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身板小,雙腳蹬著崖坡,很容易爬上來。

剛爬上來就被梁氏手裡的石頭砸了過去,兩姐妹往後躲去,跌在地上,驚恐的抬頭看著梁氏。

這時余媽的鋤頭鬆開了,梁氏忙趴下去抓住。

余媽借了力,雙腳往崖壁踩去,緩減了鋤頭的壓力。

小容咬牙,支在地上爬起,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從懷裡摸出那把小匕首。

「姐?」

小梧還支在地上,驚魂未定,顫著聲音叫道。

小容眼眸一狠,抽出匕首就往梁氏扎去。

梁氏朝旁邊躲去,匕首從她肩膀旁邊劃過,痛的她齜牙咧嘴。

小容握緊匕首,準備又刺一刀。

梁氏反手,強忍肩膀劇痛,迎著小容的匕首,速度更快的,先一個巴掌猛抽了過去:「賤婢!」

小容摔了出去,眼前一片昏暗,腦袋嗡嗡作響,嘴巴裡面也溢滿了腥味。

「姐!」

小梧忙起身跑去扶起她,邊撿起一塊石頭朝梁氏那邊扔去。

梁氏沒辦法躲,硬生生的挨了,咬著牙抓住鋤頭:「上來!」

天光昏沉,山雨嘯嘯,所有人的眼眸前面遮了水簾,世界模糊。

小容擦掉唇角的血,手裡的匕首被小梧奪去。

小梧咬著牙要衝去再刺,小容抓住她:「妹,我們快跑!」

「姐!」

「走!」小容頭暈的厲害,拉著小梧,「我們跑。」

女童與僕婦,自然界所恆定的體型力量差異,正面硬拼,根本就不會是對手。

小梧氣惱,被小容往前拉去。

她看向那邊的黃金珠寶,一跺腳:「我恨死她們了!」

「滾你媽的!」梁氏破口就罵,「不然老娘等下宰了你們!」

小梧氣得發顫,小容拉著她飛快的跑進了草木深處。

巨大的木板被拉扯了上來,僕婦們一步一步往後退去,將木板小心平放在地上。

眾人也隨之一屁股往後跌去,壓根顧不上那些積水的泥坑與臟土了。

「累死了,累死了。」一個僕婦叫道。

鳳姨還撐著口氣,讓方大娘還有那些隊長們一起去搬石頭。

將石頭壘成兩堵一高一矮,互相依偎的小牆。

她們拉著木板的繩子將木板靠在小牆上,僕婦們坐在下面,恰好可以遮雨。

「在這裡快二十年,我還是第一次來到這山上。」一個僕婦說道,轉頭往另外一面看去。

因為天色緣故,視線能見度很低,可也能感覺得出整片山頭的空曠。 於是,羅小冬說道:「等我回去再說吧,目前重新種一下,不知道行不行?」

周若男說道:「我問了黃鐵生老爺子了,這一掃光,一個半月內有效,基本上來說,到七月底八月初,才能重新種上,而天麻至少需要六個月生長期,到明年的一二月份才能收成,不知道行不行,很可能到時候會減產的很厲害!」

丁雲嘆口氣,說道:「我知道了。」

那邊也嘆口氣,周若男說道:「我和李麗香等人,包括宋青鳳,柳茹,都很著急,我們不想公司因此散掉!」

羅小冬說道:「你放心,我保證,公司不但不會散掉,而且會更加的擴大,你們放心吧!」

掛了電話,白珊珊說道:「你打算怎麼辦?」

胖子在一旁咕噥,說道:「十有八九肯定是王海王亮乾的。這事只有他們,哦,對,還有那個開農資站的孫黑三,他們乾的好事!」

羅小冬說道:「嗯,我估計也是。」

郭大路說道:「如果沒錢,這十幾個農民工的工資,你怎麼發?我們的事業,我們的大計劃,是不是要倒閉了?」

羅小冬看著天空,眼有淚花。

重生之世家_千年靜守子弟 過了一會,胖子說道:「我有辦法。」

羅小冬奇道:「你有什麼辦法?」

白寒風苦笑,說道:「他是讓你參加黑拳大賽,這次黑拳大賽,獎金冠軍是五千萬,你就可以圓了你開店的夢想了。」

羅小冬說道:「這!」

白寒風說道:「你好好考慮一下,我看你是在金海市有仇家,要不然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羅小冬點頭,說道:「的確,我在金海市是有仇家的。」

