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請問!」那十二名少女同時開口向那黑袍人低頭,恭敬地開口向那黑袍人說到。

「空間被吞噬,你們迷離於空間之時,可看到了什麼?」那黑袍人連忙開口詢問了起來,他的話語之中,顯露出了十分好奇的語氣。

聽到他的話,那些少女們都稍稍地頓了一下。她們的臉上,也全都露出了沉思的表情,好仔細地深思著,努力地回想著。似乎是想要將任何一個細節都回想起來。

「星空!」過了好一會兒,只見到一名少女抬起了頭,皺著眉頭開口向那黑袍人說到。只不過,她的語氣,聽起來卻好像不太敢肯定自己所說的一樣。有些不太自信。

「還有船!」那少女的話才剛剛落下去,很快,又有人接著開口說到。只見到那少女,臉上的表情同樣是不太自信。看上去,好像是有也不太敢肯定自己所講的一樣。

「星空?船?」聽到了這兩名少女的話,那黑袍人輕聲地呢喃了起來,「難不成,是飄浮在星空上的船?」

「飄浮在星空上的船?」那黑袍人的話才剛剛落下去,他身邊的那名黑袍少女立即開口輕喝了一聲。只不過很快,她就又哈哈一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有飄浮在星空上的船?」

「是鋼鐵的!」然而,那黑袍少女的話才剛剛落下去,又有一名少女緊接著開說到,「很大很大的鋼鐵船。」

「樣子十分的古怪,雖然說是船,可是我只是感覺上像是船而已!」隨著一名又一名少女開口說訴說了起來,她們的話也越來越流利。而這一份流利,則是來自於她們的自信。

隨著一名又一名的少女的話,她們似乎也已經認定了,自己看到的,應該就是真的。所以這才自信了,所以這也才說得更加流利了。

一個又一個的畫面,從那些少女的嘴裡說出來。

那黑袍人聽到之後,顯得十分的吃驚。他的身體輕輕顫抖了起來。那些少女所說的畫面,雖然十分的凌亂。可是那黑袍人,似乎是能夠將他們組合在一起,也似乎是能夠完完全全的弄明白她們說的到底都是什麼一樣。

「還有很多的人!」當所有的少女們都停了下來之後,那名年紀最長的少女又皺著眉頭,輕聲地開口呢喃了起來,「有長得很古怪的人,也有長得跟普通人一樣的人。很多,很多!」

就此,所有的少女們都不再說話了。她們一個個,臉上又露出了一副沉思的表情。似乎也想要弄明白,她們看到的到底是什麼。

可惜的是,她們每一個人看到的,都似乎是超出了她們的常識。而將其他的人所說的話都組合起來了的情景,也完全是她們沒有辦法理解的。

然而這個時候,卻只見到那黑袍人將手抬了起來。他抬手捂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輕聲地呢喃了起來,「難不成,他說的是真的?真的有辦法離開這裡?用另外一個方法,真的能夠行得通?」

「她們說的,到底是什麼?」那黑袍少女,似乎是憋了好久,等到所有的人都不再說話了。那黑袍人也似乎是將該講的一切都講完了,那少女終於忍不住了,立刻抬頭朝著那黑袍人開口詢問了起來,「這對你好像十分的重要,到底有什麼意義?」

聽到那少女的詢問,那黑袍人才將捂住胸口的手放了下來。然後才轉頭看向了那少女,「那個空間,是異界之人所創造出來的。其中有他的思想,有她的記憶。姑娘們看到的,就是那個異界之人的記憶!」

「那有什麼用?」那黑袍少女,好像傻乎乎的,還是有些弄不明白。「就算是知道了他的記憶,那又有什麼用呢?」

「傻丫頭!」那黑袍人哈哈一笑,「我不說別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那異界之人的記憶,必然包含了異界的信息。我們掌握的信息越多,便越加能夠掌握得了主動權掌握在手裡面。」

「而且!」此刻,那黑袍人一把抬起了頭看向了天空。那罩著臉的帽子里在,冒出了兩道精光,似乎能夠我一眼,就將天空給看穿似的。「好似姑娘們看到的,是那異界之人降臨之法!」

「說不定,我能夠通過姑娘們看到的情景,來人如法炮製呢?他們以神的姿態降臨於我們的世界,說不定我們也能夠以神的姿態,降臨到他們的那個世界呢?」那黑袍人說得十分的自信,好像他說的,就已經成了真的一樣。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少女卻是『噗嗤』一笑,抬起了手掩嘴笑著,笑得十分的高興,「你可別逗了,降臨這個世界的方法?難不成他們是開著船來的?」

