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韓宇也是將體內的元氣完全調動,淡淡元氣瀰漫而出,那股氣勢,在李悠面前便如涓涓細流,與那浩瀚長江之水,有著天差地別。

「先天中期!」

瞧得韓宇這般修為,台下不少人,眸露疑惑,實在無法想象,這少年能夠越級滅殺先天後期的修者。

「這小子,不過三個月,這修為便由先天初期邁入了中期巔峰,如此速度,絕不可留。」李家老爺子,那深邃的眸子一道寒芒一閃即逝,陰沉的眸光向著李悠大有深意的瞥去。 剩下的話趙紫煙沒有說出來,不過僅僅這一句,唐泰旭就已經微微變了臉色道:「你就對我這麼沒有信心?還是天龍集團真的就那麼可怕,無人能敵?」

趙紫煙依然搖頭,「我不了解天龍集團,不過我聽我哥說過天龍集團的事,他說如果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絕不會與天龍集團為敵的。我哥向來很謹慎,而且他的目光一直很准。」

「是嗎?」唐泰旭反問了一句,然後眼底閃過一絲精芒道:「我唐家可不是那些什麼人都能比的小蝦米。不到最後一刻,究竟鹿死誰手,誰又能知道呢?」

趙紫煙呵呵一笑,道:「好啦,別想那麼多了。總之我聽你的,你說怎麼做就怎麼做。」

唐泰旭坐下,緊緊摟住了趙紫煙。

然而兩人都沒有發現,就在他們說完話的時候,在艙門外正準備端水果進來的侍女,神色變了變后,端著果盤轉身進了另一個房間。

島倭。

距離百惠子遇刺已經過去了一夜加大半天的時間。

在天皇的命令下,警方與皇家武士團的搜索仍在繼續。只是到目前為止,依然沒有血騎士的任何消息。

昨天被血騎士綁架走一位醫生的醫院,已經經過了嚴格的審問。結果所有人的回答都很一致,血騎士在醫院連五分鐘都沒有呆到,而且他搶走的那一輛車,也並不是醫院的專用車。

醫院的專用車上都有GPS定位系統,可惜血騎士似乎知道這一點,所以被他搶走的只是一輛普通的私家車。

私家車在天亮時分,已經被警方找到了,只不過是在一條河裡找到的。車子打撈上來的時候,裡面還有一絲血跡未被河水沖刷乾淨,除此之外車子內沒有屍體,更沒有任何線索。

調查到此中斷,不過沒了線索之後的警方,並沒有就此放棄。他們開始對每一家醫院,每一個私人診所進行了地毯式的搜查。

最終在大力度的排查之下,毫無進展的局面又有了新的突破性的進展。一家私人診所內的醫生,在昨天晚上突然從家中失蹤,並且隨之一起消失的還有醫生的車子。

隨後蒼狼與刺客聞訊趕至,在診所中發現了動過手術的跡象,甚至還有一些沒有來得及擦乾淨的血跡。

將手術台上的血跡與從車內提取的血液進行比對,結果顯示在這家診所被動過手術的,正是血騎士。

「他媽的,這傢伙活下來了。」蒼狼沉著臉咒罵。

很明顯,血騎士既然在這裡做過手術,那一定是截掉了被毒鏢感染的左腳。換而言之,雖然血騎士現在只剩下一條腿,可他卻是真的活下來了。

腿的血騎士,或許實力會有所下降,但依舊是個威脅。

「他跑不遠,而且短時間內他不可能有的新的活動了。依我估計,他還在東平。」刺客道。

蒼狼點了點頭,然後與刺客離開了這家診所,然後回到車內拿出一張東平市地圖,試圖分析出血騎士有可能逃亡的地方。

與此同時,皇宮內院。

陳天站在醫生面前,臉色肅然道:「醫生,你是說百惠子有可能會留下後遺症?」

「你是說百惠子會留下後遺症?」陳天目光一沉。

「對,那一刀正中百惠子小姐的子宮,雖然搶救及時,但是子宮依舊遭到了難以相信的重創。如果恢復的好,還有極小的可能。不過除非奇迹出現,否則……百惠子小姐以後很可能再也無法懷孕了!」

轟!

醫生的話猶如一道驚雷在陳天腦中炸開,他登時就懵了,傻了。

百惠子可能再也無法懷孕了?這……陳天知道,如果不是有了確切的結果,醫生是不會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因此百惠子再也無法懷孕的可能,其實已經超過了九成,甚至可以說連0.01%的可能都沒有。

重生小甜心:總裁老公別太寵 百惠子再也當不了媽媽了?

