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眼尖的小二見此,急忙跑去過拿過三支生鐵打造的箭矢,遞給了林天。

「嘿嘿,希望待會兒諸位在兌現自己承諾的時候,不要後悔今日的決定。」

林天嘴角微翹,漏出一絲邪魅的笑容,隨後手腕翻飛,手中的三支箭矢被按到弩箭的箭槽裡面,同時兩根手指一用力,弩弦瞬間繃緊,隨著咔嚓一聲輕響,弩弦被徹底拉開,掛到了扳機連接的機簧上面。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這咔嚓的一聲響動,雖然很輕,此時落到眾人耳中,卻如同驚雷炸響,讓得這些傭兵力士驚駭到無以復加。

手臂平伸,林天單手抓著追風弩,手指輕輕一扣,一支箭矢嗖的一聲,如同閃電般帶起一陣刺耳的破空聲飛出,眾人大驚,因為林天手中弩箭所指的方向,赫然便是朱家的二少爺。

弩箭劃過朱少爺的耳朵,將其耳膜震的生疼。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於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等朱少爺反應過來,弩箭已經帶起一串細小的血珠,直接沒入了一面生鐵爐子裡面,朱少爺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隨即大叫一聲,身形向後連續倒退了好幾步,直到碰到樓梯,才跌倒在地。

「不好意思,第一次,走火了。」

收回手弩,林天一臉戲謔的看了一眼朱公子,隨後轉身,冰冷的目光彷彿刀子一樣劃過在場眾人的臉龐,嘴角帶起一抹略顯殘忍的微笑。

「方才爭著要吃屎的,現在可以過來了,我讓你們一次吃個夠,還有,給朱少爺留下一點,我可不想朱少爺沒有吃到大便,最後再來找我麻煩。」

全場依舊寂靜無聲,那些之前叫的很大聲的幾名傭兵,此時皆縮回頭顱,卻是再也不敢多說一句,方才林天扣動手弩的時候,他們還以為朱少爺已經被一箭穿心了,現在看到林天真的可以拉開追風弩,誰還敢輕易招惹。

「怎麼?諸位不會是打算爛賬吧。」

林天嘴角帶起一抹嘲諷,語氣冰冷的開口說道。

「我踏馬的就打算爛賬,你能怎麼樣,你敢殺了我嗎?」

人群中沉默了片刻,終於有一個傭兵一咬牙,站了出來,目漏凶光的開口說道。

「呵呵,好,很好。」

林天看著此人,倒也有幾分印象,正是當初第一個揚言要現場吃屎的傭兵,話音落下,林天手腕一動,再次抬起手弩,手指輕輕一動,一枚箭矢飛出,不過這次,箭矢並沒有擦破這名傭兵的耳朵,而是直接從其眉心穿透,並沒入後面的牆壁中不見了蹤影。

鮮血彷彿噴泉一般從後腦噴出,濺了一地,在場的眾人,顯然沒料到林天會這般狠辣果斷,一時之間也是愣住了,而這名被刺穿腦袋的傭兵,到死的時候,依舊一臉的囂張之色,隨後身體轟然倒地。

「還有誰想試試這追風弩的感覺,儘管開口便是。」

清冷的眸子掃過在場的眾人,林天隨後轉身,緩緩向朱少爺走去,而這位朱少爺,此時依舊臉色慘白,看到林天過來,下意識的就要後退,只是身後有樓梯擋著,根本沒有退路。 「你想幹什麼,我可是朱家的二公子,而且還是一品丹師,你殺了我,朱家不會放過你的。」

朱少爺此時心中那個後悔呀,恨不得時光倒流,自己絕對不會惹這個瘋子,只是事已至此,後悔也無用,朱少爺此時只能希望林天腦袋別發熱,干出當日趙靈兒成人禮上的事情便好。

「呵呵,我林天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嗎?承蒙朱少爺贈送的追風弩,之前的那些條件不提也罷,我也不用朱少爺跪下磕頭,不過林某有另外一個條件,希望朱少爺可以不要推辭。」

林天盯著朱少爺,將手弩收起抗在肩膀上,一臉戲虐的開口說道。

「啊,什麼條件,你說吧,要錢還是要東西,你儘管開口便是。」

朱少爺一愣,顯然沒料到林天的態度轉變的如此快,一時之間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恩,很簡單,我可以不予朱少爺計較,不過方才那些傭兵,自然就沒這麼好運了,我的要求很簡單,朱少爺過去,看著剛才那幾人將地上這一桶大便全部吃乾淨,今日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就,否則嘛,我的手段,朱少爺應該清楚的,趙家的趙俊大公子,現在還躺在床上,而我卻依然活蹦亂跳,我這樣說,你該懂了吧。」

