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憑兩位妹妹的天資,待在這大羅天境實在是有些屈才了。」

「何不走出這兒,去外邊看看?」樹妖故作沉思一番,開口建議道。

「去外邊?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只不過去哪裡比較好呢?」祝嬌問道。

「整個太明天,除了大羅天境之外,還有大威天、大梵天、大玄天,大聖天這四境。」

「四境之中,以大聖天境最為繁榮。那裡人傑地靈,天驕輩出。」

「憑藉兩位妹妹的花容月貌和才情,必然能夠在那裡一展所長,建立一個天驕團也未為可知啊!」樹妖勸道。

按照白憐花的吩咐,樹妖此次過來就是勸這二人前往大聖天境的。

「何為天驕團?」祝嬌好奇問道。

「這天驕團,自然是一個年輕一輩中天驕為主的粉絲團。」

「二位試想一下,若是大聖天境所有的天驕都成為了你們的粉絲,為你們痴狂不已,那該是何等的榮耀和風光啊!」

「飄飄你不是一直想要找一位人中龍鳳嗎?有了這個天驕團,還擔心自己將來沒有那個機會嗎?」

「到時候,定然會有大把的天驕等著你去挑,挑到你滿意為止!」樹妖看向祝嬌和白飄飄二人說道。

原來天驕團是這個意思啊!

果然,樹妖的話起作用了。祝嬌和白飄飄二人眼睛微微一亮,被樹妖這兩句話說動了。

「好姐妹,有福一起享!主意是白姐姐你想出來的,不如就別回去了,跟著我們一起去干吧!」

祝嬌看向「白憐花」說道。

「還是不了,我的心已經有了歸屬,就不隨你們前往了!」樹妖臉色微沉,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哦,原來是這樣,原來白姐姐心裡還是放不下他啊。」祝嬌一臉看穿對方的眼神,好似明白了樹妖心中所想一般。

「事不宜遲。兩位妹妹這就走吧,晚了可能就來不及了!」樹妖趕緊催促道。

「這樣嗎?待我留下一份信箋,交給驚現門的人,讓我大哥他們知道。」祝嬌想了想,開口說道。

「這種小事就包在我身上好了。正好待會兒,我就回去了。」樹妖說道。

重生軍工子弟 「嗯。」

「那白姐姐,我和飄飄姐這就走了!」祝嬌說道。

「走吧,我祝兩位妹妹能夠早日達成心愿,到時候說不定我還有事兒需要兩位幫忙呢!」

樹妖將二人送到了門外,看著對方飛走了。

然後,樹妖就坐在房間中繼續等待之中。

「祝姑娘、祝姑娘…」

「開門啊,我是雲堂主派來和您接頭的。」

「祝姑娘?」

「啊~~~」

………..

……



一根樹枝穿過了門外之人身體,將對方體內所有精血全部吸干之後,便收了回去。

「這裡的事情辦完了,我該回去向主人復命了!」

樹妖舔了舔嘴角邊的血跡,在桌子上留下一行字,然後就離開了。

————

數月之後,石柱閉關的供奉殿前,聚集著白驚仙、祝石、白憐花等一群人。

「盟主什麼時候出關?」

「不知道啊!」

「不行了,不能再等了!」

「…」

「盟主,屬下這裡有重要消息稟報!懇請盟主出關,救我小妹!」

邪君的七夕皇妃 祝石在供奉殿前等待了一會之後,急忙大聲喝道。

「懇請盟主出關!」

白憐花、白驚仙、祝痴等人都是跟著大聲喝道。

轟!

就在此時,供奉殿內傳來一聲巨響。

一束彩色的光柱破開供奉殿房頂,衝天而起,射入上方雲端深處。

清心日記 「恭請盟主出關!」

彩色光柱消失,石柱從天上飄下,下方眾人都是朝他恭敬一禮。

創世神宮,原衝天殿此刻成為天盟議事大殿。

「究竟出了什麼事?祝供奉,你來說!」

石柱坐於盟主之位上,看向下方祝石說道。

「回盟主,大概四個月前,屬下從驚現門處得到消息,說是小妹和白飄飄他們被一夥強人給擄走了!」祝石站出來,看向石柱焦急說道。

「驚現門?白門主,此事你清楚嗎?」石柱看向白驚仙問道。

「大概四個月前,雲堂主一個手下前去與祝嬌他們聯絡,結果意外身亡。房間之中,留下消息,說是祝姑娘他們已經被帶到了大聖天境,具體在什麼地方,目前還未查到!」白驚仙說道。

「大聖天境?」石柱臉色微沉,莫非有哪位大人物橫渡東海前來這裡帶走了祝嬌他們?

