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仙兒苦笑一聲,她又哪裡知道呢……

建立這空間的絕對是一名大能,實力絕對是恐怖無比的,她沒有辦法想象。

魔鬼山離紅岩之森是有一段距離的,但按照紀羽他們的腳程,出了紅岩之森之後便能用上戰氣了,所以來到魔鬼山的山腳之下也沒有用多長的時間。

抬頭看了看那山峰,此刻紀羽真正的感覺到了一種無比恐怖的力量……整座魔鬼山看上去就是一塊巨大的黑鐵,高聳入雲,恐怕有接近萬米的高度吧,甚至有時紀羽會天馬行空的想象著……如果這座山倒了下來……

「這就是魔鬼山啊?」紀羽不禁問道,哪怕他知道,但也想問一次。

「恩!我們現在就在魔鬼山的腳下,現在已經能感覺到那種幽魂的氣息了,進去之後會有多少危險我也說不好。」林仙兒點了點頭。

魔鬼山,給他們的是一種巨大而詭異的感覺,黑色的高山,黑色的濃霧擴散著,偶爾傳來幾聲讓人驚悚的叫聲,聽上去異常的凄厲!

「據說那是死去的人的聲音,他們死在這裡感覺到非常的不甘心,每天都會有人在這裡吼著……」林仙兒抱了抱雙肩,小臉有些發白的解釋道。

紀羽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慢慢的走到這魔鬼山的山腳之下,忽然,一陣黑霧朝他襲來,速度飛快,擴散也非常的迅速。

紀羽反應很快,一下子就後退了數步,一道紅色的火焰力量綻放而出,黑色霧氣頃刻被吹散,散時,紀羽依稀看到了一個猙獰的腦袋,在痛苦的嚎叫著。

「小心一點吧,進去之後我們是需要用戰氣將自己全身護住的,不然會被黑霧入體,到時將會成為行屍走肉。」林仙兒此時說道。

紀羽頓時就覺得自己剛剛簡直是劫後餘生啊,如果不是本能反應,那他豈不是就要變成行屍走肉了?

略微點了點頭,紀羽明白……在這裡比紅岩之森恐怖上百倍,他們必須要小心翼翼。

「啊!啊!啊!」

忽然,一個痛苦的聲音傳來。

紀羽他們好奇的看去,只見到一個人瘋狂的從魔鬼山之中跑出來,他滿臉都是黑色的,瞳孔也泛著黑色光芒,沒跑多久便轟然倒在了地上。

「這是受到了魔鬼的攻擊瘋了的人,他雖然逃出來了,但最後還是難逃一死。」林仙兒嘆了口氣。

笑天涯手上升起了一道火焰,將其徹底燒死。

紀羽正欲阻止,笑天涯便道:「雖然他沒死,但他已經成為行屍走肉了,讓他重新站起來只會害了更多的人。」

紀羽無言……此刻,笑天涯又轉頭對紀羽道:「還有,如果你變成了行屍走肉,我也會殺了你!」

頓了半天,紀羽才重重的點了點頭……幾人相視一眼,最後才慢慢的走入了魔鬼山。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初一進山,便有一陣刺耳的聲音傳來。

難以形容,只覺得有些輕浮,聽上去更是讓人有種莫名的毛骨悚然,使得行人不由止住腳步。

「怎麼回事?」紀羽頓住了,他朝著四周圍都是看了一遍。

魔鬼山的視線其實不太好,黑氣瀰漫得非常的厲害,而在這種情況下還聽到那種非常陰森的聲音,不管是什麼人,站在這裡都會有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

「別太在意吧,這是幽魂的聲音,在這裡聽到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幽魂一般是難以用肉眼捕捉的,他們的剋星只有火焰或者雷電之類的力量,若是你聽到幽魂的聲音在你耳邊之時,你就要立刻清楚,幽魂準備向你發起攻擊了。」林仙兒在一邊解釋道。

紀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幽魂,他第一次接觸這種形體,還真的有太多不習慣的了,這樣的敵人額的話……

他手中立刻升起了火靈變,火焰的力量頓時蔓延至全身各處,很快,那種毛骨悚然的聲音便是消失不見。

看了看笑天涯,這傢伙周圍沒有任何的防禦,但看上去他卻是那樣的悠然自得,這的確讓紀羽非常鬱悶,這傢伙怎麼就這麼……那啥,打擊人呢?

