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楊鳴忍不住就要將董晚霞擁入懷中時,突然聽到有人走動的聲音,董晚霞也聽到了這個聲音,趕忙就自己的手抽了出來。進來的正是董晚霜,看到楊鳴和董晚霞近距離的站在一起,董晚霞還臉頰泛紅時,不由的懷疑的問道:「姐姐,你和公子說什麼呢?」

「沒有啊,哦,公子說此事過後,要給華夏商會調撥一些修士過去分會坐鎮呢。」董晚霞先是搖頭,又改口解釋道。

「這樣啊,好啊,我正打算和公子提起此事呢。」董晚霜先是點頭應道,然後看向楊鳴,說道:「公子,時辰差不多了,該出發前往萬法城了。」

「嗯,走吧。」時辰已到,楊鳴也不耽擱,當先走了出去。

此次隨楊鳴一起進駐萬法城的共有水宮月、金曼荷、沈戰、徐素虞、鄭長倫五位元嬰修士以及近百位金丹修士,看到楊鳴的到來,眾人齊齊施禮:「見過殿主!」 「噝……怎麼這麼冷?」

意識一退出識海,離央身體不禁哆嗦了一下,自從成為修士后,早已不畏懼寒暑,但此刻的他卻是感受到一種徹骨的寒意。

感受到身體的寒意后,離央當即催動鍊氣訣,體內靈力運轉之下,當即就將罩體的寒意給驅散掉。

「起霧了!」

將寒意驅散后,離央抬眼一望,發現此刻的冥輪島,都瀰漫著極為濃重的灰白色霧氣,極目看去,也只能看清五丈之內的景象,余者都籠罩在茫茫霧氣之中。

同時也明白了自己剛才感受到的徹骨寒意,正是來源於這些灰白色霧氣,這些霧氣透出一種令人心驚的陰寒之力。

為了解決侵入識海的黑霧人影,離央催動識海中的寶塔,導致靈識損耗極大,此刻靈識的外放範圍更是被壓制到半丈左右的距離都不夠。

再加上這不知何時出現的濃重霧氣,這對離央而言,更是雪上加霜,難以辨清周圍情況不說,單是這霧氣所散出的寒意,就是一個不小的威脅。

不過離央既然敢闖入冥輪島,正如那自稱本道君的身影所說的,心中早已抱有可能身隕冥輪島的覺悟,所以只是在原地稍微恢復了一番靈識后,便繼續朝著冥輪島深處探索而去。

……

隨著時間流逝,冥輪島上瀰漫的灰白色霧氣越發厚重,顏色也逐漸轉為灰色,所散發出來的寒意也更甚,不過也還在離央所能承受的範圍之內,只不過探索前進的速度變慢了許多。

「居然有人,難不成是誤入冥輪島的?」

濃厚灰霧中,正小心行進的離央,忽然發現前方有一道身影在遊盪著,心中詫異之餘,第一個念頭便是前面出現的人影可能是誤入冥輪島的。

心中猜測著,離央的動作也不慢,目光朝著周圍一轉后,躲入了一塊怪石的背面,觀察著前面那道身影的動靜。

「有些不對!」

這一看去,離央當即就察覺到了前麵灰霧中的身影有些異常,若真是誤入冥輪島的,在險境之下,不管任何人都應是小心謹慎才對,但觀前面的身影,卻是毫無顧忌的在灰霧中晃蕩著。

離央藏身的怪石,距離前麵灰霧中的身影不過短短兩三丈的距離,可是那道身影晃晃悠悠的,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才臨近離央的藏身之處。

直至此時,離央也終於發現這道身影並不是活人,其臉色青黑,動作僵硬,周身更是被一層肉眼難以看到的黑氣包裹著。

青黑身影依然晃晃悠悠的,眼看就要越過離央藏身的怪石,但身形卻是忽然停了下來,腦袋僵硬的一轉,死魚眼一般的瞳孔看向了怪石。

「不好!被發現了!」

青黑身影的忽然停下,就已經令離央捕捉到一絲不妙的氣息,待青黑身影腦袋轉過來時,離央只覺如墜冰窖一般,周圍的灰色霧氣劇烈翻湧起來,襲向自己的寒意更甚,身形當即從怪石后一閃而出。