胖子說道:「羅小冬其實是個好人,心的善良,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打遍天下無敵手,腳踏江湖黑白道了。」

白寒風說道:「羅小冬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胖子說道:「總之是很高,我覺得羅小冬真的有可能奪冠軍,如果說羅小冬有危險,我是羅小冬哥們,我也不會讓他去冒險,對吧?」

大家點頭。

當夜,羅小冬在看著天空,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白珊珊過來,說道:「羅小冬!」

羅小冬看了一眼白珊珊,說道:「怎麼了?」

白珊珊說道:「我在想,你要是實在不樂意去賺打黑拳的錢,我可以借你五千萬,讓你創業,你覺得如何?」

羅小冬皺了皺眉頭,說道:「不用了。」

白珊珊說道:「我是真心的,我現在只剩下我哥哥一個親人了,而我對你,我覺得你就是,就似乎是我的親人一般,真的。」

羅小冬心中,感慨萬千,說道:「你這話的意思,是當我是哥哥還是弟弟了?」

白珊珊笑道:「你多大?」

羅小冬說道:「我二十二歲,成年四年了!」

白珊珊說道:「我比你大兩歲,我二十四歲!」

羅小冬說道:「那我應該叫你珊珊姐姐了!」

笑了。

白珊珊也笑了,說道:「你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說著,把白玉般的左手,放於羅小冬的手上!

羅小冬心中驚喜,說道:「謝謝你!」

白珊珊說道:「我們之間,還說什麼謝字?」

羅小冬說道:「好,珊珊,從今之後,我一定好好待你。」

說著,把白珊珊擁抱過來!

白珊珊把頭靠著羅小冬的肩膀,眼神流露出無限的溫柔。

過了一會,白珊珊說道:「我現在把賬戶上的錢轉給你吧,留在我這裡,我也沒什麼用處,我還是當好一個村官,你雄心壯志,一心想開飯館。」

羅小冬猶豫了一分鐘,想了想,說道:「不用了!」

白珊珊奇道:「什麼?」

羅小冬說道:「我決定去參加這次比賽,拿下這五千萬的冠軍!」

轉眼,到了這一天,羅小冬一行人,和韓浪,在國麟廣場那一側的世紀花園集合。

韓浪和阿福打招呼,說道:「阿福大偵探,歡迎你來!」

阿福顯然和韓浪是老相識,說道:「韓浪,你這次去,是有得意門生嗎?」

韓浪笑道:「沒呢,我一直沒找到。如果說一定要說找到的話,我覺得羅小冬算一個,但是羅小冬死活不去參加,哎!」

羅小冬笑道:「誰說我死活不參加了?」

這時候,大家是邊走邊說的,已經到了門口了。

門口三個保鏢一般的人物,都是滿身紋身,連額頭上也紋了刺青!

