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只是普通人而已,沒有經受過專門的訓練,在控制情緒上,還是相當嫩……兵庫北小姐看到這名女性大驚失色的模樣,便知道,自己的猜測距離事實,可能更加接近了一些。之所以沒法完全肯定,還是由於琳那邊的緣故——她不知道,那個自己也摸不太透的女孩子,究竟懷揣著怎樣的心思。攝於那一邊的威脅,兵庫北小姐也不敢在現在,就對這對「普通」的夫婦,做什麼事情。

「我見過這個女孩子。」

兵庫北小姐盡量壓制住心底的那一絲安息,臉上依舊擺出了一副一本正經的正直臉:「在下是國安局的人員,目前也正在尋找這位少女呢。」

「……!!!」

這對夫婦的臉色,同時為之一變——他們因為已經見到過少女那無法用常理來衡量的力量(儘管只是冰山一角),再加上之前所爆發的那一起恐怖事件,對於兵庫北小姐的「自報家門」,也沒有懷疑。

畢竟……國安局啊龍組啊什麼的,作為天朝土生土長的中二病,出現在他們的腦海里的次數。絕對是少不到哪邊去的……而這對夫婦,對於這種存在於都市網路傳說中的組織。也是深信不疑……這樣沒問題嗎?

「哦哦哦!原來國安局這種組織真的存在嗎!?」

「……」

怎麼突然就這麼興奮了?你們之前的精神狀態可不是這樣的呀!兵庫北小姐困擾地後退了一步,這對夫妻突然亢奮起來之後。非但沒有因為她報出的名號而被嚇退,反而一起衝上前來,頗有一種腦殘粉在自家粉絲握手會上的那股子狂熱勁。

「請,請問!小姐你是傳說中的國安局麾下三炮部隊的嗎!?」

那是個什麼鬼啦!

據兵庫北小姐的了解,這個國家存在著一炮部隊和二炮部隊,可是三炮部隊是個什麼鬼?而且,怎麼想,這也不應該是歸於「國安局」這樣的部門管轄的呀!

「沒有那種奇怪的部隊啦!」

此言剛落,這對夫婦中的妻子。頓時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都顯得疲軟無力,神情萎靡……

「原……原來三炮部隊現實里是不存在的呀……」

「哈哈哈哈,早就說了嘛!現實中哪裡會有你想象中的三炮部隊,就算是真的有那也是應當歸於戰忽局管轄之下的……噗!」

這次已經不是腹部重擊了,妻子的愛之鐵拳,直接砸在了丈夫的下巴上,可憐的男人整個人騰空飛起,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一時間,人事不省。

這看得兵庫北小姐眼皮直抽。

她見識過相當多的因惡意而生的背叛和傷害,但是。這種「你情我願」(……)一般的危險的「**活動」,依舊是讓她感受到了極大的震撼——所以說,難道這兩個人從結婚之後就是一直保持著這麼一種傳統的活動的嗎?這個男人。 商界大佬想追我 ,還真是一個奇迹呢……還是說。他其實是一名大隱隱於市的不世出的高人來著?

「抱歉!聒噪的傢伙已經冷靜下來了呢……」

這算是冷靜嗎?這怎麼看都只是單純地打昏過去而已吧!而且一般來說,這時候應該擔心被打的人會不會得腦震蕩。而不是像丟垃圾一樣仍在一邊置之不理——這個男人,真的是你的丈夫嗎!?

難道說異世界的人類的生態和文明,和自己所熟知的那個世界完全不一樣!

「請告訴我!傳說中的國安局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面對這名眼睛里都飆出了「kira☆kira~」的小星星的熟女,兵庫北小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她超乎尋常的熱情——本來,她是想要藉此來佔得優勢地位,在這對夫妻面前牢牢把握主導的位置,結果居然是這樣出人意料!現在,這兩個人完全就沒有那種面對絕對的政府權威的畏懼和緊張嘛,反倒是興奮得和嚼了炫邁一樣瘋!

