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給香港首富李錦漢的孫子看病,他給的診金是十億港幣!」金清石得意的道。

「啊?十億港幣?」李浩洋和劉京剛同時吃驚的道。

「不信啊?」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我信!」李浩洋馬上點了點頭道。

「我不信!」李京剛搖了搖頭道。

「李參謀長!我們司令從來不說假話!只要他說是真的,那就一定是真的!」李浩洋急著道。

「我我我是覺得十個億也太多了!如果首長有這個本事,那還當什麼兵啊!」李京剛尷尬的道。

「當兵是我的職業!而治病只是我的業餘愛好!我可以不看病,但卻不能不當兵!」金清石微笑著道。

「首長!那你給我看看怎麼樣?」劉京剛想了想道。

「你年輕的時候做過闌尾手術,現在有嚴重的胃潰瘍,多半是喝酒喝出來的!我說的對嗎?」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啊?你不用把脈就直接就看出來了?」劉京剛吃驚的道。

「你的都是小病!不用把什麼脈!等到了和田我給你寫一個藥方,你連續吃上一個星期,保證讓你以後可以大口大口的喝酒,大塊大塊的吃肉!」金清石笑著道。 「首長!如果您真能一個星期就治好我的胃潰瘍,我一定親手烤一隻全羊,跟首長好幾杯!」劉京剛高興的道。

「哦?劉參謀長竟然會烤全羊?」金清石疑惑的道。

「我爸爸就是開羊肉館的!烤全羊更是我們家祖傳的手藝!我烤出來的全羊,雖然沒有我父親烤得那麼正宗,但絕對要比外邊賣的要強的多!」劉京剛自信的道。

「好!那我一定要好好嘗一嘗劉參謀長的手藝!」金清石開心的笑著道。

「首長!這次去和田你最好不要進沙漠里去!因為現在正是強颶風沙塵暴的多發期,沙漠里沙塵瀰漫,跟本分不清東南西北,而且如果被捲入到沙塵暴里,很可能會窒息而死!」劉京剛認真的道。

「劉參謀長!我以前只是在電視里看過沙漠里的沙塵暴,它真的有這麼可怕嗎?」李浩洋皺著眉頭道。

「沙塵可飄到四千米的高空!直升機都無法去救援,而且幾百米高的沙山是會隨強颶風移動的,你就是躲在沙子底下萬一遇到了沙山,也是死路一條!」劉京剛苦笑著道。

「既然現在是沙塵暴的高發期,恐怖分子為什麼還敢在那裡活動呢?」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他們都是在這裡土生土長的,對沙漠的環境非常的熟悉,看天色、看動物,就會知道沙塵暴什麼時候來,走什麼方向!而且他們也是在沙漠周邊活動,也不敢進到沙漠深處!」劉京剛解釋道。

「他們為什麼要在沙漠里呆著呢?去有水的地方不可以嗎?」李浩洋好奇的問道。

「這些恐怖分子在是在渺無人煙的沙漠里訓練槍法和爆破!而生活地方肯定是靠近有水的地方!」劉京剛微笑著道。

「武器彈藥都是什麼人給的?」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大部份都是阿富汗東突組織給的,而提供他們資金的卻是的美國的熱比婭·卡德爾!背後也許還有美國中情局的影子!」劉京剛小聲的道。

「不管恐怖分子的背後是什麼人,這次只要跟恐怖分子有瓜葛的,全部清理掉!浩洋!進入沙漠后,不留下一個活口!」金清石冷冷的道。

「是!」李浩洋馬上點了點頭道。

「首長!我們有些戰士也是維族人,如果讓他們看到了恐怕不太好吧?」劉京剛皺著眉頭道。

「你們武警總隊負責在外圍警戒和支援,我帶著秦西的人去圍剿他們!」金清石想了想道。

「你們對沙漠不熟悉!要不我讓特戰大隊跟著你們吧!」劉京剛急著道。

「那也行!不過不能有維族人!我雖然不會濫殺無辜,可是對恐怖分子我是不會留一個活口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明白!」劉京剛連忙回答道。

就在車隊向著和田市快速行駛的時候,在烏魯木齊到和田市的火車包廂里,LZ軍區副司令鄧國強穿著一身便裝,正向著手中的軍用衛星電話命令道:「毛奇傑!你一定把那些人給我盯緊了!我已經讓獨立團在沿路做好了接應的準備,如果他們動手,你們立即給我狠狠的打!」

「是!」毛奇傑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他奶奶的!盡然敢到我地盤上殺我外甥?真是壽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煩了!」鄧國強掛斷電話后氣呼呼的道。