在林天冰冷目光注視下,朱少爺最終還是屈服下來。

轉過身去,清冷的眸子掃過在場的一眾傭兵,林天的眼中,沒有絲毫憐憫之色。

「誰如果還想爛賬,就先問問這位朱少爺答應不答應了,諸位請吧。」

在林天的注視下,再加上地上還一具冒血的屍體,這些人哪裡敢反抗,乖乖走到木桶邊,強忍著噁心,開始大口吃了起來。

朱少爺雖然不情願,不過礙於林天的狠辣無情,此時也只能走上前去,強忍著胃裡的不適,盯著這些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半個時辰之後,東凌城某個角落裡,一群臭氣熏天的大漢扶著牆壁彎腰狂吐,偶爾有路過的行人,也是捂住鼻子急忙遠離了此地。

而在另外一個角落裡,朱家少爺同樣扶住牆壁,此時臉色蒼白,地上散落著一些淡黃色的液體,看朱少爺的樣子,顯然是吐到虛脫了。

「瑪德,老子這一個月都沒法吃飯了,膽汁都吐出來了,嘔,林天,你給我記住了,今日之辱,我不會就這樣放過的。」

一想到之前看到的一幕,朱少爺便感覺胃裡不停的抽搐,恐怕他這幾個月,都沒法安心吃飯了。

於此同時,東陵城外面一條小道上,一輛馬車在林間的小道上奮力奔跑著,看著馬車前往的方向,正是離東凌城數十里之外的落日森林。

馬車裡面,林天盤膝而坐,偶爾馬車顛簸,掀開帘子的一角,林天也是皺眉向外面看去,一路之上,除了樹林便是灌木,而在這種單調的重複中,林天也是失去了最開始的那種興奮,甚至在馬車不斷的顛簸中,心中也是有些煩悶。

為了能早日達到落日森林,林天專門租了一輛馬車,這種馬車雖然平衡性不怎麼好,不過勝在速度極快,林天估計,若是自己步行的話,至少要兩天的時間,而乘坐這種馬車,全力奔波下,只需要大半天的時間就可以抵達落日森林了。

再次經過一陣顛簸,道路的盡頭,一片巨大的森林終於緩緩出現在眼中,深吸一口氣,林天也是知道,真正的危險,這才即將要開始。

半個時辰之後,馬車停下,林天拋出幾枚金幣丟給車夫,隨後從馬車上跳下,不過入目之處,還是讓林天吃了一驚。

「這裡就是落日森林? 萌寶速遞:總裁爹地快認領 老哥你確定來對地方了?」

這也不怪林天會如此問了,此時林天所站的地方,乃是一個不大的鎮子,然而鎮子雖然不大,卻比東凌城任何一條紡市都要繁華不知多少倍,一條約莫百米長的小鎮,兩旁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攤位,叫賣聲,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讓這小鎮彷彿集市一樣,異常混亂。

「呵呵,一看公子就是第一次來落日森林吧,這處小鎮就是進入落日森林的入口,因為森林之中各種危險層出不窮,因而來往的商人便是發現了商機,在這裡設立了一個紡市,以便於來往的傭兵以及進入森林中的人補給,久而久之,很多傭兵便不願在東凌城和其他相近的城市中購買補給,而是直接來到此地,雖說價格是貴了一些,不過在這裡,能找到最適合自己補給品。」

車夫也是一眼就看出了林天的疑惑,不等林天多問什麼,就開口解釋道。

聽了車夫的解釋,林天總算懂了一點,這也是,畢竟圍繞這落日森林的城市不光東凌城一個,而落日森林作為整個東洲大陸數一數二的大型森林,裡面的妖獸不但數量眾多,品階也是比那些小森林要高很多。

因而幾乎所有的魔魂師,都會選擇來這裡獵殺妖獸獲取妖魂,加上這處森林有各種山川天陷,相應的,也孕育了很多紡市中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那些整日刀口舔血的傭兵進入此地,便是來尋找靈藥發家致富的。