陳天無法想象當百惠子得知這個消息后,會是什麼反映。

是,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缺乏「丁克一族」,但是那些人不是百惠子,尤其是百惠子所要承擔的,還遠遠不止這些。

百惠子,來自島倭第一家族——松島家族。

而松島家族的前任家主松島德川,這一生一共有兩個孩子。一個男孩,外加百惠子這個私生女。

男孩毫無疑問是松島家族未來的繼承人,可惜在當初島倭動亂的時候,百惠子的這個哥哥,已經被梅川家族請來的殺手暗殺了。

所以說如今松島家族就只有百惠子一人可以將松島家族傳承下去,為此陳天以前也曾答應過百惠子,以後他與百惠子如果有兩個或者三個孩子的話,可以同意其中一個或者兩個姓「松島」,然後將松島家的香火傳承下去。

可是現在醫生忽然說百惠子再也無法懷孕了。這意味著什麼?不僅僅意味著百惠子這一生都再也當不了媽媽,更意味著整個松島家族的傳承就此結束。

斷子絕孫,這向來是一個家族最無法承受的後果。

陳天愣愣的站在醫生面前,心情如席捲天地的滾滾浪濤,難以平靜。足足過去了幾分鐘,他才從震驚中反映過來,他馬上意識到這個消息絕對不能讓百惠子知道。否則剛剛失去了孩子的百惠子,突然聽聞自己這一生連當媽媽的資格也失去了,她會崩潰的,真的會崩潰的。換做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如此。

「醫生,麻煩你這件事先不要告訴百惠子。她已經承受的太多了。」陳天聲音低沉的說。

醫生點了點頭,然後長嘆一聲,轉身離開。

醫生離開后,陳天煩悶的點了根煙,一根煙結束后,他艱難的挪動著腳步走向病房。這一刻他每一次抬腳,都彷彿有千斤之重,當他終於站在病房門前的時候,透過虛掩房門的縫隙,他看著病床上的百惠子,卻是無論如何也沒有勇氣去推開那道只要一陣風就能吹開的房門。

血騎士!血騎士!

陳天心中的殺意已經沸騰到了極點,如果說他一開始還期待著血騎士能毒發身亡,了解了這樁恩怨。那麼現在他開始希望血騎士能夠活下去,因為這份血仇,他要親自去收取,去討還。

可是……

陳天忽又一嘆,就算殺了血騎士,又能怎麼樣呢?百惠子的身體,已成定局了啊!

五個小時,茫茫夜色已經籠罩了天地。

街邊絢彩的霓虹已經開始閃爍,又是一天過去,又是一個夜晚的到來。

埃塔塔,一個別具特色的海港小鎮。

很早以前,這裡的人們過著十分簡樸的生活,而後隨著海港的繁榮,小鎮也變得越來越繁華。如今這裡已經成為了著名的港口停泊點,從世界各地往來的客人也絡繹不絕。

有客人,自然就有酒店。而在埃塔塔小鎮,最有名的是一家叫做「日光海濱」的豪華大酒店。

日光海濱,坐落在靠近港口的海邊位置,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樓。站在樓頂,吹著海風,瞭望無盡汪洋的海面,馬上就會有一種煩惱盡去,心胸開廣的感受。

此時,唐泰旭的游輪剛剛靠岸,很快就有工作人員前來接待。

泊好游輪,唐泰旭帶著趙紫煙,孩子,以及一個保鏢,一個侍女走向「日光海彬」酒店。而這時他撥通了離仙手中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唐泰旭道:「我已經到酒店了,二十分鐘后我在大廳里與你匯合。」

「好!」離仙一如既往的乾脆,一個字后就掛斷了電話。

二十分鐘,眨眼即過。

酒店大廳,唐泰旭、趙紫煙坐在候客區的沙發上,孩子靜靜的躺在趙紫煙懷中,睜著一雙烏黑髮亮的大眼睛,揮舞著小手正獨自玩的嗨皮,一點困意都沒有。

很快,酒店大廳里出現了幾個人。幾人一眼看見沙發上的唐泰旭,立刻迎了上來。

「少主。」

「少主。」

「我們辦事不利,沒能引開大小姐,請少主責罰。」

大小姐,自然就是離仙了!

