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接著說道。

「雖然這僅僅只是一柄消耗性靈兵,但是擁有這柄靈兵,幾乎相當於一名凡靈修者跟在身邊,威力巨大。」

「而且如果不是本來持有這件靈兵長刀的凡靈修者遇到困難,那這柄靈兵長刀也不會被我黃金商會得到,大家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機會。」

「原來這柄長刀本來的主人是一位凡靈修者,這麼看來三次機會估計已經被用掉了一次,甚至是兩次。」雷波點了點頭。

如果不是這樣,估計他的父親也不可能只讓他帶著二十萬兩黃金就出來。

畢竟一件真正意義上的靈兵,不是二十萬兩黃金可以買到的,就是兩百萬兩也有價無市。

「這柄消耗性靈兵長刀名叫『赤炎刀』,現在還能動用兩次,兩次之後就會失去所有威能。」老者說道。

「現在開始拍賣,起拍價八萬兩黃金。」

雖然只是消耗性靈兵,而且還被用去了一次,但是起拍價依舊很高,在這種價格下一般勢力只能選擇放棄。

「真是貴!如果是真正的靈兵,恐怕就是黃金商會都不會拿出來拍賣。」面對八萬兩黃金的天價,姜羽感到陣陣無力。

每一件靈兵都是強大修者嘔心瀝血誕生出來的大殺器,一件真正意義上的靈兵完全可以庇護一個大家族。

而且藉助靈兵的威能,五大體穴境修者面對進入凡靈境的強大修者都不用再逃跑,憑藉靈兵的威能完全能輕易退走,想戰就戰,想退就退。

「九萬兩」

拍賣會下方,一位身穿尊貴華服的中年修者站了起來,很顯然是某個勢力之人。

「十萬兩」

又是一名修者站起來,只是這名修者比較矮小,幾乎就是侏儒。

先後出價的兩大修者對視一眼之後又撇過頭去,因為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的修為,全部都是打開四道體穴,血氣如龍境的高手。