「說不定就是呢?」聽到那黑袍少女的話,黑袍男子轉身朝著他一笑,笑得高深莫測。這一番笑容,讓那少女徹底的愣住了。她在這一時間,似乎是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只是抬著頭,盯著那黑袍人一動也不動了。

這時,那黑袍人又轉頭朝著那十二名女子看了過去。沉吟了一聲,他才開口向那些少女們吩咐到,「你們即刻前往希望之海吧。胡高那邊,暫且是沒有什麼事了。就讓少筠跟著就可以了!」

「明白了!」那年紀最長的少女連忙朝著黑袍人點了點頭。

剛想離去,那黑袍人又伸手朝著她們一招,「等一下!」開口輕喝了一聲,又將她們給叫了回來。

沒有人的臉上露出不滿的神色,也沒有人表示不解與疑惑,只是恭敬地看著那名黑袍人。

那黑袍人頓了頓之後,仔細地沉思了一會兒之後,才開口向那些少女們說到,「到了希望之海后,注意隱藏好自己的身份。同時!」說到這裡,那黑袍人的話一沉,開口輕喝一聲,?「注意好那個我們留下來的,最後一名敖家的人。如果他有什麼異樣,不必手軟,直接將他給殺了!」

「滅族不滅種!」聽到黑袍人的話,所有的少女們都愣了一下。那名年紀最長的少女,更是忍不住開口向他詢問了起來,那少女的臉上,更是露出了一副無比吃驚的表情,「主人您曾經就是因為這句話,放過了那個敖興。為何現在又?」

「形勢所迫,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那黑袍人輕輕地抖了抖,語氣變得十分的狠辣,「敖家的人太強,絕對不能讓他擾亂獸人與人類之間的事情。而且,有一個胡高就夠了。敖興不比胡高,太難掌控!」


那些少女,還是有些疑惑。只不過很快。他們就朝著那黑袍人重重地點了點頭,」屬下明白了!」

「去吧!」那黑袍人點了點頭,然後朝著所有的少女一揮手。

一陣陣劇烈的破空之聲傳了出來,所有的少女皆是將自己的身形催動到了極限,不過就只是一眨眼的時間而已,那十二名少女便已經全都消失不見了。

這時,那黑袍少女輕輕地抖了一抖。隨後緩緩地轉過了身去,朝著那黑袍人看了過去。過了好一會兒,她忍不住開口向那黑袍人開口呢喃了起來,「剛剛,你身上冒出來的殺意,好凝重啊!」

!! 「殺意在乎於人,而不在於心!」聽到那少女的話,黑袍人轉頭朝著他輕輕地一笑,「你能夠感覺到了我身上的殺意,那說明你也存有殺人之心。說吧,你想殺誰?」

「你又開始正經的胡說八道了,我才沒有殺人的心呢!」聽到這話,那少女哈哈一笑。只不過很快,她又抬頭朝著那黑袍人詢問了起來,「接下來,我們該去哪?」

「該去哪?」那黑袍人頓了一下,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過了好久好久,只見到他才搖了搖頭,語氣顯得有些凝重,「我所能掌控的事情,就已經到此為止了。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就看胡高那小子,能夠將接下來的事表給處理得怎麼樣了!」

「嘻嘻!」哪知道,那黑袍人的話這才剛剛落下去,又只聽到那黑袍少女,輕輕地一笑,「聽你說這話,真是好奇怪!」

「有什麼好怪的!」這時,那黑袍人一抬手,將那少女給擁進了懷裡。這時,他也笑了一聲,雖然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可是卻可以清楚的知道,他現在應該是十分的高興。

「我突然想到了,我接下來該去哪裡了!」

「哦!」這黑袍人的話,讓那黑袍少女十分的感興趣,她輕輕地挑了挑眉,然後朝著那黑袍人看了過去,好奇地開口向他詢問了起來,「我們該去哪裡。」

「不如,你就陪我把我以前都走過的路,再走一遍吧!」那黑袍人緊了緊懷裡面的少女,抱著她轉過了身去,「不如,就先去寧城吧。想必,你也沒去過吧!」

「好啊,就聽你的!」那少女乖巧的點了點頭,而後依偎進了那黑袍人的懷裡面。天空之上,黑色的流光一陣閃爍。那黑袍人與黑袍少女,便全都消失不見了。

………………………..

