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星瑜:「……」

看來現在神獸的智商也就這樣了。

白皓霆下一秒就關注到她又把那隻蠢兔子抱在了懷裡,瞬間不開心了。

「他沒有自己的窩嗎?如果沒有的話,直接扔院子里吃草去,別讓它整天在我臉前晃悠。」

墨墨:「……」

大佬為什麼不喜歡它?它究竟做錯了什麼?它都這麼努力的賣萌了,嚶嚶嚶!

舒星瑜噗嗤一聲笑出了聲,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這隻傻兔子在自己面前作威作福,儼然把她當做鏟屎官,總算是有人能治住她了。

白皓霆看她笑的正歡,滿頭黑線,完全不知道笑點在哪裡。

完了完了,他媳婦肯定是被這隻傻兔子帶傻了。

也是在心裡默默下了決定,找個機會一定要把這隻兔子遠遠的扔掉。

「嗷,小星星,你千萬不要聽他的,我長得這麼可愛,還會撒嬌賣萌,別把我扔出去嗷。」

白皓霆聽著它的聲音更煩躁了,面色不善的看著舒星瑜,道:「給你兩個選擇,要不現在你讓它滾出去,要麼明天早上我們喝兔子湯。」 於是……

墨墨獨自一兔在院子里的草坪上欲哭無淚。

癱倒在哪兒,心疼的抱住自己,「嚶,人家又不是真正的兔子,不喜歡吃草的哇!」

舒星瑜舒舒服服的在一樓客廳的沙發上坐著,手裡還端著一杯白皓霆硬塞給她的溫奶,小口小口的喝著。

因為大門正敞開著,從她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墨墨的背影。

嗯,軟弱孤單又落寞。

生活終於對它這隻小兔兔下手了。

棄女成凰:傲嬌妖帝追妻忙 不過她非但不同情,甚至還有點幸災樂禍。

她家小狼狗要她住過來的時候,這小東西就差舉雙手雙腳同意了,為了抱大腿連臉都不要了。

關鍵是她的臉都不要了!

現在開心了吧?之前被人家扔出去了,好好在外面反省反省吧。

哼!

白皓霆就在她旁邊坐著,身體慵懶的靠著沙發背,一隻手隨意搭在她的身後。

自從坐下來之後,眼睛就沒從她臉上離開過,自然把她連上精彩萬分的表情都納入眼底。

不過他就奇怪了,女孩子的表情都這麼豐富的嗎?他們兩個明明是零交流,她的情緒感到這麼多樣化,也是厲害了。

「寶貝,明天我去阮家。」

「嗯?」舒星瑜一個激靈,視線嗖的一下從墨墨那邊轉了過來,「剛才你說啥?」

白皓霆在她腦袋上拍了一下,柔聲細語的又重複了一遍,「我說明天我去阮家,跟阮玥把所謂的婚約說清楚。」

舒星瑜心裡開心的不行,但是表面上還要裝作很淡定的樣子。

想了想,問了一個她思考了好久的問題,「阮家畢竟是帝都四大豪門之一,尤其是阮家家族,也不是好說話的主,你想要解除婚約的話,會不會很麻煩?」

白皓霆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漫不經心的笑容,好像完全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我上周已經跟時川說過,聘請他做我的律師,如果阮家這麼不上道,我們只能走法律途徑。」

舒星瑜:「……」

你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本來空頭的婚約在法律上都不作數的,更何況是你們小時候兩家家長開玩笑定下的婚約。

「因為這種事情去打官司,你不怕被人笑話?」

男人看著她,翻了個白眼,「爺是那種怕這怕那的人嗎?無論是什麼事情,只要給我帶來了困擾,我都會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選擇最高效的方法解決。」