就在離央身形堪堪從怪石閃出時,原先供他藏身的怪石猛然炸了開來。

「居然可以操縱灰霧!」

閃身而出的離央,望著炸開四分五裂的怪石碎片上蒙著的灰色霜霧,當即就想明白了什麼,目光再看向青黑身影時,面上的神色一變。

至於青黑身影可不管離央神色如何,眼見已經逼出了離央,十指幽光一閃,驟然有形如彎鉤的黑色指甲長出。

緊接著,離央只感到眼前一花,原本動作僵硬遲緩的青黑身影,已然欺身至身前,十道幽光直取向自己下腹丹田而來。

驟然發難下,已經來不及祭出元良劍,離央第一時間運轉道辰法典,雙手蒙上一層星輝時,一個交叉擋在下腹丹田處。

下一息,離央感到雙手彷彿被銳器劃過一般火辣辣的疼,同時身形猛地向後一撤,欲同青黑身影拉開距離。

可是才一後撤,離央便感到有大量的陰寒之力,匯聚成一股,竟是突破了身體的靈力防禦,侵入了自己的體內作亂起來,導致身體的靈敏性下降。

幽光再現,離央只得再次用雙手相抗。

這一次擋下殺招后,離央顧不上雙手的劇痛,反手抓住青黑身影形如彎鉤的指甲,用力折斷的同時身形半躍而起,靈力運至雙腳,重重的踢在了青黑身影上。

這一腳踢上去,離央感到自己像是踢中山壁一般,雖然成功將青黑身影踢飛了出去,但他自己也遭到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身形也重重摔到了地上。

「雷靈!」

借著這與青黑身影暫時拉開的空擋,離央當即以信念溝通喚醒附在自己手臂上的雷靈。

「幫我擋住那東西,拖延一些時間!」

將雷靈喚出后,離央指著前方重新從地上蹦起的青黑身影,初步看去,除了胸前的腳印外,青黑身影看不出有受到什麼傷害,反觀離央,此刻的狀況就有些糟糕。

雷靈的實力並不在離央之下,甚至強於離央,若不是因為女童太儀相助,哪裡能降伏得了。

在得到離央的指示后,雷靈當即就化作一道銀色電芒,迎上了青黑身影,一時間斗得難解難分。

見此情形,雷靈已經成功的拖住了青黑身影,離央目光趕緊移到自己的雙手上。

兩次直接用手格擋,離央的雙手布滿了二十道交叉的傷口,這些傷口深可見骨不說,此刻更是有縷縷黑氣逸出,而此前的疼痛也轉化為發麻,近乎要失去感知。

不敢再耽擱,當即取出了一枚解毒的丹藥服下,靈力運轉間,一方面化開藥力,煉化傷口上的毒氣,一方面壓制並祛除在體內作亂的陰寒之力。

足足過去了小半個時辰后,離央才解決了體內作亂的陰寒之力,以及化解了手上傷口附帶的毒氣,恢復了雙手的感知。

一解決身上的憂患,離央也顧不上此刻損耗巨大,看向依舊與雷靈糾纏著的青黑身影,念動之間,火靈玄域展開。

「雷靈,幫我封住青黑身影的行動!」

已經與青黑身影糾纏了不少時間,誰也不知道再耽擱下去會發生什麼,所以打算速戰速決。

玄域之中,青黑身影多少受到影響,再加上雷靈的輔助,青黑身影的動作被封,道衍劍元一出,瞬間將青黑身影影梟首,但這還遠遠不夠,只因青黑身影本就不是活人。

「雷靈,你可以回來了!」

將青黑身影梟首后,離央當即令雷靈回到自己的手臂上,隨後手中印訣催動,火靈玄域被徹底激發,騰騰光焰從虛空洶湧而出,淹沒了身首分離的青黑身影。

一刻鐘后,青黑身影在光焰下徹底化為飛灰,離央才面色有些蒼白的收起了火靈玄域。

「這鬼東西果然不止一隻!」

解決了青黑身影后,離央正取出一枚回靈丹想要服下,以迅速恢復一些靈力,眼角餘光忽然看到前方霧氣深處,又出現了一道身影,並且這道身影不似剛才解決的那般晃晃悠悠,而是直奔自己而來。

