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智貴哧鼻道。

龍哥繼續無視他,他看到眾人有些心動了,可能還需要再添一把火。

他剛想說話,卻又被宋智貴打斷了,宋智貴嬉笑著說道:「再大點,還是沒有誘惑力啊?」

「你丫的能不能閉嘴,又不跟你玩,你摻合啥勁?」

龍哥有些微怒道。

宋智貴呵呵一笑:「我看不慣行不行!」

「呦~」

四周眾人紛紛起鬨呦喝,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你丫真摳門,有種賭個大的啊」

宋智貴猶如一隻鬥志昂揚的公雞,大聲說道。

說完不禁心裡暗爽:原來出風頭這麼爽啊,難怪王遠那廝天天想著法的博人眼球。

「草,我摳門?行,你說,賭個多大的?我周興龍奉陪到底!」

龍哥臉紅脖子粗的說道。

宋智貴雙眼一轉,手摸著臉頰想了想。

眾人知道這廝肚子里的壞水又上來了。

只見宋智貴突然一拍手掌,興奮的清了清嗓子。

「吭,吭……」

「這樣,皮哥,我贊同你的挖礦達人的想法,但賭注,我們這樣來」

他賣了個關子,環顧四周,眾人的神色被他盡收眼底。

「我們按照開採量進行排名,挖礦達人是第一名,除此之外,還有前十名和后十名,前十名的人無條件將自己挖到的百分之十礦石給予挖礦達人,而後十名的人,須將自己挖到的百分之五十給予挖礦達人,各位,這個規則怎麼樣?」

宋智貴一口氣說完,說完還擺了個自以為帥氣的姿勢,對著幾位醫師拋了個飛眼,不過卻被幾位醫師直接無視。

眾人仔細回味宋智貴說的規則,大家都是聰明人,這個規則聽起來好像還挺好玩的樣子,如果按照這個規則來進行遊戲的話,那第一名的爭奪肯定會熱火朝天。

不過這廝會安好心?

可是,好像也沒啥不妥的地方。

要知道,大家的開採速度其實並不差多少,第一名,好像誰都有可能爭奪到。

而且,為了第一名,眾人必須全力以赴,不僅是為了挖礦達人這個稱號,還因為第一名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要知道,前十名的百分之十可是一個很大的量,而十倍的量加持給第一名,第一名的資源將會達到一個恐怖的數字。

更何況,后十名其實也差不了前十名多少,畢竟大家的水平是差不多的,后十名的百分之五十,是一個更大的量,十倍這麼多的量都給了第一名,那第一名的所擁有的礦石該是何等恐怖。

眾人很快明白過來,紛紛有些雀雀欲試,的確,要賭就賭個大的。

只有一個名次,大家共同搶奪,誰搶到就是誰的,這才叫刺激啊!

龍哥漸漸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他的心臟還在不正常的躍動,發出「咚咚~」的聲響,他目瞪口呆的看著宋智貴,喃喃道:「媽耶,這廝真敢賭」。

他看到宋智貴挑釁的看著自己,滿臉的小人得志,又看到周圍的眾人一副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番的模樣,猛一咬牙,一跺腳,吼道:「好,老子跟你賭,怕你個鳥!」。

宋智貴得意的哼了一聲,看向四周的眾人,誘惑道:「怎麼樣,老鐵們,搞起啊?」

「哈哈~」

……

遠處,王遠緊緊的盯著宋智貴,幽幽嘆道:「乘勝追擊,這癟三偷學我的技術」。

眾人早就看不慣他這目空無人的樣,恨不得想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頓才解氣,忍不住咬牙切齒,只覺得牙根痒痒。

不過這個規則的確很有意思,第一名的誘惑力不可說不大。

「好,算我波爾一個」

那個叫波爾的機械師豪氣說道。

有人帶頭,眾人頓時雀雀欲試,很快報名的越來越多。

就連幾位醫師都有些心動,她們從來沒想過自己盡然有想主動採礦的一天。

不過她們的任務只是給眾人補充狀態,採礦,還輪不到她們。

遠處,王遠好像被孤立了,他臉黑的看著熱情的眾人,看著宋智貴在其中得意洋洋的模樣,不禁咬牙切齒道:「不行,他們好像把我忘了。」

誠然,第一名對眾人來說,誘惑力異常之大,這些可不是普通的資源,而是品質超高的高品質資源,可能過了這個村,以後也不會再有如此品質的資源了。

而誰能爭奪到第一名,絕對會在盤古的歷史中留下濃厚的一筆。

不僅如此,盤古向來賞罰分明,第一名的榮譽肯定會獲得盤古的豐厚獎勵,數十年的太空流浪,盤古可是積攢了不少的寶貝。

「不行,我要讓他們注意到我!」

王遠猶自喃喃道。

他左右徘徊,突然計上心來。

只見他內力流轉,與身旁的金屬板塊交相呼應。

「嘭~」

一聲巨響。

眾人突然驚起,瞬間安靜下來,向王遠看去。

只見王遠的身上突然瀰漫出一道道霞光,霞光漸漸蓋過四周的光芒,他的衣袖突然炸開,漏出一條粗壯的手臂。

王遠難得的認真,他的手掌覆蓋在金屬板塊的表面,滿頭短髮根根直立,像只發狂的刺蝟一般。

眾人這才想起來他們還不知道那塊金屬板塊的作用呢?

此地此景,葫蘆顯然不會發明多餘的東西,那金屬板塊到底是什麼?