「可是阮小姐可是新聞司的副司長,我還是覺得這種做法不妥。」

說著把最後一口酸奶一飲而盡。

白皓霆動作自然的,結果她手裡的水杯放在桌子上。

「你就這麼確定,阮家不會乖乖地解除婚約?」

「當然。」

阮家人大事不清楚,但是那個阮小姐,她也算是有過了解了。

強勢霸道,長期處於上位者的位置,她喜歡的東西或者是人,是絕對不會讓給別人的。

「要不你們之間的事情還是先放一放吧,反正咱倆的關係短期內也是不能公開的。」

白皓霆:「……」

他累死累活的,還不就是為了討好這傻女人,結果就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阮玥坐在辦公室里,隨手翻閱著網上網友對她的評價,這些評價自然是有褒有貶,她不甚在意。

直到反翻到有一條,有一個網友說,她能夠做到現在的位置,肯定是仰仗了家族的事情。

阮玥不屑的輕嗤一聲,她這個新聞司的副司長可不是白來的。

阮家幾代都是從商的,她能夠在新聞司站穩腳跟,全都是自己一點一點打拚出來的,從來沒有仰仗過家族的實力。

事實也確實如此,她雖然從小被當做嬌嬌女長養大,但是性格卻非常的逞強好勝,凡事只要她選擇去做,一定要做到最好。

上學的時候無論是中學還是大學,她都要選擇最好的學府。

後來找工作,她毅然放棄家人給自己安排的好前程,選擇去新聞司打拚,結果沒幾年就已經有了建樹,如今已經是二把手。

至於男人,她自然也要最好的。

嗜血總裁聽我的 白皓霆就是她選擇的那個。

要說家世,他是白家的太子爺,別說是在帝都,就算是在整個華國,家世能比的上他的一隻手就能數得過來。

要論長相,他素顏拿去跟娛樂圈的一眾男神相比都能吊打對方。

要說財力,這還真比不了,因為沒有人知道他有多少財產,但是他表面上的財產已經能夠在華國排上前十。

如此優秀的男人,才配的上她,其餘的人,她一個都看不上,更加不會考慮。

想起那個人,他不自覺的就翻開手機,找到了他的微信。

想發的什麼消息過去,但是想了半天也沒有組織好語言。

他們兩個人雖然素來不太親近,但是怎麼說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兩人甚至小時候還有婚約。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她一直以為自己將來要嫁的那個人,卻在上一周對她說要解除婚約。

這幾天她無數次想要打電話向他詢問情況,但是每次掏出手機卻又不敢撥通那個號碼。

說來諷刺,她這麼些年如此努力的讓自己變得優秀,只是為了有一天能夠足以配得上他,結果等來的卻是這樣的結局。

她本該直接打電話過去質問,她究竟是哪裡不好,讓他如此瞧不上她。

可是又害怕這個電話打過去之後,兩個人的感情就再也沒有迴旋的餘地了,這幾天,她甚至試圖選擇逃避,可逃避,終究不能解決問題。

醫見鍾情,天價總裁送上門 想了想,還是發了一條信息過去。

【皓霆,你出差回來了嗎?】

她本以為這個消息發過去之後又是石沉大海,但是沒想到每一會兒就來了回復。

【嗯,有事?】

阮玥眼睛亮了亮,終於有些像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了。

【時川之前跟我說,你委託他大處理我們兩個人之間婚約的事情,為什麼想要解除婚約?】

是因為我不夠好嗎?

白皓霆啊,看著手機上發來的簡訊,眉頭微微皺了皺。

【你值得擁有純粹的愛情,而我非你良人,把話說開對彼此都好,婚約雖然只是玩笑,但是大眾既然都知道,我們自然應該澄清。】 非她良人?

阮玥看著白皓霆發過來的消息,有些諷刺的扯了扯嘴角,她一直以為他是她這輩子最重要的人。

可是原來,有些感情付出不一定能得到回應啊!