趕緊服下丹藥,離央身形一動,便朝前飛掠逃命去了,解決一道青黑身影,就費了不小的代價,雖說也有自己的不小心在內,但離央可不想再被纏上。

「居然這麼鍥而不捨!」

飛掠奔逃的離央,不時回頭查看身後的情況,發現後方的身影依然緊追不捨,心頭一沉,以他現今的狀態,一旦被纏上,說不得真要交代在這裡了。

「前面的道友,等等我,我並不是幽奴!」

心中為此焦急之時,離央卻是忽然收到一道傳音,並且這道傳音給他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 「這道聲音莫非是……」

陡然聽到這道熟悉的傳音,離央腦海中的記憶碎片急速翻過,很快就想到了一個算不上熟悉的人,不過朝前飛掠的速度依然不減,甚至還加快了。

「離央道友,我知道是你,你難道不想了解冥輪島的各種情況嗎?」

後面的身影一看前面的離央跑得更快了,似乎有些急了,再次傳音並直接叫出了離央的名字。

這次,收到傳音的離央身形不由得一頓,因為後面那傢伙的話的確令他有些動心了,不過也只是頓了這麼一頓而已,便以更快的速度飛掠前去。

的確,若是能獲知冥輪島的一些情況,至少能讓離央規避掉許多危險。

可是,那傢伙在後面窮追不捨的,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所以離央還是決定不與他接觸為好。

「離央道友,冥霧一起,幽奴必出,如果不找沒有被冥霧籠罩的地方躲避的話,最終的結果不是化為幽奴,就是成為幽奴的血食,而我有辦法尋到躲避的地方!」

後面的身影眼看離央並沒有被自己的話打動,則換了一個說法繼續對離央傳音。

無知者無懼,很多時候若是了解到的情況越多,反而會有所顧忌。

果不其然,這句傳音之後,後面緊追不捨的身影就看到離央的身形猛地停了下來,緊接著竟是轉身朝自己而來。

追著離央的身影一愣,沒想離央居然會轉身朝自己而來,但下一刻,當他看到離央身後冥霧中,出現的影影綽綽,頓時一陣頭皮發麻:

「不會吧!你不要過來啊!」

「連痕道友,你不是追我追得緊么,這不直接過來找你了!」

追著離央的身影正是神秘散修連痕,但現在卻是反了過來,輪到離央反跑向連痕。

這並不是因為連痕的話起了作用,而是離央忽然發現前面的冥霧中,竟然出現了一大群的幽奴,所以才毅然轉身跑向連痕。

不過令離央有些奇怪的是,自己身後帶著一大群幽奴奔向他,他居然停在了原地不跑。

但很快的,離央就知道了原因,身形剛越過在原地不動的連痕不久,離央朝前飛奔的身形也猛地停了下來,只見前方冥霧中,同樣影影綽綽的出現了大量的幽奴。

眼見此景,離央也是不禁一陣頭皮發麻,果然,連痕這傢伙緊追著自己不放,當真又是想將禍水東移。

如今前後幽奴已呈環圍之勢而來,進退皆不得,離央轉身看向了連痕:

「連痕道友,每次遇到你都不會有什麼好事,如今這境地,若是有擺脫這些幽奴的法子,趕緊說出來!」

此刻生怒也無用,但看連痕神色雖然也是不好看,卻也沒有那種絕境之中的那種驚懼,所以離央料想他應該有能擺脫這些幽奴的手段或是方法。

望著逐漸朝自己兩人環圍過來的幽奴,連痕此刻心中卻是有些後悔了,自己非要去追這離央幹嘛,反而引來了更多的幽奴。

心中懊悔之餘,連痕苦著臉道:

