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崔軍微微眯著眼,目光投向了剛才帶頭說話的那名坐在頭位的長老身上。

見到崔軍望向自己,

那大長老直接是嚇得抖了抖身軀,隨後低下了頭,不敢抬頭去與崔軍的目光對視。

隨後,崔軍的臉色就變得更為的難看起來。

語氣極為陰沉地說道:

「讓你們去對付李岩,你們不敢去,在這裡給我放馬後炮,當我是擺設嗎?」

這話一出,讓所有坐在議事大廳中的長老們都是低下了頭。

不敢去看崔軍的眼睛。

過了一會兒之後,崔軍長嘆了口氣,語氣中滿是無奈地說道:

「都滾吧。」

這話一出,那些長老們如獲大釋,紛紛趕忙起身,朝著崔軍作了個揖,隨後急急忙忙地離開了這崔家議事大廳。

待到所有長老都離開。

那豐腴中年女子靠在了男子的身上,乞憐地說道:

「相公,武兒不能這麼白白的被廢啊!」

聽聞女子的話,崔軍沉默了一陣后,無奈地嘆了口氣。

嘴角滿是苦澀的笑容。

道:

「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 漆黑的夜晚降臨在了九州大陸之上。

應付過那宴席之後。

李岩回到了常家安排給自己的院落當中。

站在院中,李岩抬起頭看著那夜空中皎潔的明月。

獃獃地望著,腦海中不停地回憶著關於李倩兒的種種。

而此時,常夢洛來到了李岩的院落當中。

看到李岩正獃獃地站在石桌旁,抬頭仰望著那夜空中的明月。

也是微微一愣,看到李岩臉上那略帶思念的神情。

常夢洛的心中忽的有些異樣的情感涌動起來。

看著李岩此時略顯滄桑的背影,常夢洛的心中彷彿有一根弦,被撥動了一下。

神色一怔,旋即有些黯然下來。

正在她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

李岩看到了常夢洛的身影,出聲道:

「常小姐,有什麼事嗎?」

聽到李岩如此生疏的稱呼,常夢洛剛準備離去的腳步停滯住,旋即緩緩地轉過身來。

只見此時李岩正用一種平淡無波的眼神看著自己。

彷彿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女子一般。

見狀,常夢洛心中也是有些不服氣起來。

隨後直接是快步走到了李岩身前,看著李岩,道:

「我難道比不上你心裡的那個人嗎?為什麼連看我一眼都覺得這麼費勁?」

這話一出,倒是讓李岩有些詫異了起來。

看著眼前這身著一身紅色露背長裙的常夢洛,彷彿一個爭寵的小女人一般,用一種略微有些生氣的神情看著李岩。

李岩和常夢洛對視了一陣之後。

神情仍舊沒有絲毫波動,旋即緩緩地轉過身,坐在了那石凳之上。

繼續仰望著漆黑夜空。

見到李岩根本不搭理自己,常夢洛心中是氣之又氣,走到李岩對面的石凳旁,坐了下來。

伸出手拉了拉李岩撐著自己下巴的手臂。

嬌聲道:

「難道你覺得本小姐配不上你嗎?!」

被常夢洛這麼一拉,手腕被常夢洛抓在手中,讓李岩眉頭微微一皺,旋即扭動兩下,將手腕從常夢洛手掌中掙脫出來。

繼續看向夜空。

見到李岩如此的模樣,從小就是在人讚美聲當中長大的常夢洛心中無比的憤怒,就在她即將爆發的時候。

李岩的聲音如同當頭一盆冷水,澆滅了她心中憤怒的火焰。

「常小姐,請自重,我只是南州的一個普通小子罷了,當初救你,也只是看你可憐,今天幫你,也只是為了能夠得到天山雪蓮的消息,不要想得太多。」

這番話一出,直接讓常夢洛坐在石凳上的嬌軀一顫。

一雙靚麗的美眸中,淚霧迅速地縈繞起來。

不一會兒,淚水便是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往下落,根本止不住。

隨後脩地站起身,對著李岩嬌聲喊道:

「李岩,你趕緊走!我一輩子都不想看到你!」

說完,一邊擦拭著眼淚,一邊朝著院落外跑去。

待到常夢洛離去,小白的聲音在李岩的腦海中響起。

「老大,這樣真的好么。」

小白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疑惑,似乎是無法理解李岩的做法,或者說無法理解李岩的情感。

聞言,李岩苦笑著搖了搖頭,獨自呢喃道:

「世間安得雙全法,我的心裡,現在只有倩兒,況且你不覺得我身邊的麻煩已經夠多了么。」

靈寵空間中的小白,能夠看到李岩目前的所看的地方,定格在那漆黑夜空中的明月上。

聽到李岩這番話,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良久之後,嘆了口氣。

無奈地說道:

「老大,我真是搞不懂你們人類之間的情情愛愛,太複雜了,算了算了,看著頭大,我還是去睡覺了,吃得好飽啊。」

聽聞小白這話,李岩無奈一笑,只是看著那明月,沒有說話。

此時,院落門口傳來了叩門的聲音。

聞聲,李岩扭過頭去,便是看到常青松此刻正拄著一根拐杖,帶著一絲微笑,站在門口,看著李岩。

說道:

「剛才洛兒那丫頭從你這出去的吧?哭的很傷心呢。」

李岩見狀趕忙是起身,走到了那常青松身旁,攙扶著常青松,朝著那石桌走去。

不一會兒,便是引著常青松在那石凳上坐下。

而自己也是坐在了常青松的對面。

看著常青松那滿是笑意的臉,李岩心中萬般無奈,嘴上只能是苦笑著說道:

「前輩,莫要說這些了,晚輩現在頭已經夠大了,實在是容不下其他的東西來擾亂我的心智了,晚輩現在一心只想將天山雪蓮採摘到手,能夠給我那摯愛之人治癒好她的絕情毒。」

聽到李岩的話,常青松也是輕笑了笑。

隨後抬起頭看著那漆黑的夜空,說道:

「我理解你,洛兒那個丫頭,從小就是被當成公主一樣寵著,從來沒有受過委屈,這樣也好,能讓她明白世間的艱難。」

「多謝前輩理解。」

李岩笑著朝著常青松拱了拱手,說道。

「呵呵,不要急著謝我,倒是你,準備何時出發?」

聽到這個問題,李岩也是一愣,沉默了一陣之後,抬起頭,看著常青松,一雙星眸中滿是堅毅的神色。

語氣沉穩地說道:

「晚輩準備明日一早出發。」

聽到李岩的話,常青松微微一愣,神情略微一滯,很快恢復過來。

笑著看著李岩,說道:

「也好,絕情毒的毒性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加深的,起初,你的摯愛之人起初可能還會對你有一絲印象,但是越到後面,就會越發絕情,越發忘記你的存在,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了,那天山雪蓮,我未曾採摘到手,希望你能夠成功。」

……

次日清晨。

李岩在常家門口告別了常家眾人,直到自己離去,常夢洛的身影都沒有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這讓李岩心中如釋重負,卻又有些小失落。

不過隨即想到李倩兒還在家中等著自己回去,便是甩開了這些念頭。

朝著大陸之北,北州方向的極北之地出發而去。

在常州城牆之上,一道火紅色的倩影站在那屋檐邊,赫然正是常夢洛。

一雙美眸目送著李岩朝著北方而去。

待到李岩消失在視野中,唇齒微啟,道:

「希望你能成功。」 九州大陸,常州。

李岩日夜兼程,朝著那北方而去。

這夜,李岩終於是來到了常州與西州交界的位置。

一片樹林當中。

李岩清出了一片空地,架起了燒烤架,捉來了一頭極為不情願的灌木豬后。

開始烤起了肉來。

一旁的小白坐在李岩的身旁,一雙虎眼死死的盯著那正在烤架之上翻轉的灌木豬。

時不時哧溜一聲將快要滴落在地的口水吸回口中。

「老大,還沒有好么!」

正在旋轉著烤架的李岩聽到小白的話,無奈地搖了搖頭,滿臉苦澀地看著一旁的小白。

說道:

「小白啊,你到底是頭白虎,還是頭白豬啊,怎麼這麼能吃,這麼喜歡吃啊。」

聽到李岩的話,小白頓時義正言辭地反駁道:

「老大,你這麼說我我就不開心了,我可是正兒八經的白虎,如假包換,你竟然拿我跟豬比,我可是神獸啊,吃你一點東西咋了,還這麼多怨言……」

被李岩這麼一說,小白就開始口若懸河地辯解起來。

看著這如同唐僧一般念念有詞的小白,李岩直接是伸手扯下了一條還未撒上調料的烤腿。

塞到了小白的嘴中,堵住了小白的嘴。

咬了一口如同白水煮肉一般清淡的烤腿后,小白頓時炸毛,看著李岩低沉地吼了一聲。

「老大!你是想謀殺本白虎是嗎?!還沒弄好你就給我吃!太難吃了!」

……

經過一番『戰鬥』之後,李岩和小白都是心滿意足地躺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