所謂商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爭端,有了爭端,自然就少不了做生意的人,因而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這處小鎮,儼然已經成為一處魚龍混雜的繁華紡市,而有了這個開頭,所有人在來之前,肯定會先來這處小鎮,久而久之,越來越多人聚集到此地,也是讓這裡變得更加繁華。

「多謝老哥解惑,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一邊道謝,林天再次從身上摸出幾枚金幣拋給車夫,這才邁步向小鎮走去,既然這裡是進入落日森林的入口,林天自然也不會去另外尋找什麼入口了。

走上大街,一道道或是驚訝,或是疑惑的目光也隨之落到了林天身上,林天皺了皺眉頭,隨之也就坦然了。

這些人有這種神情,林天自然也知道緣由。

在這小鎮上,來來往往的皆是一些衣衫不整,面帶殺氣的傭兵,偶爾可以見到一兩個看起來嬌小的,身邊也擁簇著一堆大漢,而林天看起來還只是一個小毛孩,身上衣服乾乾淨淨,完全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身邊還沒人陪著,簡直就是活脫脫的「小鮮肉」。

在這種地方,落單,就意味著危險,當然了,究竟是誰會危險,這就不一定了,有時候,獵人和獵物的關係,會在轉瞬之間轉變過來。

時間雖然已經到下午時分,不過因為夏天的緣故,白天會顯得特別長,林天走在大街上,偶爾停下在一些攤位上隨意看一下,心中卻在思量,該如何進入落日森林了。

「這位小哥,我看你也是第一次來這裡,想必是來此地歷練的吧,正好我的團隊缺少一個人員,不知小哥有沒有興趣加入。」

一個很有磁性的聲音在後背響起,林天回頭一看,只見一名長相兇惡的光頭大漢此時正站在身後,一隻手正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這大漢雖然生的兇惡,不過聲音卻異常好聽。

看了一眼肩膀上搭著的手,林天眉頭一皺,不過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說什麼。 這光頭大漢的手依然抓著林天的肩膀,根本沒有鬆開的意思,林天想了一下,肩膀微微一抖,打算掙脫對方。

他初來此地,人生地不熟,根本就不會相信這所謂的結盟之意,而且方才這光頭大漢出現的時候,旁邊幾個攤主臉色明顯變了,看著林天的眼神,更是充斥著一絲可憐,看來這光頭大漢不光在這紡市裡是常客,而且名聲也不怎麼好。

自從修鍊淬骨決之後,林天的骨骼強度已經達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地步,這大漢雖然抓的緊,不過還是讓林天輕易掙脫了。

「咦,有點意思。」

大漢輕咦一聲,看著林天要走,再次單手一抓,打算重新制住林天。

感應著身後大漢的意圖,林天也是眉頭一皺,隨後腳下一錯,再次和大漢拉開了些許距離,轉身盯著大漢,林天的目光早已變得一片冰冷。

「閣下這是何意?難不成要強買強賣嗎?」

此時紡市之中人流依舊很多,不過所有人在路過的時候,都一副見到煞神的樣子遠遠繞開,竟無一人上前詢問。

「我好心邀請你加入我五虎幫,你卻這般不領情,我還沒問你是何意呢,你到反咬一口,我五虎幫看上的人,還從來沒有失手過,你今日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光頭大漢此時臉色也是變得陰沉下來,兩手一搓,爆發出一股噼里啪啦的聲音,身上氣息更是節節攀升。

林天感應了一下這股氣息,心中也是一驚,這位光頭大漢,赫然是一名魔徒期的魔魂師,而且從起身上爆發的氣息來看,修為至少在魔徒二階左右,只是不知對方魔魂的品階,林天也不敢貿然行動。

任何一個魔魂師,在修為突破開靈,融合妖魂進入魔徒之後,自身的能力都會有一個質的飛越,林天雖然已經達到了開靈十層,不過並未融合妖魂,故而實力自然不及對手。

「既然閣下這般極力邀請,我答應便是。」

想了一下,林天最終還是答應下來,雖然正面沒法打贏對手,不過若是找到機會背後偷襲,依靠他現在開靈十層的修為,若是全力驅使斬魂刃的前提下,成功率應該高於九成才對,而若是拒絕了對方,對方大有可能現在就動手,到時候情況可就不容樂觀了。

