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列剋星敦轉身又離去。

「舊書房?那不是堆放您曾經看過,並且評價為無用書籍的地方嗎?」羅德尼好奇道。

舊書房,就是江家少爺的書房,江言一直用至搬到家主書房。

「我忽然想起應該還有幾本書,當時沒有仔細閱讀。」

「是這樣啊!」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一早,納爾遜就前來送別。

發現妹妹又恢復之前的樣子后,也放下心來。

「還是少爺懂得安慰。」納爾遜心中嘀咕著,說道:「少爺,這次帝國輪選演習戰可能有一些不同,您注意一下。」

江言正在等待羅德尼艦裝完畢,聞言有些詫異,問道:「有什麼不同?」

「應該是規則,具體我還不知道,待會才要去進行商議。」

「派個人來常規港口通知一聲。」

「嗯。」

因為帝國演習戰的規模,也即是參與的提督數量問題,規則再改也改不到哪裡去,江言一點不擔心。

和列剋星敦一起吃完午飯,收拾一下就又來到地下港口,羅德尼也正好艦裝完成,一起前往常規港口。

···

下午,正是訓練規劃中進行實戰的時間。

提督不在,就由卡爾斯魯厄進行分配,反擊,俄克拉荷馬,z系三位姐妹艦,對抗由螢火蟲為旗艦,空想,基林,歐根和海倫娜組成的編隊。

江言趕到時,正好看見z1一炮崩了基林。

螢火蟲死死壓制著z16,大破z21,轉身又去對付z1,海倫娜和空想已經接近反擊,俄克拉荷馬,代價是歐根大破。

結果已經出來了。

空想用魚雷直擊,令得反擊和俄克拉荷馬中破,海倫娜瞄準,配合把攻擊落在艦裝破損的位置,損傷一下子擴大,變成大破。

「提督提督,我又贏了。」

早已經發現提督回來的空想連忙劃過來,伸開雙手道。

江言現在可抱不起她,只能捏了捏臉蛋,道:「可不是你一個人的功勞,螢火蟲和基林牽制三個呢!」

「嗯嗯,我很謙虛的。」空想回想起書上說的,這時候要謙虛。


江言哭笑不得,對z1招了招手,z1見提督沒有怪責的意思,心中的忐忑這才消失,道:「提督,我們不要和螢火蟲對抗,不好受。」


z16和z21聽了連連點頭,眼中也有一些期待。

改造計劃書中,螢火蟲號稱最強驅逐艦當然有一定的道理,就算是五星等級的空想,不把距離拉開也要遭殃。

而一旦拉開距離,這命中率就降低了,經常都是把彈藥消耗完,被迫平手。

江言知道她們期待什麼,可現在手上沒有再多的資源,只能鼓勵道:「等贏下這次帝國演習戰,會獎勵很多資源,到時候就能給你們兩個試試了。」

z1和z16接觸過驅逐艦魂改造核心,並且都有反應,眼看螢火蟲戰艦之魂升級后變得這麼厲害,哪有不迫切的道理。

得到提督承諾,z1和z16立即變得精神起來,連帶著不知所以的z21也是一樣。

贏的就誇獎,輸的就鼓勵,然後吩咐有損傷的艦娘到修復池裡泡著。

「提督,若是繼續進行實戰,港口儲備的鋼材不夠用了。」

羅德尼停了下來,並沒有跟著登陸,港口用去兩萬五千單位鋼材進行修繕,按照說明至少可以承受一艘處於艦裝狀態的戰列艦娘。

江言雖然提出要求把面積縮小,達到可以承載更多處於艦裝艦娘的程度。

然而就算是這樣,在江家的艦娘中一番衡量,還是決定戰列,戰巡艦娘暫時不能登陸。

這樣港口的這一小部分,就可以承載得住其餘的所有艦娘,供她們正常活動。

江言從卡爾斯魯厄手中接過統計,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道:「你乾的好事!」

說著,伸手就去扯她的呆毛。

卡爾斯魯厄不知道提督幹嘛要罰她,一陣愣神。

江言沒好氣道:「你把螢火蟲和空想,分到反擊和俄克拉荷馬敵對幹嘛?」

「螢火蟲和空想比較強大,對付戰巡,戰列級敵艦也有經驗,我認為這樣雙方戰力比較平衡。」

「平衡你個頭!」江言說道:「把她們幾個分到一隊,對抗六艘艦娘就行了。」

就算是演慣用彈,對艦裝的傷害也是實實在在的,就是傷不到根本而已。

反擊和俄克拉河馬每一次大破,進行修復用的修復液加起來就要用去400單位重油,鋼材更是要600單位。

資源再多,也經不起這樣消耗啊,更何況江家的資源本就拮据。


江言慶幸自己回來得早,不然港口的儲備資源,就要被卡爾斯魯厄給間接敗光了。

這實戰後進行修復的消耗,遠遠大於普通訓練的消耗。

卡爾斯魯厄頓時醒悟過來,羞愧得滿臉通紅。

江言道:「以後注意下,要盡量從資源方面出發,實戰方面不必拘泥於形式。」

「是。」

江言把統計交還給她,卡爾斯魯厄又遞來第二份文件,上面有著江家目前幾艘艦娘的資料,是她觀察得來。

螢火蟲擅長魚雷擊破,使魔可以獨自應付一艘驅逐級敵艦,只是威力不足,需要一定時間。

空想航行速度極快,只是發揮不穩定。

z16擅長使用魚雷,命中率最高。

歐根親王的戰艦之魂防禦意外的堅厚,要超出提督給的數據很多。

···

江言把內容認真記下,認可道:「不錯。」

給卡爾斯魯厄的任務,有很好的完成,江言回到指揮室,立即開始重新調整訓練時間。