「走走走,趕緊前往希望之海。你們兩個,倒是快點啊!」依然還是在天空之上,此刻流光,卻是從兩道化成了三道。那是三道白色的光芒。在是這三人,卻是方無虛,方寒還有青蓮。「再不快點,就趕不上了!」

明明,在他們的下方,是茫茫的冰川。明明他們的下方,就是希望之海要。可是,方無虛卻還是在一個勁的催促著青蓮與方寒。一個勁的讓他們加快速度趕往希望之海。就好像他們的身下,並不是什麼希望之海。

他們的速度,已經是快到了極限。在尋常的武者看來,他們近乎是隱形了似的。可是方無虛卻還是一臉的嫌惡,覺得方寒與青蓮拖慢了他的速度。

他臉上的表情,還有他的話,自然是讓青蓮與方寒兩人都翻起了白眼。

「事先說好了,到了希望之海,我可就直接去找胡高哥哥了。老師,你可別再想其他的理由,把我留下來了!」青蓮瞪著自己身前的方無虛,不滿的朝他開口嘀咕了起來。

「呵呵!」此刻,方無虛挑嘴一笑,臉上露出了一副高深莫測的笑容。他頓了頓,然後轉過了身去,朝著自己身後的青蓮挑嘴一笑,「小青蓮,到時候恐怖不是我讓不讓你離開我了,而是你要求著留在我的身邊了!」

「我才不會呢!」青蓮努著嘴,一臉不樂意的表情,「我才不會呢,只有那些傻傻的小丫頭,才會被你這個老不死的騙呢。我才沒有那麼笨呢!」

「嗯?」然而,青蓮的話才剛剛落下去,他們三人的臉色,同時一變。

這一刻,只見到他們三人的臉色,都變得十分的古怪了。方寒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十分震驚的表情。而青蓮,則是一副十分的疑惑的神色。至於方無虛,則是在稍稍的愣了一下之後,露出了一副好像是等著看好戲一樣的表情。

下一刻,他們三人,都抬頭看向了天空。

「老師!這氣息好強大啊!」青蓮的眉頭稍稍的皺了起來,語氣之中,帶著驚駭。「怎麼感覺到跟老師您的不相上下啊。到底是什麼人?」

「是遠古的獸人嗎?」青蓮的話落下去之後,一旁的方寒忍不住開口呢喃了起來。他的臉色,在這一刻也變得有一些不好看了。「只有遠古的獸人,才會擁有如此強大的氣息!」

「不對!」聽到他們兩人的猜測,方無虛笑著搖起了頭,「遠古獸人來自於地面,而這氣息卻是來自於天空。所以,不是獸人!」

「那就是遠古時期的那些人類強者嗎?」方寒愣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開口向方無虛詢問了起來。

可是這一刻,卻只見到方無虛朝著方寒輕輕地搖了搖頭,「也不是遠古的人類強者!」說著,他朝著方寒挑了挑眉,「好像,是一個老熟人啊!」

「老熟人?」聽到方無虛的話,青蓮與方寒兩人忍不住同時呢喃了起來,而他們的神色。在這一刻也變得有一些難看了。好似方無虛的話,刺痛了他們最敏感的神經。

是的,的確就是刺痛了他們敏感的神經

方無虛,是圖騰大陸的四大神之一。能夠擁有與他不相上下的氣息的人,那也是到達了這個程度的絕代強者。

而方無虛又說是他的老熟人。那麼,這從天空中降下來的氣息,說不定就是四大神其中的另一位啊!

「是哪一個?」方寒的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他的語氣,聽上去也十分的凝重,「是哪一個又重新降臨了?他們,不是不想管這些事情的嗎?」

方無虛搖了搖頭,淡淡的笑了起來。「以現在這樣的表現來看,暫時還不清楚是哪一位!」說完之後,他轉頭看向了自己身旁的方寒,朝著他淡淡地一笑,「而且,他們也不是不想管,而是不能管。他們跟人有約定,不插手希望之海的事情!」