韓浪上前打招呼,說道:「輝哥,你好啊!」

那其中一個人,頭上刺青一頭老虎,說道:「呀,韓浪,你小子最近哪裡浪去了?」

韓浪說道:「這不是準時來了嘛!讓我們進去把?」

那輝哥說道:「這些都是你的人?你朋友?」

韓浪點頭,說道:「對啊,我朋友!」

輝哥說道:「行,進吧!」

通過一道狹長的過道,裡面豁然開朗,柳暗花明。

大廳里,布置的很整潔,典雅,一點都不亂。

再往裡看,裡面很多人,都在等著看呢,還有人拿了手機,準備錄像。

羅小冬問韓浪:「這黑拳也允許錄像嗎?」

韓浪笑嘻嘻,說道:「你沒看一些黃色網站上,都有做愛的錄像嗎?這黑拳算個什麼啊!」

羅小冬點頭。

胖子一臉好奇和興奮,說道:「這就是打擂台了,你們看,這擂台好別緻!」

羅小冬舉目望去,只見:那擂台上,有人在打掃,低頭用布在擦拭,那擦拭的人,是個美女,穿著短褲短汗衫,露出上面的一道事業線。很漂亮。

羅小冬看著這美女的時候,這美女也抬起頭來,看著羅小冬這邊,但是卻眼神沒看向羅小冬。

白珊珊說道:「韓浪先生!」

韓浪說道:「對了,那邊的人,就是董啟山!」

神通不朽 白珊珊和白寒風都驚了,白寒風說道:「我們這時候去問吧?」

韓浪不知道這段報仇的事奇道:「你們是舊相識嗎?」

阿福說道:「白寒風和白珊珊的父親,叫白定遠,據說死於董啟山的一個小弟之手!」

韓浪大驚,說道:「這你們可別去惹火了董啟山,他手下有三大高手啊!」

羅小冬奇道:「什麼三大高手?」 韓浪說道:「這三大高手,我知道一個叫獨孤天,另一個叫阿達,還有一個阿達的表哥,叫阿明,都是董啟山手下的高手,每一個,我覺得水平都不在魏小凱和羅小冬之下啊!」

白寒風說道:「我倒不是去找他手下的三大高手打架的,我是想問清楚,我爹的死,是不是他一手策劃的?是不是他指示的?還是說,是他的一個小弟無意中的行為,如果是,那我要求他說出那個小弟的名字,或者交出那個小弟。」

韓浪皺了皺眉頭,說道:「這,行嗎?這樣不會惹火他嗎?」

過了一會,主持人上台去,而台上的小姐,也下台來了,正巧,從羅小冬這邊的台階這下來,然後對著觀眾一笑,不少觀眾都看向這個小姐,顯然回頭率很高。

胖子對羅小冬說道:「羅小冬!」

羅小冬說道:「什麼?」

胖子說道:「這女人很漂亮啊!」

羅小冬笑道:「那你去追啊!」

郭大路說道:「這裡工作的女人,不會幹凈的,估計早有男人了。」

胖子想了想,遺憾的點了點頭,這時候韓浪說道:「你們說那個擦檯子的美女?」

胖子點頭,說道:「你認識她嗎?」

韓浪說道:「是鬼王的馬子之一!」

羅小冬點頭。

其實,羅小冬對「馬子」這個辭彙,頗有意見,因為羅小冬有一次看電視,裡面介紹這個辭彙的時候,說這辭彙在封建王朝的時候,是「虎子」的意思,後來為避諱某個皇帝的名字,改為馬子,實際上這個辭彙的意思是馬桶。

你說一個女人是男人的馬桶,這不是侮辱女性嘛!

所以後來羅小冬聽到別人說馬子,就,就感覺不太好。

總覺得這樣是侮辱了那個美女。

但是韓浪不以為然,說道:「鬼王有三個馬子,其中這一個是地位最卑賤的。」

胖子說道:「什麼意思?」

韓浪說道:「鬼王是很講求身份的,他的三個女人,分為一個妻子和兩個妾,立女為妾,妾是沒有地位的,其中這個美女,就是他的第二個小妾,平時給鬼王洗腳,伺候鬼王大小便的。」

胖子怒道:「讓一個這麼大的美女,這麼漂亮的女人,去給鬼王端尿盆,鬼王他是殘疾人嗎?」

韓浪做了個手勢,說道:「你可千萬別這麼說,這不是說端尿盆的問題,過去的比如《紅樓夢》里,不都有通房丫頭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