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浪讓自己盡量淡定,抽出一根煙點燃,緩解一下心神,李雅珊沒有一挑,並未多說什麼!

總裁的契約妻 「趙永輝被紫金國際率先開除,很多人誤以為他失信,靠不住,然後我單獨的找那些準備離職的教師,一個個談的,雖然最後還有二十名左右教師離職,但是已經無傷大雅,我覺得這裡面又你的功勞,所以我準備跟你說聲!」

李雅珊看似面無表情,實際很是煩躁,自己何時與葉浪這麼別彆扭扭的了!

「校長威武……」

葉浪挑起大拇指,雖然李雅珊說的輕鬆,葉浪自然知道,李雅珊一定為此心力交瘁!

看著葉浪這副樣子,李雅珊就氣不打一處來,怒火衝天,一股抑制不住的火焰瞬間上涌,嘭的一腳,穿著高跟鞋的腳,踩在了葉浪的腳面上!

「嗷……」

葉浪慘叫一聲,李雅珊憤怒的瞪了葉浪一眼,轉身快步離開,葉浪捂著腳,原地轉圈圈「我滴媽,瘋了啊,呼呼呼,哦哦哦,痛痛痛……」

「神經病啊……」

葉浪扶著腿,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辦公室,眾人紛紛看向葉浪「額,班主任,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被校長揍了?」

「去,一邊玩去……」

葉浪沒好氣的翻著白眼說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瞎打聽!」

謝嶺無語,葉浪明明比自己還小,卻要裝出這麼老城的樣子!

「砰砰砰……」

這時,敲門聲再度響起,葉浪回頭喊道「誰啊!」

「葉浪,你出來一下……」

「我擦,沒完了,我就不信還能有比校長難得罪的,你讓我出去我就出去,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是不是有毛病啊,一天天的,組團來的,神經病啊,校長自己都懟了,葉浪還真不信還有自己不敢懟的!

葉浪將自己的腳放在桌子上,吹了吹,李雅珊這高跟鞋可不是白穿的,腳面都紫了「這娘們真狠啊!」

「嘭!」

門被推開,葉浪一個踉蹌,忙不迭順著聲音看去,只見凌菲身穿白大褂站在門口,額,如果說紫金國際還真有比校長惹不起的人,就是凌菲了,葉浪瞬間糾結了!

其他教師紛紛一愣,旋即一個個瞪大了眼睛,這不是紫金國際的女神之一,凌菲么?

這一刻,眾人都是有點服氣,如果一開始還對這個大神之名的葉浪有點不服,現在徹底悲服了,紫金國際的三大女神都跟葉浪有聯繫,這未免也有點太牛比了!

這三大女神的追求者,想必能從紫禁市排隊圍繞成一圈,可怕啊,太可怕了!

「葉浪!」

凌菲表情似乎有些不正常,葉浪心中一突,凌菲沒事怎麼可能主動找自己,急忙站起身形,走了出去!

在眾人注視的情況下,葉浪走出了門,上官麟雪搖了搖頭「看來咱們這位新班主任比較忙,這樣,我們幾個來定一下課程表吧!」

「好……」

眾人紛紛附和,女神出馬,男女都要給面子,而上官麟雪也只是讓自己的注意力分散一下,不然這太尷尬了,以後怎麼共同工作!

再說葉浪出了辦公室,感覺到凌菲面色很好看,急忙問道「怎麼了?」

凌菲看著葉浪,又四周看了看,搖搖頭「我們去別處說!」

話落,凌菲轉身離開,葉浪微微一愣,抱住自己,嗯?這是要對自己做什麼?要不說人,不能長太帥,比如自己的帥,就很麻煩啊,三大女神都圍著自己轉……

凌菲似乎有些疑惑的看向葉浪,不明白葉浪為什麼沒跟過來,凌菲一個眼神,瞬間讓葉浪回過神,急忙跟了上前!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了涼亭處,這時,凌菲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就是這一聲簡單的震動,讓凌菲邁台階的時候,身形一個踉蹌,差點倒地!