「師父,您要去會會他們嗎?」方寒的臉情,已經變得越發的凝重了起來。因為天空中,那龐大的氣息,已經變得十分的清晰了。

最開始,整個大陸,只怕也只能由他們三才能感受得到。這全都要得益於他們三人的精神力比尋常的圖騰武者要強大一些。

雖然方寒主修的並不是精神力,但是多多少少,他的精神力,也還是修鍊過的。

精神力的強大,讓他們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了這股龐大的氣息。然而現在,就算是不催動精神力,他們也能夠將這氣息給感受得一清二楚了。

沒有錯,現在這氣息,毫無掩飾的暴露了出來。好似是在宣示著什麼。

這個時候,方寒忍不住朝著方無虛詢問了起來。

方無虛的眉頭輕輕地皺了一皺。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副凝重的表情,「算了,他們都是常人。既然重新來臨了,那麼必然是有他要做的事情。我貿然去見他,可能只會打亂他的計劃。」

「我們還是按照我們自己的計劃行事。如今已然握得了主動權。現在不管是獸人還是人類一方,都有了我們說話的餘地了!我們,還是先前往希望之海!」握了握拳,方無虛好像對自己的計劃十分的讚賞似的。他才剛剛說完話,只見到他又猛地朝著自己得重地點了點頭,「嗯,對,先前往希望之海,才是上上之選!」

「呼!」聽到了方無虛的話,只見到青蓮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她手臉上,也露出了一副慶幸的表情,「幸好師父你不打算去管那個人,要不然,我肯定要踹你!」

「走吧,先去希望之海!」說完,就只見到青蓮已然催動起了自己的力量,率先朝著希望之後沖了出去。

「我說師父!」看到青蓮已經沖了出去,方寒頓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輕聲地開口向方無虛呢喃了起來,「你一直把這個暴走蘿莉留在自己的身邊,真的好嗎?」

「笨蛋!」看著青蓮沖了出去,方無虛的臉上露著一副笑意。而現在,聽到了方寒的話,只見到方無虛的眉頭重重地一皺,然後朝著他開口一聲大罵,臉上更是露出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不把小青蓮留在身邊,我們怎麼掌控胡高呢?」

「胡家的傳承者啊!」方無虛搖頭擺腦,一副神棍的樣子。「從四百年前就得到了消息,胡高將做為傳承者降臨。好不容易才找到這麼一個突破口,當然要把她給當成祖宗一樣給供著呢!」

「我說師父,你會不會,又搞錯了?就像當初對五大聖地那樣,完完全全只是你的臆想而已?」

「咚!」方寒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一聲脆響猛地一下傳了出來。

方無虛,毫不客氣的抬起了手,重重地敲在了方寒的腦門上面。「你師父我會弄錯?別逗了行嗎?我可是苦心計劃了四百年了。我要是能弄錯,我把頭割下來給你當球踢,這種行了吧!」

話語落去,方無虛的臉上,又露出了一副著急的表情,「哎呀,還不快點,小青蓮都已經沒有影子。」


「嗖!」一聲破空聲傳了出來,方無虛的身影,也完全消失不見了。

只留在了一臉疑惑的方寒。只聽到他輕聲地呢喃著,「胡高的傳承者,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 此時此刻,只見到胡高整個人的狀態看上去都十分的不好。

沒辦法,是真的不好。

胡無雙,胡彩飄還有慕卓衣,都跟在躺在一起。他只要輕輕地抽動一下鼻子,就能夠聞到從三女身上傳出來的一陣陣的清香。

甚至於,他都能夠感覺到了從三女身上傳出來的那一陣溫熱之感。

可是,可是悲催的是,他根本就不能動他們。是的,哪怕是伸手摸一下他們都不能夠。

因為他們就是露天席地而睡,所有的人,皆是如如。而真正可恨的是,那個包子頭少女,竟然還不知好歹,硬是要抱著胡無雙與慕卓衣睡。這讓胡高想要咸豬手一下,都做不到。

整整一個晚上,胡高滿腦子都是不爽的咒罵與香艷的情景。這種糾結,實在是讓他欲仙欲死。

現在總算是好了,天亮了。一晚上啥事也沒有干。

所有的人都在洗漱的時候,胡高則一個人,一臉鬱悶的坐在一旁,嘴都要厥到天上去了。

「往北走,有一府華龍帝國的軍事要塞!」當所有的人都整理完畢之後,慕卓衣走到了胡高的跟前,開口向他說到,「我們去那裡,補給一下吧!」

「華龍帝國的軍事要塞?」聽到這話,胡高不由得吃了一驚。他們早就已經出了華龍帝國的國界了。沒想到,這裡竟然還有華龍帝國的軍事要塞。

似乎是知道胡高心裡頭的疑惑,韓沖走到了他的身邊朝他開口解釋了起來。「雖然希望之海的事情,只有獸人還有極少數的一些人類知道。但是做為各個國家的皇室,其實也是知道的。而且,五大聖地也命令過他們,各大帝國在希望之海周邊,建立軍事要塞,以防遠古獸人突然蘇醒!」