她怎麼可能知道國安局是個怎麼樣子嘛!這只是她隨口胡扯的而已……天可憐見,兵庫北小姐怎麼知道,那些個不學無術的小混混腦海里找來的腦洞產物,竟然會和這對已經算是人到中年的夫妻,產生迷之同步和共鳴……

手足無措的兵庫北小姐,在這危急時刻,條件反射地說出了一句話:

「這個……這是禁止事項。」

「那就沒辦法了,好遺憾呢。」

……


很好,暫時沒有露陷的危險。

=========================

「為什麼我要學這些東西呀!」

「住口!別人想要從我這裡學這些都做不到呢,你倒是還挑三揀四……不把基礎打好,你倒是告訴我,該如何控制住那些惡靈?別告訴我,你在嘗試著超出自己控制極限的惡靈的時候,沒有讓它們反咬一口!」

男青年頓時說不出話來了——因為正如面前這隻猖狂的蘿莉所說的那樣,他也不是沒有這般的體驗。

失去控制的惡靈,擁有著何等的危險性,他也很清楚。即使他自己就有著操縱惡靈的能力,那時候,也是差一些就命喪其手。自此之後,他就沒有再信心爆棚地去作死……

「真是的,協會裡的那群老流氓,每次都想從我這邊騙出點秘密來,我現在無償地把它們教給你,你該感恩戴德才是。」

——如果能夠溫柔一點,自己當然不會這麼抵觸啦!

被可愛的蘿莉美少女「教導」,這聽起來本該是一件惹人羨慕的事情不是嗎?他原本也是這麼想的,直到親身體驗了琳蘿莉的魔鬼教導之後……真的,對於一名從小生活在和平的環境中的人,一下子「躍進」太多,直接步入嚴苛的訓練之中,吃不消實在太正常了。

就算是琳,她當初所處的環境也是很溫和的——愛莎可是沒少照顧她,也沒少給她提供幫助。

「先說好,如果連我這邊的『基礎課程』都通不過的話,是沒法接受麻薯的指導的哦!」


見到這個不識好歹的青年,抵觸逆反的心理不小的樣子,琳也沒辦法,只能搬出了麻薯的名號——果然,一聽到有機會接受麻薯的「愛之指導」,這傢伙立刻就來了精神。

「真……真的嗎?」

「你不希望這是真的話,我也很樂意告訴麻薯,讓她取消接下來的計劃的。」

「不不不,請務必認為我非常期待!」

——這個男人,莫不是得了失心瘋了吧……琳對於這名青年的態度,不由地有些惱火。明明她和麻薯長得不是一樣嗎,怎得對自己就敵意這麼強?

「但是可以的話……請告訴我,為什麼麻薯小姐現在不可以來教導我……」

「別鬧了,你不好好打好基礎,怎麼可能經得起麻薯的折騰?別看她看起來很沉穩的樣子,但是實際上她可是打法兇悍的狂戰士性質的!你以為我想要給你『補課』嗎?你現在就是一隻弱雞,麻薯的課程,你根本就扛不住的!」

這還真不是琳在胡說。

琳算是從頭學起的,而麻薯一生所學的大部分的內容,都是在她死亡之前,成為半靈之後所學習到的那些技能,需要配合相當程度的身體素質和劍術。就這名青年的情況而言,怎麼看都不是能學習麻薯的那些技能的樣子。

即使撇除那些高端的技巧,那也得有足夠的底子才行……時間上根本不允許這名青年從頭學習,所以,也只能由琳來,先強化一下他在控制惡靈方面的能力才行。(未完待續。。) 琳的課程其實說白了很簡單——同時讓12隻惡靈,「咬住」自己,堅持三分鐘就算過關。⊙,由於這位「學生」的基礎相當差,甚至在琳看來,他能歪打正著找到一定的操控惡靈的門路,而沒有在這莽撞的探索過程中死於非命,也是幸運值a級別的強運了……無論是體魄,還是意志,兩方面都不達標,這也是他的能力僅僅只能止步於當前的境界的原因。

體魄的強化,通常而言是比較困難的,然而琳自己也僅僅只有比常人更為優秀一些的體質,對於操使靈魂的人而言,想要強化體魄,是有著特殊的途徑的。

那就是藉由靈體憑依上身,達到短時間內的大幅度強化。

將其理解為某種「外掛式裝備」,也不是不可以——因為靈體憑依的過程中,理論上對於身體的負擔,都會由這些靈體自己所分擔掉,換而言之,不考慮遭受到外界的攻擊的話,靈活使用這一項能力,對於自身的身體是沒有什麼負面影響的。

然而,如此「便利」的技能,是得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下的——那就是自身的靈魂,得具備相當程度的耐受性。在這方面,其實琳自己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因為她並沒有在這些方面投入多少的精力和努力,由於半靈麻薯的存在,琳自身的靈魂堅韌程度,對常人來說根本就是一個難以企及的誇張的高峰。但琳不需要對此進行鍛煉,不代表其他走類似的道路的後輩,也不需要呀。