而這時,空想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提督提督,有信。」

身影剛剛出現在門口,往前一踏,一個不小心就把門欄給踩碎了。

空想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把信交給提督。

「下次小心一些。」

「嗯嗯。」

空想說完,就又飛一般的跑出去。

江言目光落在信函的落款上,眉頭微微一皺,他囑咐過納爾遜要有消息就來通知一聲,才剛到常規港口一陣,這信就送來了。

忽然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利落的拆開,掃了一眼上面內容,心中頓時一沉。

於是迅速拿起筆,在空紙上演示了一番,得出的結果和心中所想,一模一樣。

「針對列剋星敦而更改的演習規則,這下麻煩了。」

原本覺得十拿九穩的帝國輪選演習戰,經過聯名上書事件的攪亂,橫生枝節。

… 針對列剋星敦而更改的演習規則。

和以往淘汰制的帝國演習不同,這一次,由帝國王室和幾位海軍上將考慮到列剋星敦的因素,改成了積分制。

在積分的獲得上,和以前一樣,只有身為進攻方取下勝利,才能獲得一分,第一天若是分數不平等,則一輪結束,不必進行第二天的遭遇戰。

但又和以前有些不同,一輪結束,並不代表著輸的一方就會被淘汰,而是以積分的形式保留下來,再和其餘抽取出的提督進行戰鬥。

三輪之後,再把劃定一個過關線,把這個積分以下的提督全部排出去。

也即是說,一輪其實最多可以賺取3點積分,白天一分,夜戰一分,遭遇戰一分。

江言可以預見到,如果只是在第一天就把對手擊敗,拿不到第二天的一分,必定登不到冠軍的位置。

要控制第一天和對手打平,雙方各自賺取兩方,再在第三天擊敗對手,才可以獲得滿額分數。

這樣間接的增加戰鬥場數,對補給的要求也大大增加,依靠兩三支編隊,十幾艘艦娘的提督,戰鬥也一下子就變得更加艱難。

列剋星敦在一輪戰鬥中,雖然可以穩穩拿下白天和第二天遭遇戰,可這樣一來就不能總是出戰。

航母艦娘的補給對提督的血液需求,可並不遜色於戰列,戰巡艦娘。

更感覺麻煩的是,帝國王室列出一批提督世家的名單,規定這些提督世家出戰的成員,第一輪必須輪空,以保底一分進入第二輪。

而抽取到這些世家為對手的提督,直接獲得三分的滿額積分進入第二輪,江家的名字也在此列。

納爾遜鄭重的表示接下來的戰鬥,江家要盡全力拿下滿額分數,不然有淘汰的危險。


送來的消息,也只有這麼兩道。

信中還提到後面依然有規則更改,只是不好說出,得等到演習戰開始之後才能知道。

「為了照顧普通提督,王室這招真狠,江家成了最不被照顧的一個了。」

江言有些煩惱的想道。

積分制,還有一輪部分提督世家輪空的規則,對象雙方分別是提督世家和普通提督,這顯然是照顧了後者。

就算碰到厲害世家提督,輸了一輪,也有機會在別的提督身上把積分取回來,一樣晉級。

再然後,就是提督世家和江家,這之間就通過積分制的規則,拼補給能力,間接照顧前者。

畢竟是從補給上削了江家擁有航母艦娘的優勢,限制她不能出戰太多。

「該死的曼德爾世家和路易,桑喬世家!」

江言輕輕咬牙。

王室這麼做無可厚非。

要不是因為列剋星敦提前暴露,這規則也就不會更改了。

雖然現在再也不會有人敢小瞧江家,但江言還盯著帝國演習戰的獎勵呢,能進前三,最少也有十萬單位資源!

去哪找這麼好賺的事情?

同樣隨著今早會議結束,收到消息的大世家,把消息傳下去后,世家成員紛紛咬牙切齒。

「該死的江家。」

「把我們都拖累了,不行,這艦娘數量不夠,時間來不及了,去找母親借一支編隊,看看能不能契約成功。」

「第一輪輪空只能獲得保底一分,我暈,要是後面遇到實力的提督怎麼辦!?太不公平了。」

參加帝國演習戰的提督,特別是世家提督,年齡都不會太大,有兩支編隊的艦娘已經很了不起了。

不過從長輩處得到這個消息之後,頓時深感艦娘不夠用了,時間又來不及,只能啃老試試。

想要契約長輩的直屬艦娘,就算是直系血脈,也還得問過艦娘願意不願。

···

原本已經安定,等待國慶的提督,一時間迅速動作起來,因為時間已經不夠了。

距離國慶只有半個月,至少要留一個星期給自己修養。

只是這樣的氛圍,並沒有給江言帶來什麼影響,其實是沒轍了。

現在再出征打撈來不及,也沒有長輩可以依靠,至於把納爾遜拉來出戰,顯然不可能。

該幹嘛幹嘛!

江言調整好心態,一如江家常規港口附近一片平和。

只是眼睛,卻是不離手頭上的書籍,不時翻一頁,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

列剋星敦走進來也沒有察覺。

列剋星敦眼珠子轉了轉,不由放輕了腳步,繞到提督身後,一眼就瞅到書籍上的畫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