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宜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時淵還能怎麼說,只能嘆了口氣,走了出去,臨走前都不忘記再給時箏幾個眼刀子,恨不得這些眼刀子都是有實物的,這樣子就可以徹底將她給解決了。

時箏獲得自由,貪婪的呼吸了好幾口空氣,總算是舒服了一些,她的下巴卻忽然間被人挑起。

「時箏,你既然想要算計我,那麼就不應該讓我再獲救,因為我一旦獲救,那麼倒霉的人就會是你了。」

時箏打量著時宜,她的眼睛里充滿了危險還有仇恨,時箏忽然間全部都明白了。

「時宜,你從來都沒有想要放過我,對嗎?」

時宜剛剛讓時淵離開,又說出那些話,時箏還以為時宜是想要放過自己,可是現在看到時宜眼裡絲毫不曾掩飾的殺意,她才發現自己想的太過於簡單單純了。

「你覺得我還會放過你嗎?你又有什麼臉面讓我再放過你呢?你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時箏,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著你,但凡你醒悟過來,不做這麼多過分的事情,我都不會將你怎麼樣。」

「時箏,你真的是已經徹底將我對你的耐心全部都給消遣光了,現在,你還有什麼想要說的嗎?或者是你希望我怎麼對待你呢?」

時宜神情淡淡的,聲調淡淡的,幾乎讓人察覺不到她在生氣,但是時箏卻嚇的心臟突突的。

如果時宜像是時淵一樣,將所有情緒都給表露出來,其實可能也不會讓人覺得怎麼樣,但就是這樣子平靜,才會讓人感覺到害怕。

大海依然是表面平靜,但是你卻想不到它下面席捲著怎樣的風暴,會帶來怎樣的毀滅。

「時宜,」時箏攥著雙手,才有那麼一丁點勇氣,「你以為我會害怕嗎?我既然敢對付你,就早做好了可能會失敗,會被你對付的準備,你以為你贏了嗎?我告訴你沒有,只要你曾經對我的感情是真的,那麼你就永遠都不會贏,贏的人始終都是我,都是我,你只不過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而已,你以為我會在意你嗎?」

「時宜,你想要怎麼做,你直接做就是了,如果我要是會怕你的話,我就不是時箏!」

時宜低頭看著時箏,眼裡隱隱有淚光在閃耀,有些人也許就是這樣子的,到了黃河依然不會死心,哪怕已經迎來了毀滅,卻也不認為自己到底有哪裡做的不對。

「時箏,你說的很多,我曾經是非常在乎你,我將你看成是自己的親妹妹,但是現在的你早就已經將我所有的耐心都已經消遣完了。」

時箏瘋狂的笑起來:「時宜,你知道嗎?你這句話說的很像是一個失敗者在為自己找回場子,其實你真的不必這樣子的,真的不必。」

席聿衍走過來,攬住時宜的腰肢,居高臨下的看著時箏,那眼神就跟在看一個可憐蟲一樣。

「時宜她從來都不需要找回場子,她在乎你的時候,願意把命都給你。她傷心的時候,願意給你數次機會,她絕望的時候,願意自己再擁抱一次世界。她被你陷害的時候,可以利落還擊,她的情感酣暢淋漓又單純美好,怎麼能說成是一個失敗者?」

「倒是你,親手將在乎你的親人一個個推了出去,一個個陷害,這才讓自己到了今天這個地步,要說後悔的,找回場子的也應該是你才對,從來就不會是時宜。」

時宜說千百句可能都沒有席聿衍說一句話管用,時箏的表情明顯就已經獃滯下去。

「席聿衍,你到底為什麼喜歡她,不喜歡我,我到底比她差在了哪裡?」

到現在,席聿衍倒是也願意給時箏一個準確的答案:「時箏,你無論是長相還是才華都是上乘,會有很多男人為你而傾心,但是我對你沒有那個想法,而時宜卻是我看到第一眼就已經下定決心要守護她的人。」

第一眼,那個時候,時宜還是這座城市中臭名昭著的紈絝千金,渾身上下都是毛病,根本就沒有人願意跟她來往,更沒有人會對她動心,而席聿衍竟然就是喜歡上了一個這樣子的時宜?

