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瑤立馬就生氣了。

她怒懟王蘭說道:「王蘭,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在詛咒我們逸晗永遠回不來嗎?現在大家關心的都是逸晗的安危,你卻在計較公司的事情,你還有良心嗎?」

「我可沒有這麼說啊,我只是就事論事,你不要污衊我,反正你兒子出事情,又不是我害的。」

「你……」

眼看著兩人就要吵起來了。

老太太立馬說道:「你們能安靜一點嗎?」

蘇念瑤和王蘭誰都沒有說話了。

楊紅玲只是在看好戲。

「公司總裁的職位,由逸楓暫代,然後派人去F省,大力的尋找逸晗。」老太太最終說道。

而顧言馨,現在已經是失魂落魄了。

蕭逸晗怎麼可以出事兒呢?

他們的孩子還這麼小啊!

「我也要去F省,我要去找蕭逸晗。」顧言馨說道。

「言馨,你的傷勢才剛剛恢復,你不能出去,逸晗已經出事兒了,你不能離開啊!君煜怎麼辦啊!」蘇念瑤擔心地說道。

可是她真的很擔心蕭逸晗啊!

但是因為蘇念瑤讓人看著顧言馨,顧言馨只能在家忐忑地等待。

……

「逸楓啊,這一次,你可要好好的努力啊,抓緊機會,如果蕭逸晗回不來了,這總裁的位置,就是你的了,到時候,你就全全掌握了蕭氏集團。」王蘭對蕭逸楓說道。

「可是我不想要蕭氏集團。」蕭逸楓冷冷地說道。

「你……你說什麼?這麼好的機會,你怎麼可以……」

「那是你們所想的,並不是我想要的。」蕭逸楓說道。

如果他想要的話,重新創辦一個蕭氏集團,那也不在話下。

本來他在外面就有副業的,雖然沒有蕭氏集團那麼大,但是他也不屑用這種手段來得到。

王蘭現在是拿蕭逸楓沒有辦法了。

兩天之後,F省那邊傳來消息了。

說是在河裡發現了幾具屍體。

其中就有和蕭逸晗在一起的司機,朱彬當時因為被蕭逸晗安排了另外的事情,所以並沒有和他在一輛車裡面。

朱彬算是逃過了一劫。

但是蕭逸晗和他的另外幾個屬下,全部掉進了河裡面。

顧言馨聽說以後,立馬暈倒了過去。

當她醒來的時候,居然發現蘇婕和簫玉在她身邊。

「嫂子,你醒了?」蘇婕問道。

「蕭逸晗……蕭逸晗……」顧言馨痛苦地喊道。

「嫂子,你不要太激動了。」簫玉說道。

「簫玉,蕭逸晗他一定沒有在裡面,一定沒有對不對?」

「嫂子,你別想了,先養好身體好不好?三叔他已經過去了,我相信很快就可以確認的,哥他一定會沒事兒的。」

隨後,蘇婕給顧言馨準備了一些吃的,可是她卻一點都沒有胃口。

「嫂子,你多少要吃點啊。」蘇婕說道。

「我吃不下,你拿走吧。」

「嫂子,我相信二哥他沒事的,雖然……雖然在河裡面,找到了他的衣服。」

「你……你說什麼!發現了他的衣服?」顧言馨緊緊抓住蘇婕的手。

「嫂子,你不要激動,出事的時候,他的車子上面,一共有三個人,然後現在是三具屍體,但是我相信,一定沒有他的!」

「啊!!」顧言馨再也受不了了。

三具屍體……

她此刻的內心,十分的崩潰,情緒非常的糟糕。

「夠了!出去!」這時候,蕭逸楓進來了。

他對蘇婕呵斥道。

蘇婕的臉色一變,然後悄悄地出去了。

「顧言馨,你冷靜一點,他會沒事的!」蕭逸楓說道。

「我沒有辦法冷靜,我沒有辦法……」顧言馨哭了起來。 「蕭逸晗,我會不死不休的找你的!」顧言馨對著河邊,大聲地喊道。

她在附近找了一天,不斷地向人打聽,依然還是沒有結果。

而自己,最近已經瘦的皮包骨了。

今天,她再次來到河岸的下流。

或許,蕭逸晗被誰救了也說不定啊。

她來到了河邊的一個村莊。

這裡面有一大片的農田和土地,正好是靠著河邊的。

或許他們會知道的。

顧言馨真的希望,蕭逸晗就在這某個村莊裡面。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小姐,我們真的沒有見過這個人。」一個大爺說道。