「不止是化龍帝國而已。在希望之海的周圍,其實有許許多多的軍事要塞。也正是這些軍事要塞。將原本要前往希望之海的人,擋下了許多。要不然,希望之海雖然處於極北之地,常年冰雪覆蓋,也不至於是一片荒蕪之地!」

「原來如此!」胡高聽到這話,算是明白了過來。很快,他又看到他挑嘴一笑,臉上露出了一副看上去莫名的笑容。「你說這五大聖地也好笑吧。原本是希望用這些軍事要塞來抵禦希望之海內沉睡的獸人。如今卻沒料到這些軍事要塞,很有可能就那些遠古獸人進入大陸的大門。

是的,既然這些軍事要塞是用來抵擋獸人的。那麼至少,華龍帝國的這一府軍事要塞,其存在的意義與作用,就完完全全的改變了。


也不知道這該說是五大聖地聰明反被聰明誤,還是說他們實在是太倒霉了,竟然能夠碰到這樣的事情。

只不過很快,胡高又淡淡的一笑。他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沾上的灰塵。然後朝著所有的人笑了一笑,輕聲一喝,「好,我們就前往北方化龍帝國的軍事要塞!」

吃過簡單的早飯,收拾好行禮,所有的人,便浩浩蕩蕩地朝著北方進發了。

至於那突然不見了的苗家近侍們,胡高並沒有在意。只是稍稍的詢問了苗首圖之後,便不再過問了。

雖然那些人是先皇賜給他的,可是畢竟別人全都姓苗,心思也全都在苗首圖的身上。要是自己死氣白賴的要去控制人家,那也只是自討沒趣而已。

一路向北,穿過了遠古之貴,到達了那一片布滿了針葉林的地帶。一路上,由於有胡高這個人形避獸器存在,他們並沒有碰到任何一頭妖獸。每一次他們的伙食,也只能靠小五,在竄離離胡高几里地的地方,才能夠找到妖獸。

而且,本來就到了極北之地,碰到的人也極少。連圖騰武者都沒有看到幾個,更別提是普通人了。

只不過讓胡高等人吃驚的是,他們倒是碰到了幾支不同國家的軍隊。一番打聽,他知道他們原來是收到了五大聖地的聖諭,前往希望之海征戰的。

打聽明白之後,胡高一陣咋舌。

這些人,完完全全都沒有搞清楚希望之海的狀況,也敢前往希望之海,真是讓胡高感覺到心醉。

因為這些國家的軍隊,全都只是普普通通的軍隊而已。除了將領有一些實力之外,其他的士兵最高也不過只是凝影通體的實力而已。

而且,他們似乎是來自於一些小的國家。這些士兵身上的裝備,竟然還不如胡高當初為那兩百苗家近侍收刮到的裝備。

說一句毫不謙虛的話,胡高遇到的那幾支軍隊,全部加在一起都能夠被全副武裝的兩百苗家近侍們橫掃。

現在雖然這些苗家近侍已經沒有兩百的數量了,可是相應的,他們的實力也提升了許多了。現在要橫掃這些軍隊,也不是什麼難事。

胡高是真的想不明白,那些五大聖地派出這些人,到底是想要幹什麼。這些人,前往希望之海,只會成為炮灰罷了。搞不好,連炮灰都當不上,完完全全只會拖人類的後腿罷了。

這樣愚蠢的行為,讓胡高完全高興不出來。因為他十分的清楚,五大聖地可不是什麼傻瓜。他們既然有了這樣的安排,肯定就有著更加深層次的意義。

可是胡高卻猜不出他們到底是有什麼樣的用意,他們心裡的想法,到底是什麼。所以這讓胡高感覺到了異常的不爽。他甚至是感覺到了有一些憤怒。

為什麼憤怒?那便是他覺得,以希望之海的情況來看,五大聖地竟然還利用這些普通人,實在是有點過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