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聖主持劍力斬瑤光聖主,心中對程無雙強行破陣,又展現出無與倫比的世界之力,震撼至極。

此刻,渾濁的虛空再次綻放出一縷清亮的色澤,空間封鎖大陣,徹底消失不見。

瑤光聖主此時,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對著暗黑聖主道:「看來,你殺不了這小傢伙了。」 隨著空間封鎖陣法破滅,那些想要斬殺程無雙的大人物們,此刻的臉色都陰沉至極。

他們知道,空間封鎖大陣一旦破解,那麼就再也無法留下程無雙了。

「程無雙,進入我的飛行器具內,我們立刻返回瑤光聖宮,以後,向這些人找回場子。」

瑤光聖主長劍一斬,傲氣凌然,那等早已到達化道劍境的劍氣幻象,宛若一尊絕世神魔,令得識海受到創傷的暗黑聖主連連敗退。

程無雙見此,立刻身影一動,躍入虛空,進入了那道飛行器具之內。

暗黑聖主一口怒氣憋開胸口,撐紅了臉,咬牙冷聲道:「瑤光聖主,你當真要護住此子?不怕挑起兩宮之戰?」

瑤光聖主大笑,道:「兩宮之戰?你要戰,我便陪你戰,今日一過,等你再次見到程無雙之時,我想你的下場,會很慘。」

瑤光聖主見程無雙已進入飛行器具之內,再也無心應戰,對著那些前來相助的武道高手們拱手一拜,道:「各位,今日相助之恩,我瑤光聖宮一定會重酬以表敬意。」

說完,瑤光聖主和那些瑤光聖宮的弟子長老,都化為殘影,進入那道飛行器具之內。

暗黑聖主明白,這一場戰鬥,他輸了。

他沒有敗給瑤光聖主,而是敗給了程無雙。

程無雙的手段,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做夢也沒想到,一個界靈境修為的武者,居然體內擁有一道中等行星的星命本源,程無雙藉助那道本源之力,吞吃了他構造陣心的星命本源,這類本源吞吃本源的事情,他還是頭一回見到。

「想不到這小子如此厲害,算了,下次找機會除掉此子,絕對不能留他。」

瑤光聖主嘆息一口氣,目送著亞光聖主駕馭飛行器具,在天際化為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而此刻,那萬劍半神欣慰一笑,嘴角嘀咕:「果然,我的選擇沒錯,此子身懷大氣運,我與其像暗黑聖主這群人一般,轟殺程無雙,還不如與他交個善緣,沾點大氣運的餘光。」

九大王朝的大人物,恨得咬牙切齒,若不是萬劍半神阻攔,他們估計早就將程無雙拿下了。

對於萬劍半神,他們算是敢怒不敢言,萬劍半神的實力,他們之中,與與之爭鋒的,屈指可數。

「程無雙,這次算你走了****運,竟然能破開暗黑聖主親手布下的大陣。」

九大王朝的大人物們紛紛晦氣至極,沒有殺到程無雙,令得他們在今後的日子裡,恐怕要寢食難安了,程無雙所展現出的妖孽天才,一旦成長起來,相當可怕,恐怕要不了幾年,就能超越他們。

不遠處,無數宗門勢力,都紛紛看著這場戰鬥的落幕,而驚呼淡笑。

他們本以為又要看著一位絕世天才,要隕落在這群老傢伙的手中,沒想到那絕世天才,居然一人獨自破陣,將如此強大的空間封鎖大陣破開,這份實力,當真可怕。

拓跋靈珊見到程無雙安然離開,心中鬆了一口氣,她知道,下次見面,程無雙應該就是以仙羽境天才的身份會面了。

到時候,程無雙,將是她仰慕的存在了。

風偌靈這時候對著風烈道:「哥,你說,我們下次見到程無雙時,這小子會厲害到什麼程度?」

風烈苦笑一聲,道:「我應該會仰起頭看他了。」

在場眾多大人物,無論是八大宗,九大王朝,還是一些暗黑聖宮,其他頂尖宗門的高手,都心中想著那個少年,今日一別,他日再見,究竟會如何逆天。

那少年,是否會找回今天的場子,讓那些打算鎮壓他的大人物,顫跪在他身前?