「方法是有,而且很簡單,不過卻很是遭罪!」

「遭罪總比成為幽奴或是它們的血食的好,到底是什麼方法?」

聽到連痕果然有辦法擺脫幽奴,離央心中也是一松,至於遭不遭罪的,反倒是其次了。

「很簡單,幽奴不會飛,只要我們御空或是御劍飛行避過它們就是了,不過一旦我們脫離地面一丈以上的距離時,便會遭受到冥輪島的特殊招待!」

對於能擺脫幽奴的方法,連痕這次倒也爽快,直接就說了出來。

「就這麼簡單?」

「簡單,看來你還沒嘗試過在冥輪島飛行吧,你自己試試看就知道了!」

聽到離央這話,連痕就知道他並不相信自己,不過倒也無所謂,直接叫離央離地飛行驗證一番。

眼看大量的幽奴已經快圍了過來,又沒有好的辦法,一旦被這些幽奴纏上,那就真的要玩完,離央決定採用連痕的方法試試看。

手中劍訣掐動,離央身下劍光一閃,身形便衝天而起。

初始之時,飛在半空中不動的離央還沒發覺什麼異樣,但身形一動,便有一種很是沉重的壓力落在了他身上。

並且周圍的冥霧彷彿被刺激到了一般,劇烈翻湧下,幻化出無數的冥霧之箭,紛紛洞射向離央。

感受到危機的離央第一時間撐開護體靈罩,不過這些冥霧之箭異常的厲害,瞬間就攻破護體靈罩,並且刺入他的肉身,化作一股股陰寒之極的力量在離央體內作怪起來。

「被這些冥霧之箭扎舒服不成,還不趕緊走!」

就在此時,連痕腳下踏著一艘僅一丈長的小型飛舟也飛上了半空,同樣受到無數的冥霧之箭攻擊,卻不加任何抵抗的從離央身旁低速飛過。

見到連痕這般不加抵抗,離央也算是明白了他之前說的遭罪是怎麼一回事,遂也放棄了對冥霧之箭的抵抗,轉而對抗體內作亂的陰寒之力,一邊御劍朝前飛行,想著儘快飛過下面幽奴的範圍。

可是身形才一飛動,離央神色又是一變,飛動的過程中引動氣流形成的強風,居然仿若烈焰一般熾熱,且不和冥霧之箭相抵觸的灼燒著軀體。

「嘿嘿!離央道友,這滋味不好受吧,而且一旦承受不住的話,下場也好不到哪去,但願下面的幽奴儘快放棄對我們的追趕!」

飛在前面的連痕,在冥霧之箭以及熾熱之風的雙重摺磨下,身體彷彿抽風般抽搐不已,不過在看到後面的離央也是這般狼狽模樣后,心情卻是莫名的愉悅了起來。

要知道這冥霧之箭與熾熱之風單獨一種,就足以折磨死一般的築基境修士,更別說是一起發威了,而連痕自認自己可以比離央堅持更久,且離央一旦承受不了落地,剛好可以吸引下面幽奴的注意。

「連痕道友,打的一個好算盤,不過,最終誰成全誰就難說了!」

飽受體內陰寒之力作亂,體外熾熱之風灼煉雙重摺磨的離央,聽了連痕的話后,再看下方的幽奴竟是隨著他們的移動而移動,當即就明白了連痕這次怎麼會這麼乾脆的說出脫離幽奴之法。 「嗯,」楊鳴點點頭,大聲道:「此戰務必要速戰速決,攻陷城主府後,水長老、金長老負責在城池布置限靈陣和防禦法陣,沈長老三人負責彈壓城內反抗修士,眾位可明白了?」限靈陣是一種針對整個城池的大型陣法,一般用於戰時,城池布置了限靈陣后,城內的傳送法陣就無法繼續使用了,只是布置限靈陣頗為消耗靈石,倒也不是誰都能長時間維持的。