王遠偷偷撇了一眼眾人,內心暗暗得意,哈哈,果然把他們都吸引過來了。

他面無表情,控制內力將金屬板塊上下抖動,發出一陣陣「嗡嗡」聲。

眾人漸漸圍了上來,有人驚呼出聲,有人一臉疑問。

只有宋智貴,還呆在原地,一臉不屑的說道:「不就是個運輸機么?有啥了不起的!」

「運輸機?」

「那是什麼?」

宋智貴的聲音雖然不大,卻還是有人聽到了,頓時,人群議論紛紛。

「柏哥,什麼運輸機啊?」

簡容一臉好奇的看向陳柏,卻發現陳柏微皺眉頭,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蓮蓼見狀笑了笑,拍了拍簡容的肩膀,輕聲說道:「我覺得,可能就是一種運輸礦石的機器吧,我們再看看吧,應該很快就知道了。」

簡容哦了一聲,又偷偷看了一眼陳柏,發現他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陳柏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眾人,不過他的心顯然不再這裡。

遠處,華西虹等人向這邊觀望,他們距離眾人只有一千米左右,對眾人來說已經很近了,不過眾人沒想到還會有人跟來,所以沒注意。

華西虹好看的眼睛突然眯起,他的腦海中,一道聲音突然傳來:「出手吧,金甲。」 同一時間,王遠暴喝一聲。

只見金屬板塊突然升空,眾人看去,卻見金屬板塊的四個角噴射出螺旋狀氣體,原本比較厚的金屬板塊變得更加厚實,緊接著,金屬板塊的中心升起一層又一層的碎裂金屬。

「咔擦」

一陣聲響傳來。

碎裂金屬突然相互旋轉360°,與周圍的其他碎裂金屬秒組成了一個巨大的球形托盤。

「哇,這是什麼?」

眾人一陣驚呼。

王遠嘴角上揚,內心暗暗得意,可這還沒完,球形托盤徐徐旋轉,一片又一片的金屬板塊從托盤的四周升起,轉瞬間球形托盤變得巨大,如一朵綻放的金屬花朵,花瓣層層疊加,體積也變得越來越大。

「是蓮花」

有人驚呼出聲。

蓮蓼的心跳突然快了半拍,放在簡容肩膀的手不自覺的握緊。

「突」

「突」

金屬板塊的主體突然裂開,上下開角處依次收起,從裡面伸出一個個短粗的圓筒,圓筒中,有什麼東西在快速射出。

「爽」

王遠長嘯一聲。

緊接著,一個個機械手抓從圓筒中彈出。

正方體的金屬板塊,前後左右四個面,每個面都彈出數個機械手爪,黝黑的機械手臂上,一絲絲電弧流轉,而機械手爪,盡也是金剛石打造而成。

王遠一躍而起,身形靈巧的落在其中的一個金剛石手爪上,居高臨下的看著眾人。

「各位,你們挖的礦石,我包了」

王遠哈哈大笑,得意的看著眾人。

但眾人直接將他無視,卻很快圍了上來,仔細打量起眼前的龐然大物。

眼前的運輸機器,和盤古傳統的運輸設備有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王遠喜不自勝,恨不得告訴所有人這是被他的種器控制的,他突然看到呆立在原地的宋智貴,見其咬牙切齒的模樣,不禁搖頭嘆息道:「哎,沒前途。」

「咦?」

王遠眼角的餘光突然看到一個身形向外走去,很快消失不見。

他只來得及看到一個背影。

「是誰?」

他看著眾人,點點數數,很快發現,那人盡然是陳柏。

王遠眼睛一轉,內心想道:「會不會是葫蘆回來了。」

他不經意的看向宋智貴,發現後者還在垂頭喪氣中,顯然,他剛才的確是在裝逼,不過卻被自己破壞了他的風頭。

王遠悄悄落下,眾人鬧哄哄的圍著運輸機器,一邊研究,一邊品頭論足,絲毫沒有人在意他的存在。

「嘿嘿,如意如意,我來啦」

王遠淫笑一聲,快速向外面跑去。

另一邊,華西虹一馬當先,鳴石等緊隨其後。

他們不在躲躲藏藏,直衝沖的向著礦脈洞穴大步走來。

下一刻,有一個壯碩的身影從天而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是高翔!

他一直都在附近,他負責整個Z168小隊的評測,由於天網不能實時直播眾人的情況,所以他一直都處在緊張的狀態。

此次戰隊遷移,他雖然明知道不會有任何危險,但依然很負責的處在警戒狀態,他小心翼翼的躲藏,不讓眾人發現,但眾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視察範圍。

他比陳柏還要早發現後面的尾巴,只是他一眼認出了其中的金甲超能者華西虹,想當然的以為,對方的任務也和自己差不多。

他聯繫盤古基地,卻發現沒有接收信號,他沒有多想,只當是地磁場干擾了通訊設備。

華西虹立馬停下,他身後的眾人也急忙停下,打眼瞅著眼前的醜陋生化人。

高翔嚴肅的臉龐突然咧開嘴,漏出一口大白牙,隨即大笑出聲,眾人紛紛眼角跳了跳,你丫不笑還好,這一笑顯得更丑了。

高翔磁性的聲音傳來:「金甲,好久不見」

華西虹推了推鼻樑上的金絲眼鏡,點點頭,微笑著說道:「沒想到此次的帶隊老師是你啊,好久不見,高翔」

「嘶~」

力飛猛然睜大雙眼,倒吸了一口涼氣,卻被鳴石瞪了一眼,立馬乖巧的站在一邊。

力飛只覺得心臟在快速跳動,眼前的人就是高翔!

「他是誰?」

羊桃兒悄聲問道。

力飛微皺眉頭,冷冰冰的羊桃兒經常讓他不寒而慄,不過他還是輕聲回答道:「斯文狂神」

「斯文狂神」

羊桃兒美目流轉,是他,那個被人背地裡稱為變態的惡魔,這個變態喜歡攪碎敵人的屍體,手段異常殘忍。

他不是廢了么?

「哈哈,金甲,你們這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