眾人知道,這一場試武大會過後,程無雙的名字,將會在新一屆的聖王星天才口中傳遍。

……

瑤光聖宮,乃一處絕世秘境。

程無雙一伙人,在瑤光聖主的飛行器具帶領下,在虛空之中,以流星隕落的速度前行。

聖王星,是整個玄紗星域之中最巨大的行星,就算以星隕的速度,也在虛空飛了半個多時辰。

最終,到達了絕世秘境之中,這道秘境,位於一處山脈之內。

此山脈,高大巍峨,像是一條盤龍,抱圓而守。

整個山脈,白色的霧氣環繞,看不清山內的情況。

「我們到達了。」

瑤光聖主的聲音響徹在眾人耳邊。

程無雙一伙人,只覺得眼前景色一變,從原來的鐵器城池,陡然間變為山清水秀之地,這裡鳥語花香,宛若人間仙境,四處雲煙寥寥,宮殿環繞,令得程無雙想起神界十地。

「這裡便是瑤光聖宮了嗎?」

程無雙見瑤光聖主收好飛行器具,點了一下頭,目光便向著四周望去。

這時候,上官嫣然淡雅般的從人群中走出,無數新入門的男弟子,都驚訝的望著她,雖然眼眸之中,對她的美麗有些痴迷,但誰也不敢露出褻瀆的目光,之前與暗黑聖主之戰時,上官嫣然可是能夠與那些頂尖王朝的大人物交手,不弱下風的仙羽境天才,眾人心中,都留下了一抹敬畏之意。

「我是你們的師姐,將會帶領你們進入瑤光聖殿之內,進行入門儀式,你們先換好瑤光聖宮的入門儀式衣服。」

上官嫣然正色道,隨後揮手,在眾人眼前閃爍出一道金色光芒,眾人立刻伸手一接,待那光芒散去,手中已呈現出一套衣物。

「這是聖階下品的衣物。」

新入門的弟子驚呼一聲。

隨後,程無雙也有些詫異,想不到瑤光聖宮的人,出手這麼大氣,剛剛新入門,就送聖階防具,不過可惜,他可看不上這些聖階防具。

「現在,我將會帶領你們去住宅,因為你們是新生,所以需要驗證實力,等下會有一個小測驗,你們若是爆發的力量越強,那麼所分配的地點,也會越高等。」

上官嫣然說道。

瑤光聖主這是對著程無雙一笑,道:「程無雙,等你完成入門儀式之後,我便來找你。」說完,瑤光聖主身影化為一道殘風,消失不見。

上官嫣然此刻帶領程無雙漫步瑤光聖宮之內,在這片巨大的秘境之中飛行。不久,來到了所謂的測試地點。 這測試地點,位於一座巨大湖泊前,其水為青色,猶如被青草渲染一般,看起來有些艷美。

一不小心愛上你 程無雙等人隨著上官嫣然的帶領,來到湖泊的一塊巨大的石碑前。

石碑處,有一個二十齣頭的男子,衣著白色長袍,人影瘦削,但很俊雅,臉頰上,淡淡笑意,顯得有些平易近人。

可當他們見到程無雙時,臉色微微改變,多了一抹不屑與妒忌。

「師妹,這些就是這一屆的新生考核人員嗎?」男子問道。

上官嫣然淡淡一笑,點了點頭,向著眾人介紹道:「這位是你們的段師兄,名段於鍾,他會監督你們的測試。」

眾人聞言,連忙向著段於仲問好。

段於仲滿意一笑,將目光在程無雙身上掃了幾眼,不說話,聽候上官嫣然繼續道:「你們所做的很簡單,只需要將靈力注入靈碑,靈魂力,精神三種力量,藉助這三力將靈碑升入天空,我們會根據你們升入的高度,來判斷你們的實力等級,最後分配住宅。」

「你們可要認真對待,這靈碑不是那麼容易升起的,凡是在一仗以下的人,都只能拿到低等住宅,以後若是想要更換高等住宅,必須等到明年的年度考核后,才能更換了。」

「其中越是高等住宅,所配發的修鍊資源也更加多。」

上官嫣然認真說道,最後一句話,令得所有人心中一緊。

眼前的測試,可是代表著他們一年的修鍊資源!