「司令!我們帶著特戰大隊出來拉練,彭司令為什麼要堅決反對呢?這有點不符合常理啊?」參謀長呂學勇小聲的問道。

「金清石是我親外甥!不公開他的身份,就是不想別人以為他是靠著家世升到將軍的,可是現在有些人在知道了他的身世后,竟然想暗害他!而這些人當中就有軍方的人!老爺子、沈副主席、王總長已經發話了,誰敢動他的一根寒毛,不管他官職有多大、軍銜有多高!直接就地處決!」鄧國強冷冷的道。

「鄧老是該發一次火了!要不然那些人都反了天了!」呂學勇點了點頭道。

「我們帶著獨立團和特戰大隊一邊保護著我外甥的安全,一邊幫助他消滅那些恐怖分子!同時對他周邊十公里範圍內進行布控,只要發現可疑人員,立即帶回去嚴加審問!」鄧國強嚴肅的道。

「好!」呂學勇立即點了點頭道。

在車隊的後邊的一輛霸道越野車上,坐在副駕駛的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回頭向著坐在師父身邊的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微笑著道:「五師伯!你怎麼沒像六師伯一樣,在火車上出手呢?」

「你五師伯還沒傻到跟解放軍去硬拼!你六師伯雖然說飛鴻是從車頂掉下來摔死的,可是一個先天高手就是從車頂掉下來,也不會一下子就摔死了吧?」那個五師伯微笑著道。

「可能是六師兄覺得太丟人了,所以才這麼說的!」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笑著道。

「六師伯還笑我師父膽小怕死呢!這回看他還怎麼說!」那個小女孩笑著道。

「老七!你不該把嫣然帶出來,這個小丫頭雖然鬼精靈,可是這次的目標可是一個將軍而且還要可能進到沙漠里,她跟著我們太危險了!」五師伯搖了搖頭道。

「我也不想帶她出來,可是剛剛下山,她就偷偷的跑出來了!跟我又哭又鬧,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才帶她過來的!」那個中年人苦笑著道。

「到了和田市,就讓飛雨看著她!別讓她跟著我們一起行動!」五師伯嚴肅的道。

「你們不帶我去,我就去找八師叔!她一定會帶我去的!」那個叫嫣然的小女孩不高興的道。

「你找誰都沒有用!如果因為你而讓大家失手,你師爺一定會把你扔進蛇窟里去!」五師伯瞪著眼睛道。

「嫣然!聽你師伯的話!你師爺是什麼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你影響了這次行動,我們誰都保不了你!」那個中年人嚴厲的道。

「我知道了!」嫣然撅著小嘴,眼淚汪汪的道。

「師妹!你別難過!師兄帶著你去淘寶!如果淘到了極品和田玉,師兄就給你雕一個小候子!」開車的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笑著道 「飛雨師兄!我現在長大了!不喜歡小猴子了!你還是帶我去買漂亮衣服吧!」嫣然撅著小嘴道。

「只要你不偷偷的溜掉,喜歡什麼師兄就給你買什麼!」那個飛雨師兄笑著道。

「我保證不溜掉!乖乖的聽你的話!」嫣然馬上搖著頭道。

「嫣然!不是師父嚇唬你!你不要以為憑著你那點下毒和暗器的功夫就可以在這裡胡作非為!這次不但來了許多的高手,而且這裡也是恐怖分子大本營,隨時都有被攻擊的危險!」那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嚴肅的道。

「知道了!師父!」嫣然低著頭道。

「老七!這次另外兩大世家也來了不少高手,看樣子也是為了那個人而來,所以我們先不要急著出手,讓他們先去探探路!」五師伯皺著眉頭道。

「三大世家同時對付一個人,這可是幾十年都沒有遇到過的事情!不知道是因為這個人的身份不簡單啊?還是因為他得罪了太多的人!不過這次肯定是必死無疑了!」那個叫老七的中年人微笑著道。

「那也不一定!聽說這個人是少林釋素空的徒孫!如果那個老魔頭躲在暗處,恐怕我們這些人沒有一個會活著逃出去!」五師伯搖了搖頭道。

「釋素空雖然武功很高,不過我們師父也不比他差多少,如果再加上龍羽熙和袁天霸,他恐怕只有死路一條了!」那個中年人笑著道。

「唉!這次師父也是真的沒有辦法!要不然誰也不願意去得罪那個老魔頭!」五師伯嘆了口氣道。

「師兄!師父既然派了這麼多人過來,我想他老人家已經做好了萬全準備!所以完全沒有必要有那麼多的顧慮,只要那個姓金的一死,我們不但會得到一大筆錢,而且那些在仕途上的弟子,也可以更上一層樓了!」中年人微笑著道。