時箏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這樣子輸了,席聿衍竟然寧願喜歡上一個紈絝千金,都不願意看她一眼。

時箏閉上眼,腦海中浮現出了過往種種,她驀然睜開眼睛,朝時宜撲去。

「我不信,一定是時宜這個妖精給你施了什麼法術,才會讓你這樣子喜歡她的,一定是這樣子,我會有辦法的,席聿衍你應該愛的人是我才對,不應該是別人,更不應該是時宜。」

從小到大,她就沒有什麼地方是輸給時宜的,憑什麼現在她喜歡的男人就要喜歡時宜呢?這不公平,不公平,席聿衍只能喜歡她,愛她。

只是,時箏的手還沒有觸碰到時宜,就被席聿衍一腳踹飛。

「果真是冥頑不靈。」

這一腳,踹的時箏渾身骨頭疼的都快要散架了。

席聿衍的眼神卻都在時宜身上,關切的問道:「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時宜搖搖頭,可席聿衍卻還是攔腰將時宜抱起,往外面走去。

「時箏,既然你早就已經計劃好了這一切,那麼就留著自己好好享受吧,楚辭,這裡交給你了。」「怎麼了?楚秦?」不死鳥問道。

「你重生之後,有沒有什麼異常的感覺?」楚秦問道。

不死鳥搖了搖頭,「沒有。這具虯龍的身體,很適合我。」

「虯龍?」楚秦疑惑道。

「嗯!楚秦,你給我的蛋,就是虯龍蛋!」不死鳥回道。

「原來是這樣……」楚秦頓了頓,想到了生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641至高神術,斗轉星移 梁嫣喊了一聲,原本在玥茹身後的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以背對的形式瞬間出現在梁嫣面前。沒有任何停頓,兩個小孩子出現的同時梁嫣也舉起了手中的槍,紅色的槍對準小男孩兒的後腦,藍色的槍對準小女孩兒的後腦。

砰!

兩把槍的子彈分別打進小男孩和小女孩的腦袋裡。

看到這樣的景象李子孝不免有些疑惑,他不知道梁嫣為什麼會這樣做,他在地上趴著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雖然不知道這兩個小孩子是什麼來歷但絕對不會是梁嫣的敵人,因為他們兩個不是在攻擊玥茹就是在攻擊朱海。

明明是夥伴為什麼梁嫣要向他們兩個開槍呢?這樣不就會少兩個強有力的幫手嘛!

另一方面,玥茹看見梁嫣的舉動不但沒有高興反而是如臨大敵,同樣喊了一聲便把手中血紅色的彼岸花拋向空中。

不過她的速度似乎慢了一些,就在她拋出彼岸花的時候一把紅色的槍頂在了她的小腹上,而她的後背則是被一把藍色的槍頂住。

「現在你的花牆用不了了。」

梁嫣的兩把槍頂在玥茹的額頭上,沒有絲毫猶豫話音落下就扣動了扳機。

嘎啦啦……

這一次並沒有聽見槍聲,因為梁嫣只把扳機扣動一半一條暗紫色的鐵鏈突然破土而出,沖著她的面門就刺了過來,如果被鏈獄直擊面門梁嫣怕不是要破了相,還好她的動作夠快將手中的兩把槍交叉擋在面前。

鏈獄與梁嫣手中的槍相互碰撞、摩擦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音,不過那兩個小孩子可就沒有梁嫣這麼幸運了,或者說他們不如梁嫣的動作敏捷,小男孩兒被鏈獄擊中胸口飛了出去,小女孩兒被鏈獄纏住左手並高高舉起然後快速將她摔在地上。

一次,兩次,鏈獄好像非常痛恨小女孩兒似的,反覆高高舉起摔在地面三次后才鬆開她。

「梁嫣,小心身後!」

「你的話太多了!」

「唔!咳……」

原本沒了生命跡象的朱海不知道怎麼回事又生龍活虎地站了起來,不僅如此他那燒得焦黑的身體也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只不過他的臉變得很是兇狠,嘴角邊溢出唾液,碗口大的拳頭重重砸在李子孝的後背上。

這一擊險些要了李子孝的小命兒,雖然不足以致命但也是讓李子孝原本不堪重負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大半條命算是被朱海拿走了。

梁嫣在半空中想要去搭救李子孝,只可惜她自己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就在她剛才阻擋鏈獄攻擊的時候身後突然出現一個由彼岸花組成的長方形盒子,這個盒子正好可以裝下一個人。

如果這只是一個單純由彼岸花構成的大盒子那麼它還是具有一定觀賞性的,但它並不是為了讓人觀賞才誕生的,它的誕生意味著殺戮,因為它本就是玥茹的解禁武器……

朱海拽著李子孝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然後示威似的扭過頭望著梁嫣,「你不來救他嗎?」說話的時候一把鬆開他的衣領趁著下落的空擋一把捏住了李子孝的腦袋,「我數三下,你不過來我可就捏碎他的腦袋了。1!2!3……」

梁嫣盯著李子孝的方向,從她的眼神里根本就看不透她在想什麼,而她身後由彼岸花構成的盒子也慢慢開啟,以現在的狀態來看這個彼岸花的盒子足可以稱之為「棺材」了,只要把它平放那麼它的開啟方式以及外形就是一個裝死人用的棺材。