「盟主,我知道大聖天境是龍潭虎穴,危險無比!現在,也只有盟主您能夠將小妹她們帶回來了!懇請盟主出手,屬下也願意前往,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祝石、祝痴兩兄弟看向石柱道。

「懇請盟主出手!」白憐花、白驚仙等人也是看向石柱。

大殿內,大半的天盟之人都是看著石柱。

這些人除了想要去尋找祝嬌之外,更多的是想要看看這外邊的世界有多精彩。

去大聖天境?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石柱剛剛出關,正好到了一個瓶頸,說不定這次出行能夠有意外收穫。

「此事我已有定計!諸位暫且回去,容我處理一下盟內事務,在與諸位商議接下來的事情!」石柱想了想,開口說道。

「是。」

眾人微微一禮,然後退出大殿。

半個月後,石柱處理完了天盟內部的事情之後,就帶著一批人出海,橫渡東海前往大聖天境。

東海之上,一艘巨型大船漂浮在海上。

石柱此時站在船頭上,旁邊站著寧龍臣和少仲謀二人。

祝石祝痴兩兄弟、白驚仙、白憐花、姜天域、文琴太子等人都在船艙內。

「大哥,天盟就留下蘇先生等人照看,是否有些太過草率了?」寧龍臣看向石柱問道。

「無妨。走之前,我已經與敖天打了招呼,請他的手下們代為照看。」

「一旦有敵人進入大羅天境,立刻就可以傳信於他!」石柱說道。

「東海龍宮?」寧龍臣微微皺眉,對於小金的老家始終是有些不太放心。

「寧元帥有些多慮了。如今整個大羅天境都已在我天盟手中,其餘勢力要麼歸順了我天盟,要麼直接遠遁其他地方,隱藏行跡!以蘇先生和周兄弟他們的能力,相信短時間內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一旁少仲謀說道。

「嗯,但願吧!」寧龍臣微微點頭。

大船在東海上行了大概三個月,石柱等人終於看到了陸地。

然後,石柱等人就下了大船,踏入大聖天境之內。

石柱一行所在地方,是大聖天境的西方。

這裡山林密布,地勢極為複雜。

許多修行宗門、運朝都建立在了山上,山下則居住著很多百姓。

因為此處比較偏僻,所以在此駐紮的修行勢力比較少。

一處大山腳下,石柱等人坐在一間行腳客棧之中休息,等候消息。

「怎麼樣?都打探清楚了嗎?」

房間內,石柱看向匆匆趕回的白驚仙問道。

「打聽清楚了!往前大概八百里左右,有一座靈山,上面居住著一群和尚,自稱天龍寺。」

「天龍寺在此紮根已有幾百年,在當地名聲非常好,附近很多百姓都慕名前去上香。」

「方圓千里以內,一些小的修行宗門、運朝勢力都願意與之交好!」

「盟主,咱們是不是過去看看?」

「說不定,可以藉此機會打探到祝姑娘他們的消息!」

白驚仙簡單說了一下之後,看向石柱問道。

去和尚廟裡打探兩個女人的消息?

石柱有些古怪地看了眼白驚仙,真不知道這位腦子裡想的都是些什麼。

「罷了,既然只有一個天龍寺有點名氣,那就去看看吧!」

石柱想了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就在這時,石柱他們所住的客棧忽然間劇烈晃動起來。

房間內擺放著的一些桌椅板凳、床鋪、陳列用品等等都是跟著晃動不止。

「怎麼回事?」

石柱臉色一沉,急忙走了出去,白驚仙跟了上去。

「盟主,不好了,天上突然有大片石頭砸落下來,這座客棧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要毀了!」

「盟主!」

「盟主!」

「盟主!」



武俠世界的安全區 寧龍臣、少仲謀、白驚仙等人都是急忙走出了各自的房間,來到石柱這邊。

「走,出去看看!」

石柱看了眼不遠處的文琴太子,然後隨眾人走出了客棧。

外邊,果然是有大片隕石包裹著火焰從天而降。

這些隕石有大有小,砸向客棧及方圓百里之內的地方。

隕石天降,視為不詳之預兆!

客棧附近,許多無知的百姓都是急忙跑出了各自房間,看向那些衝下來的隕石跪拜磕頭,口中神神叨叨地,好似在念經,祈求佛主庇佑一般。

「百姓愚昧,你們趕緊出手,將附近隕石都清理掉!」

石柱看了看跪拜在地上的那群百姓,看向一旁寧龍臣等人吩咐道。

「是!」

寧龍臣帶著一群人紛紛出手,將附近隕石收了或者直接打碎。

「此地不宜久留,咱們趕緊前往天龍寺!」

石柱看著回來的寧龍臣等人說道。

「是!」



「佛主顯靈了!」

「佛主顯靈了!」

地上跪拜著的百姓們見隕石消失了,又見石柱等人駕雲而去,急忙驚叫道。

「可是,他們好像不是附近山上修行的大師啊?」有人疑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