「哈哈,識時務者為俊傑,小兄弟果然是性情中人,既然這樣,那我們動身吧。」

看到林天答應下來,這大漢也是哈哈大笑幾聲,態度轉變之快,簡直讓林天覺得不可思議。

兩人之間既然有了決定,自然也無須其他廢話,在大漢的刻意「關照」下,林天跟著大漢消失在街道盡頭。

「哎,不知又是哪家的富家公子要遭殃了。」

一名攤主看著林天遠去的背影,也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不過下一刻,這名攤主便回復正常,繼續賣力的吆喝起來,彷彿剛才街道上的一切,根本就沒有發生一樣。

落日西下,森林中逐漸變得昏暗起來,不過森林外面,依舊如同白晝一樣,太陽雖然落山了,不過天色並未徹底暗下來。

距離落日森林不遠處的一個營地,一名光頭大漢帶著一名十四歲左右的少年緩緩走來,此時營地上已經有了五個人,其中四名,也都是三十餘歲的中年人,最後一人,則是一名看起來十八歲左右的青年。

此時這五人屆圍著一輪篝火,上面架著一些野味,隨著篝火不斷燃燒,上面的野味發出滋滋的響聲和四溢的香味。

「咦,老大來了,似乎還帶貨了,嘿嘿,不知這次能不能也像上次一樣可以打撈一筆。」

其中一名中年人,率先看到了不遠處的光頭大漢,嘿嘿乾笑兩聲,眼光再次掠過大漢旁邊的黑衣少年,眼底閃過一抹貪婪。

「來,這是我今天新找來的夥伴,大家認識一下。」

走到篝火旁邊,光頭大漢從一名中年人手中接過一隻雞腿,狠狠咬了一口,隨即揮了揮手,示意林天坐下,同時給其他幾名中年人粗略介紹了一下。

「呵呵,不知這位小兄弟家住哪裡,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落日森林來了,這麼小的年紀,為何沒有家人陪同呢。」

隨意找了一處位置坐下,林天也是將剩餘的幾人都打量了一下,不過不等他多想什麼,旁邊一名黑臉中年人便是挪過來,一臉笑意的和林天攀談起來。

雖然林天看起來只有十四歲,不過兩世為人,對於這種小把戲,還是一眼就看穿了,這所謂的五虎幫,顯然不是什麼好貨,雖然林天並不知道對方強行將自己帶來所謂何意,不過一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這黑臉大漢很顯然是來打探口風的。

對於這種問題,林天倒也想好了應答的方法,所謂真亦假時假亦真,林天當然不會傻到將自己的真實身世告訴這些人了,因而想了一下,林天便隨意編造了一個大世家公子的身份說給這黑臉大漢,而且在和黑臉大漢說話的時候,林天故意裝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樣子,那樣子,要多激動就有多激動,要多真實就有多真實。

目的就是為了讓黑臉大漢相信自己編造的身世乃是真的。

幾人再聊了片刻,光頭大漢借故休息,將林天單獨打發到另外一邊,林天倒也不在意,自顧自的跑到一旁,就此打坐修鍊起來。

「我說老大,這娃娃靠譜嗎?我看他身上似乎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呀,而且這小子滿嘴沒有一句真話,不如趁早將他做了了事。」

黑臉大漢眼中閃過一抹煞氣,壓低聲音開口說道。

「你懂個屁,你看這人,一定是某個世家出來歷練的公子,只是學了一點事故皮毛,拿出來賣弄而已,我們在這裡這麼久,這可是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不知道我五虎幫的新人菜鳥,你們幾個招子都給我放亮點,可別讓他跑了,我感覺此人身上一定是有東西才對。」

光頭大漢瞪了黑臉一眼,隨即再次狠狠咬了一口肌肉,舔了舔嘴唇,眼光掃過不遠處的林天,最後將目光落在林天無名指的一枚黑色戒指上,眼底閃過一抹貪婪。

「好嘞,一切都聽大哥的。」

營地再次恢復了平靜,林天盤膝坐在地上,聽著幾人的低語聲,心中卻已經開始思量脫身之策了。 翌日一早,林天照例停下修鍊,安靜了一個晚上的紡市再次變得熱鬧起來,營地這邊,來來往往的人群也是川流不息,開始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了。

「小子,該醒醒了,今日我們要進入落日森林了,快點起來出發了。」

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傳入林天的耳中,只是這聲音並不屬於昨日那幾名大漢的,聲音聽起來很稚嫩,似乎說話之人歲數不是很大的樣子。