葉浪一個健步上前,一把拉住凌菲,葉浪眉頭一挑「凌菲,你到底怎麼了,怎麼感覺魂不守舍的?」

感覺著兩人的姿勢,凌菲面色微微一紅,站直身形,向前走了兩步,拿出手機幾秒種后,表情頗為複雜,將手機遞給葉浪「你看一下……我本來以為是惡作劇……」

葉浪滿腦子問號,接過凌菲的手機,頁面上顯示著凌菲的微信與另一人的對話,準確的說是完全另一個人跟凌菲的對話!

「我好想把你撲倒……之類之類的……」

這樣類似的話語,數不勝數,作為一個男人,葉浪都覺得噁心,還不時伴隨著一張張凌菲的照片!

「我擦了,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無恥之人,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觀!」

葉浪一拍額頭,將手機遞給凌菲,抽出一根煙點燃,觀察著凌菲的衣著!

「我一開始以為只是惡作劇,就沒在意,但是後來她發我的照片,我現在感覺很不安!」

凌菲很是苦惱,這些噁心的話語,讓凌菲很噁心,有種整個人都在別人監視下的感覺,於是他來找葉浪!

「你認識這個人?」

葉浪眉頭一挑,吐出一縷青煙,凌菲搖搖頭,表示不認識!

「他怎麼有的微信的?」

凌菲依舊搖搖頭,表示很迷茫,葉浪撓了撓額頭「這個人應該就在咱們學校工作,你看照片上的的蝴蝶結,跟你現在這件衣服的蝴蝶結,是一模一樣的,而你這個蝴蝶結是今天才戴上的,因為昨天我沒發現……」

「所以你的意思是這些照片是今天拍的?」

凌菲面色一變,急忙拿出手機確認,確定葉浪說的沒錯!而且有兩張照片是還是前兩天的,也就是說,這個人一直在監視自己,凌菲瞬間打了一個冷顫,也就是說,這個人在自己身邊,不知道待了多少天了,了解自己的一舉一動,上班的工作情況,甚至就在自己身邊,還有比這更恐怖的么?

看著凌菲的表情,葉浪咧了咧嘴,沒想到冰冷女神也有動容的時候,到底是女人嘛,不是剛才不搭理自己的時候了?遇到問題知道找自己了?

女神老婆養成計劃是不是可以開始實施了!

「那現在怎麼辦?」

看的出來,凌菲是真的有點慌,無論凌菲再冷,在女神,到底是女人,知道有這麼一個變態每天跟著自己,怎能裝作無動於衷?

葉浪本想在拆兌拆兌凌菲,忽然,眼中精光一閃,一道白光浮現,天生六識靈敏的葉浪瞬間捕捉到,四十五度方向,假山之後……

「罵的,在我面前還敢偷拍……」

葉浪將煙頭扔掉,身形瞬間竄了出去,而藏在假山之後的一名鬼鬼祟祟的男子,萬萬沒想到這麼遠的距離葉浪都能發現自己,當即驚慌失措的後退,一不小心絆倒,連滾帶爬的快速跑開……

凌菲被葉浪的動作突然嚇了一跳,還未反應過來,葉浪已經竄出去了很遠,隨著葉浪大喝一聲「站住……」

凌菲美眸一縮,見遠處一名拿著相機的男子快速奔逃,當即明白了過來,急忙追了上前「葉浪,注意安全……」

葉浪健步如飛,身輕如燕,見男子快速奔逃,直接飛入B區的教學樓,快速竄上二樓,眼中精光閃現,腳步迅速加快,奔跑在樓道內!

很快,葉浪便跑到了走廊的盡頭,但腳步卻沒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就在出了門口的一瞬間,葉浪身形高高躍起,呈弧線似得竄了出去!