「一個將軍被暗殺了,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情!雖然我們不怕軍隊來報復,可是也會影響到唐家將來的發展!」五師伯皺著眉頭道。

「這次是群毆!軍隊就是想報復,也不會有太大動作的!而且有人將這件事情壓下來,我們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那個中年人男人搖了搖頭道。

「如果你把希望全部寄托在那些當官的身上,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們有利用價值的時侯,我們就是個寶!一但沒有了利用價值,那我們不是草!」五師伯冷笑著道。

「現在都是利用與被利用的關係!如果李家倒台了,他們在我們眼裡連草都不如!」中年人點了點頭道。

在後面的另一輛霸道越野車裡,一個三十多歲、風韻猶存、相貌靚麗的少婦向著坐在身邊的那個坐在油漆桶的老人皺著眉頭道:「六師兄!老七這個老狐狸都沒有在車上動手,你怎麼就動手了呢?」

「唉!我當時以為可以輕鬆搞定他們!可是萬萬沒有想想到飛鴻這麼不小心,竟然從列車上掉下來摔死了!說出來也太丟人了!」那個老者嘆了口氣道。

「六師伯!飛鴻哥可是先天高手!他就是從火車上掉下來也不會直接被摔死吧?」坐在副駕駛上的一個二十多歲、眼睛大大、下巴尖尖,皮膚白皙的美女微笑著道。

「你懂什麼?人有失手馬有失蹄!也許飛鴻太大意了呢?」那個少婦瞪了一眼那個女孩道。

「師父!我說的都是實話嗎!我現在就是沒有突破到先天,從火車上掉下去也不會有什麼事情吧?」那個美女小聲的道。

「死就死了!這樣的窩囊廢早就該死了!」那個老頭黑著臉道。

「師父說過只要誰殺了那個姓金的,就把麒麟劍獎勵給誰!不如我們兩個聯手怎麼樣?」那個少婦微笑著道。

「聯手到是可以!可是劍歸誰?」那個老頭猶豫好一會,才點了點頭道。

「劍可以歸你,不過我卻要你那顆金眼蜘蛛的內丹!這個交易怎麼樣?」少婦微笑著道。

「原來你跟我在一起,是打金眼蜘蛛的內丹主意啊?師妹!你說我會給把它給你嗎?」老頭冷笑著道。

「師兄會給的!因為除了我就再也沒有人會幫你了!呵!呵!呵!」少婦咯咯的笑著道。

「內丹可以給你!不過我還有一個條件!」老頭冷冷的道。

「什麼條件?」少婦馬上好奇的道。

「我要唐熙妍的元陰!」老頭趴在少婦的耳邊小聲的道。

「啊?換一個不行嗎?」少婦吃驚的道。

「不!我就這個條件!」老頭堅定的道。

少婦看一眼坐在副駕駛上的徒弟,然後慢慢的點了點頭道:「我答應你!」

「好!那我們就一言為定!」老頭馬上高興的道。

車隊在沙漠公路上快速的行駛著,李京剛看了看手錶,然後回頭向著金清石微笑著道:「首長!還有一個半小時我們就能到和田市了!那裡不但有好吃的瓜果,而且還有珍貴的和田玉石!有時間我帶你去玉石市場淘淘寶!如果淘到一塊極品玉石,那一下子就成百萬富翁、千萬富翁了!」