束手就婚:豪門老公很專情 十萬五千兩」

「十一萬兩」

「……」

「十三萬兩」

價格在不斷攀升,最終停在了十三萬兩黃金位置。

姜羽發現出價的修者清一色都是四道體穴修為,而且這些人背後的勢力都不小,有著數位打開丹田的一方高手坐鎮,但就是沒有凡靈修者存在。

顯然這些沒有凡靈修者坐鎮的大勢力很渴望得到『赤炎刀』,有了赤炎刀他們就可以對凡靈修者造成震懾,畢竟就是一名凡靈修者也不願意麵對靈兵的強大威能。

包廂內雷波冷冷的看著下方這些出價的勢力之人。

「十五萬兩」


聽到雷波出價,那些勢力之人臉上都出現了絕望,論財力,他們畢竟不是雷家這種擁有凡靈修者坐鎮的大家族對手。

而那名很像侏儒的修者臉上出現一絲狠色。

「十七萬兩」

價格一下子加了兩萬,這是他所在勢力能夠承受的極限。再多勢力本身就會出現問題,然後崩潰。

「真是可笑,就憑你們這些人也想和我雷家爭靈兵?」包廂內雷波嘴角露出譏笑。

「十八萬兩」

雷波的聲音不覺變大很多,這是一種無形的震懾。

「哎」果然那名侏儒修者嘆了口氣,然後坐了回去。

這再一次證明了凡靈修者家族的強大,不管是武力,還是財力都不是其他勢力能抗衡的。

「雷少爺出到了十八萬兩,下面還有沒有貴賓繼續加價。」主持拍賣的老者有意無意的看了眼姜羽所在包廂。

可惜讓他失望的是,姜羽沒有任何反應,似乎並不打算與雷波爭『赤炎刀』的歸屬。

「十九萬兩」

突然從姜羽一側的包廂中傳出聲音,正是林曉芸的聲音。

「這次我只從府中帶出了十九萬兩黃金,現在看來這柄『赤炎刀』要落到雷家的手中了。」

林曉芸俏麗的臉上儘是難看。

… 赤炎刀價格在雷波和林曉芸參與之後,出現了一個巨大飛躍。

「我就不信你們城主府能有我雷家錢多?」雷波聽到林曉芸出價,臉上神情極其不屑。

岩城有三大家族,雷家隱隱有第一家族的勢頭,不論是武力還是財力都要比其他兩大家族要強一些。

而岩城城主府林家的武力冠絕整個岩城,就是雷家家主這種進入凡靈境多年的修者都不敢觸犯岩城城主的威嚴。

但是要論財力,恐怕兩個城主府都不一定有一個雷家多,這就是為什麼雷波不把林曉芸放在心上的原因。

「二十萬兩」雷波喊道。

這是雷波帶來的所有黃金,但就算是這樣已經能夠逼死林曉芸了。

包廂中,林曉芸絕望的閉上眼睛,因為她不可能給出比二十萬兩還要高的價格。

「既然如此,這柄赤炎刀就是雷波少爺的了!」主持拍賣的老者笑著說道。

隨即就有黃金商會的修者把『赤炎刀』送向雷波所在包廂中,而那讓大部分修者都難以承受的熾熱溫度,卻絲毫影響不到黃金商會的修者。

「不愧是靈兵級兵刃,果然威能無限。」雷波抓起送到面前的赤炎刀,心情大好。

站在雷波背後的老者也露出笑意。

「家主大人交代的事情終於完成了,那麼下面就是……」

雷波收好赤炎刀,臉上閃過一絲猙獰。

「父親交代的事情當然要做。」

說罷,雷波和老者離開包廂出現在了拍賣場中。而此時林曉芸也帶著老者走了出來。

「恭喜雷少爺多了一件靈兵加身,相信雷家家主如果知道此事一定會很高興的。」林曉芸盯了眼雷波手中的『赤炎刀』說道。

此刻赤炎刀被藏在一件黑色刀鞘中,這件刀鞘顯然也件不可多得的寶物,不然也不可能把赤炎刀那恐怖的威能盡數擋下。

「這還要多謝曉芸你成全才是。」雷波大笑道,目光始終盯在林曉芸的胸前。

林曉芸目光一變,冷哼一聲,然後直接走出拍賣場。而她身後那名老者很有深意的看了眼雷波背後的老者隨即也跟了出去。

「少爺,我們走吧!」站在雷波背後的老者說道。


「恩」雷波緊緊抓住赤炎刀刀鞘。

但是突然發現此時已經有數名修者圍了上來,圍上來的這些修者全部都是之前出價競拍『赤炎刀』的勢力之人。這些人中修為最低的都打開了四道體穴,強大者已然打開丹田之穴。

「你們幹什麼?想要強搶嗎?」雷波嘴角出現冷笑,看著圍上來的眾多修者。

聽到雷波說話,這些圍上來的修者才恍然大悟,對方可是打開丹田的高手。雖然只是初步打開,但是那等戰力也不是他們這些人能抗衡的,更何況人家手中還掌控著靈兵『赤炎刀』。

「再上前一步者,死。」雷波看著依舊不願意散去的眾多修者怒吼道。

全身力量爆發,一吼之下,有一大半修者直接倒地。而剩下的幾人都是打開丹田多年的勢力之主。

「一群廢物!」雷波看著倒地的眾多修者冷笑道。

一些站在原地的勢力之主眼睜睜雷波和老者帶著靈兵『赤炎刀』離開黃金商會卻不敢跟上去。

因為之前那一手已經展示了雷波的強大實力,再加上靈兵『赤炎刀』,雷波完全可以毫無不費力的斬殺他們在場所有人。

隨著林曉芸,雷波的相繼離去,拍賣會中的大量修者卻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這時候姜羽從包廂中走出,目光陰沉,看著這些不願意離去的修者,知道這些人是準備留下來看戲了。

「小子,你害我傾家蕩產,還想走嗎?」拍賣會一結束,劉行傷直接破門而出,毫不掩飾身上的殺意。

姜羽看著走出來的劉行傷,臉上沒有絲毫懼意。

「這不是劉副門主嗎?怎麼劉副門主是打算對我出手了?」

「出手又如何,今天我就是殺了你,也沒人敢阻止。」劉行傷恨恨道。

要是眼光能殺人,姜羽已經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我乃姜家嫡系子弟,你就不怕我姜家家主找上混亂之領?」姜羽威脅道。