「噗通!」

直接將假山後面逃跑的男子撲到,大喝一聲「臭流氓,還敢跑?」

「放開我,幹嘛啊?誰是臭流氓,幹什麼……」

男子嚇的不輕,不停的掙扎著,葉浪上去就是一嘴巴子,抽的男子兩眼發懵,不停的大喊「打人啦,打人了……」

「你再叫……」

葉浪指著男子,瞪著眼睛喝道,男子一哆嗦,驚恐的看著葉浪,不敢在吭聲「跑的還挺快,你不是臭流氓你跑什麼?」

「你無緣無故追我,我能不跑么?」

男子一連委屈,急忙說道,葉浪一瞪眼「咦,你特么的……還犟嘴,在犟嘴,你信不信我抽你……」

這時,保安隊聽到消息,急忙趕了過來,見到葉浪紛紛問道「葉老師,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抓到一個死變態,騷擾我們紫金國際三大女神之一,凌菲女神的偷窺狂!」

葉浪拽著男子的脖領說道,保安們紛紛看向男子,同時一愣「這不是高記者么?」

「啥?記者?」

葉浪瞪大了眼睛,滿臉錯楞的看著保安隊…… 葉浪的手,此時還拽著記者的脖領,聽聞保安隊的話語,葉浪動作頓時一僵,你面部表情一抖,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將記者的衣服弄平,拍了拍記者身上的土「別鬧,昂,乖……記者啊?」

記者顯然被嚇的不輕,急忙拿出自己的工作證,掛在自己身前,然後拿起給葉浪看去「這是我的工作證!」

葉浪低頭看去,男子名叫高小,真的是一名記者,葉浪額頭頓時掛滿了黑線,心中這個糾結啊「你說你是個記者,你跑什麼玩意、我以為你是流氓呢……那個,認錯人了,你信么?」

「你才是流氓,你全家都是流氓,你過份,我這次是為你們紫金國際做專訪的,我在後護院拍照拍的好好的,你追我我能不跑么?膽小是我的錯……」

高小異常的激動,對著葉浪一陣大吼,畢竟被人追了一圈,還被抽了個嘴巴,到頭來貌似是認錯人了,泥人還有三分土氣,高小大怒的對著葉浪喊道!

葉浪輕咳了兩聲,退後一步,雙手遮住臉,除了防備高小的唾沫星子,還略微有些點小丟人,遮住臉好一點!

「葉老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保安們一臉蒙圈,一名見過葉浪的保安,對著葉浪問道!

「我還想知道怎麼回事呢?這是什麼情況?」

葉浪更想知道,同時心中腹誹,這他么記者也是缺心眼,你說你沒事跑什麼玩意?

「這位高記者是來給我們紫金國際做專訪的,是紫禁晚報的記者,今天中午才來的咱們紫禁國際,是校長通過批准的……」

保安跟葉浪解釋完,葉浪更加無語了,中午才進的紫金國際,而凌菲的那些照片,最早的有三天前的,那肯定不是他了……

「真是太過份了,今天的事情,你們紫金國際必須給我一合格的解釋,我的心靈跟肉體都受到了成噸的傷害,野蠻,粗魯……」

高小一臉悲憤,伸出手指著葉浪喝道,葉浪尷尬一笑,而這時,凌菲氣喘吁吁的快速跑了過來,二話不說,指著高小便是一生大罵「臭流氓……」

「凌菲,不是……」

葉浪急忙上前解釋,高小氣的怒不可遏,指著凌菲「你們紫金國際的人是不是都有病?是不是都是瘋子……」

「啪!」

凌菲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高小的臉上,時間彷彿定格在了這一瞬間,葉浪嘴角一陣抽搐「別,別,別……動手……」

眾人如遭雷擊,葉浪嘴角一陣抽搐,捂住了額頭,凌菲好似不解氣,大喝一聲「臭流氓……」

「嘭!」

一記虎步撩襠,眾人心頭同時一顫,感覺下身涼颼颼的,高小慘叫一聲,身形拔地一米高,摔在地上,雙腿跟哪吒的風火輪似得,亂竄亂蹬個不停!

凌菲看向葉浪,葉浪一臉無奈,伸出手,對著凌菲挑出一個大拇指,由衷佩服道「女中……豪傑……巾幗……鬚眉……」

凌菲看著錯楞的眾人,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哪裡不對勁呢?

……

紫金國際,校長辦公室……

「可以啊,你倆很不錯啊,打記者?打的開心么?」

李雅珊面色難堪的看著兩人,而在李雅珊身前,凌菲與葉浪,低著頭站在前方!