「他們來這裡不知道有多久了,我們現在才進來恐怕又要花費一些時間才能將他們找到了,總之這段時間內我們都要小心一點,在這裡隨時都有可能遭受到幽魂的襲擊,甚至還有可能會遭到人的攻擊。」林仙兒繼續說道。

紀羽點了點頭,對於這裡他是一無所知的,必須要多聽一聽經驗。

「只需要記著,人心叵測就是了。」笑天涯補充道。

魔鬼山的山底,紀羽他們現在便是在這個地方。

略帶擔憂的看了一眼懶貓,懶貓現在在休養當中,身上沒有任何的防禦,紀羽他一直趕路又恐怕保護不了懶貓,但當他看到懶貓全身綻放出一種淡藍色的微弱光芒,使得那些霧氣不能靠近之時,他也鬆了口氣……這懶傢伙還是這麼的神秘,到底是什麼來頭?

其實如果將黑霧忽略不計的話,魔鬼山跟其他地方的山是沒有什麼不同的,有著崎嶇的山路,也有幾個小洞穴以及一些草木,只不過不同的地方是……這裡的一切,都是黑色的。

眉頭微微一皺,紀羽只覺得無論如何都有些不自在。

下意識的,他將意念之力散發出去,而後他臉色便是驟然一變!

「怎麼會有這麼多幽魂!」他有些驚訝的喊了一句。

視線雖然不清晰,但意念之力絕對不會有假,他看到他們三人的周圍都分散著許多的幽魂,數量起碼有十個以上,它們看上去都是臉色發黑,翻著白眼的,而它們做的動作也是一致……不斷的朝著紀羽他們靠近,但卻又不敢過分接近。

「怎麼了?」林仙兒他們也被紀羽的言語給驚到了,紀羽的視覺可比他們敏銳許多的,聽到紀羽的話之後,不由得全身都有些毛骨悚然。

「我看到好多的幽魂,非常的多,密密麻麻的在我們周圍。」紀羽面色凝重的說道。

林仙兒此刻才一臉恍然大悟:「難怪……我怎麼總是覺得眼前一片黑暗呢!」

「我們大多數人都是沒有你的意念之力的,若是要判斷幽魂的話,我們也只有看到一些大致的輪廓,幽魂是黑色的,如果前方有幽魂的氣息,再加上一個黑色的輪廓出現,便代表著幽魂已經來了,剛剛我就一直覺得周圍有幽魂的氣息,但卻無論如何都看不到輪廓……原來是他們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林仙兒解釋道。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靠近我們,又不向我們攻擊呢?」紀羽若有所思的道,他感覺得到這些幽魂的恐懼心理,只不過雖然恐懼,但他們身上似乎還是有些吸引他幽魂的東西,使得這些幽魂不願後退。

「你身上是不是有什麼能夠吸引他們的東西?」此時,笑天涯忽然開口問道。

紀羽一怔……他身上?

他還真的不敢說有什麼,他身上的東西都是亂七八糟的,一般來說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有什麼,要真說道什麼能吸引幽魂,他還真的不太清楚……

「是飄血嗎?」紀羽一怔,將飄血匕首拿了出來。

頓時,一陣及其強烈的煞氣不然爆發,紀羽只覺得耳邊傳來幾分慘叫之聲,幾個幽魂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可能!這把匕首殺人無數,早就已經有了強大的煞氣,對於幽魂來說就是致命的,他們不會有這麼蠢去靠近這東西的。」 美漫喪鐘 笑天涯搖了搖頭。

「那它們喜歡什麼東西? 緋色纏綿:億萬總裁請走開 我身上的東西這麼多,總不能一件一件的看吧?」紀羽摸了摸腦袋,有些奇怪的問道,而後又看了看林仙兒他們:「會不會是你們身上的什麼東西吸引了它們?」

「去去去,不可能!我身上除了兩張符篆之外已經沒有什麼東西了,符篆是幽魂的剋星,它們難道還想死啊!」林仙兒白了紀羽一眼。

而一邊的笑天涯也聳了聳肩……

那到頭來,問題還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你仔細想想看吧,幽魂都是比較喜歡陰暗的東西的,那些散發出陰暗能量的東西你有沒有?」林仙兒耐心的對紀羽說道。

「我身上最多的大概就是丹藥了吧,還有幾本戰技,哪來陰暗的東西……」紀羽搖了搖頭。

而就在此時,笑天涯忽然插嘴道:「其實……除了這些之外,幽魂們還喜歡的東西,是一種神光……輪迴神光。」

說著的時候,笑天涯的眼睛已經是盯著紀羽肩膀上的懶貓了……

紀羽整個人皆是一驚,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懶貓,該不會是這個吧?