離仙在唐家的地位十分特殊,正常情況下她都是稱呼唐東升為「哥」,因此唐家的下人也都稱她為「大小姐」。

而這幾人正是在坎利畔負責製造假象,引誘離仙離開的唐泰旭的保鏢。可惜他們的計劃還沒開始,就已經敗在了離仙手中。

當時他們分開逃走,離仙追蹤一個人而去,剩下的保鏢知道他們的計劃已經敗露,於是立刻趕到這裡準備與唐泰旭匯合。

「嗯,都不必領罰了。我知道憑你們幾個想要引開我仙姨,也的確是為難你們了。小武呢?是他被我仙姨抓住了?」唐泰旭問。

小武,又名唐武。當然他之前並不姓唐,這個名字是在他進入唐家以後改的。他就是之前被離仙抓住的那個保鏢。

「是,唐武為了引開大小姐,所以被大小姐抓住了。不過之前唐武已經打來電話,說他已經離開了大小姐的控制,目前正在趕過來的路上。很快就能與我們匯合。」

「知道了,都退下吧。」唐泰旭點了點頭,然後目光看向酒店大門。

恰在此時,一身白衣的離仙,邁著輕盈的步伐從大門處走了進來。剎那間兩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唐泰旭迅速起身。 李悠向著李老爺子會心一笑,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腳步赫然跨出,磅礴的元氣在手掌上凝聚而來,隨著元氣的迅速繚繞,修長白皙的手掌竟然快速的膨脹,一股強大的氣勢瀰漫而出,宛若蒲扇般大小的手掌赫然凝聚而出。

手掌紋路清晰,宛若實質,絲絲的元氣流動間便如手掌間流淌的血液,只是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卻讓人心底發寒!

「這是李家的玄階高級戰技,純元掌!」

隨著李悠那巨手凝聚而成,台下頓時傳來一陣陣驚詫之聲。

「這就是玄階戰技嗎?竟然能夠凝聚如此碩大的手掌!」一些未曾見識過玄階戰技的普通修者滿臉羨慕之色。

「看掌!」聽得台下那些驚詫聲李悠得意一笑,身形如同疾風向著呼嘯而去,掌影閃爍間,磅礴的元氣席捲而出,摩擦空氣之時發出赫赫破空之聲。

「純元掌!」韓宇淡淡一笑,手指曲卷閃爍著淡淡的光澤,就在李悠那掌風襲來之際,身形一閃,宛若鬼魅般與李悠擦肩而過,五指一動,一道道凌厲的爪芒,向著他背部襲擊而去。

「裂金爪!憑此也想與我相鬥!」李悠冷哼一聲,身形在原地一轉,手掌一動,那碩大的掌芒便是向著那一道道凌厲的爪芒迎擊而去。

「砰!」

巨大的掌芒便如一快元氣繚繞的門板,赫然將那一道道凌厲的爪芒抵擋下來,磅礴的元氣,瞬間向著四周席捲而去。

李悠冷哼一聲,「裂金手,不過如此!」

「咦!」就在他手掌再次揮動之時,眼前人影一閃即逝,身後一道危險的氣息,緊隨而來,偏頭一看,卻是韓宇不知何時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他的身後,那凌厲的掌芒近在咫尺。

「這就是這韓宇所依仗的步法嗎?」台下的幾個真武之境的修者眼眸中皆是閃過一抹驚詫,「這一掌只怕足以將那李悠擊成重傷!」

「好快的步法!」瞧得韓宇那宛若鬼魅般的身影,台下不少修者驚詫之時那眸中隱隱帶著一絲貪婪,至此他們還不知道前者是如何出現在李悠身邊的,此時的李悠根本避無可避。

「有些門道,只是憑此想要勝我,簡直是痴心妄想。」李悠眸中的驚詫一閃即逝,旋即臉色一沉,在他身上一股強大的氣息席捲四方,體內的元氣赫然狂涌而出,在身上形成一個淡淡的元氣護罩。

「元氣護罩,這是半步真武方能夠做到的,難道他…?」幾位真武之境的長者臉色驟變,銳利的眸光向著李悠凝視而去。

李老爺子身子頗為慵懶的微微舒展,嘴角間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一個十八歲的半步真武,哪怕是在景陽城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這李悠竟然有如此實力!」瞧得那氣勢徒然暴漲的李悠,一直顯得頗為鎮定的韓子楓及韓鎮山,那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眸光瞧向比賽台之時,儘是擔憂之色。

回想起李老爺子之前那一閃即逝的寒芒,李鎮山心中後悔不已,若是李悠趁此對韓宇下狠手,他們也是無能為力,畢竟這比賽可是規定他人不得參與,而去便是有所死傷也只得聽天由命,若是破壞這規矩,將引來整個太炎鎮的制裁。

「韓宇哥哥…!」韓雪鶯那山丘起伏不定,玉手緊握間有著絲絲汗水溢出,李悠所表現的氣勢,饒是她立於比賽台下心中也是感到顫慄。

在台下眾人無數道眸光注視下,韓宇的掌芒赫然劈在元氣護罩下。

「砰!」

淡淡的元氣護罩如同水波般泛起一陣漣漪,那凌厲的掌芒便如擊在棉花之中無處著力,緊隨著元氣護罩之上,一股狂猛的力量如同洪荒猛獸一般,席捲而出。

眸中閃過一道驚詫,韓宇身形一閃,在原地留下道道殘影,饒是如此也被那股強大的餘波狠狠的盪在胸前,身形連退七尺,隨著一陣腥甜湧來,嘴角一到血絲赫然溢出,若非他憑藉著精神力感知在李悠體內元氣異動之時及時撤退,只怕那傷勢將無法想象。