林天有點意外,睜開眼睛一看,正好看到一名十八歲左右的青年,站在自己對面,此時正冷眼看著自己,滿臉的不耐之色,林天看了一下,這青年同樣穿著一身黑衣,只是面色蒼白,而且眼角處有一道骷髏一樣的花紋,也不知是天生的還是後面紋的。

答應一聲,林天也是並未在意,自顧自的站起身來,開始打量四周的環境。

「走了,出發。」

一聲吆喝,那名光頭大漢率先向巨大的森林走去,林天見此,故意放慢腳步跟在最後面,隨同五虎幫的五個中年人還有那名十八歲的青年一起,向森林緩緩行去。

一個時辰之後,眾人相繼進入森林,五虎幫的幾名成員隨之散開,那名光頭大漢示意了一下,隨後兩名中年人退後幾步,跟在林天身邊,這意圖再明顯不過了,無非就是要盯著林天而已,至於那名青年,此時和光頭大漢並肩而行,不過林天發現,這光頭大漢在對青年說話的時候,似乎異常恭敬。

看起來,這青年的身份也是不簡單,只是不知和這五虎幫之間有何關係。

「老大,我們現在已經穿過外圍區域,從這裡開始,遇到的妖獸會逐漸多起來,而我們上次遇到的那隻暗魔劍齒虎,就在這片區域,鬼少你看我們要不要加快速度過去。」

幾人再行走了片刻,後面跟著的一名中年人快速走上前去,從腰間摸出一張羊皮紙一樣的圖紙,在上面指指點點說著什麼。

「無妨,就按照平常速度前進就好,若是路上遇到合適的妖獸,正好獵殺了,而且你們不是還有其他事要辦嗎,一併辦了再說,這隻暗魔劍齒虎,這次我勢在必得,不過為了防止其他人發現此獸的蹤跡,你們辦完事之後,快點動身吧。」

被稱為鬼少的,正是那名臉色蒼白的青年,此時這青年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天,似乎意有所指一樣。

林天心中一動,此時也是明白了青年的意思,看來這五虎幫終於要在這裡動手了,心中如此想著,林天也是留了一個心眼,時刻提防著後面兩名中年人忽然出手偷襲。

這五虎幫中,除了那名光頭中年人是魔徒期的魔魂師之外,其他四名都有開靈九層左右的修為,其中那名黑臉中年人,更是達到了開靈十層,想來這次來森林,也是要獵殺妖獸獲取妖魂吧。

跟在林天身後的兩名中年人聞言,相互對視一眼,隨後單手一翻,手中多了一柄匕首,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直接向林天刺來。

此時整個大部隊都有些脫節,除了跟在林天身後的兩名中年人之外,其他三人和那名叫鬼少的青年都離得比較遠,估計是這光頭大漢覺得有兩名開靈九層的魔魂師出手偷襲應該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了,因而根本沒有在意。

「好機會,先除掉兩人再說。」

看到這裡,林天轉瞬之間有了決定,眼看著兩人手中的匕首就要刺到自己的時候,身體詭異的一扭,隨後腳下一動,直接出現在兩人身後。

這兩名中年人也沒有料到自己偷襲居然會不成功,待他們準備回過頭重新執行暗殺計劃的時候,卻已經晚了。

一隻白皙的拳頭閃電般轟出,其中一名中年人的頭顱,便是直接被轟成了爛西瓜,無頭屍體倒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另外一名中年人見此,心中大驚,剛欲退開,不過就在此時,一隻冰冷的手掌忽然出現在其脖頸處,中年人只來得及看到一排森白的牙齒,隨後便是發現,自己的頭顱,被人提在了手中。

這兩人的死亡,幾乎只是發生在一瞬間,以林天修鍊了淬骨決之後的身體,外加本身的變態力量,這兩名中年人甚至沒有反應過來,其中一名便讓林天直接轟碎了頭顱,至於另外一名,頭顱被林天直接扭斷提在手中,眼看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四弟,五弟,你們,這怎麼可能,小子找死。」

這邊發出的聲音,終於是引起了光頭的注意,等他轉過身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兩具無頭屍體倒在地上,而林天手中還提著一顆血淋淋的頭顱,看到光頭中年人看過來,林天咧嘴一笑,將手中的頭顱直接向光頭中年人拋了過去。

此時這光頭大漢正好向林天沖了過來,看到自家兄弟的頭顱向自己飛來,光頭也是怒喝一聲,接住頭顱,隨後身形一個加速,單手屈指成爪向林天頭頂抓來。

「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