誰知劉行傷根本不聽,不斷逼近姜羽。

「今天我就殺了你,看你姜家家主救不救得了你。」劉行傷說動手就動手,雙手呈爪,一下抓向姜羽。

姜羽神情不變,一拳轟出,周圍空氣都被打出漣漪。

「正好拿你來激發我的潛力,打開第三道體穴。」

「轟——」

姜羽和劉行傷的攻擊撞擊到了一起,兩人身邊的空氣一陣模糊。

周圍留下來看戲的修者都是眉頭一皺,大步向後退去。

「這個小子瘋了,竟然以兩道體穴之力對抗打開四道體穴多年的劉行傷。」一名瘦小修者不屑道。

其他修者雖然沒有說話,但是臉上表情都充滿不屑。在他們看來以姜羽那點微末力量去與打開四道體穴的血罡門副門主硬抗,根本就是以卵擊石

模糊的空氣散去,讓所有人吃驚的一幕出現,想象中的吐血身影並沒有出現。

姜羽臉色雖有些蒼白,但是大體情況依舊很樂觀;反而是劉行傷則有些狼狽。

「你隱藏修為。」劉行傷充滿忌憚的看了眼姜羽。

從姜羽之前出手的力量,劉行傷發現姜羽的力量完全不是兩道體穴修者能夠擁有的,恐怕就是很多三道體穴修者都無法具備。

「是你不自量力,竟然妄想與我姜家作對。」姜羽退後露出冷笑,直接搬出姜家震懾劉行傷。

「姜家又怎樣,現在這裡是混亂之領,是我血罡門的地盤。」劉行傷再次撲了上去。

「找死」姜羽全身力量運轉開來,幾乎沸騰起來的戰意全部散開。

「白虎鉗屍」

一頭威猛白虎出現在姜羽身後,體積巨大,威風凜凜,要比姜羽沒突破之前大數倍。

「千斤之力!」劉行傷臉上一黑。「該死,你怎麼可能擁有千斤之力。」

劉行傷打開四道體穴多年,現在又看到姜羽身後的巨大白虎虛影,瞬間判斷出姜羽的力量應該已經達到了千斤之力門檻。

「可惡,我修鍊多年,打開四道體穴也才就才兩千斤的力量,這個小子怎麼可能擁有千斤之力。」劉行傷心中怒罵,看向姜羽的目光中多了一絲嫉妒。

「本門主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半靈技。」劉行傷一拳打散姜羽背後凝聚出來的白虎虛影。

凝聚出來的白虎虛影被劈散,姜羽身體受到衝擊,一口鮮血到了嘴角但硬是被姜羽咽了回去。

「四道體穴修者果然恐怖,這個劉行傷恐怕已經擁有兩千斤之力了。」姜羽臉色蒼白,看著劉行傷。

「開」

劉行傷對著姜羽打出一拳,周圍空氣中的天地靈氣蒸騰而起,一頭更加龐大的白虎虛影出現。

「半靈技!」姜羽心中一動,此等景象顯然是劉行傷在動用半靈技級別的攻擊。

「逃」

姜羽身子突然騰起,向著出口奔去。

「給我留下。」守在姜羽一旁的虎爺臉上出現獰笑,對著準備逃走的姜羽拍出一掌。

身形飛躍在半空的姜羽看都不堪虎爺拍出的掌勁,只是露出冷笑。

「就憑你也想擋我?」

「砰」

金光閃過,姜羽對著虎爺轟出一拳。

虎爺打出的掌勁立時破滅,本體更是一口鮮血吐出,一條命瞬間被去掉八成。

「還想走?」看到自己弟弟差點被對方打死,攜帶半靈技之威的劉行傷擋在姜羽面前。

「完了!」

看著突然出現的劉行傷,一塊鋸形殘片突然出現在手中,同時姜羽懷中的兔子已經嚴陣以待,準備隨時出手格殺對方。

「鐺——」

劉行傷一掌拍出,恐怖的半靈技波動完全可以抹掉姜羽存在於這個世間的一切印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