「你想再好好的想想啊!」

「真的沒有,如果有的話,我一定會告訴你的。」

顧言馨很沮喪,村裡面的人,她都問了好多人了,依然還是沒有結果。

就在她感到失望的時候,有一個大媽說道:「小姐,我昨天去走親戚,然後聽說李家村那邊,好像從河裡面救了一個人,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你可以去李家村看看。」

「真的嗎?謝謝你!」顧言馨高興地說道。

既然是救了一個人,那肯定是蕭逸晗了。

今天,顧言馨總算是得到了一個有用的消息了。

她立馬動身去李家莊了。

李家莊距離這個村莊還是有一定的距離,幸好這邊的交通還算是好。

她叫了一輛車,然後便過去了。

打聽到被救的那個人,顧言馨直接就去了。

「喂喂喂,你是誰啊?你幹嘛?」那家的人問道。

「你好,請問你們家前幾天是不是救了一個人啊?」

女人戒備地說道:「你問這個幹嘛?」

「我……」

「你什麼你?給我滾開!別在我家門口。」女人激動地說道。

修煉從崩死師兄開始 這時候,圍觀的人中,有個好心的上前提醒。

「姑娘,這個家的女人是個寡婦,幾年前,她丈夫掉進了河裡淹死了,所以精神有些失常。」

「那你們見過她救的那個人嗎?」顧言馨問道。

大家紛紛搖頭。

「這個寡婦精神有問題,前幾天她是救了一個落水的人,但是誰都不讓靠近,我們只知道,那是一個男人,估計這寡婦是看上人家了,所以才不讓人靠近,害怕男人被人搶走了。」

男人……

顧言馨心裡莫名的興奮了。

這個男人大約就是蕭逸晗了。

只是現在這個女人,將他保護得很好,根本不讓她進屋。

她該怎麼找到蕭逸晗呢。

蕭逸晗肯定是受傷了,不然的話,他不會在裡面呆著的。

雖然有些小困難,但對於顧言馨來說,已經是個好消息了。

至少,她已經找到了蕭逸晗的下落。

只要確定他安全就好了。

至於這個女人,她會慢慢的想辦法的。

於是,顧言馨在李家村住下了。

「小姐啊,你何必這麼執著,或許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你要找的人。」這裡的一個婦人對顧言馨說道。

顧言馨現在就住在他們家裡,然後還給了他們一些錢。

但是他們沒有收。

「我覺得很有可能,因為他出現的時間,正好和我丈夫消失的時間是一樣的,而且都是男的。」

「什麼?你找的是你的丈夫啊!」婦人問道。

「大姐,所以你現在能夠理解我的心情了吧。我們的孩子還那麼小,我們才結婚沒多久,我不能失去他。」

「可是……」大姐欲言又止。

「大姐,你有什麼想說的,就直說吧。」

「我聽說,張寡婦和那個男人,已經……已經睡在一起了。」

顧言馨像是被什麼定住了一樣,她整個人都懵了。

他們兩個睡在一起……

這……這怎麼可能啊!

「姑娘,你別生氣,我也是為了你好。」

「沒事,大姐,可是這不可能,我丈夫是不會背叛我的。」

「我知道你丈夫不會背叛你,但是張寡婦可不是個正常人啊,她之前失去了丈夫,早就想要個男人了,但是村裡面給她介紹,沒人看得上。這突然間從河邊救了一個人回來,就帶回家好好養著了。」「據說,那個男人的腳還受了傷,不能下床走動,你也知道,我們村裡面的人都比較八卦,在晚上的時候,有人經過張寡婦的家,還聽見他們兩人喘氣的聲音呢,這不是睡在一起了是幹嘛啊?那聲音真的是

……」

顧言馨再也聽不下去了。

蕭逸晗不會背叛她的……不會……

就算是張寡婦強迫他,也不可能。

但是這些也不是空穴來風,她一定會查清楚的。

顧言馨無法想象這些都是事實,她容忍不了自己的男人和別的女人睡在一起。

第二天。

顧言馨很早就在張寡婦家附近蹲著了。

因為顧言馨昨天來過,張寡婦有些戒備,每次將門關的好好的。

顧言馨根本就進不去,而且張寡婦又是一個有精神障礙的人……

就在她感到無助的時候,村裡的一個小夥子來了。

「小姐,我可以幫你進去。」

「你說的是真的嗎?」

「恩,我有辦法打開張寡婦家的門,到時候你偷偷進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謝謝啊。」顧言馨感激地說道。

到了晚上的時候,顧言馨便和那個年輕人來到了張寡婦家的門口。

張伙子掏出一個東西,兩下子就將張寡婦的門給打開了。

「你這麼厲害啊!」顧言馨感嘆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