懶貓身上的光芒幽魂們不是害怕嗎?但為什麼……

「輪迴神光是幽魂們又愛又恨的東西,沾染了輪迴神光,他們可以得以輪迴解脫,但輪迴神光又會讓他們無比痛苦,所以他們想要接近,但又不敢接近。」笑天涯解釋道。

「你是說……懶貓他散發出來的……是輪迴神光?」紀羽略帶警惕的看了一眼笑天涯。

笑天涯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連輪迴神光都知道,要知道,輪迴神光絕對是他第一次聽到的東西……

「我只是猜猜而已,或許是,或許不是呢!」笑天涯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重生劫:傾城醜妃 不過為了謹慎起見,紀羽還是悄悄的用火靈變將那淡藍色的光芒給覆蓋了下去,最後他赫然便是發現,那些幽魂臉上已經多了幾分迷茫,而那種貪婪已經消失不見了。

「難道它們真的是為了這輪迴神光?」紀羽有些錯愕……但事實表明,是懶貓身上的淡藍色光芒吸引著它們。

「除了輪迴神光之外,還有什麼東西能吸引幽魂?」紀羽趕緊回頭看了一眼笑天涯。

「不知道,或許有,只是我不知道吧!」笑天涯搖了搖頭。

紀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懶貓……這傢伙,怎麼會有輪迴神光呢?該不會是什麼傳說中的神獸什麼的吧?

「別討論先了,我感覺到幽魂氣息開始暴動了也許是它們發怒了,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消失不見了,我們海水先離開這一帶再說吧!」林仙兒此時插嘴道,其實她跟紀羽一樣,對於輪迴神光一點不明……

她從小閱讀的古籍不在少數,但關於輪迴神光這東西,她卻從來未曾聽過。

眼見著這黑色的幽魂氣息越來越暴躁,紀羽便有一種感覺,自己墜入了無邊的黑暗……似乎有無數的恐怖要來吞噬自己。

幽魂們暴動了!

紀羽心中一驚,再看向幽魂們的時候,它們每一個都是極為猙獰的,張牙裂爪,身上的那些黑色霧氣更是無限爆發,朝著紀羽他們衝去。

「小心點,它們要發狂了,等會我們立刻突圍出去吧。」笑天涯此刻對紀羽他們說道。

說著,他身上頓時爆發出一陣烈焰的力量,霎時間,他整個人便朝著幽魂們掠去,火焰的力量在不斷的蔓延著,那些幽魂一旦觸碰到,於頃刻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好!我們也先離開吧!」看著笑天涯的動作,紀羽深呼了一口氣,一把便將林仙兒給拉了過來。

他身上爆發出火靈變的力量,於剎那間朝著幽魂們掠去。

他朝著幽魂的方向衝去,隱約只是看到那些白得恐怖的瞳孔,幽魂們猙獰的要朝著自己抓來,但還沒有碰到自己,便已經被火靈變給焚燒得乾乾淨淨。

紀羽有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這些幽魂身上,他似乎看到了一種不甘……一種最後一點人性化的感覺。

出來之後,他依舊是感覺非常的不爽快,難以言明。

「他們……其實以前都是人類,有許多應該都是來過這裡歷險的,只不過因為種種原因,最後成為了幽魂們的一員。」林仙兒看到紀羽這個樣子,解釋道,「如果……如果我們也死在這裡的話,最後我們也會變得跟他們一樣。」

ps(最近看到讀者說,紀羽的心不狠,這樣非常不好。其實作者也想說說的,15歲的年齡,我在儘力迎合著那個年齡的人該有的想法,狠,是在歷練之中培養出來的,紀羽會狠,但絕對不是一開始就狠,只會慢慢成長。另外……其實我的確還沒畢業,有很多東西我是沒有體會過的,我的心似乎也沒有這麼狠,這一點我只能慢慢學習了吧。閱讀請支持正版,來創世閱讀吧,謝謝大家。)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或許誰都不會想到,誰也不會想到自己最後的結局會是怎樣的吧。

紀羽現在回想起那些幽魂,心中反而起了幾分憐憫。

曾經,這些幽魂是跟他們一般,是人類,意氣風發,勢要成就一番大事……但在進入這裡之後,一切都變了,原本以為可以有奇遇,變得更強,但卻沒有想到永遠的葬身此地,成為幽魂,這種不甘與怨恨……

「我們一定要小心一點,絕對不能死在這裡!」紀羽說道。

林仙兒說起這事的時候,心情跟紀羽一樣,多少是有些沉重的,誰願意死在這裡,成為幽魂呢?沒有人願意。

她重重的點了點頭。

反觀笑天涯,他卻似乎還是一點無懼的樣子,似乎這一切都跟他沒有關係。

紀羽絕對不會認為笑天涯是沒頭沒腦之人,反而更覺得此人非比尋常,即使在魔鬼山這種地方,也有著絕對活命的信心。

這讓紀羽不得不想……他的真正實力真的只有表面而已嗎?