「宇兒!」

瞧得那嘴角溢出的血跡,韓家族人一個個豁然起身,這半步真武,那等勢力與先天後期有著天壤之別,若是李悠要下狠手只怕事情不妙。

「半步真武,果然非先天後期可比!」強穩住身形,韓宇舔了舔嘴角的那絲血跡,眸中閃過一絲火熱,這半步真武實力如何他還真想試試。

「身法不錯,竟然能夠逼得我暴露修為,只是這次你沒有機會躲避了。」李悠嘴臉露出一抹邪笑,隨著體內元氣運轉,半步真武的氣勢,毫無顧忌的瀰漫而出。

「呼!」宛若實質般的巨掌微微一抬,那磅礴的元氣便是向著韓宇籠罩而下。

如同實質般的掌芒,在虛空中緩緩壓迫而下,與空氣摩擦時那清晰的音爆之聲不絕於耳,比賽台上的岩石開始網狀般潰裂而開!

韓宇如巨山壓來,身形不由自主的連退兩步,瞅著那籠罩而下的掌芒,心中也是驚詫不已,「這半步真武的確不容小覷。」

「半步真武竟然厲害至此!」

韓家的小輩一個個驚駭的面色煞白,台下那些觀戰者那驚呼聲,此起彼伏。

這一擊,李悠赫然打算下殺手!

「這李家的小子要下殺手,父親我們認輸吧!」韓錦安有些焦急的說道。

「只怕此時認輸也遲了!」韓鎮山眸中閃過一道悲傷。

「那怎麼辦…?」韓雪鶯眸光流轉那一點點淚珠,宛若寶石般滑落而下。

「此次,宇兒太過魯莽了。」韓子萱這心中吸了口涼氣,李悠如此氣勢,這一擊足以廢了韓宇。

其他各大家族的長者,眸中有著複雜之色閃過,他們也是瞧出了李家欲借著此次機會將韓家這個天才扼殺在搖籃之中,如此,對他們有利無害,只是一想到李家也有著如此一個天才,那臉色不由顯得有些凝重了,只怕日後李家將繼續獨霸太炎鎮。

「別急,此時言敗,尚且過早了!」在瞧出李悠的修為後,韓子楓眸中也是閃過一抹擔憂,只是此時他那眉頭卻是微微揚起略帶著一絲期許之色。

見韓子楓如此鎮定,眾人心中皆是一陣疑惑,眸光不由向著比賽台上瞅去。

「去死吧!」

李悠猙獰一笑,那虛空中的掌芒徒然加速劈下,半步真武的氣壓下,面前那少年絕對無那抵抗之力,便是他有著那詭異的步法,在這等威壓下,也將放慢失去那身如鬼魅的優勢。

「爆炎拳!」

韓宇抬頭瞅了一眼不斷膨脹的掌芒,緊握的拳頭赫然揮出,拳頭上,紅色元氣在陽光下燦燦生輝。

隨著拳頭的揮出,虛空中的空氣徒然變得躁動不安起來,四周的溫度驟然暴漲,空氣中蘊含的水分,化為重重霧氣瞬間被烘乾。

「這是…!」李悠神情一滯頓感燥熱難安,驚詫的眸光向著面前的少年瞅去,露出一抹不可思議的神色。

在韓宇的拳頭上,那紅色的元氣如一個火爐般釋放著那灼熱的氣息,不過瞬間,他便如身處火爐,旁邊幾位正激斗的少年,也是不由將目光向著此間瞅來。

「這世界遠比你想象的大!」韓宇嘴角噙著戲謔的笑容,雙腿用力,忍住半步真武所帶來的壓力,赫然跨出一步。

「咚!」

腳步踏在地上,一塊堅硬的岩石崩裂開來,那火色的拳頭緩慢的抬起,向著虛空中那如同門板大小的掌芒轟擊而去。

「砰!」

火拳頭之上,那包裹著的紅色元氣,赫然爆炸開來,一股赤色的火焰頓時翻滾而出,如同火海般怒卷而去。

「這是…!」

望著虛空中那徒然爆發而出的火焰,觀戰的人都為之瞠目結舌,這一拳實在太過詭異,隨後便是感覺一股灼熱的氣流向著整個廣場席捲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