「就是認錯人了……」

葉浪尷尬的笑了笑,李雅珊雙眼一瞪「我讓你說話了么?」

葉浪輕咳一聲,急忙不語,凌菲看了一眼葉浪,轉身看向李雅珊「姐,是我不對,衝動了……」

「這裡只有校長,沒有你所謂的姐!」

看的出來,李雅珊是真的生氣了,凌菲也是一咧嘴,不在答話!

「我告訴你們倆,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用什麼理由,把高記者給我弄高興了,不能讓他把今天的事情報導出去,紫金國際剛剛扛過辭職風波,如果,今天的事情被曝光出去,一定會上升到紫金國際的師資素質問題,影響到紫金國際的嚴重問題等等,所以,你們倆去想辦法,無論如何辦法,擺平這件事……」

李雅珊揉著額頭,簡直是一個頭兩個人,兩人相視一眼都未答話!

李雅珊看了一眼兩人,怒喝道「聽到沒啊?」

「你不是說不讓說話么?」

葉浪一臉委屈的說道,李雅珊頓時崩潰,抓狂,指著兩人,顫抖著手臂「現在,立刻,消失……」

「校長再見!」

當李雅珊話落的時候,兩人如臨大赦的竄了出去,李雅珊錯楞無語,這次怎麼這麼聽話?當即捂著額頭,長出幾口氣,氣死了,氣死了……簡直是氣到米米疼!

葉浪與凌菲急急忙忙出了辦公室,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葉浪,我跟你說這件實情,是相信你,並且覺得你能處理好,你看現在,居然把記者給打了,真的是……」

凌菲一副全部都是葉浪錯的樣子,對著葉浪批評教育,葉浪低著頭,一副認真悔改的樣子,忽然,葉浪猛的抬起頭「哇靠,凌菲你這就過份了啊,你倒是把責任推的一乾二淨,好像說的跟你沒關係一樣?為了誰啊?為了誰啊?不為了你能這樣?哎呦呦,你好,我都跟你說別動手了別動手了,你上去吧嗒一聲就給人家一個大嘴巴子,這也算了,你打完臉就得了,你還踢人家襠,我告訴你,我要是高小的女朋友,你看我跟你急不?」

葉浪對著凌菲一頓狂說,凌菲面色青紅交替的,低著頭,掐著手指,不知道說什麼好!

葉浪越說越生氣,一擺手「老子還不管了,你自己解決去吧!」

看著葉浪撒手而去,凌菲瞬間急了,想要張嘴,卻抹不開面子,氣的一跺腳「我,我請你吃飯……」

凌菲焦急不已,大喊一聲,葉浪腳步一頓,嘴角微微一挑,轉過身形,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晃悠著腦袋說道「你說什麼?」

凌菲面色發紅,實在是抹不開面子,一臉懊惱,小聲低著頭說道「幫,幫幫忙!」

「什麼?什麼?」

葉浪裝作一副聽不到的樣子,凌菲一瞪眼,分明就是故意的,當即轉身快步離開,咬著牙「混蛋,不幫算了……」

葉浪嘴角一咧,一個健步竄上前,拉住凌菲的手,凌菲頓時一愣,緊接著便聽到葉浪說道「看在你這麼誠懇的求我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的幫你一下吧!」

凌菲暗自咬牙,做人居然能無恥到這種地步,剛想反駁之時,面色一喜「嗯?你有辦法了?」

葉浪舔了舔嘴唇,看著凌菲,讓凌菲打了一個冷顫,葉浪嘿嘿一笑「校長不是說了么,可以用任何辦法……」

凌菲感覺到一股不妙的情緒,急忙道「喂,你,你別亂來啊……」 葉浪拉著凌菲的手,回過頭,嘿嘿一笑,露出一排小白眼,飄著眼神道「怎麼會呢?正直,善良,是我不變的初心!」

凌菲嘴角一抽,睜著眼說些跟自己沒關係的瞎話,還面不改色的,除了葉浪,捨我其誰,尤其是葉浪的這種笑容,讓凌菲心中徹底沒底!

葉浪還在嘿嘿笑著,拉著凌菲的手,那一副表情,分明是,妹紙,你從了我吧,我們去做快樂的事情!

凌菲這才發現,自己的手還被葉浪牽著,雙方都能感覺到彼此的溫度,凌菲一下子想起後花園的那一瞬間,急忙想要抽回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