如果現在面前的這傢伙強行嘗試的話。最好的結果,也得在床上躺個三天。

因為他目前的靈魂強度。根本就承受不起靈魂憑依所帶來的負擔。儘管琳不太待見這一位對麻薯動著歪心思的男人,然而真到了教學的環節。琳也不會故意給他穿小鞋使絆子。該教的自然會教,只不過,教學方式不太可能有多溫柔就是了……

「這次只堅持了9秒啊?你啊,都說了多少次了,得凝聚心神排除雜念,才能收束穩固自己的靈魂,才能在惡靈的啃噬前支撐更久——你是不是完全把我的話語當成了耳邊風了?」

對於接近半天的教學成果,琳是相當不滿意的。要不是因為這是麻薯的請求,琳是真不想幫面前這人的靈魂傷復原……一個人笨。那不是問題,只要肯努力,勤奮足以彌補一定的先天的劣勢,可是,如果一個人心靜不下來,那還真是讓人頭疼無奈的問題。

「我現在給你布置下來的延緩時間流逝的法陣,可不是什麼路邊的大白菜,這個很耗精神的!即使我不喜歡你這傢伙,我也希望能看到一點成效!如果事實證明。你這傢伙就是一快爛木頭,壓根無法雕琢,我會直接告知麻薯,讓她撤銷掉原本的決定的!」

「抱。抱歉!」

「……」

對方依舊還是這麼一句回答。然而,琳在他的臉上並沒有找到抵觸的情緒——恐怕,他是真的因為某些原因。在收束靈魂的問題上,受到了阻礙。

「怎。怎麼了?」

被琳的目光盯得有些發憷,他不由地有些慌張地轉過了頭。再怎麼說。琳也是外表靚麗可愛的俏蘿莉,被琳這樣湊近了盯著臉龐看,身為一名單身男性,會不緊張才奇怪吧?琳雖然對他的態度不怎麼友好,可也僅限於嚴厲的程度,倒也沒有當真去刁難他……對方有無惡意,某人還是能分辨的出來的。

「你……別轉過頭,正過來,讓我仔細檢查一下。」

「這個……這個……」

這扭扭捏捏的姿態,頓時讓琳相當惱火——她很清楚,對方的這種態度,是出於何種心思。說到底,這不還是外貌協會嘛!

「所以說你丫就是沒法靜下心來!多簡單的事!你非得揣上那麼多的彎彎繞繞的腸子!」琳直接扭住了對方的臉皮,強行扭正了他的臉,「只是一個女孩子的注視,就那樣讓你受不了嗎?明明現在你所進行的修行,是與你的小命密切相關的重要事項,你卻無法集中起自己的心神,仍然讓那些雜念充斥著自己的心念——若是你自己都尚且不自覺,我又何必陪著你在這裡浪費時間!?」

琳所呈現出來的兇悍的氣場,頓時鎮住了這位男青年。

「你還是沒有明白,你所處的這個世界,是真實存在,永遠沒有後悔的機會的。」

也許是因為,這「橫空出世」的超能力實在和現實的生活,脫節很大,直到現在,對方對其還是存在著一種不真實感吧?哪怕是之前經歷過了一次境外傭兵的衝擊,二十多年積攢下來的常識,也沒有那麼容易崩壞的。

「我感覺到了,你的眼裡存在著一絲迷茫和抗拒。」

說實在的,琳也覺得這種聽起來很神棍的台詞,從自己的嘴裡說出來很不搭調,但是眼前的這個人,的確是存在著這樣的情況——這個人,一方面在試圖開發著自己所獲得的天賜的能力,而另一方面,他可能自己也沒有察覺到,他自己似乎也在無意識中,制止著自己進一步開發這項能力。

「安心,我不會試圖探究你的過去,所以不要這麼戒備地看著我……實際上,如果我真的有這樣得想法的話,你的意願與否,根本就無法阻止我的腳步。」

「你……真的不會那麼做?」

看起來,這個男人的心裡,的確是有一段不想和任何人訴說的秘密……似乎也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因為,在提及到這一點的時候,琳能夠發現,對方的面部表情,有了相當明顯的變化——明顯到完全不需要進行任何辨認,極為直白的程度。

「因為我是淑女嘛。」

「……」

明明就是個態度惡劣,脾氣暴躁還下手很重的黑心蘿莉。但是為什麼自稱自己為「淑女」的時候,完全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勁呢?