程無雙對此一笑,他可不在乎什麼修鍊資源,按照之前上官嫣然提出的要求,他的修鍊資源幾乎可以隨意挪用。

「當然,你除外,因為你很特殊,所以就不必參加測試了。」

上官嫣然嬌美一笑,對著程無雙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

這一眼,倒是帶有三分異樣的意味,令得那些新入門的男弟子們羨慕不已。

可程水月,程奈雪,還有穆玲瓏,端木蓮心,心中就有些不舒坦了。

當然,臉色最為難看的,還是那個叫段於仲的人。

他似乎對於上官嫣然有些想法,其實,這類想法幾乎在瑤光聖宮內的所有男子心中,都有那麼點。

上官嫣然,身為瑤光聖主的女兒,貌美無雙,天資卓越,因為修鍊了無上古老秘術,皓月摘星手,據說此術可以令得星辰隕落,一顆行星破碎!於是被稱之為摘星玄女。

在所有瑤光聖宮的弟子心中,上官嫣然,便是女神一般的人物。

段於仲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居然對一個新入門的弟子青睞有加,心中升起一抹妒忌,臉色微微冷冽,做出一副假笑,道:「這位便是那位聖主所宣布的絕世天才,程無雙吧?」

「雖然是天才,但也不能免除測試吧,讓眾人看看他的實力,到時候分配住宅時,也才可以服眾。」

程無雙眉頭一皺,在話語之中,聽出一些刺頭,有些狐疑這段於仲似乎有些針對他?

「程無雙的實力已經得到聖主的認可,大可不必。」

上官嫣然做出一副很欣賞程無雙的表情。

段於仲見此,眉頭一皺,心中更加不悅,他進入瑤光聖宮五六年了,對於上官嫣然,那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不過這份喜歡,他只能藏在心中,斷然不敢表達。

當然,他也看不慣其他人被心中的女神看上,比如眼前這位新入門的弟子,程無雙。

「一個新入門的人,就算再天才,聖主才看得起,也不過是一個新人而已,連仙羽境都沒有到達,參拜儀式之後,也就記名弟子。」

段於仲心中冷笑一番,在瑤光聖宮內,弟子一般分為是哪個層次,為記名,內門,核心。其中記名弟子,有時候也被人稱為外門弟子。

剛剛入門的弟子,凡是沒有到達仙羽境,只能成為記名弟子,一旦渡劫成功,就算是內門弟子了,若是能夠渡過第二次天雷劫,則可以成為核心弟子。

在仙羽境,每一次天雷劫,都異常艱險無比,一般很多記名弟子在渡第一次天雷劫時,都會殞命。

「無雙小師弟,既然師妹和聖主都如此看重你,令得我很好奇,一個被成為絕世天才的新入弟子,實力究竟到達什麼層次了?」

「不如我們來比斗一番可好?」

段於仲臉上泛起寒意,心中狠毒一笑,決定要好好教訓一下程無雙。

「師兄,你可是二劫仙羽境的武修。」上官嫣然柳眉一皺,知道這段於仲有些針對程無雙了,心中頓時不悅,程無雙可是她廢了好大口舌,才進入瑤光聖宮,這入門儀式都沒完成,萬一受點委屈,掉頭就跑,那她可就欲哭無淚了。