「殿主,我等明白。」眾人齊聲應道。

「公子,我便先一步和費長老、萬長老前往齊國了。」董晚霜也上前和楊鳴說道。

「好,辛苦你了。」楊鳴對董晚霜點了點頭,就舉起手猛揮了一下,說道:「出發!」

由於黑水皇朝並沒有打算短時間之內與炎黃神殿短兵相接,因而此時的萬法城並沒有進入戰時,也沒有絲毫的防備。楊鳴一行人通過傳送進入萬法城后,徑直朝著城主府而去。

萬法城的城主是一名金丹巔峰的修士,名叫趙志才,據說還是黑水皇室的旁支,此刻正在房中打坐,突然感覺到數位元嬰修士散發著威壓沖入了城主府內,趙志才趕忙起身,還未等他出得房門,就被一名元嬰中期的女修衝進房間,壓制了全身法力后帶往了城主府會客廳。

戰鬥結束的很快,因為整個城主府沒有一名元嬰修士,又如何是楊鳴一行人的對手,此刻的會客廳內,楊鳴高坐主位,下方則是城主府中以趙志才為首的數百名修士了,其中,金丹修士僅有七人罷了。

「水長老、金長老去布置陣法吧,還有沈長老、徐長老去整合城中的各大勢力,鄭長老留在此地便可。」楊鳴也不理會場內的城主府修士,徑直對神殿眾人吩咐道。

「是。」水宮月四人恭敬拱手應道,各自帶著數十名金丹修士離開了城主府。而此時的趙志才心裡也對楊鳴一行人的身份有了些許猜測,這不禁讓他感到有些恐懼,看來炎黃神殿的實力卻是比黑水皇朝的預估還是高了很多。

「趙城主,」畢竟在萬法城帶了許久,楊鳴還是知曉這趙志才的名字的,「今日萬法城已被神殿奪取,你是想活還是想死呢?」說完也不等趙志才答覆,就對城主府其餘的修士問道:「你們都有一次選擇的機會,想死還是想活?」

面面相覷后,趙志才身後眾人齊齊叩首道:「見過大人,我等想活!」

「好!」楊鳴對身旁的董晚霞點了點頭,示意董晚霞去收服他們后,才轉頭看向趙志才,問道:「趙城主考慮的如何了?」

看到眼前的形勢,趙志才只能無奈的搖頭說道:「屬下見過大人!」沒辦法,除非他真的想死,否則只能選擇臣服,場中還站著一名元嬰修士,而且楊鳴給他的感覺也是極其自信,這讓他不敢冒險,只得表示臣服。

將一道圖案印入趙志才的額頭后,楊鳴下令在場眾人協助幾位神殿長老整合萬法城中的勢力。自己則坐鎮城主府,準備應對突發事件。 「離央道友,話可不能這麼說,若不是我道出幽奴無法飛行,道友哪裡還有機會在這裡閑聊!」

前面身體顫抖得更加厲害的連痕,對離央的話卻是毫不猶豫的懟了回去。

「不錯,要不是你非要追著我跑,現在哪裡用得著遭這罪……」

半空之中,兩人皆是勻速飛行著,都在承受著雙重的折磨,下方的幽奴緊追不放,似乎知道他們無法一直飛行一般,這種狀況下,為了減弱對身上痛苦的注意力,倆人嘴上都不停歇的。

「連痕道友,你確定幽奴無法飛行?」

鬥嘴間,離央忽然感應到了什麼的回頭一看,當看清身後的東西時,神色猛地大變,隨即提升了飛行速度,顧不上隨著速度提升而提升的熾熱之風,很快就越過了前方的連痕。

「幽奴要是能飛行的話,哪裡用得著在下面跑,不過冥將……冥將……」

連痕正奇怪離央怎麼忽然提速受虐,習慣性的開口回懟,可是話說到一半時,陡然意識到了什麼,回頭一看,身後冥霧中,一周身黑氣繚繞的高大人影,正腳踏冥霧,如履平地般朝著自己兩人飛奔而來。

「這運氣也未免太好了……」

眼見身後腳踏冥霧飛奔的冥將逐步拉近距離,連痕口中哀嚎了一聲,旋即也不得不提升飛行速度,只是這麼一來,身體所承受的壓力也越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