沉默良久,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發了一個字過去。

【好。】

白皓霆看著她的消息,眉頭總算是舒展開了。

把手機放在一旁,投入工作。

——

周一。

唐糖家的小寶貝剛回國,她想多抽寫時間陪他,所以把想手頭的一些工作都推后。

看了眼床上還在賴床的兒子一眼,掏出手機撥通了舒星瑜的電話號碼。

因為今天是工作日,舒星瑜這個大忙人起了個大早,這會兒都已經吃完早餐準備去上班了。

「喂!唐糖,你今天起的挺早啊。」

「嗷,小星星,我想把最近手頭上的工作都往後推一下。」

舒星瑜挑眉,知道她平時工作是很拼的,就問了一句,「怎麼了?」

唐糖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家那個臭小子回國了,我想抽時間陪陪他。」

舒星瑜聽到這話有些意外,「不是說過段時間才打算把他帶回來的嗎?怎麼這麼突然就讓他回國了?」

說起這個唐糖就來氣,開始一同抱怨,「小星星,你不知道這孩子膽大多大,年紀輕輕不學好,學會別人離家出走了,自己偷偷遛了出來,跑到m國的機場,好像是遇到了什麼人,人家把他帶回國的。」

幸好那人是個好人吧,還知道跟她打電話通知一聲,要不然她非得急死不可。

「還有這事?這臭小子膽子不小啊,就不怕被別人拐跑了當童養夫?」

唐糖:「……」

我讀書少,你別嚇我。

說完這話舒星瑜自己都笑了,不過還真是挺幸運的,「孩子沒事就行。」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別總罵他,孩子怕是真想你了才會偷偷跑回來,而且他那麼聰明,分得清好人壞人,如果沒遇上那個把他帶回來的人,估計就乖乖回去了。」

「我本來也沒準備跟他計較,倒是他一通撒嬌賣萌裝可愛,非讓我陪他,我這才想把工作往後推一推。」

舒星瑜知道她現在手頭上的工作不多,索性這些工作也不太著急,往後推一推倒不會造成太大的後果。

「好,你跟你的那個新上任的小秘書說一聲,讓她處理一下就行,這段時間你新戲也先別接了,就安心陪你家小王子吧。」

唐糖都有些受寵若驚了,「這麼好?」

「那當然。」

床上還在裝睡的小東西已經醒了有一會了,這會兒正支著耳朵聽自家老媽打電話呢!

當聽到老媽要請假陪他,蹭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哇哈哈,他果然是親生的,以後都可以和媽咪賴在一起了,想想就開心。

心情愉悅的某小隻有閉上了眼睛裝睡,可是來回翻滾的動作讓唐糖一眼就看出他已經醒了。

又和舒星瑜說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然後很是淡定的掀開了自家兒子的被子。

然後……一巴掌狠狠拍在他的小屁屁上。 「好啊,你個臭小子,醒了還裝睡是吧?老娘是不是太久沒打你了?」

多多嘿嘿笑著,在床上打著滾,賴床不起。

「不要,寶寶還好睏呢。」

唐糖在她的小臉蛋上掐了兩下,看她確實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你不忍心直接把他拽起來。

只是嘟嘟囔囔的說了句,「你說說你,倒時差這都倒了好幾天了,怎麼還沒倒回來?」

「人家還是小孩子呢,你對我要求不要這麼高好不好?」

多多翻了個身,把腦袋埋在枕頭裡。

別以為他不知道,如果現在他就倒好時差了,媽咪肯定要把他送進學校里去,肯定不會讓他在家裡呆著了。

這幾天他在家呆著,媽咪一直在家裡陪著他,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長時間陪過他了。

他記得上次媽咪連續陪他兩天,還是在她休假的時候,那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唐糖搖了搖頭,幫他蓋好被子,輕手輕腳地出了房間。

吃完了早飯再回來,這小傢伙還在睡著。

唐糖這回沒在遷就他,拎著耳朵就把他從床上拎起來了。

拍拍他的小腦袋幫他清醒,「醒醒了臭小子,我今天帶你去見一個人。」

多多其實早就睡飽了,只是在賴床而已,被他媽咪拉起來之後,索性就起床了。

「誰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