上官嫣然認為,像程無雙這類天才,難免有點小脾氣。

「師妹,我只是好奇無雙小師弟的實力,聽說,他可是以一敵萬的大天才,和我過招,點到為止,我不會傷害他的。」段於仲假笑一笑,目光看向程無雙,泛起冷意。

上官嫣然目光看上程無雙,打算聽他的意思。

程無雙淡淡一笑,道:「段師兄,既然你想要考驗一下師弟的實力,那麼我就讓師兄考驗一番。」

段於仲正色道:「隨我來空地。」

說完人影一動,一步之力,飛躍到了百丈之遠,來到一處平坦的湖岸邊。

程無雙臉上笑容收斂,身影一動,也隨之而去。

這時候,倒是有很多瑤光聖宮的內門弟子,甚至核心弟子前來,見那段於仲竟然要與一個新入門的弟子比武切磋,頓時來了興趣,紛紛站在不遠處靜靜觀望。

「看見那個新弟子了了?那個人就是你程無雙,據說此子獨自一人,挑戰上萬魚龍試煉參賽者,震撼全場!」一位男弟子驚呼道。

「可不是嗎?那會聽一些長老們說,這程無雙以一人之力,竟然破開了暗黑聖主以星命本源組合而成的空間封鎖大陣,讓那些大人物都傻了眼。」另外幾人嘖嘖讚歎。

「真的嗎?那這小師弟太厲害了,說的我都心動了。」 總裁上司太欺人 幾位貌美的女弟子目光饒有意思的打量著程無雙,覺得這新入門的小師弟特別帥氣,那張臉蛋,簡直俊氣得有些勾魂起來。

聽得不遠處那些內門弟子對於程無雙的議論,大多都是讚美,段於仲臉色立刻浮現出一抹冰冷之色,心中妒忌更甚,當初他也是天才,入門可還沒有這麼多人稱讚!於是厲聲道:「無雙小師弟,我修鍊的是拳法,我知道,你修鍊的劍法,你用劍技,能破開我一拳,就算你贏了。」

程無雙淡淡而道:「不必,我也用拳,這樣公平。」

那段於仲一聽,以為程無雙貶低他,頓時覺得程無雙狂傲至極,心中升起一股無名的怒火,與妒忌交雜,臉色一變,冷聲道:「哼,看來不讓你吃點苦頭,你是不知道核心弟子的厲害!新入門的弟子而已,狂妄什麼?」 段於仲冷笑一聲,對於程無雙此刻展現出的傲氣,極度不爽,他認為,程無雙不過就是一個新入門的弟子。

一個新入門的弟子,竟然敢在他這位大師兄面前嘚瑟,不將他在上官嫣然的眼前挫敗,滅一滅那浪得虛名的天才名聲。

「無雙師弟,看招。」

段於仲大喝一聲,旋即身影一動,一股強大的仙羽境氣息爆發,令得在程無雙在場無數新入門的弟子,面面心驚。

程水月的眼眸露出一抹好奇,以程無雙的實力,對戰真正的仙羽境武修,究竟能到達什麼程度?

上官嫣然此刻也有些期待,程無雙的戰力,在真正的二劫仙羽境武修面前,可以到達何等地步。

這段於仲,可是瑤光聖宮的核心弟子,在眾多核心弟子中,也算是一個厲害人物,登臨瑤光聖宮內,聖榜前一百的人物。

在瑤光聖宮內,擁有一個記錄天才的聖榜存在,聖榜一共一百個名額,只有驚艷的仙羽境天才,才能登入聖榜,哪怕是聖榜的最後一名,其實力,都比沒有步入聖榜的仙羽境,強大太多。

「據說段於仲師兄,已經到達聖榜第九十位,這等實力,對於一個沒有步入仙羽境的新弟子來說,可是仰望的存在,不知這小子能不能接下段於仲師兄的一拳。」

「你可別小看程無雙,他可是絕世天才,戰力超凡,相信應該能接下段於仲師兄幾招才對。」

不少觀望的內門弟子,都一臉好奇的望著兩人的切磋,十分期待。

段於仲此刻身影浮動,幾個照片,就已經來到程無雙的身前,嘴角大喝一聲:「無雙小師弟,你若接下我這一拳,你這天才之名,便名副其實了。」

話音一落,這道拳風立刻變化,強大的拳意,濤濤如海,在四周捲動的靈力下,瞬間形成一道巨大的聖武靈。

仙羽境的聖武靈,與界靈境有所不同。

界靈境武者就算再強,在施展聖階武學之後,所凝聚出的聖武靈,不過是一種聖武靈的虛影,擁有聖武靈的形狀外表與威壓神能,可惜,卻沒有聖武靈的靈性。

聖武靈,之所以帶有一個靈字,便是要有宛若生靈一般的靈性。

此刻段於鍾凝聚而出的聖武靈,就與界靈境武者有著本質的區別。

眾人只見那道聖武靈,隨著拳意之中蘊含的大道,化為一道百丈之高的玄獅,雙目如雪,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璀璨發光。

玄獅一吼,那等聲勢,天崩地裂,整個湖泊的水,都因為這道巨吼之音,變得波濤洶湧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