」天雲領大長老厲喝道。

「我的事情,不用你這個老頭操心。」

蕭凌伸出手來,將天雲領的大長老一把抓住,血蓮火順著手臂暴涌而出,將大長老焚滅成灰燼。

解決了這些人後,天雲領只剩張煌這個孤家寡人了。

「蕭凌,我錯了!」

張煌當場跪在地上,在死亡面前,他早就沒有了尊嚴,只希望蕭凌能夠饒過他。

「下輩子再悔改吧。」

蕭凌根本沒有理會張煌,屈指一天,一團血蓮火朝著張煌心臟席去。

「不!蕭凌!你會後悔的!」

張煌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頓時被血蓮火包裹住,化為火人後,立馬變成了灰燼。

「我為何後悔?」

蕭凌冷漠的聲音在天雲領當中響起,在無數武修耳前傳盪不休。

「天雲領有武尊又如何,我等下就去斬了他!你們天雲領不會寂寞的,今夜之後,玲瓏塔,道宮,雷峰殿都會為你陪葬!」 「天雲領滅了。」

「蕭凌以一己之力,碾壓天雲領,這場戰鬥,沒有絲毫懸念。」

「今夜之後,天中域再無天雲領。」

當張煌被蕭凌彈指滅殺后,竊竊私語聲在這片天空響起,一道道敬畏的目光看向蕭凌,就是這個少年,將天雲領這個龐然大物滅了,蕭凌的名字,註定要震驚整個天中域。

蕭凌隨手一招,將張煌等人的納戒全部收了起來。

「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嗎?」蕭凌冷漠的目光看向一具屍體,淡淡道。

那具屍體是一名老者,他是天雲領的長老,在這裡假死,希望能夠逃過一劫。

可惜,這根本逃不過蕭凌的眼睛。

「蕭大人。」

這名老者臉色發白,爬了起來,在蕭凌面前跪下,顫聲道:「不知蕭大人有什麼吩咐?」

這名老者很聰明,如果蕭凌要殺他早就殺他了,用不著這麼多廢話。

「天雲領的武尊去哪裡了?還有其它勢力的武尊強者,他們究竟要幹什麼?」蕭凌背手而立,隨意問道。

蕭凌很疑惑,在這個重要關頭,天雲領的武尊不在天雲領,從張煌口中得知,天雲領的武尊似乎與玲瓏塔等勢力的武尊探寶。

蕭凌很好奇這些人究竟在探什麼寶物。

「蕭大人,天雲領的武尊叫做張玄真。」

老者連忙道:「張玄真與其他武尊去的地方,乃天中域的一處奇異之地,叫做流空崖。流空崖那裡空間破裂,常有空間風暴席捲,危險至極,因此人跡罕見。不過,前段日子,流空崖有異象生,有人遠遠在流空崖看到一棵奇樹,上面有著數枚果實,散發著不凡的波動。張玄真等人聞言后,紛紛動身前往流空崖,臨走之前,留下一句話……」

「什麼話?」

蕭凌眉頭一挑,有了興趣。

「那果實對武尊強者修鍊大有裨益。」老者道:「並且,流空崖是奇異之地,一些傳音之法無法到達,所以張玄真等人不會立馬知道這裡發生的消息。在此之前,宗主已經派人去傳遞求救消息,消息若是傳到張玄真等人耳中,張玄真等人便可在日出之時殺回天雲領……」

「有意思。」

蕭凌摸了摸下巴,漆黑的眸子閃爍著精光,若是他沒有料錯,這顆奇樹上結出的果實足夠提高武尊強者的修為,要不然的話,也不會引得張玄真等人如此重視。

「天雲領的寶庫在哪裡?」蕭凌問道。

天雲領作為天中域的一大霸主,勢力的底蘊不可估量,也許很多資源對他沒什麼用,但是他可以將這些資源帶會凌盟,讓凌盟發展得更加強大。

「蕭大人,我幫你去將寶庫的東西全部取出來。」老者朝著蕭凌拜了拜,道:「只求蕭大人能夠饒我一命,讓我安心養老……」

「識時務者為俊傑,我不會殺你。」

蕭凌擺了擺手,道:「你動作速度點,我還要去其它地方呢。」

「是。」

老者連忙點了點頭,臉上有著驚喜之色,同時,他不由對蕭凌非常敬畏,蕭凌口中的其它地方,自然是玲瓏塔,道宮,雷峰殿。

老者的動作很快,來到天雲領的寶庫后,將寶庫內的東西全部收了起來,足足裝了好幾枚納戒。

「蕭大人,請過目。」

老者來到蕭凌身旁,將這些納戒遞到蕭凌面前。

蕭凌隨手一招,將這些納戒拿到手中,心神一動,隨意掃過後,便將這些納戒收了起來。

天雲領的底蘊的確不錯,只不過,這些已經歸凌盟了。

「你走吧,找個地方安心養老。」蕭凌屈指一彈,血蓮火洞穿老者的丹田,將老者的修為廢掉后,淡淡道。

「多謝蕭大人不殺之恩。」

老者身軀一震,修為被廢掉后,他苦笑一聲,朝著蕭凌拜了拜,到了他這個年紀,天賦已經消耗殆盡,根本沒有繼續突破的希望,最後能夠留著一條命,已經非常不錯了。

「幽清,我們走吧。」蕭凌轉過身來,輕聲道。

「這次要去哪裡?」

幽清笑了笑,道:「到時候,我估計自己看戲就行了。」

「雷峰殿。」

蕭凌目光看向雷峰殿的方向,抬手揮袖間,將空間撕裂,身形一掠,進入到空間當中。

幽清聞言,微微點了點頭,緊隨蕭凌身後。

當蕭凌與幽清離去后,那些圍觀的武修才鬆了一口氣,眼中有著敬畏之色。

一劍踏滅天雲領,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何等瀟洒快哉!

「快去雷峰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