那並不是帶有特別意味的「淑女」含義。而是如同字面上所稱述的那樣,和男性的「紳士」之名相對應的女性身份。

「淑女……都這麼強勢的嗎?」

「喂喂。『淑女』可不意味著柔弱吶,你的這種想法還真是失禮……嘛,多多少少也能夠理解一點,畢竟這個國度,淑女和紳士,都是相當陌生遙遠的概念呢。」

同樣從小生活在此地的琳,對此更是感同身受。

「不談那些了,我先說說關於你的教學內容吧。」琳鬆開了雙手,若無其事地從面色尷尬的青年面前走開。「因為你這邊心態上的一些問題,單純的刺激法似乎是不行了——所以我要做出一些改動,你有意見嗎?」

……雖然這麼問了,但是想必回答的選項,只有「沒有」和「no」兩個選項吧?

男青年的腦子,顯然是還沒有達到那麼蠢笨的地步。

「沒有!」

「很好。」

儘管各種不靠譜,但是還是能夠分得清孰輕孰重的嘛~琳瞅了一眼故作鎮定的男青年的臉頰,在他緊張的目光之中,琳揮了揮手。招來了幾隻躁動不安的惡靈,不懷好意地看著對方。

「你,你這是想要做什麼……」

蘿莉那危險的目光,讓男青年不由得感覺菊花一緊。這真不是錯覺嗎?他總覺得。對方對自己好像懷揣著一股微妙的惡意啊。

「我能拒絕嗎?」

「事到如今,你覺得還有機會嗎?安心吧,不會對你造成什麼身體上的創傷的啦~」

也即是說。很可能會造成心理上的創傷是吧!莫要以為他聽不出來呀!

「靈體憑依,你現在還完全做不到。但是我可以讓你提前感受一下這其中的奧秘——我會將經由我處理過的靈體轉嫁到你的身上,放心。我已經完全中和掉了惡靈本身的有毒思念,雖然也沒有善靈的思念加成就是了。」

琳自己是完全可以無視惡靈和善靈的差別啦,但是對於這隻菜鳥而言,惡靈憑依還是有些危險,畢竟他不但靈魂強度不高,心理狀態也不見得怎麼樣。

「聽起來應該是很不錯的機會,但是為什麼我會感覺背後發涼吶!?」

「哦?已經有所察覺了嗎?這是好事呢——這說明你的靈感和直覺有了一定的提升,對於你今後的發展,無疑是好跡象哦。」

——換而言之,完全不否認自己不懷好意啊!

======================

靈體憑依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呢?

其實就有點像是被一層保鮮膜給糊在臉上啦——但是正「享受」著這一項待遇的某人,可以肯定,自己現在身體突然間失去了控制,完全無法動彈的狀況,絕對和之前琳所描述的「靈體憑依」有出入吧!

「誒?好像出了一點點問題……究竟是哪裡搞錯了呢?」

——絕對沒有聽錯!這隻不靠譜的蘿莉已經承認,她對自己所作出的行為,其中有著她自己也無法預知的不可控因素!而且還很有可能,是那隻蘿莉自己犯下的錯誤引起的!

天哪,就算是看自己不順眼,也不需要用這種手段來坑害自己吧?這都是什麼仇,什麼怨?

男青年想要發聲,然而現在他的聲帶,也是完全不受他的控制,只能夠發出相當含糊的「嗚嗚啊啊」的哼聲——話說,為什麼總覺得,著發出的哼聲有點奇怪?

等待著被處刑的那一刻,這其中的等待時間,無疑是最折磨人的。

等到某個可憐人恢復了知覺,感受到自己的身體重新回歸到了自己的控制之下的時候,那種恍如隔世的感覺,甚至讓他感覺,呼吸著空氣這般稀鬆平常的事情,都是無比地美妙!深呼吸……

啊咧?

為什麼感覺胸口有點怪怪的?

「嘖,到底是哪裡弄錯了?明明我沒有加入『巨(嗶)乳』的要素才是……」

一種不妙的預感襲上心頭。

……

「這這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吶!?」

「嗯?你的理解能力已經下降到這麼寒酸的程度了嗎?我不記得有給你加上『笨蛋』的設定……還是說,本來你那就很貧乏的大腦,現在養分全都流失到了胸部那邊去了?」


琳完全無視了抓狂到不行的某位巨(嗶)乳少女,相當淡定地打(目)量(測)著對方的胸口:「嚯嚯,居然已經達到了ecup了呢……」


「關注點錯了吧!?」

某青年……不,現在被琳動了手腳,憑依上了女性人格靈體之後,這已經是「少女」了——從裡到外,她的身體已經被強制轉換為了靈體的模板,也就是琳的惡趣味所致的女性的形象。唯一有一個出乎琳意料的地方,大概也就是胸部的問題了……

琳也是第一次幫其他人進行靈體憑依,還是涉及到改變身體結構和性別的課題。但就結果來看,應該還算是挺成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