「這麼值錢?那我一定要去看一看!」李浩洋高興的道。

「一塊好一點的籽料都要幾萬塊錢一公斤!你要是去買我也不攔著你,不過我可是不會借錢給你的!」金清石笑著道。

「靠!這也太貴了吧?我還以幾百塊錢一公斤呢!」李浩洋吃驚的道。

「幾百塊錢的也有!不過一般不會好玉!」劉京剛笑著道。

「我懂一些鑒玉的知識!有時間我幫你挑幾塊籽料,讓你發點小財,好讓嫂子開心一下!」金清石一邊看著表一邊微笑著道。

「那那那我也沒有那麼多本錢啊!」李浩洋苦笑著道。

「本錢我掏!賭誇了算我的,賭漲了算你的!讓你旱澇保收怎麼樣?」金清石笑著道。

「那怎麼能行?你這不是在賄賂我嗎?」李浩洋急著道。

「滾一邊去!你就給自已臉上貼金了!」金清石笑罵著道 「嗡……」這個時候劉京剛的電話響了起來,他連忙接聽道:「司令!我是劉京剛!」

「你們到哪裡了?」電話里傳來了新疆武警總隊魯雲達司令員的聲音。

「我們一路急趕,一直沒有停下來休息過,首長也只是在車上吃了一點麵包!」劉京剛小聲的道。

「我這裡已經準備好了酒菜,你們直接來和田支隊里,大家都在這裡歡迎首長!」魯雲達道。

「好的!我馬上轉告給首長!」劉京剛馬上回答道。

「嗯!那就這樣吧!」魯雲達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首長!剛剛魯司令來電話問我們到哪裡了,好給大家準備飯菜!」劉京剛向著金清石微笑著道。

「不用那麼麻煩了!我們簡單的吃一點就行!現在是非常時期,大家都非常的辛苦,我們下車吃點麵條就行!」金清石微笑著道。

「這可是司令員親自安排的!我可做不了主!」劉京剛苦笑著道。

「那就吃吧!我已經有兩都沒有好好大吃一頓了!」李浩洋笑著道。

「跟我在一起就要做好吃苦的準備!我們是機動部隊,必須二十四小時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這點苦如果都受不了,那你乾脆去後勤部當部長吧!」金清石瞪了一眼李浩洋道。

「司令!你真捨得把那個肥缺交給我?」李浩洋高興的道。

「如果你願意我還真想把你調過去,正好讓你好照顧一個年邁體弱的父母!」金清石認真的道。

「司令!你還是饒了我吧!我這人最不喜歡跟那些錢和賬打交道了!」李浩洋苦笑著道。

「呵!呵!呵!你那裡也別想去!就老老實實的給我當好這個參謀長!等明年趙副司令退下來,你就上去也過過司令的癮!」金清石笑著道。

「司令!這可是你說的哦!如果我當了副司令,保證讓你天天吃上大魚大肉!」李浩洋激動的道。

「你小子天天給我吃野菜,原來是沒有當上副司令啊?」金清石登著眼睛道。

「司令!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是你自己說喜歡吃野菜的!我只是服從你的命令!」李浩洋急著道。

「那以後天天給來條紅燒帶魚!我也喜歡吃這個!」金清石想了想道。

「帶魚要二十多塊錢一斤呢!這也太貴了!」李浩洋苦笑著道。

「那我自已出錢還不行嗎?」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不行!我還欠你二十五萬呢!如果再收你飯錢,我老婆和我父母一定會把我趕出家門!」李浩洋搖了搖頭道。

「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想自已掏錢買點好吃的都不行!那二十五萬我不用你還了還不行嗎?」金清石苦笑著道。

「那更不行了!你給我父母治好了病,這份恩情已經夠重的了,如果再不還錢,那我還是人嗎?」李浩樣認真的的道。

「我說老李!你怎麼死腦筋呢?不是剛剛跟你說不過提錢的事情了嗎?如果再說下去,那就傷感情了!」金清石瞪著眼眼睛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心裡總是放不下這個事,總是忍不住要說出來!」李浩洋苦笑著道。

這個時候天色開始慢慢的黒了下來,金清石看了看手錶,向著劉京剛微笑著道:「這裡的黒天的好晚啊!晚上十點才黒天!」

「首長!剛來的人都會是有點不習慣,總是感覺像是白天在睡覺!」劉京剛笑著道。

「這樣好!對抓捕工作非常有利!」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其實這樣也不好!在抓捕恐怖分子的時候,當地人都能看到,有些別有用心的人就會拍下來,說我們亂殺維族人!」劉京剛搖了搖頭道。

「嗯!這的確是一個問題!」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一個時后,車隊來到了和田市武警支隊的駐地的大門口,兩排武警士整整齊齊的站在道路的兩邊,而兩個五十多歲肩上抗著少將軍銜的人,站在二十幾個校官前面,當金清石從猛士上跳了下來,兩個少將馬上快步走上來,向著金清石敬禮道:「首長好!我是魯雲達」

「首長好!我是樓勁松!」

「魯司令!樓政委!你們好!這次過來可是向你們兩位來學習的!你們可千萬不能藏私哦!」金清石一邊還禮一邊微笑著道。

「首長!您太客氣了!您不但是我們總部的首長,更是我們武警的第一高手啊!以一敵百!威震整個武警總隊啊!這次您能過來,我們的心裡可踏實多了!」魯雲達握著金清石的手笑著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