「好了,我們離開這裡吧,這些幽魂的怨怒將會惹來更多強大的幽魂,你們別以為幽魂都是這樣沒有什麼意識好欺負的,剛剛見到的只是最弱的一種而已,若是強大一點的幽魂,會主動攻擊人,而且攻擊力一點不弱。」笑天涯此刻忽然說道。

紀羽點了點頭,他自然是明白,若是幽魂都像那樣的話,魔鬼山就絕對不會有如此凶名。

他看了看肩膀上的懶貓,懶貓的狀態正在恢復中,紀羽感覺得出來,但在沒有蘇醒之前,他卻已經不敢再讓懶貓身上的淡藍色光芒散發出去了,若這真的是傳說中的輪迴神光,那樣將會引來無盡的麻煩,甚至強大一些的幽魂也會被引來,那隻會讓他們處於不利之境。

從魔鬼山的山腳往上爬,其實這裡有許多的路可以通往山上的,只不過這些路無一不是充滿了黑霧,顯然都有幽魂佔據著,紀羽他們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下也不會隨意走。

最後,他們選擇了一個幽魂比較弱的小路,朝著更高的山上走去。

這條路荊棘非常的多,其實看上去就跟普通的山路沒什麼不同,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這些黑霧了……

有黑霧的地方就一定會有幽魂的存在,你可以想象一下,你一路上山,而這山路的旁邊就有鬼魂在看著你,那是一種怎樣的毛骨悚然。

「別去招惹他們,他們只是喪失了意識的幽魂而已,在這裡對本身的力量便有了很大的限制,戰氣能不使用就盡量不要用了吧。」笑天涯對紀羽說道。

雖然無奈,但笑天涯說得的確不錯,魔鬼山常年被黑霧襲擾著,天地能量早就已經不純了,修士們絕對不可能吸收這種力量的,能省則省吧。

終於,盯著這種頭皮發麻的感覺,紀羽他們走到了半山腰之中。

這裡並沒有太多的風景,畢竟都是黑霧,是不會看到太多外邊的東西的。

「咦!沒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人家居住啊!」紀羽看了看不遠處。

卻見到一間間的建築在半山腰一處比較寬廣的位置建立著,那是普通人家住的瓦房,看上去已經非常的老舊了,應該是有些年頭了。

「只不過裡面感覺不到任何人氣,看來應該是空置了許久吧。」林仙兒說道。

「誰又知道呢!沒有人氣,可不一定就是空置許久的哦!」此時,笑天涯冷不防的說了一句。

這讓紀羽忽然一驚……他轉過頭看向了笑天涯,乾笑道:「天涯兄……你說的該不會是……那東西吧?」

據說魔鬼山上除了幽魂之外……最多的就是行屍走肉了吧!

「嘿嘿!」笑天涯嘿嘿一笑,沒有再說些什麼。

但這讓紀羽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地方竟然會出現這麼多的怪物。

「據說魔鬼山在很久之前,是有人居住的,這裡並沒有幽魂,而魔鬼山,其實當初這歷練之地空間的建造者並沒有建造出這麼恐怖的地方。所以這些房屋也許是很久很久之前那些居民們留下來的吧。」林仙兒此時說道,笑天涯的解釋的確讓她有些害怕,所以自己也跟著想了想有關於魔鬼山的歷史。

其實魔鬼山開始變化,也只是萬年之前左右發生的事情吧……她依稀記得,這事在古籍上記載的,就是不知道發生了一件怎樣驚天動地的大事。

「我們進去看看!順便休息一下吧!」此刻,紀羽忽然提議道。

他眼睛一眨,隱約之間似乎看到其中的某間房屋之中有人在朝著自己招手。

受到黑霧的影響,他看不清楚,但卻能肯定,那絕對是有實體的東西,絕對不會是什麼幽魂!

林仙兒他們一怔,但想說什麼的時候,紀羽已經朝著那房子群走去了。

那是一個蒼白的手,似乎在朝著自己召喚而去。

紀羽心中非常的好奇,不由用意念之力想要探查一番。

很快,他一步踏進了這個建築群當中,緊跟著來的,是林仙兒跟笑天涯二人。

「你走這麼快乾嘛,我們都沒有弄清楚這裡到底有什麼東西就來了,若又像剛剛那樣有著無數的幽魂怎麼辦?」林仙兒有些嗔怪,道。

紀羽摸了摸腦袋,解釋道:「不會吧,我可以肯定這裡沒有幽魂,只不過我剛剛看到有人向我招手了。」

這話一出,林仙兒差點沒有尖叫起來,她小臉一白,立刻便躲在了紀羽的身後,心有餘悸的問道:「不……不會吧!你真的沒有在騙我?」

要知道她剛剛絕對沒有在這裡感覺到任何的人氣,若是這樣都能看到有人招手,那那個真的會是人嗎?

「我沒事騙你做什麼?我的確是看到有東西向我招手了,只不過我來到的時候又找不到了而已。」紀羽白了林仙兒一眼,自顧自的朝著四周圍去尋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