「冰與火之印最大限度開放。」

隨著梁嫣聲音的落下,毫無懸念的朱海又一次遭受了重創,這一次遠比剛才全身變得焦黑要慘的多,抓住李子孝腦袋的那條手臂在手腕處像是被利刃斬斷了一樣,只剩下一隻沒有任何溫度的手掌留在李子孝的頭頂。

再看朱海的身體……這已經不能稱之為身體了,上半身七零八落碎了一地就好像他蠢到自己跳進液氮洗了個澡一樣。僅僅是看上半身的話確實很慘可是和下半身比起來貌似火候還不夠,如果說上半身是經歷了「極寒」的洗禮才會碎掉那麼下半身就是經歷了「天火」的炙烤,上半身至少還能看出個外形,下半身乾脆什麼都沒有了,唯一剩下的就是一地的黑色碎渣,要不是兩條腿留下的印記比較好辨認,乍一看都不知道這是什麼,連骨頭都給燒沒了。

看到朱海此時此刻的慘狀玥茹心裡都不由得開始發顫,「蠢貨!真不知道給你一雙眼睛有什麼用!」玥茹假裝不屑的將頭重新轉向梁嫣,眼前的景象令她很滿意,原本還有所顧忌現在嘴角慢慢揚起,「不得不稱讚你一下,竟然可以把冰焰星辰開發到如此地步,但是在絕對防禦面前它依舊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力量。」

玥茹對著只有一副彼岸花做成的「棺材」誇讚似的說著,不過她的語氣更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彼岸花,「絕對防禦」一個多麼有逼格的詞。

「梁……嫣……」李子孝趴在地上艱難地抬起頭望著早已沒有梁嫣的方向,那裡只是佇立著一個由彼岸花構成的一人多高的大「棺材」。雖然只是那麼一點點的時間,不過在朱海抓住他腦袋的時候,李子孝確實看見那個「棺材」自己慢慢打開了,至於後面發生了什麼,他不清楚,至少現在能肯定的就是梁嫣一定被關在前面的「棺材」里。

如果時間能倒流該多好,早知道這是一個兇險萬分的任務我就不應該冒失的答應……李子孝在後悔自己的決定,原本信心滿滿結果樓上的人連一槍都沒有開就全都不知死活了,換做是誰這心裡肯定都是不好受。

不僅僅是這樣同時他也恨自己,恨自己太無知,恨自己太狂妄,以為有了雪笛就沒有打不贏的仗,但現實卻狠狠扇了他一耳光,面對朱海他沒有還手的餘地,面對玥茹,一個連自己同伴生死都不顧的女人怎麼可能會手下留情。

我真是太弱了……而且賀羽鳴一直沒有出手,單是朱海和玥茹這兩個「怪物」幾乎讓己方全軍覆沒,如果賀羽鳴也出手的話……

李子孝不敢想下去了,他堅信賀羽鳴的能力比玥茹還要厲害,並且他也明白了這幾個擺在角落裡不起眼的展品究竟是什麼。

那條鐵鏈是朱海的解禁武器,彼岸花則是玥茹的解禁武器,至於那兩把槍……為什麼梁嫣以前沒有告訴過我,她明明就厲害的一塌糊塗,為什麼當時在萬佛塔的時候會被錢浩拿捏得死死的,是因為沒有解禁武器在手?那賀羽鳴的解禁武器就是那本書?

高興之餘玥茹向著彼岸花做成的「花之棺」走去,她的嘴角掛著勝利的笑容。

「嘿嘻嘻嘻……」

玥茹走出沒幾步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怪笑,等意識到不妙的時候已經晚了,她的身體像一個閥門突然壞掉的氣罐快速向後飛去,直至撞在一根柱子上並在柱子上印出一個人形才停下來。

「咳!」

玥茹從柱子上一點點滑落到地上,雙腳剛碰到地面她就捂住胸口跪在了地上,嘴裡斷斷續續向外咳著鮮血。剛才這一擊非同小可,要不是玥茹有彼岸花的保護,可能她的胸口已經被開了個洞。

咳了幾口血后玥茹抬起頭望著前方,就在她剛才站定的位置現在正站著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他們兩個嘴角全都掛著邪邪的笑容,都沒正眼看玥茹一眼就轉過身背對著玥茹。

按照正常人的思路,這個時候玥茹應該會反擊才對,但是她沒有這麼做。她就這樣捂著胸口單腿跪在地上,剛才還一臉的痛苦得意的笑容此時此刻又爬上嘴角。

「不用白費力氣,花棺一旦開啟就沒人能……」

兩個小孩子就好像沒有聽到玥茹的話,小男孩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小女孩兒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與剛才不一樣的是他們抬起手臂的顏色,包括整隻手在內小男孩兒抬起的手臂是紅色的而小女孩兒抬起的手臂則是藍色的,兩個人手裡攥著和自己手臂一個顏色的手槍。

小男孩兒站在小女孩兒左面,用正常膚色的右手牽住小女孩兒正常膚色的左手,同時小男孩兒望向小女孩兒臉上那邪邪的笑容消失換成了淺笑,接著小男孩兒和小女孩同時舉起了攥著手槍的手。

「炎。」小男孩兒輕輕吐出一個字。

「冰。」小女孩兒也是輕輕吐出一個字。

「擊碎它!」兩人同時喊了出來,聲音特別大,看這樣的氣勢還以為會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從他們手中的槍里射出來,然而什麼都沒有,別說不得了的東西就連槍響都沒有聽到。

啞火了?

李子孝趴在地上雙手緊張到攥起拳頭,他的腦海里只是蹦出來這麼三個字,除了啞火他是真的想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個狀況。

轟!

一聲巨響把原本不知所措的李子孝嚇了一跳,腦海里剛閃過兩個小孩子手中的槍啞火了的念頭,就是那麼一瞬間彼岸花構成的「花之棺」消失了,不是那種一點點破碎就是一瞬間整個大棺材消失了,好像那「花之棺」不曾存在過。

不過響徹整個展館的聲音並不是「花棺」消失所帶來的,而是「花棺」後面的那堵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那堵牆莫名其妙就倒了,與其說倒不如也說成消失了更貼切,和拆遷時大型拆遷機器造成的動靜不一樣,這面牆就像是被一個超級有分量的球體撞擊過,牆體沒了不說連地面都出現一條弧形的淺溝。

要說普通的展館也就罷了,但這可是最頂級的展館其堅固性可想而知,可能一般的炮彈都無法擊穿這展館的牆壁,然而……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兩個怪小孩究竟做了什麼?

李子孝都不知道該擺出震驚還是疑惑的神情,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衝到那兩個小孩兒面前問個究竟。

。。 梅寒裳被那女子身上廉價的香膏味刺激得要嘔,連忙去拉開她的手,追雲跟着幫忙。

「嘖嘖嘖,還是個清冷的公子,不過若當真是柳下惠,來我們這裏做什麼呀!」那妓子有點不高興了,高聲說起來。

她的聲音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側目。

追雲怕自家小姐被人瞧出是女子來,連忙從荷包里掏出點碎銀子塞在那妓子手上。

妓子得了錢眉開眼笑,放過了梅寒裳。

梅寒裳這才得以脫身,跟着追雲離開了春風閣。

而在人群中,一個家僕打扮的男子正看着他們的背影愣神。

過了會,他才想起什麼,往裏面走去。

梅寒裳跟追雲回到振國公府,對追雲說:「事不宜遲,今晚你辛苦一下,連夜去找那壇酒。不用將酒都拿回來,用瓶子裝一點回來就好。」

追雲應聲,立刻去了。

她走了之後,一直等著的雨竹給梅寒裳端了盆水來:「小姐,您再洗洗吧,滿身都是難聞的胭脂味。春風閣不是京城最大的青.樓嗎,怎麼那邊的姑娘就用這種廉價的胭脂?」

雨竹是知道點事情的,所以說話也不避諱。

梅寒裳笑道:「那倒不是,那邊也有看着像大家閨秀的姑娘。」

就比如那個牡丹,雖然是隔着輕紗看了她一眼,但那身段和樣貌還是不錯的,當然了,說話多了自然不會像大家閨秀,畢竟那裏的姑娘是要討好男人的。

「那怎麼胭脂味這麼難聞?」雨竹瞪眼問。

梅寒裳笑笑:「就算是最大的青.樓,姑娘也是有差別的。」

這種地方,越是大就越是魚龍混雜啥都有,因為他們需要滿足不同層次客人的需求啊。

這邊,梅寒裳仔細的洗漱了一番上.床睡覺。

那邊的菊苑,梅念之的房間里,小廝尋山規規矩矩站着。

梅念之挑着燈芯,咬牙問尋山:「錢送去了?」

「送到了,公子。」

梅念之用剪刀使勁將燈芯剪下一段來,問:「他又喝醉了?」

「是啊,在牡丹姑娘的房間里。還說什麼酒什麼的,說絕對不會讓公子您知道。」

梅念之捏緊了剪刀,咬得腮幫子兩邊都鼓了起來。

尋山猶豫了下道:「今日小的在春風閣瞧見個人,有點像……」

梅念之轉頭看着他:「像誰?」

「像大小姐。」尋山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